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二百七十二章:按耐不住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二章:按耐不住了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二百七十二章:按耐不住了

城主府,徐衍現在的表情並不能算是很好,其實這也都很是正常,這樣一場算計,可謂是環環相扣,哪怕就算是徐衍自己的心中也都可以說是承受了極大的壓力,在這樣的壓力之下,其實沒有幾個人能夠幫助他,但是,在這種層次之中他也都必須要扛下來,現在,終究還算是成功了,他的心中就真的能夠鬆口氣了嗎?

其實他自己心中也都並不是很清楚是否能,心面,卻一直隱隱有些預感,彷彿,這個時候所出現的一切都將會是幻覺,之後,將會有更大的風暴會前來一般,那種預感,無比的濃郁。

徐衍雖說並不是太過相信所謂的預感,但是,很多時候,對直覺這種東西也都還是比較重視的。

的確,這一次自己算是勝利了,還很很的坑了那蠻族一把,但是,這卻並不代表蠻族本身就沒有實力了埃

對方之所以會退,那是主要因為蠻族大軍的士氣別自己打低落到了一個極致,要不是這樣的話,哪怕就算是自己擁有在強悍的本事也都是一點用處沒有的。

現在看來,要不是最後給他們致命一擊,將對方的先鋒大將軍給斬殺掉的話,那最終誰勝誰負還都不一定呢,控制士氣,這本身就是整個戰爭之中最難做到的事情。

那怕就算是之前難道徐衍有著一系列的計劃,也並不敢保證,一切都會按照自己的計劃來。

就如同之前那些狀況是一樣的,開玩笑呢,那種士氣問題,要是自己一門心思的去做,一個不小心,最終弄成了對方哀兵死戰,那這城池可就不可能在守得住了好不好?

所以說,骨子裡,徐衍雖說一直都在謀划,但是,也都只能算是賭博。

只不過,這些,他徐衍不說的話,沒幾個人的心中是真正能夠了解清楚的,只是,現在成功了,真正心中覺得這一陣后怕的也就只有徐衍自己了。

這個時候的他,可必須要小心謹慎到了一定地步,這才有可能一步步走上巔峰啊,到了這種時候,他的心中要是就連這點都不明白的話那才奇怪呢。

「下面的那些人,是不是有動作了?」徐衍在這個時候表現出了相當強烈的那股子表情,不管怎麼樣,這整個城池之中的那些隱患,自己還沒有徹底的解決掉。

在這樣的環境之下,到底需要做出何等的選擇,那可就也都很是明顯了。

那蠻族的大軍,固然沒有損失多少,但是想要恢復士氣,這最起碼也都還是需要一天的時間,所以,一天之內,自己這雲城還不可能出現什麼大的戰鬥。

在這段時間之中,自己要是能夠爭分奪秒的找到那內奸,或者說是將那雷劍的團體給直接一鍋端掉,那才是真正沒有後顧之憂的事情好不好?

可惜的是,哪怕就算是他,在這個時候也都還是不敢保證,自己真就能夠做到這些,畢竟,這年頭,尤其是這些隱藏在暗中的存在,實實在在並不是那般容易找到的埃

「現在還沒有什麼動靜,不過,不過其中有個叫做莊飛的大將軍,一直要求帶隊去伏擊對方的後方軍隊。」這個時候的吳法其實也都有一種很難言語的感覺。

彷彿,面前的這個殿下是真正的成長起來了,永遠都不會在和之前一樣一般,那種感覺,一旦完全表現的厲害起來,就徹底的讓所有人都真正對其敬畏了起來。

畢竟,很多事情,很多時候所需要了解的一切都將會是你所不難想象的,徐衍能夠在這個時候問出這句話,那就定是心中有什麼樣的打算不是嗎?

「內奸的問題,不是解決掉了嗎?殿下您還?」蕭銑在這個時候也哦度是一頭霧水,之前的徐衍,可是都說已經差不多解決掉了埃

可是,現在他卻依舊將心思盯在了內部之中,那樣的感覺,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想的好不好?

事情發展到了現在這種時候,哪怕就算是蕭銑也都覺得自家殿下,在很多狀況之下有些捉摸不透了起來,到也並不是說徐衍就是不信任他們,而是,多少有一種很難言語的感覺。

「那是計策,你也相信,要是我真的將那些內奸給抓完了,之前拿什麼人去行刺對方的大將軍。」徐衍一陣苦笑,這也都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誰不知道,內部問題要是不解決掉的話,想要在繼續外部的壓力,這本身就是一件頗為困難,甚至於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徐衍卻只能反其道而行之,好在,他心中很是清楚這整個城池之中還是有著內奸的,所以,這個計劃誰都沒有透露,自己一個人在暗中實施。

可是,這樣的招數就只能用一次了,現在還有一天的時間,要是不將內奸給揪出來,之後瘋狂的攻擊根本就沒有辦法去繼續抵擋。

可以說,徐衍現在所面臨的局勢絕對是激烈而可怕的,但是,現如今到了這種地步,他卻也只能一步步的朝前走,哪怕就算明明知道面前乃是萬丈深淵也都是一樣,不管最終的結果將會如何,自己都必須要做到自己之前的那些目標,要不然,損失的可不簡簡單單隻是一個城池啊,這乃是大秦的命脈所在,在這樣的前提下,他定不能夠弄出半點的其他東西來。

「那接下來我們該如何?」蕭銑在這個時候一時間也都找不到很好的主意,畢竟,這種事情不管怎麼看,都不能是自己一方可以掌控的埃

要真的內奸在這個時候絲毫不會有多動作,甚至於弄出更為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舉動,這他們需要如何的抗衡,需要怎麼樣去辦,這些可都是沒有明確計劃的埃

對蕭銑而言,這乃是一場看不見的交鋒,但是,對於其他人而言,很有可能就會變成徐衍閑著沒事做所做出來的一些讓人不可理解的東西。

也就是因為這些,現在大家其實心中都不知道接下來將會如何,但是,不管怎麼樣,事情發展到了這種地步,他們也都做到了這樣的事情,那很多狀況,就已經乃是必須要經歷和完成的了。

哪怕就算是明明知道這結果將會很是不盡人意,又能如何?難不成,這一切的事情就真的不管了不成?

徐衍能夠走到這一步,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為他本身心中很是明白這一切,也就是因為這一點,這個時候的徐衍,表現出了相當強烈要治理內憂外患的衝動。

哪怕就算是付出一定的代價,也都一定要做到這些事。

「放心吧,現在那群傢伙比我們要著急的多,在這樣的狀況下,他們一定會按耐不住,直接開始動手的,自然,我們也就可以守株待兔了。」徐衍在這個時候也都算是看開了,不管怎麼樣,很多事情都不是自己可以決定的,但是,哪怕就算是如此,對他而言,要做出一些事情來也都並不簡單。

在這個時候去算計別人,對他而言,其實心中也都還是有些其他衝動的不是嗎?可偏偏,在他的眼裡,很多狀況,並非自己解決不了,既如此的話,那還不如直接就開始算計呢。

或許,這裡的那些所謂的姦細,真正開始忠於蠻族的存在不會有多少,但是,眼睜睜的看著現在這裡局面大好,且心中不著急的那些將軍,卻也並非少數。

真正隱藏在暗中的存在套是不露馬腳的話,或許當真還就不能做出一些事情來,現在的他,能夠做的也就只能是等著人家露馬腳,自己在繼續做出一些事情,這才是現在最主要需要做的事情和情況埃

實力,這的確是這個世界的主旋律,但是卻也並不代表,擁有實力,這就可以做出一些你想要做的事情,為所欲為。

「會按耐不住嗎?」很多人的心中其實都有這樣的想法,但是,且看現在徐衍的表情,他們卻也不適合在這個時候在說什麼,畢竟,他乃是真正的掌權人。

何況,一直以來,在徐衍身邊的人都很是清楚,一般他所說出來的話,幾乎就沒有不應驗的。

本就是胸有成竹才會如此之說,要不是胸有成竹的話,他是斷然不會說出這樣話來的。

也就是因為這一點,不少的人,在這個時候心中都開始有了些其他的想法,不管怎麼樣,這個時候這樣的手段都乃是不能缺少的不是嗎?不管怎麼樣,現在看來,很多狀況,在徐衍的預料之中,總比不在他的預料之中這要好的太多埃

尤其是現在局勢十分緊張的時刻,就更是如此了,稍微出現一丁點的疏漏,這結果,都很難想象是何等的殘酷埃

在這點上,大家心知肚明,自然,也都很是清楚這個時候這小子的重要性了,稍微有一丁點的差池,這結果,也哦度很難預料不說,甚至於之前的任何努力,都將會毀於一旦。

「只是不成想,竟然出現了一個莊家之人。」徐衍又一次嘆息的說道,這個結果,可是他之前也都沒有預料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