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帝仙>第二百七十四章:庄恕的陰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四章:庄恕的陰謀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二百七十四章:庄恕的陰謀

「我這就去辦。」不管心中有多少的疑惑,吳法卻有一個很是顯著的優點,那便是嚴格的執行命令,哪怕就算是這個命令乃是錯誤的,乃是別人很難想象的,在他這裡,也都不會有半點折扣。

這也是徐衍最為欣賞他的地方,要不然,哪怕就算宗衛是自己最親信的存在,他也都不會一直帶著吳法埃

很多時候,一直都跟在殿下身邊,這可是宗衛最大的榮耀啊,只不過,在這樣的榮耀和光環之下,很多宗衛,都做不到而已。

徐衍信任吳法,並不僅僅是因為他乃是自己的宗衛,更加主要的,還是他十分了解對方的脾氣秉性。

「庄飛,庄恕,希望你們就是最後的那兩個人吧1在見到自家宗衛長走了以後,徐衍在這個時候有些喃喃自語的說道。

不管怎麼樣,他始終都堅持自己的本心,但是,同樣的,心中的他也都還是覺得這事情很是不簡單。

憑藉庄飛,庄恕二人,做到這些東西都很是容易,但是,當真就是那最後的幕後黑手了嗎?

其實,一直以來,徐衍的心中都有一個懷疑,只不過,這個懷疑哪怕就算是他自己也都迫使自己不去相信罷了,在這樣的前提下,他的心中其實很是糾結。

是不是真的要追查到底呢?要知道,這個世界上,能夠令他徐衍違反原則的存在很少有,但是,有些時候,有些情感,卻也還是要顧及的。

他徐衍能夠走到這一步,其實一直最重要的一定便就是劍指本心,而這個時候的他,是否還能夠這般,其實就算是他自己心中也都並不是很清楚。

當真就可以毫無顧忌的做到一切都不為所動嗎?說實話,徐衍自己也都不知道,真正等那真相揭開的時候,和自己想象之中的一樣,自己又如何去面對呢?

恐怕,那個時候就不單單是自己不能面對了吧?整個大秦能夠面對那樣局面的存在都不會很多。

真正的真相很有可能是極為殘酷的,以至於就算是徐衍,也不敢保證自己就能夠完全面對這樣的真想,可惜的是,到了現在這種時候,哪怕就算是你自己真的不願意麵對,恐怕也都為時已晚了。

只不過,很多情況現在發生了,哪怕就算是自己在怎麼不願意,很有可能依舊還是要面對的。

這對徐衍來說,其實也都是一種煎熬,不過,這個時候這秘密還沒有揭開,所以,徐衍現在卻也還是抱有了一絲幻想,那怕,其實他自己也都知道,這恐怕不過就是自欺欺人而已。

到了這種層次和程度,他能夠做的事情其實並不是很多,頂多也就是保住自己現在所建立的一切而已,翻臉無情,一直以來他也都不能脫身,既然如此,那還不如直接就不去想這些呢,真正到了那個時候,徐衍自己心中很是清楚,自己將會是如何的選擇,現在在去糾結那些,又有何意義呢。

「如何?」另一處,兄弟二人正在大殿之中品味著內地從來的茶葉。

那種風輕雲淡的樣子絲毫不像是在密謀什麼。

「拒絕了,他們似乎還沒有察覺到我們的動作。」庄飛多少有些傲氣,不管怎麼樣,在他的眼裡,這個所謂的戰神或許在實力上,在戰爭場面上,的確很是逆天。

哪怕就算是這樣的奇也都被其創造了,但是,真正在勾心鬥角之上,卻還是不如他們的。

活了多少年的他們心中其實很是確定,一個個如同狐狸一般的奸詐,又豈是一般人能夠想象的呢。

徐衍,在他們的眼裡,的確很是逆天,甚至於可以說有著得天獨厚的天賦。

但是,這卻也還是要發揮在該發揮的地方啊,一旦真正被人算計,那就將會是萬劫不復。

作為大秦的子民,說實話,按照他們自己本心的想法,這場戰爭持續的時間越長,對子民而言就將會是越大的災難。

但是,不管怎麼樣,這災難在他們的手中也都還是能夠變成機遇的。

自然,到了這一步,他們能夠做出來的事情也就數不勝數了。

「可別小看了這聿王殿下,他的心智訣不會是一般人能夠比較的,所以,我們一切還是小心為妙。」庄恕到是並沒這般覺得。

在他的眼裡,這個小子看上去到沒有什麼,但是一次次的奇,難不成就真的只是運氣嗎?

很顯然,哪怕就算是他自己也都還是不敢這樣說,至少,在他看來,這小子定有著超出常人的一些東西,才能夠令的他能夠走到今天這一步。

只不過,這些東西,乃不是一般人能夠感覺的到的而已。

「有什麼大不了的,不過就是一個不到二十歲的皇子而已。」庄飛依舊堅持自己的觀點。

在他的眼裡,他們雙方之間的不同,頂多也就是出生而已,要是他們也都是這皇子的話,那成就必定比這個傢伙要高出很多。

其實,在很賭偶然的眼裡心中也都是這樣的想法,畢竟,人嘛,哪怕就算是弱小,也都還是會給自己找一個借口的埃

很多事情發展到這種程度,聰明人會真正的從中判斷出點什麼來,但是一般人,卻完全不知所謂。

「你啊,還是給我小心點的好!這一次的那些皇子,又有誰是省油的燈?尤其是這徐衍,更是其中最傑出的一個,要是沒有什麼后招的話,那才奇怪呢。」庄恕有些無奈,畢竟,在他的眼裡,自己這個弟弟,一直都是這般的天真。

哪怕就算現在已經上百歲了,依舊如此,這讓他很是無奈,但卻也沒有找到任何更好的辦法。

「那怎麼辦?難不成我們就如此看著?」庄飛依舊很是不爽,按照道理了來說,自己兄弟怎麼說也都還是他們的長輩啊好不好?

在他的眼裡,哪怕就算是徐衍不算很是尊重他們也就算了,難不成還真的就能拿他們怎麼樣?要是這樣的話,豈不是什麼事情都做不好了?

既如此,還不如直接就開始動手呢,在他的眼裡,只有這樣,或許他們還算是有著一線生機,當然了,很多事情到了這一步之後,在他的眼裡其實就是賭博,成功了,一切事情都好說,但是這要是失敗了的話,最終或許就連性命都會丟在這裡。

「別著急,難不成我們還不能有后招了嗎?縱然是沒有,不要忘記,我們手中還有那個東西。」庄恕在這個時候到一點也都不吃驚,在他的眼裡,這一切的事情看上去或許都很難辦到,但是,卻並不代表自己就這本的會辦不到埃

既然徐衍直接將他們的路堵死了,這其中可以說明很多東西啊,不是說,要是你真的能夠放他們出去,這就是最好的解決方式,而是,就連試探都沒有,這其中可能就會出現什麼危機好不好?

事情發展到現在這種層次,其實很大程度上,他們都必須要小心翼翼,徐衍不能犯錯,難不成他們就不能犯錯了嗎?

很顯然,在這種時候看的就是誰率先犯錯,而莊家兄弟,至少在這個時候也哦度還不認為自己是真的暴露了,這就是徐衍所需要利用的東西。

要是就連這個消息都直接放出去了,那這莊家兄弟,很有可能就會直接龜縮,甚至於切斷和那蠻族的一切聯繫,那樣的前提下,那最終能否達到目標,這可就是誰也都一樣不清楚的事情了埃

徐衍不想要看到那一幕的發生,所以,在這個時候嚴防死守,哪怕就算是明明知道,這對方定不會按照尋常手段去做事,但卻也還是一樣的毫無選擇,這就好像之前的他,沒有其他的選擇是一樣的情況。

又有幾個人,真正能夠明白現在徐衍本身那糾結的心呢?

「可難道我們什麼都不做了嗎?」庄飛依舊還是有些心有不甘,畢竟,不管怎麼樣,在他的眼裡,自己二人也都算是十分厲害的存在。

現在被一個小輩就這樣的壓著打,哪怕就算是這皇帝的兒子,他們的心中要是說一點那種感覺也都沒有的話,這也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也就是因為如此,不甘心和一切一旦瀰漫在了心中之後,那種感覺就將會來的更為強烈的多,以至於,哪怕就算是他自身心中很是不爽,在別的地方不敢說,在自己大哥面前,他卻也還是一副很是不開心的樣子。

「當然不是,接下來多幾次試探,之後在放出那東西,對我們現在而言,只需要將消息傳遞出去,這就是個最好的結果,何況,你可知道,我們這一次的消息,並不是那麼簡單呢?」這個時候的庄恕到是一點也都不忌諱。

畢竟,現在他所你面對的乃是自己一條繩上的弟弟,不管出現什麼樣的情況,這兄弟二人也都一直是一榮俱榮的好不好?

現如今,這乃是一個立功的好機會,也是他們成功進入到元嬰境界的最好方式,要是就連這點都不知道,在這個時候依舊渾渾噩噩的話,那最終的結果恐怕就算是他們自己都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吧?

現在的時間段,抓緊時間聯繫,將那消息傳遞出去,這才是最好的情況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