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帝仙>第二百九十四章:利用內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四章:利用內鬼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

第二百九十四章:利用內鬼

「現在這樣的情況,不是我們說放任,這朝廷之中就真的會放任,同樣的,也不是我們說攻擊,他們便就會聽我們的,可以想象,一旦出現問題,一整個朝廷,恐怕就將會在其的算計之中。」徐衍何嘗不明白,有些問題乃是不能放任的,但是就算不能放任又能如何呢?

不管是自己還是那些人,真正都多少有些力不從心,畢竟,這所謂的戰爭依舊還在繼續,局勢還沒有穩定下來,不管怎麼樣,這國內,也都還是不能在出現什麼judas的亂子好不好》

稍微有些心思的人都很是清楚的知道,事情發展到現在這種階段,這本就已經不是一般人能夠解決掉的了,現如今的他們,能想到的,恐怕也就只能先將事情拖祝

哪怕就算是讓宗府得意一段時間,只要大局面還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這些傢伙,就掀不起浪花來。

也就是因為如此,現在的徐衍心中才會真正的表現出無奈來,多少年來的那種感覺,要是就這樣完全給放棄掉了,這本身也就是一個很大的疏漏啊,不過,到了這種時候,哪怕就算是明明知道這其中的一些東西,他也都沒有真正的力量去解決掉,畢竟,很多狀況都已經表現的十分明顯了,並非是自己一個人的力量便就能夠解決掉的。

「好吧,現在暫且先如此吧,看現在這樣的狀況,也都還沒有惡化到那種地步。」不管是嘆息也好,還是怎麼樣也罷。和徐衍的一番攀談讓他知道了這個時候皇族直系血脈的態度。

他們不是不想要管這樣的事情,畢竟這直系和旁系還是有所區別的,至少,大多數的直系,對這個國家的重視程度還是比宗族要高的太多太多。

在如此的環境之中做出何等選擇,這也就表現的很是明顯了不是嗎?

現如今的一切事情,還沒有到那種時候,或許,真正等到那種地步之後,不需要他們去做,也都會有人幫忙。

對於他們這些功臣而言,其實在這大秦只能算是新貴,和老牌的權貴之間有利益場的衝突,甚至於是你死我活的衝突這都乃是正常的事情。

以前,看在皇帝陛下的面子上可以不計較,但是,現在在這國家生死存亡的時候,他們就算是不想要計較也都不可能了。

畢竟,這群乃是軍人,不單單如此,本身手中掌握的東西也都十分的重要,他們本身從小就灌輸了保家衛國的概念,只要是對這大秦有利的,除去皇帝陛下不能動之外,其他的任何人,任何宗族都是需要讓路的,也就是因為這一點,他們才會真正的忠誠於這個國家埃

對,到了他們這個階段之後,權貴們,忠誠的永遠也都很難在是皇室了,而是一個人,或者是一個國家。

而面前的這秦天,所效忠的對象便就是這個國家,哪怕就算是皇帝陛下有些時候要是真的做錯了的話,他也都會直接出言說話的。

這就是一個忠誠於國家的存在和一個忠誠於皇帝,或者皇室的存在之間所存在的差異。

他們本身的效忠對象都不同,自然,處事方式也都是完全不同的。

也就是徐蔚,雖說乃是千古一帝,但是,真正到也在這件事情上展現出了強烈的大度,要不要然換成一個總想將那全力攬在自己手中的皇帝,這樣的存在,可就是他們絕對不允許就看見了的好不好?

也就是因為這一點,哪怕就算是很多人並不是忠誠於皇帝的存在,在這個時候也都在自己的崗位上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用人之道,其實一直以來,徐衍都想要和自己家的老爺子好好談談。

畢竟,這年頭,哪怕就算是自己在這方面,和老爺子相比較也都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啊,徐蔚之所以能夠走到今天,其實也都是和他的用人有著很是密切關係的。

他懂的放權,哪怕就算是那种放權會短暫的影響他本身的權威,但是,他卻依舊會如此去做,也就是因為這樣的原因,哪怕就算是出現在多的事情,他也都能夠屹立不倒,甚至於,權威比之之前更上一層樓埃

這本身就是一種智慧,一種你就算是心中在如何不願意去看見,但也都必須要去看的智慧,也就是因為這一點,或許,大秦才能夠有今天吧?

「看來,你我需要儘快的將這裡的事情給解決掉埃哪怕就算是殺戮,也都一定要將那些所謂的蠻族都給趕回去。」秦天很是清楚這一點,也都很是明白,這一次的事情可謂絕對不好做。

甚至於乃是自己從軍上百年來最為突出的一次事情,稍微一丁點的疏漏,都很有可能會死的很是慘烈,甚至於就連屍體都不會能夠找到。

可是,哪怕就算是這樣,為了大秦,為了自己兄弟們,也都必須要硬著頭皮上埃

在得到這個命令的時候,說實話秦天的心中是不傾向於自己去做的,畢竟,自己的能力本身就算很強,但是也都不敢打包票好不好,畢竟,面對蠻族,不管是什麼樣的人,也都不能保證自己就真的勝利埃

多少年來,大秦難不成就不強勢了嗎?的確都已經算是這裡面的那些霸主之一了,強勢的不要不要的,但是,和蠻族之間的戰鬥,卻總歸都還是那種輸多贏少,這換身是誰,不清楚這蠻族的恐怖呢?

哪怕就算是心中清楚不已,其實,在這樣的環境之下,多少的高手,卻也還是選擇做出那些事情來的,畢竟,對他們來說,哪怕就算是在如何,這事情還是要做,他們也都還是要抵抗的,無謂的放棄所謂的抵抗,這隻能讓所有人都看低他們,甚至於更為的無奈。

現如今,戰鬥已經到了白熱化的地步了,這小子是不是還能出什麼計策呢?要知道,在秦天的心中,這個侄兒固然本身的修為天賦也都還算是不錯,但是,最重要,也都是最致命的武器卻還是自己那頭腦埃

只要他發動頭腦,去做出一些局,這或許一直都困擾自己的事情就能夠如此迎刃而解了,這可不是開玩笑,吹牛吹出來的東西。

「這一次的他們,恐怕不是那般好對付的,不過,我們也都還算是有我們自己的優勢。」徐衍在沉思了一陣之後,便就說道。

他知道秦天必定會在這個時候詢問自己的意見,畢竟自己乃是先鋒大將軍,哪怕就算是本身的實力還不算很高,但是,雙方之間級別也都只是差一個等級,比之這所謂言聽計從的大將軍,這個徐衍本身就是不可以常理揣度的存在。

不管戰鬥最終勝利還是失敗,對秦天而言,現在的自己和徐衍二人都乃是幫在一條船上的修士,他要是有事情,自己也都脫不了干係,同樣的,哪怕就算是立功屬於誰,也都要分給對方一些埃

不得不說,在他的心中,徐衍這等智慧還是十分有用的,尤其是在戰場上,他似乎就是一個天生可以去打仗的統帥一般,不管出現戰場上的什麼樣局勢,他都能夠,了如指掌不說,甚至於就連本身都可以完全忽略掉,創造了一個又一個的奇。

要知道,現在的大周帝國,哪怕就算是皇帝,對徐衍也都是恨得牙痒痒啊,一個區區的王爺,竟然直接差點沒有將他們大周給滅國了,這要是徐衍登基成了皇帝的話,豈不是說,自己就要面對這樣可怕的一個人?

哪怕,在很多人的眼裡,這現在大秦的皇帝徐蔚就已經足夠可怕了,但是當年在戰場上的時候他也都沒有展現出這般恐怖的軍師統帥能力埃

絲毫不誇張的說,現在的徐衍,或許在別的方面,和徐蔚相比較起來還差很多,但是,在軍師統帥這方面,卻已經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了。

在這點上,那怕就算是秦天這樣的存在也都不得不承認,徐衍就是一個前所未有的天才。

很多事情發展到現在這一步,其實很多都已經順理成章了起來,徐衍出現意見,甚至於就算是獨斷專行,這個時候的秦天大概也都不會阻攔,何況,這個小子很是只懂得以退為進,很賭偶時候都不會弄出這樣的情況來。

「我們的優勢在哪?」好吧,秦天多少還是有些不理解徐衍現在所說的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開玩笑呢,自己都不能理解的東西,這小子卻能偶完全找出來,這本身就已經不正常了好不好?要不是他一直以來的表現,甚至於就算是他也都多少有些不敢相信這一切。

也就是因為這樣,第一時間,秦天有些不恥下問的說道,反正,這問一問也都不會自降身價埃

「姦細1徐衍很是神秘的說道。

這種東西,在別人的眼裡,的確是一個拔不掉的毒刺,甚至於在秦天的眼裡也都是如此,恨不得在第一時間找到這個存在直接要了他的性命。

但是,有些時候,這種人要是利用的好的話,也都還是能夠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的好不好?

稍微出現一點情報上的誤差,這就是完全天壤之別的事情,他可不相信,這個時候,在這個城池之中的所謂內奸,還真就會一直按兵不動,這不符合姦細真正的作用埃

尤其是在這種近乎於關鍵的時刻,越是到了這個時候,這樣姦細的身份就越是隱蔽不說,也就越是好利用。

「你的意思是?」夢染指間,秦天似乎有些明白了徐衍所說的話,的確啊,這當真就一條好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