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二百六十九章:死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九章:死士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二百六十九章:死士

「逃1

此刻的徐衍心中似乎就只有這樣一個念頭。

整個人毫不猶豫,化為了一道青色光芒直接準備遁走。

在這戰場上,主帥逃走將會有什麼樣的影響,似乎在這個時候已經完全體現了,只是徐衍在逃的一瞬間,那些人類就開始士氣低落了起來,原來,這所謂的戰神,和一般人類也都是一樣的。

哪怕尋常時候堅持的在如何厲害,真正到遇見生命威脅的時候,第一選擇,依舊還是逃揍。

其實,這在很多人的眼裡都乃是正常的場面,畢竟,要是換成自己,自問自己能夠不逃的也都沒有多少,但是,在這個時候,主帥的逃走會有多大的影響力,簡直就是不敢想象的。

「原來你也怕死埃」嘴角的笑容很是開心,不管怎麼樣,到了這一步,很多時候做出來的那些事情,其實都已經真正的讓人心中明白了。

一切的一切,不管出現什麼樣的情況,徐衍逃走,這乃是成了一件很是不可爭辯的事實,對於他們蠻族而言,這絕對可以說是一個天大的好事好不好?

要知道,之前的人類之所以拚死抵抗,這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哪怕就算主帥和大將軍,直接都已經拚死了。

而在這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候,這個徐衍依舊只能選擇逃走,這難道還不能說明問題嗎?難不成中間還能夠有其他的什麼狀況嗎?

說實在話,在場沒有一個人不覺得這件事情很是丟臉,但是,心知肚明的也都很是清楚,這乃是人之常情。

「終究算是看到一絲曙光了啊!金丹就是金丹,總歸,在戰鬥能力上,依舊還是差了些。」不得不說,這個時候的那些蠻族將軍,看到了希望。

之前不管是被人類壓著打,還是那樣的方式,都令的他們多少有些憤怒,一直都被人類牽著鼻子走的感覺很是不好,哪怕就算是在戰場上自己依舊有優勢,但是,指不定,對方就弄出了點陰謀翻盤不是嗎?

現在,徐衍直接逃走,這表示大局已定,之前,他們所想的是一個時辰就拿下這城池,現在固然是不可能了,但是,幾個時辰之內,在他們的眼裡,拿下這雲州城,這也都成了板上釘釘對方事情埃

只要,只要這徐衍真的死在了他們的面前。

很多實力上的那種差距,其實在大多數時候都乃是很讓人心中動容的,之前的徐衍,的確表現出了一絲恐怖的狀況,令的很多蠻族甚至於都開始沒有多少信心了起來。

但是,現在這種時候,卻都多少好了很多了,畢竟,這年頭真正能夠做事情的存在有很多,但是,這能力也都還是劃分為三六九等的。

用他們的眼光去看,不怪其他什麼,要怪就只能怪這徐衍本身的實力還有所不夠了,年紀依舊還差一些,要不是這樣,或許,這場戰鬥依舊到底是誰勝利,這也都還是不清楚的,可惜的是,他本身的實力,註定了在這場戰鬥之中最終會失敗的很是徹底,哪怕就算是在怎麼樣去抗衡,也都是毫無用處的。

這種感覺其實在嚴格意義上來說,多少有些不切實際,但是,同樣卻是實實在在的,且看到徐衍的逃走,大家的心中其實都是這樣一個想法,畢竟,很多事情,都已經不能用常理去揣度了埃

「所謂的實力,就是如此的讓人心不甘情不願嗎?」心中似乎已經想到了這一點,徐衍的臉上表現出了一絲悲鳴,或許就連他自己都很是清楚,自己想要成功的逃走,這可能性很校

且看到後面追來的那等高手,臉上的那等笑容,徐衍表現出了一絲不甘心,但是,卻依舊努力的準備逃脫。

「看來,這是大局已定了。」不少的蠻族將軍,在這個時候表現出了相當強烈的笑意,畢竟,事情發展到現在這種地步,大家的心中都多少有些清楚了一切事實。

或許,他們還能夠堅持一段時間,拚死一戰的話,依舊還能夠給自己帶來不小的損失,但是,失敗卻已經不可避免,一個軍隊,就連主帥都給弄丟了的情況下,最終將會是個什麼樣的結果,這已經不不能用其他的事情去揣度了吧?

能夠做到這一步,其實已經說明徐衍的能力很是厲害了,可惜最後一關沒有闖過去而已。

」哈哈哈哈,想逃,逃的了嗎?」嘴角的笑意變得更為明顯了起來,很顯然,在那個傢伙的眼裡,這樣的事情其實就不是自己,其他一般的所謂半步元嬰級別高手,也都是一樣能夠做到的,開玩笑呢,一切的事情到了這一步,其實就都已經明顯了好不好,只要要了這小子的性命,那對方的士氣和一切都將會大損。

更何況,這還是未來有可能成功進入到大秦成為陛下的存在,這樣的人,一但被自己所殺,對於大秦,就將會是一前所未有的損失。

在如此的損失之下,或許瘋狂起來也都一定會有什麼讓你不可抗拒的事情在裡面,但是,這個時候的他卻真就不在乎了,能夠要了他的性命,這才是真正最大的功勞埃

「嗯?為何這個時候的大將軍竟然如此?」蠻族的智者,是現在唯一不喜形於色的,在別人的眼裡,這乃是一個天大的機會。

只要要了徐衍的性命,那之後的一切戰鬥都將會變得很是容易起來,甚至於就算是滅掉了這大秦的半壁江山,在他們的眼裡也都不是什麼不可能的。

的確,從這場戰爭發生到現在,他們蠻族的大軍,因為一些原因,一直都可謂是順風順水,很多時候甚至於就連沒怎麼用力,就都可以拿下城池和入地。

這令的不少將軍覺得,這大秦其實也都不怎麼樣,不過就是一群一直都堅守在底線之中的人類而已,只要你真正的開始運用自己力量,那想要滅掉這大秦,似乎也都不是很難的感覺。

其實,哪怕就算是這智者,之前的心中也都有這般的想法了,畢竟,這一路上那種感覺實在是太明顯了些,可是,真的就是如此嗎?

或許,之前很多人都堅信不疑,甚至於覺得很有可能,但是,到了這個時候,這智者的心中卻始終都有著些不理解,這徐衍,為何在這個時候出手,甚至於直接就慘敗退回?

「會不會是?」猛然間,這個時候的他似乎是想到了一個可能性,且在看看現在的徐衍,直接就開始朝著沒有人的地方飛奔。

「這!這明顯是一個陷阱。」

「阿滿,快退,那是陷阱。」夢染指間想到的這一切,在這個時候直接就浮現在了他的眼前。

很顯然,這個時候的他一切都已經想明白了,到了這一步,真正能夠做到的事情,或者是能夠反敗為勝的,或許也就只有這樣的計策了。

這個徐衍,忍辱負重到了現在這種地步,最主要的目的就是為了這個,要是真的能夠成功的話,那對蠻族大軍而言,這簡直就是晴天霹靂好不好?

本身,或許不管是自己還是那先鋒大將軍,都是不會上當的,可惜的是,徐衍用自己的身體,用自己身上的一切做誘餌,在這樣極端的情況下卻做出了一個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局面。

如此的環境之中,只需要真正的點播一下,這一切都將會形成,自然,這個時候的他們也就都沒有其他的不入局可能性了。

一想到這些,這個時候的那智者就是一陣毛骨悚然,原來說人類狡猾,他們的心中還多少有些不以為意,覺得這乃是那上層在誇張而已,而現在,他們才終究算是知道了,這所謂的人類,要是真的狡猾起來,將會到何等程度。

「呵呵,現在,晚了。」徐衍的嘴角也都在這個時候冒出了一絲微笑。

這個計劃,哪怕就算是城門上的那些大將軍都沒有一個知道的。

他一直都在朝著這地方引動,對方也都一直若有若無的不上當,但是,卻不成想,最後用自己的身體做誘餌,卻令的對方依舊不能捨棄自己,想要要了自己的性命,且也都開始冒險了。

好在,這樣的冒險,對徐衍而言,就是一最重要的方式,不管出現什麼,只要在這個時候對方來到了這裡,那一切就都定了。

夢然,好幾個半步元嬰級別的高手,在這個時候直接從那地底之中直接冒出,恐怖的波動加上那種極端的狀況,在這個時候一出現在這裡,就令的所有戰場上的戰士都為之側目可驚恐。

誰也都不曾料到,事情到了這種程度,這個徐衍竟然還真就能夠做到這一步,用自身去引動嘴放,在最後時刻動用死士,這目的竟然也都如此的簡單,就是想要要了對方先鋒大將軍的性命而已。

而這一切的謀划,似乎從一開始的時候就形成了,且一直以來,組合小子保密的方式也都依舊恐怖之極。

根本就沒有透露出一個字,似乎,自始至終,這都乃是臨時起意而已,就連讓那些大將軍放心的言論,也都一直都沒有絲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