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帝仙>第二百八十章:興師問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章:興師問罪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二百八十章:興師問罪

「帶上幾個半步元嬰高手,外加上大將軍,我們去莊家兄弟的府郟」終究,這個時候的徐衍還是吩咐起來,不管自己是不是很願意看到這樣的情況出現,至少,在這種時候,自己都不能表現出更加強烈的表情來。

現如今,已經證據確鑿,哪怕就算是做出什麼,也都要先將那莊家兄弟給解決掉才成。

說實話,之前的徐衍是不打算動這莊家兄弟的,只不過,現在這改變主意了,因為,他現在得到的秘密已經很是明顯了,至少,在現階段這等時間段之中,他們這城池還是破不了的。

這,其實對現在的徐衍而言,就已經足夠了埃

幾個高手在這個時候都是一愣,他們知道,這一次的徐衍在掌握了證據之後會出手,但是,卻也不曾想到他會這般雷霆出擊,彷彿,這一切都已經早就謀划好了一般,這換成是什麼樣的存在,在感覺到這一點之後,心中也都會第一時間表現出不可思議起來了吧?那種感覺,簡直就已經明顯到了極致了。

事情一旦到了這等地步,這可就不是他們可以左右的了啊,好在,這一次的徐衍算是下定了決心,一定要將這毒瘤給清掉,以至於,在這種時候哪怕就算是誰來說什麼都乃是一點用處都沒有的。

在這樣的情況下,是當真讓無數人都開始為之顫抖了起來,反正,這件事情嚴格意義上來說,都乃是一件好事,不管那些人的反應將會是什麼樣的,既然都到了這一步了,那就沒有必要在去藏著掖著什麼了,在這點上,不管出現什麼都是一樣的。

也就是因為這一點,在場的那些人,或許的確很是詫異,但是,卻同樣也都表現出了相當強烈的那種感覺。

唯有如此,他徐衍才能夠真正的將這裡變成自己的一言堂嘛,所謂的陽奉陰違,這也都是很多人都不願意看到了既然,這一切都已經開始發生了,且還表現出了這樣的狀況來,說實話,不少的存在,在心中,也都還是對他徐衍多少有些佩服的好不好?不管最終的結果將會是什麼樣的,至少現在看上去,他徐衍的確是在辦事,甚至於,哪怕就算是不惜弄出一些讓你不能想象的情況,他也都絕對不會後悔的架勢。

莊家大院,本身,這裡乃是一個大戶人家的府邸,不過,現在已經被那軍隊給完全佔用了。

說句實在話,在這樣的情況下,徐衍想要進入,哪怕就算是他乃是對方的上級,要是給他面子的話,這也都還必須要同胞一下。

而這一次,徐衍到沒有一副盛氣凌人的樣子,因為,那乃是裝給別人看的,對於這樣的存在,他還真就沒有必要真正的弄的那般急切。

畢竟,不管怎麼樣狗急了也都還是會咬人的不是嗎?更何況還是一對實力十分之強橫的兄弟,那坡就算是他不忌憚,自己手下的那些人也都必須要忌憚埃

很多事情到了這一步,其實大家都有些心知肚明,只不過,不會直白的說出來而已。

所以,當徐衍進入到這府邸的時候,這兄弟二人的臉色都很是不好看,因為他們很是清楚的知道,現在徐衍出現,那就表示他們最後的手段就都被拿出來了。

哪怕就算是在如何,這也都沒有必要在繼續隱藏下去了,要不就是拚死一戰,要不,這就是束手就擒。

其實,庄飛的心中,還是比較傾向於拚死一戰的,畢竟,那裡擁有自己成功進入元嬰境界可能性的東西,哪怕就算是自己在怎麼不願意看到徐衍的出現,其實,在這種時間段之中也都只能默默的忍者。

說實話,這樣的方式換成是誰,誰的心中都頗有些難受,可惜的是,這個時候的徐衍是不會真正的弄出那些的,所以,且看到他來的時候,他們就知道,這乃是窮途末路了。

「幾位前來,這乃是興師問罪的吧?」庄飛依舊還是那等態度,自始至終,他都不覺得自己有什麼錯誤。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在這大陸之中,其實很多地方很多國家的界限乃是模糊的,哪怕就算是種族的界限也都是如此。

所以,在很多人的眼裡,他們這樣做,其實是一件很是正常的事情,頂多也就算是不道德而已,憑藉他們乃是半步元嬰的修為,這難道一點小事情,也都會真正的弄的這大秦龍顏大怒嗎?

可惜的是,那是其他的一些國家,在這個歸屬感極為強烈的大秦,這樣的事情,卻是絕對不允許的。

其實,之前的庄恕心中奇偶有著樣的預感,只不過,他一直都有些不會相信而已,在他的眼裡,哪怕就算是做出在多的事情,在很多時候也都依舊還是可以解決掉的。

但是,他卻沒想到,這個在他心中其實已經十分忌憚的徐衍,更為的厲害,在短短的時間之內就鎖定了自己不說,甚至於在自己動用最後一招的時候依舊直接破掉了自己的招數,要知道,之前的他,可是動用了無數的迷惑手段埃

哪怕就算是自己最得力的手下,這都被他當做棋子給撒出去了,但是,他卻依舊一點不上當,似乎,將這一切都給徹底的忘記了一般。

不出手則已,一出手便就一鳴驚人,以至於就算是到現在,對他而言,這都好像是在做夢一般,迷迷糊糊的不說,更有一種很是不可能的感覺。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的心中其實多少還是有些不甘心的,但是,同樣也只是一點點,因為,他自己的心中清楚自己所需要做的事情是何等的可怕,也很是清楚,在這最終的自己,要是真的反抗的話是何等的結果,他沒有那般的勇氣,這很正常,因為,很多時候不單單是自己,相信別人也都是一樣的沒有如此的勇氣埃

這並不僅僅關係到自己的性命,更加關係到他們本身就必定會重視的東西。

只有當你真正明白這些的時候,或許,才能夠看開一些吧?徐衍其實現在就是這樣的想法,或許,多少年之後,自己依舊不能做出很多的事情,但是,能夠真正的看開很多東西,這就是一種進步,這就是一種自己必須要承受的東西。

在這個時候,其實徐衍自己的心中也都開始了一陣惋惜,因為,當年的他也都知道,這莊家兄弟在戰場上是何等的英勇。

畢竟,本身出身低微的他們,沒有幾個靠山,但是,卻硬生生的從一個小兵混到了現在這種層次,那可不是一般的立功便就能夠成功的好不好?

甚至於可以說,對他們而言乃是一種前所未有的路,只不過,這條路,到了最後,被他們自己給毀掉了。

「你們的選擇我尊重,但是,卻同樣不敢苟同。」徐衍在這個時候到也都沒有打官腔了,開玩笑呢,這個時候在說出那些其實也都沒有多少意義了不是嗎?

他們沒有真正的去承認這件事情,但是,卻也同樣沒有在這個時候否認,這就已經很是能夠說明問題了埃

既然,這一切都已經調查清楚了,其實,詭辯什麼,都已經無用了啊,或許,就算是詭辯,甚至於是反抗,他徐衍既然敢來,那就一定會有著自己的后招,到時候,只能是魚死網破,甚至於魚死網不破。

這等結果,他們在之前其實就已經想到了。

「殿下乃是聰明人,自然也都知道,我們不可能在這個時候弄出什麼花樣來,最後一次的失敗,就已經註定了我們的結果,說吧,您打算如何處置我們。」這話是庄恕所說,庄飛還想要在反抗或者說幾句,卻還是被那庄恕給瞪回去了。

他知道,這一次的自己一旦失敗,這樣徹底的失敗就已經沒有翻身的機會了,既如此,那還不如老老實實的認命,或許,這反抗一下還有著一線可能,但是,卻並不代表自己就真的能夠活下去埃

甚至於還能夠連累自己的家人,畢竟,他們這樣的背叛就如同徐衍所說的一樣,這本身就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他們出生底層,卻也有著家人,那個村子一直都是二人心中最大的港灣,或許,別人不會做出牽扯的事情來,但是,面前的這個聿王殿下,他們還真就不是很好說好不好?

尤其是事情到了現在這種關鍵時刻,其實很多東西,都已經是迷擺在明面上的了,你既然已經到了這一步,依舊還要他大秦有所損失的話,那這徐衍又如何會在顧及顏面呢?

泄憤,至少也都會讓自己徹底的後悔,他們並非是無情的人,或許其中有著不少的利己主義在裡面,但是,卻並不代表他們就沒有自己重視的對象埃

別人或許不能抓住這一點,但是,親眼見識過徐衍這般本事的他們,卻是很清楚的知道,要是這小子想要抓住這一點的話,並不是一件多難的事情,只是,看他想要做還是不想要做而已。

他們不能寄予希望徐衍仁慈,畢竟,在戰場之上的戰神,那一個不是用鮮血歷練出來的呢?

可以說,他們的心早就磨得如同鐵石一般的堅硬了,在這樣的情況下,什麼樣的事情是完全做不出來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