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二百七十三章:莊家兄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三章:莊家兄弟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二百七十三章:莊家兄弟

沒有風吹草動的情況下,一旦有任何人稍微有一丁點的狀況,這都必定會可以有所警惕,說實話,徐衍之前就很清楚,段時間之內,想要真正弄到對手,這並不是一件多有可能的事情。

想要將他們挖出來,這也都並非是自己所謂的計謀便就有用的,但是,現在這正好便就是他們跳出來的一個最好機會。

要是到了這種時候,真有人有動作的話,那就表示,哪怕就算他不算是姦細,想要給他們安上一個通敵的罪名,這也都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庄飛,這樣一個存在,可以說當年乃是那羅運最信任的一個手下之一了,本身半步元嬰的修為也都同樣可以說是一方豪強,雖說還沒有到那種極端的地步,但是,想要進入到元嬰境界,這也都並非是多容易的事情。

腦海之中第一時間就調動了他們的資料,之所以,他們會在羅運的手下,其實道理很簡單。

羅運乃是半步元嬰真正的巔峰,只差臨門一腳便就可以成功進入到元嬰境界。

而但凡是有所追求的半步元嬰,擁有那般的可能,其實,成為一個和自己同樣是半步元嬰級別的高手手下,也都並不容易。

這庄飛,和他的哥哥庄恕都是那種根本沒有可能在進入到元嬰境界的存在,成為了羅運的手下,這也就自然而然了。

且想到這裡的時候,他們的動機在這樣的狀況之下也都便出現了,在無進入到元嬰境界的可能,卻並不代表蠻族便就不在擁有了埃

很多時候,這修為,同樣也都是這些修士畢生追求的目標,而為了元嬰,想要背叛人族,這也就成了很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不過,哪怕就算是蠻族,讓一個所謂根基以成,卻不能元嬰的存在成功進入到元嬰境界,這也都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情。

可想而知,現在的這等蠻族是為了勝利花費了多少的代價,不過,這種代價,在徐衍看來,恐怕註定是不可能在繼續混下去了。

他能夠看穿這一切,那就定不會讓莊家兄弟真正成功走到哪一步,尤其是現在這樣的關鍵時刻,且不說是不是為了自己了,哪怕就算是為了大秦,庄飛,還有他的親兄弟庄恕,都是不可饒恕的。

多少年來,多少人,為了進入到元嬰境界墮入魔道,這可以說是有著數不勝數的例子。

但是,為了元嬰便就出賣了整個自己的族群,這卻也是徐衍絕對不允許的事情,多少年間,他對族群有著極為強烈的歸屬感,在他的眼裡,不管是什麼樣的人,什麼樣的理由,一旦背叛族群,這就都是該殺之人。

正如之前他自己所說一樣,為了利益,出賣這所謂的大秦,這並不是什麼罕見的事情,哪怕就算是徐衍見到,也都頂多憤怒一下而已,畢竟,雙方站在不同的立場上,本身,也都有著自己不同的思想。

可是,要是將這些東西出賣給了其他的族群,這可就是他所不能容忍的了啊,不管出現什麼樣的情況,這人類都是你真正的根,就連自己的根都不要了,哪怕就算是那傳說之中弒殺到了極致的魔族,也都是幾乎不可能做的事情好不好?

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底線,而徐衍的底線很簡單,大秦,人類,或許,這在別人的眼裡,不過就是一個笑話,但是,在他的眼裡,卻是自己必須要去堅守,甚至於必須要承認的東西。

也就是因為這一點,這個時候的徐衍臉色陰晴不定,不知道為何,甚至於,已經出現了一些心寒的癥狀。

「那我們接下來如何?引蛇出洞?」這個時候的那蕭銑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很顯然,現在的形式已經表現的很是明顯了,這庄飛不過就是在試探而已,你要是真的將其派出去,那就會是天高任鳥飛,不管是情報還是自身,都一定會消失在這戰場之上。

而且,做了準備,一定也都不會讓他們發現,在這點上,哪怕就算是聿王殿下謀劃在如何厲害,也都定很難找到。

但是,要是直接不同意的話,那還如何引蛇出洞呢?

大家都乃是明白人,對方同樣是如此,既然這般,那就沒有什麼退路了,哪怕就算是他引蛇出洞,對方真的就能上鉤嗎?

傳聞,這兄弟二人,庄飛乃是擁有極其兇悍的脾氣的,至於其大哥庄恕,更是一個老狐狸,要是這個時候你答應了,哪怕就算是引蛇出洞,這難度也都大的多埃

所以,在這個時候哪怕就算是蕭銑,也都多少有些不確定了起來,這殿下到底是想要做點什麼啊?

難不成這個時候他還有其他的計劃嗎?反正,現在的蕭銑是實在想不出來這到底需要如何。

一直以來,跟在徐衍的身後,蕭銑可以說已經學習到了很多的謀划和一切,不得不說,這個殿下,不管是腦袋還是其他,都比自己要強上太多了。

「莊家兄弟會給我們這樣的機會?」徐衍苦笑連連,這乃是一對本身就出生十分貧苦的修士。

可以說,他們本身修鍊的目的就不單純,只是高人一等,成功進入到封侯拜相的地步而已。

但是,漸漸的,在自己的修行之中,或許是迷失了自己,又或許是剋制不住慾望。

其實,朝廷哪裡,有不少他們的消息,甚至於是犯罪的事實,只不過,他們在之前的戰爭之中一直立下過不小的功勛。

而千古一帝徐蔚也都是一個十分念舊的人,加上羅運本身的力保,這才不會出現當年便就斬殺的結果。

驕兵悍將,這已經並不能形容他們的性格了,可以說,是一對為了達到目的,為了出人頭地而不擇手堋

也就是這樣的人,其實徐衍的心中卻也還是多少有些佩服的,多少年來,真正可以直面自己慾望的存在,又有多少呢?

只可惜的是,他現在乃是大秦的皇子,真正執掌這等戰爭的人,雙方的立場已經完全對立起來,所以,哪怕就算是他心中很是惋惜,但該做的事情,卻也依舊還是會做的。

「他們本就是為了達到目的而不擇手段,同樣十分的謹慎,想要找到他們的破綻,這還真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蕭銑苦笑連連。

其實在之前,他就對莊家兄弟有些懷疑了,只是苦於一直沒有證據。

現在,其實他們本身也都還是沒有多少證據的,畢竟,很多時候,這樣的事情就很難解釋。

可偏偏,就算是沒有證據,這時候確定他們就是姦細,這二者也都不衝突,不單單是因為他們有著自己的目標,更加主要的是,真正能做出這樣事情的人,並不是大多數。

「所以啊,我們自然就斷然拒絕掉他埃」徐衍一笑說道。

很顯然,這心中早就已經有了辦法。

「什麼?拒絕,那豈不是就等於放棄掉了?」哪怕就算是身後的吳法,也都吃驚了起來。

畢竟,按照道理來說,自家主子,可不是那種輕言放棄的存在埃

尤其是到了這等關鍵時刻,只有一天的時間,本就很難在繼續守株待兔了好不好,不主動出擊,不放水,這和曾能夠讓他們有多動作,引蛇出洞呢?

「拒絕可不等於放棄,我之前不是說過了嗎?他們比我要著急,既然我拒絕,那就定會有其他的后招,到時候,我們守株待兔便可。」徐衍心中信心堅定,不管怎麼樣,對方到了這種關鍵時刻。

只要還想著成就元嬰境界,那就一定比他們要著急的多。

既然如此,只要著急,自己封住了他們試探的招式,那就只能直接出手了,到那個時候,定會有著破綻。

而這樣的前提下,徐衍才算是真正的守株待兔,自然,比之主動出手這要好上太多了,也同樣,到了這樣的境界,徐衍依舊可以以靜制動,這本身也就都是一種前所未有的提升不是嗎?

「您就如此確定,他們一定會有所行動?」吳法固然心中已經相信了,但是嘴角,卻還是忍不住的問了一句。

「呵呵,只要他們還想要成功進入到那個境界,就一定會出手,何況,現在給他們的機會也就這般唯一了,他們同樣也都沒有了回頭的可能了,你說,我還怕什麼?」徐衍到是很安靜,在這個時候誰也哦度不知道他的心中到底在想些什麼。

「等著吧,先將這個消息放出去,之後讓整個城池嚴防死守,不放過任何一個想要出城池的人,我到,他們到底能夠弄出何等花樣來。」徐衍在這個時候到也很是淡定,其實,他的心中是火熱的。

想要真正找到這城池內部的幕後黑手,這並不是很容易,但是,隨著計劃的越來越快,這些人,也都開始漸漸浮出水面了,他要在兩天後那秦天元帥前來之前,將這裡面的隱患給除掉,這本身就是一件十分難以做到的事情,但是,哪怕就算是到現在,他也都依舊信心十足,為何,就是因為,他本身心中早就已經有算計了,在這樣的情況下,這種算計,一點點的在執行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