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帝仙>第二百八十一章:由衷的感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一章:由衷的感謝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二百八十一章:由衷的感謝

對於對方的反應,說實話,徐衍的心中多少也都算是猜出了點什麼東西,不過,哪怕就算是真的有些什麼想法,在這個時候,他也都還是不準備說出來的。

畢竟,在他的眼裡,很多狀況哪怕就算是真正已經了如指掌了,這也都不定就真的沒有什麼變故。

對於他而言,現在這一仗算是勝利了,但是卻也並不代表,自己就能夠真的高枕無憂了不是嗎?

很多事情都乃是經過自己的手的,在很多時候,自己或許很難感覺到點什麼,但是,別人卻並不會這樣的認為,所以,一直以來,徐衍這個傢伙對自己的要求都不算很低,在很多狀況之下,甚至於開始有些強求自己了。

只不過,這些東西,也就自己的心中很是清楚而已,到了重要的時候,顯現出來什麼,他卻也還是有著情緒控制的。

「說實話,作為一個大秦子民,我很樂意看到你這樣的存在出現,甚至於要是你早出現幾年的話,我也都不會走上這條路,可惜的是,生不逢時埃」有些苦笑的說道。

羅運是一個好的統帥嗎?很顯然,是的,但是,對自己的下屬過於寬厚,這也都是他最大的弱點之一,很多時候,這樣的確會收買人心,但是也都會讓別人將你不當回事好不好?

要真的是那樣的話,那結果將會是什麼樣的,這可就沒有人敢去說了。

也就是因為這一點,震懾力不足,所以才導致他們真正的開始做出一些本身屬於自己利益的事情。

這真的就很是可恥嗎?或許,在徐衍看來,這面對蠻族,的確可恥到了極致,但是這要是說裡面沒有羅運的縱容,這也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只不過現在的羅運依舊還在昏迷之中,甚至於到現在都不知道能不能醒來,在這個時候去指責一個或許會為國捐軀的人,這並不是徐衍的作風,也並不是他想要看到的,既如此,那就必定會有著很多事情的出現,哪怕就算是他不願意看到的那種出現,難不成就真的不會出現了嗎?

或許,徐衍想要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儘力的去阻止,但是,很賭偶時候這樣的事情,卻並不是你一個人能夠阻止的。

就好像現在國內的局勢一般,明明這個國家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了,但是,卻也不一樣還有人夜夜笙歌,甚至於就算是皇族之中也都還是有著這樣的人。

事不關己,高高掛起,要是這軍人的地位在這大秦更高一些,又如何會出現今天這般徹底的出賣呢。

不過,這些都是客觀條件而已,在很多的人眼裡,就算是的確是存在的,但是,卻也一樣多少有些其他的東西,這就是事實,徐衍也都不能否認,但是,這卻並不能代表他們就沒有罪過了埃

所謂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對徐衍而言,本身就是一個天大的謬論。

徐衍深深吸一口氣,在這個時候不知道開始如何處置了起來,按照他本身的想法,這二人是必死無疑的,畢竟,對他們而言,出賣了這個國家,合作者且還是這人類最大的敵人。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時候的徐衍忽然覺得有些沒落,就好像,這形勢逼人這種事情也哦度不是自己能夠左右的一樣,在這個時候,心中是甚至於出現了一絲憐憫。

這種情況,可是在之前他所完全不能理解的好不好,也就是因為這一點,現在的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心中到底是什麼樣的想法,只能說,事情發展到現在這種時候,他,開始第一次猶豫了。

難不成,他就是那種完全不近人情的人?其實,他對軍人的崇拜乃是一直以來都有的,第一世在地球的時候就是如此,現在在這個世界也都是如此。

在面對他們為了國家奉獻出一切的時候,他的心中開始深深的敬重了這個職業起來,但是,這樣的人,也都還是人,還是會犯錯的,所以,哪怕就算是做出何等的事情,這都將呼是他真正心中糾結的情況。

通敵,這本身就是死罪,哪怕就算是他不殺眼,在回到京城之後,這二人也都定是不死脫層皮,但是,徐衍卻始終還是覺得,這總歸比死要好的多啊,這個時候的那種憐憫之心,還真就是一出現,便就一發不可收拾了起來。

「我只能說,將你們交給朝廷,至於朝頂要如何裁定,那便就不是我的事情了。」終究,在這個時候徐衍很是嚴肅的說道。

不管他的心中你是怎麼樣去想的,交給朝廷,這件事情就已經說明了他的態度,或許,要是真正在戰場上的話,最好的規矩便就是他徐衍定會直接動手。

而且,就算是直接將這二人斬殺,這件事情也都不會被朝廷說點什麼,畢竟,這乃是戰鬥之中,且還是這般前所未有的苦戰。

想要在這裡面分一杯羹的存在可是數不勝數的,在這樣的前提下,不管是誰,相信都不會在找徐衍的麻煩。

更何況,他本身就擁有這樣的權利不是嗎?

要知道,現在的他可是這裡的最高統帥,只要他一聲令下,哪怕就算是怎麼樣的存在,真要是被處死,這也都是名正言順的。

頂多也就是在沒有證據,一意孤行的情況下會到後方接受審判而已,那種決定,有能夠奈何的了徐衍什麼呢?

所以,他說要將他們交給朝廷,這本身就是表明了一種態度,那便就是自己放過了他們,至於朝廷是不是放過他們,這就是他們的問題了。

可至少比徐衍直接定奪卻一定會好的多,畢竟,朝中或許會有一大部分的存在會主張要了他的性命,但是,卻並不代表他就真的會如此埃

要知道,這個念頭,真正有一些自己心中想法的也都有很多,到那個時候,該是如何,可就說不準了啊,哪怕就算是真的最終還是要處死,這也都還是會活一段時間的好不好。

其實,徐衍這樣做也都還是有些私心的,到不是怕得罪人,自己在這個位置上本身就是很得罪人的,而是,想要從他們這裡挖掘出一些秘密,而現在,自己這裡,沒有時間去弄這些,交給後方的人,這明顯是最好的選擇好不好,到了這種時候,他徐衍也都不會在掩飾自己本身心中的那些東西了埃

尤其是他自身的一些情況,哪怕就算是明顯的有些私心,在這個時候他也都還是表現的十分強烈的,自然,這樣的情況下,也就沒有幾個人真正的覺得這樣做是不對的了。

這個時候的這對兄弟,竟然直接就開始不說話了起來,那種表情,似乎是在告誡徐衍,但還是又有一種很是難以言喻的東西在裡面。

說實話,徐衍很難適應這樣的氣氛,甚至於表現出了相當強烈的那種味道來,但是,到了這個時候,卻也不知道為什麼,心中開始四下有些不平穩了起來,這些都算是怎麼回事啊?

要是說,自己真的有什麼能耐的話,也都不至於弄出現在這樣的事情來吧?

但是,卻還是依舊讓他心中開始變得有些無奈了起來,這些東西,或許在很多人的眼裡都不過就是一個偶然,可是在徐衍的眼裡卻完全不是這樣,似乎,這個傢伙有些欲言又止,不過,在這個時候卻也還是沒有表現出來。

「這是我唯一能夠為你做的事情了,算是表彰當年你們立下的功勛吧,據我做知,你們做出這樣的事情來,恐怕,哪怕就算是朝廷哪裡,你們也都免不了的是一死。「終究,徐衍還是在這個時候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他何嘗不知道,這二人要是真的弄出點事情來的話,將會是何等的恐怖,但是,哪怕就算是到現在,他也都沒覺得這其中到底算是有什麼,只能說,一切的事情,按照現在他所看到的想法來看,這還是有可能緩和的,這就其實已經足夠了不是嗎?

或許,很多事情,很多念頭之中,都將會很難解決,但是,到了這種時候,哪怕就算是不好解決,也都一樣不代表就真的一點都解決不了埃

這就是徐衍自己心中的想法,哪怕就算是這樣的想法,多少還是有些天真了,也都是如此,不管怎麼樣,自己需要抗下的東西,這也都還是需要自己去扛的。

而這一點上,不管是誰,都左右不了他。

這就是他,一個看上去甚至於有些漫不經心的人,但是,心中所想的一些東西,卻是實實在在有些道理的。

也就是因為這一點,現在的徐衍所表現出來的那種狀況,的確,已經真正的表達出來的。

「感謝,我們也都沒有什麼其他好說的了,現在唯一能夠做的,估計也就只有感謝了。「心中開始略微嘆息,走錯了路,這怪不得別人,也都不能在這個時候弄出其他的花招來。

既如此,還不如直接就不說那些,因為在這個事情暴露之後,其實他們的結局,也都已經完全註定起來了,不會有絲毫的可能性,也不會在這個時候表現出任何的那種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