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二百七十九章:密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九章:密談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二百七十九章:密談

「其實,對我們這樣的人而言,你是否承認,是否擁有我需要的消息,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手中,有你必須要得到的東西。」徐衍終究在這個時候很是篤定的說道。

說實話,一直以來,他都覺得自己挖掘的那幾個寶藏,其實沒有多大的用處,財富什麼的,到他這等聿王殿下的層次,其實早就已經並不是很看重了。

的確,這本身大秦差不多就都在你的掌控之中,所謂的財富,你一個人永遠也都不可能用掉,這樣的前提下,對於這種層次,又有什麼多大的垂涎呢?

要是換做之前,或許,因為一些緣故,他還真就會需要一些,但是,現在這樣的情況還真就不一定了。

堂堂的聿王殿下,那些所謂的兄弟已經漸漸不是你對手了,哪怕就算是奪嫡之戰,這也都不太重要,這般情況下,需要那便海量的財富又有何用?

說白了,真正的財富,除非是比他大秦還要多,還要激烈的寶藏,要不然,他的心中不會掀起波瀾,這到也都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可是,現在的他才知道,到了這種地步,有些東西的用處還真就不僅僅是財富而已。

就比如現在,一個鬼族的存在到底需要什麼,或許別人不知道,但是徐衍自己的心中卻知道的很是清楚,這樣的前提下,在去說出點什麼又有何意義呢?

其實,真正的一切都已經擺在你面前的時候,你那怕就算是心中依舊還有些那種其他的想法,也都漸漸的被現實給完全磨滅掉了,這點上,徐衍和別人其實是一樣的,這個時候那東西,自然也就成了很是關鍵的東西了。

「你是說,你有辦法讓我成為一個真正可以修鍊的人類?」鬼族的那個人整個開始瞪大眼睛。

作為一個可以隱身的族群,可以說,大多數沒落的原因就是因為他們本身的實力不算很高,不能修鍊。

哪怕就算是擁有天賦神通,這想要和真正的修士相比較起來,這也都只能是一件很是奢望的事情。

到了這種地步,無論是什麼樣的鬼族,其實都是渴望著可以讓他們塑身的天材地寶的,也就只有這種東西,才能夠令的他們違反所謂的原則。

他不曾想到面前的徐衍竟然把對他們的鬼族了解這般深厚,甚至於就連自己的一些隱患他也都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不過就是一些塑身的寶貝而已,你看,這東西足夠了嗎?」徐衍知道,要是不給對方真正致命誘惑的話,對方是絕對不會在這個時候做是城門所謂背叛的事情的。

畢竟,他們本身就很是重諾,其實,真要是嚴格意義上來說的話,徐衍對鬼族,多多少少也都十分的了解和佩服,正就是因為這樣的性格,才導致他們的族群一點點的沒落,以至於消失於無蹤吧?

老天是公平的,給了他們這般強橫的天賦神通之後,便就必定會降臨下他們不能彌補的缺點,在這種情況下,想要解決掉這樣的缺點,這本就是一件幾乎不可能的事情,他徐衍,之所以敢給出東西,也不過用的乃是他大秦的底蘊而已。

很多時候,徐衍的心中一直都在想,當年的大秦到底強橫到了何等地步,才真正做到那些別人都根本做不到的事情。

不過,現在的他到也不想要知道了,因為,他很清楚的明白,該是自己知道的時候,自己就算是不想要知道也都不成。

且在徐衍這裡看到了一顆很是流露著細微靈力的丹藥,這個時候的那鬼族甚至於那雙眼睛都開始迷離了起來。

塑身丹,一種十分罕見和稀有的丹藥。

想要煉製成功,這至少也都需要元嬰境界的煉丹大師才能夠成功,可以說,乃是他們鬼族最為夢寐以求的東西。

也就是這樣的東西,才能夠令的他徹底痴迷起來,多少年之間,自己一直以來的努力不就是為了塑身,和人類和那些其他族群的修士一樣繼續修鍊嗎?

現在,這樣的機會就擺在你面前了,哪怕就算是死,在他的心中,這也都是值得的好不好?且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徐衍知道,自己算是對了。

不管做出什麼樣的犧牲,這丹藥何等重要,對於現在的他來說,其實也都是沒有什麼太大的作用的,而要是交給這個鬼族,這卻也就完全不一樣了。

得到一些情報不說,甚至於可以說能夠做到很多別人很難做到的事情,處處佔先機不說,更是可以說能夠解決掉現在這樣一個巨大的麻煩埃

這換成是誰都知道該如何選擇吧?哪怕就算是徐衍,在這等時候心中也都是無比激動的。

「早就看那群蠻族不順眼了,本身十分小氣不說,之前還被他們狠狠的坑了一把,這次,不出賣他們,都對不起我鬼族。」嘴角滿意的說道。

其實這世界上本就還流傳著士為知己者死。

徐衍的心中其實也都很是清楚的知道,這要不是自己的對手是蠻族的話,他也都不會這般的順利。

一直以來,蠻族都覺得自己乃是這個世界上最高貴的種族,哪怕就算是面對在強橫的種族,他們也都是不可一世的,這樣的前提下,合作,就必定會伴隨著欺凌,而這鬼族本身也都是一個個心高氣傲,雙方之間的合作不愉快,這乃是徐衍就算不用猜都能猜得到的,這樣的情況下,這其中的文章可就好做多了好不好?

自然,事情發展到現在這種層次,徐衍自身所表現出來的那種情況,也就證實了一切。

在這樣的前提下,他只需要真正拿出對方不能拒絕的東西,對方就定會背叛,有些時候,這遊說,可也都是一件很是重要的東西,以至於,哪怕就算是現在的徐衍,心中也都很是清楚的知道這一切之後將會有多少算計。

「既如此,那我們便談談一些事情吧。」徐衍表現出了相當大的誠意,但是在這個時候也沒有將丹藥直接給了對方。

徐衍這個時候終究還是和對方進入了密室。

看的在場不少的存在都是一臉的無語,不管怎麼樣去看,這樣的狀況之下,他們做出一些事情都乃是一件很是不尋常的狀況好不好?

前一刻,這還是對手,但是,到了後面的一瞬間,竟然就變成了所謂的朋友,這換成是誰誰也都很難忍受的事情,竟然還真就發生在他們的面前了,這換成是誰誰的心中很是覺得厲害?

說實話,哪怕就算是徐衍自己,到了這樣的層次,心中也都開始頗有些不淡定了起來,這些,都算是怎麼回事啊?

好在,這件事情不會管怎麼樣對自己而言也都是一件好事,這就可以了,至於最終將會演變成什麼,說實話,哪怕就算是徐衍自己也都不清楚,只能說,這乃是現在自己真正最後的機會了。

稍微一個放棄,這樣的機會就會付之東流,那樣的話,那就算是自己也都不會原諒自己的好不好?

尤其是在這種近乎關鍵的時刻,要知道,不管是什麼樣的謀略,都很有可能會吃癟的埃

很多事情一旦發生,其實在很多時候都乃是無可挽回的,現在,徐衍這樣做,在很多人的眼裡其實也都一樣是在冒險,但是,哪怕就算是不想要去冒險,有些時候你也都不能阻止埃

尤其是在這樣最關鍵的時刻,只能有一個聲音,當然了,現在這個聲音就是徐衍的,哪怕就算是他們本身心中很是不願意看到這一幕的出現,也都必須要這般去做。

當這二人走出來的時候,徐衍沒有說話,對方也都沒有說話,就好像是雙方說好了一樣,在這個時候絕對不在透露出半點風聲,看的不少人在這樣的前提下心中多少有些不知所錯,但是,卻也還是很識趣的沒有問。

畢竟,很多時候這徐衍的那種威嚴還是存在的,尤其是在自己下屬的面前,他就是天,他就是真正主宰一切的存在,這一點,從來都沒有任何人敢去反駁什麼。

或許,也就是因為這樣的絕對權威,才能夠造就現在的戰神,不過,不管怎麼樣的去造就,這都不算是什麼太讓人吃驚的事情,畢竟,不管是徐衍還是其他人,在這個時候,其實心中都有自己想法的。

事情發展到了現在這種層次,其實很多高手,心中已經多少有些心知肚明了,不管是好事還是壞事,對他們而言,現在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成。

至於自己需要做什麼,這本就是徐衍的吩咐,既然如此,那就算是讓他們做出點什麼事情,這也都是正常的,自然,也不會真正表現出多少那種狀況來。

或許,徐衍這個時候的內心本身就是很不平靜,所以,哪怕就算是心中在如何的不舒服,在這個時候也都依舊沒有表現出來呢,畢竟,有些秘密,哪怕就算是他,也都很難去面對,尤其是關係到這整個大秦的事情。

可是,有些畢竟還是事實,當事實擺在你面前的時候,你就算是心中在如何,其實也都還是要做出一定動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