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帝仙>第二百七十五:暗流涌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五:暗流涌動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

第二百七十五:暗流涌動

今天晚上註定乃是一個無眠之夜。

無論是徐衍,還是那些大將軍,或是這莊家的兩兄弟,都可以說,都將這一一夜當成了最為關鍵的一夜。

現如今,蠻族想要組織真正的一次大型進攻,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至少,也都要確定了其中的很多細節和情報才可以。

而有些情報,必定是需要這雲州城裡面傳送出去的。

這一點,徐衍難道不知嗎?現如今的他,命令很簡單,就是堅守雲城三天的時間,只要這三天的時間過去了,那一切都將不會是什麼大問題。

秦天的能耐,他的心中可是一直都心知肚明,哪怕就算是雙方之間到時候依舊還算是有些差距,但這樣的差距也都定不會在大了。

攻擊,反攻這種情況,或許,依舊還是比較困難,需要謀划可看之後的一些狀況,但是,這卻並不代表就連這雲州城都守不住了埃

徐衍的心中很清楚,要是在雙方勢均力敵的情況下,這雲州城想要守住,這並不是多困難的事情,他之所以這般的困難,最主要的原因只不過就是自己手中的大將軍不多。

或許,半步元嬰級別的修士還有不少,那都是羅運留下來的,但是,大將軍不多這可就是一個很是直觀的問題了好不好?

稍微有點了解的人都知道,本身擁有很強悍的實力,且也都有帶兵資格的大將軍,在這整個大秦是何等的珍貴,不到萬不得已訣不可能犧牲的那些存在好不好?

要不是因為這些,他徐衍也都不會真正的表現出那種狀態來,要知道,很多時候,對很多事情而言,他們做的或許不算過分,但是也都在逼迫那些本身心中對這大秦還有些感情的叛徒,真正的走到了自己的對立面埃

可惜的是,這乃是戰爭,本身面對的就都是你死我活,在這樣的情況下,沒有半點的憐憫和仁慈是可以用上來的。

「就這樣等著也都不是個事啊!我們難不成就什麼都不能做嗎?」吳法將一切事情都已經安排好了之後,整個人也都開始頗有些急躁了起來,很顯然,在他的心中,這樣的方式的確不算是很是適合自己。

本身,他自己就並不是一個十分有耐心的人,尤其是到了這種時刻,可以說雙方都在爭風奪秒,但是,他們卻還是在這個時候表現出了相當淡定的表情。

這要不是自己頗為信任自家這個殿下的話,他第一個早就開始受不了了好不好?

可惜的是,現在的徐衍依舊沒有半點動作的樣子令的他十分的無奈,不管怎麼樣,這最後的決定權還是在殿下的手中啊,他沒有在這個時候下命令,那就表示,這件事情依舊還要這般持續下來。

甚至於,到現在這吳法都想不明白,為何自家殿下能夠如此的篤定,在很多時候別人根本就很難算的出來的事情的,到了他這裡,反倒開始有些胸有成竹了。

這要不是自己親眼所見的話,他是絕對不會相信的好不好?可惜的是,自己對於這些根本就學不會,哪怕就算是做出再多的努力也都是如此,那種情況下,就算是在如何,自己也都只能這般了。

「不要著急,要是我猜的不錯的話,現在,應該就會有消息傳來了。」徐衍到是一點都沒有著急,到不是因為他很是淡定,而是因為,他算準了現在有人定會按耐不祝

不管是不是那莊家的兄弟,其實這裡面不少的高層,或者是一般的將軍,這要是說心裡一點鬼都沒有的話,這也都是徐衍不相信的事實。

一個軍隊能夠潰敗到這樣的地步,這其中要是米有一個幕後黑手和一大群存在的合作,這恐怕完全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吧?

要知道,現在的羅運還一直都在昏迷之中,這可是堂堂大秦的十大侯爺之一,真正的戰鬥力,甚至於已經到了半步元嬰的巔峰極致地步了埃

整個十大侯爺裡面,除去恐怖的武侯,就算是他最厲害了。

一直到現在,這羅運到底是如何手上的這件事情,徐衍也都還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不排除這有姦細下手,在這樣的情況下,自然,他徐衍也都必須要小心謹慎埃

一直以來,自己主動的動手,在很多人的眼裡其實都已經算是逾越了,要是說,所有的將軍都沒有絲毫的不滿,這絕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既如此,那就一定有著其他的狀況會發生,只不過,這些東西,至少之前的徐衍是完全忽略掉了,而現在,明明白白的擺在自己面前,就算是自己想要忽略都忽略不掉的問題,想要如何去做?就自然只能真正的去面對不是嗎?他很清楚的知道,今天夜裡的雲州城定會暗流涌動,不太平到了極致。

不過,這一次也都比之前要好的多,至少,也有不少的存在在現在算是已經算自己的人了,就比如自己之前直接動手的那幾個所謂的大將軍。

在這一刻,不管怎麼樣,徐衍站在一條船上了,甚至於還在佩服自己這個大將軍。

在這樣的情況下,做出何等的事情,其實都不算是過分,自然,這可以不用懷疑的存在,他徐衍要是不用的話,那才是真正的奇怪呢。

一系列的布局,其實就都是為了引出那幕後的黑手,雖說,哪怕就算是現在徐衍也都沒有絕對的信心,但是,將那個組織,那一群人狠狠的打擊到了極致,這卻也還是他徐衍覺得最需要租哦度事情。

畢竟,這可是在戰爭時候,無論是出現什麼樣的情況,那最終的結果就都將會是他一個人很難解決掉的。

自然,到了這樣的極端時間段之中,有些不需要說出口的事情,一樣還是會繼續下去,徐衍很是清楚這等事實,所以,在這樣的時間段之中,依舊還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現在這城池的狀況算是什麼?」徐衍終究還是在這個時候頗有些無奈的說道。

很顯然,就算是不問,他的心中也都多少知道一些東西,很多狀況並不是猜不到的,現如今的這個城池之中不少真正的那些對方的高手心中都有自己的想法是。

而在這樣的想法之中,是否能夠做到那些事情,是否敢去做那些事情,這就不一定了。

對於徐衍而言,真正引出一條大魚才是最主要的,至於那些小魚小蝦,自然有人幫自己解決掉。

可惜的是,這大魚一看就知道十分的狡猾,尤其是在這種關鍵時刻更就是如此了,他的心中也都不敢保證,自己就真的能夠將一切都弄明白。

也就是因為這樣,現在的他表面上的確很是平靜,但是卻並不代表心中也都依舊平靜啊,只能說,事情發展到這等地步,哪怕就算是他不想要看到那一幕的發生,這也都還是要去的。

硬著頭皮上也都還是要上不是嗎?

實力對一個人而言很是重要,但是,這個時候所比拼的卻絕對不能算是實力,要不然,以現在徐衍手中掌控的那等實力,想要橫掃這裡,這也都並非是多難的事情。

只是,這樣的時候一旦將一些底蘊都給暴露出來的話,接下來的路,將會很難走,甚至於可以說會讓他自身都開始深陷其中,根本就沒有辦法在繼續下去。

那種感覺,之所以表現的更為強烈,其實也都是他徐衍自身的問題,只不過,在這種時候,或許已經沒有人真正敢這樣去說了,反正,對於他們而言,最主要的還是勝利,堅守。

至於其他的事情,要是真的不能影響大局的話,等到了這戰爭結束之後才繼續追究也都不是一件多困難的事情啊,徐衍的心中其實心思很是明確,就是,將這城池給守下來。

外加上要是有可能的話,反攻蠻族,也打出自己大秦的威風。

「現在看來,其實很多事情都不是我們能夠左右的,難不成真的要做到哪一步嗎?暗流涌動啊,以至於要是真的動手,很有可能就連我們自身的根基都會被傷害到。」蕭銑到是一點都不客氣。

在他的眼裡,現在至少有些人心中哪怕就算是已經有所想法了,至少表面上,硬著頭皮還是要支持他徐衍的。

在這樣的狀況之中,徐衍最好的辦法是什麼,自然就是裝作什麼都不知道最好。

因為只有這樣,他們才能夠真正的在這個時候做到一些事情。

或許並不會像他所見到的那般簡單,但是,卻也並不能說明,他徐衍就真的做不到不是嗎?

很多年頭,很多事情,其實就是這般的無奈,哪怕就算是你心中在有其他什麼想法,說實在話,真正能夠實施的也都少之又少,真正做到那些情況的存在,更是前所未有。

「現在的我們,還有選擇嗎?」徐衍有些沉聲的說道。

不管怎麼樣,對他而言,很多事情都已經脫離了自己之前所預測的範疇,這要是真的開始做出更為激烈的事情來,恐怕最後吃虧的不僅僅是對方,甚至於還有自己吧?

可惜,沒有選擇。

「有問題了。」猛然間,一個宗衛緊急的沖了反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