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帝仙>第二百九十六章:西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六章:西進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二百九十六章:西進

「我不同意,這樣太危險了。」大殿之中,幾乎所有人將軍在這個時候都開始了有反對的聲音。

不管誰他們誰來說,這樣的情況都乃是絕對不允許出現的。

徐衍是什麼身份?不單單是這大秦的聿王殿下,不能動,更加是這場戰爭真正的主導者之一,不管出現什麼樣的情況,這安全問題,都是他們絕對需要考慮的。

而這個時候,他卻提出了這樣一個近乎於是自掘墳墓的計劃,西進,這簡直就有違常理,更加是不可能不去想的。

無論是誰,都不敢說在這個時候真正去做出這樣的犧牲,況且,做出這個犧牲的還乃是徐衍自己呢,要知道,他對現在大秦的局勢可是有著至關重要作用的,要是他死在了這戰場上,那簡直就等於是對大秦致命的打擊。

這換成是什麼樣的人都不可能同意的情況,他卻偏偏要這樣做,這令的不少高手都為之不敢相信的同時,更有一種不可思議的感覺。

換言之,只要是一個還有些智慧的人,都不會做出這樣的選擇啊,卻偏偏,聰明絕頂的徐衍竟然還真就這般選擇了,這讓無數人反對的同時,更有一種覺得不可思議的感覺。

難不成,這小子想要用自己做誘餌嗎?這天下會有這樣的情況,或者說會有這樣的蠢蛋?

不管是誰,對於這所謂的生命可都是有著前所未有的執著的啊,但是,他偏偏就真的想要去死,這換成是什麼人,要是一般存在的話,都不會說什麼,但是,這一次乃是徐衍,自然,也就開始有著無數的高手開始反對了。

「沒你們說的那般難,不過就是帶隊攪動他們後方而已,只要成功,這一次,我們就能夠反敗為勝,甚至於成功的拿回屬於我們自己的土地。」這個時候的徐衍,似乎十分的明白這一場戰爭的意義。

不管出現什麼樣的情況,自己心意一定,那種表情,也都令的無數人都開始覺得不可思議了起來,這個傢伙,到底想要做點什麼啊?簡直不可理喻的同時,更是有一股子賭氣的成分在裡面嗎?

「我們整體都知道您的重要性,難不成那群蠻族真的傻呵呵的不知道您的重要性嗎?只要您的行蹤被發現了,定會派重兵前來襲擊您,這樣的話,無論如何,這都已經不可能在繼續勝利了好不好?您要是也都隕落了,這結果,簡直不可想象,就算是這場戰爭勝利了又能如何?」不少的大將軍依舊在這個時候勸說著。

因為,徐衍現在代表的也都不只是自己一個人了,可以想象,要是真的到了那一步的話,徐衍隕落了,就算是他們將這整個蠻族都給完全消滅掉,這也都是一個巨大的損失,一個足矣讓現在的大秦不能承受的損失埃

要知道,在周邊的那些國家之中,可還等著他徐衍一步步的去做呢,那種時候,要是沒有了徐衍,接下來的戰略,簡直就不可想象的困難。

「是啊,一旦您的行蹤被知曉,那就算是神仙想要脫逃,這都成了不可能的事情了,這次,可千萬不能冒險埃」哪怕就算是一直沒有說話的那秦天,在這個時候也都開始說話了。

或許,這一次乃是他和徐衍之間的秘密,但是,這就算是表態也都還是要表的埃

在他的心中很是清楚的知道,徐衍之所以會這樣做,那是因為本身對自己安全有著一定的保障,甚至於可以說,根本就不懼那些所謂的高手前來圍剿。

因為,他的身邊不單單有著宗衛,還有一個真正的元嬰級別的高手加上天工閣閣主,這樣的水準,要是就連那些滿族的圍剿都不能成功抵擋的話,那才是真正不可能的事情呢。

但是,這話就算是他也都不可能在說出去,開玩笑呢,這裡有沒有鼴鼠,這還是不知道的情況,換成是誰,也都不能這樣做埃

「大家就放心吧,只要嚴格保密,我在不和大家聯繫,這一次,是絕對沒有問題的,到時候,你們就等著喝我的慶功酒吧1徐衍到是一臉輕鬆的樣子,但是,那雙眼睛中的決絕,卻是從來都沒有改變過的。

在他的眼裡,很多事情哪怕就算是謀劃了,這其中也都還是定有著意外會發生的。

但是,他卻並不懼怕這所謂的意外,原因很簡單,要是就連這點風險都不敢冒的話,那才是真正不是一個合格的將軍呢?

事到如今,很多情況都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換成什麼樣的人,想要做到這些,都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既然自己已經決定,那就必須要做到底,哪怕就算是付出再大的代價也都是一樣的。

至少,在徐衍的心中,還真就沒有將自己看的比現在的滿族大軍要重要好不好,要是給他一個選擇的話,徐衍定會毫不猶豫的選擇自己隕落,換來這千萬的蠻族大軍消失於荒野之中。

「不行不行不行,這還是太冒險了。」這個時候的秦天依舊如此說道。

但是,在那一瞬間,徐衍卻表現出了滿臉的嚴肅,用很是正經的話對著面前的這對方,道:「秦天元帥,我要是沒有記錯的話,我與該有三次自主權的,一旦使用這種權利,哪怕就算是您反對,這也都是無效的,我依舊可以執行我自己的計劃。」

似乎已經是在攤牌了,果然,本身義正言辭的那秦天,在這個時候終究沒有在說什麼了,但是卻依舊很是嚴肅的看了看徐衍。

最後,才輕輕嘆口氣說道:「那最少要這樣,每每到一個新地方,就將行蹤告知與我,放心,這個行蹤就只有我一個知道,當真看到事情不對,我會第一時間派遣人手,哪怕就算是我親自出手,也定要救下你。」

很顯然,這樣做乃是雙保險,也就算是加深了徐衍的安全問題。

不過,他這樣說到底是什麼目的,恐怕也就只有他們自己知道了。

在場的眾人,在聽見這句話之後到也都開始鬆一口氣了。

不管怎麼樣,這元嬰級別的高手還是有著一定撕裂空間力量的,在這樣的環境之下,弄出這樣的事情來,到也就顯得很是正常了好不好?

真的要是不顧一切的話,救下徐衍,這到也並不是什麼多困難的事情,好在,這算是有了一個雙保險,令的在場的大家到也就多多少少開始放心了一些。

只要不是完全將這徐衍放在一個陌生的地方一無所知,這就算是有了些其他的可能性了不是嗎。

好在,在這個時候,徐衍到也都沒有反抗,最終還是凝重的點點頭。

帶著差不多三十萬的軍隊,就這般,走出了這個城池。

眼睜睜的看著面前這大軍開始消失於荒野之中,不少的人,心中都開始有了自己的想法。

這,絕對可以說算是一個天大的好機會啊,不管是對忠誠於大秦的人而言,只要徐衍可以成功,這局面就可以完全破掉。

還是那些什麼鼴鼠,只要殺掉徐衍,那一切就會變得順利的多。

但是,現在,唯一要做的事情,便就是將這種情況完全的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至於如何的各憑本事,這可就有著自己的門道了。

走出城池的徐衍,嘴角出現了一些微笑,不管怎麼樣,這一次設計的局面,他也都不知道到底對方能否上當。

能夠上當最好,自己就省去了不少的麻煩,但是,哪怕就算是不上當,在他的眼裡,自己這三十萬大軍和自己,也都一樣能夠在這蠻族的後方,攪動風雲,成為這戰場上真正的一把利劍,哪怕就算是出現在大的問題也都不會在有現如今這樣的局面了好不好?

「希望,這一次的事情能夠完全順利的解決掉吧?」徐衍嘆息一下,看著這漫無邊際的荒漠,也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時候的心思,已經開始漸漸完全沉浸到了這裡面,不可自拔的同時,更是有著一種前所未有的感覺。

多少年間,自己都在和那些神秘的傢伙多鬥爭,但是,一直以來,自己卻也很難和自己斗一番。

這一次,進入西部區域,進入到了敵占區,到底是否能夠達成自己現在的目標,其實就算是他的心中也都不清楚,只能寄予希望給自己的對手,不要那般的一籌莫展,就連自己設下的障礙都不能通過便好。

現在,對他而言,這真正的戰爭,才剛剛開始呢。

不管是對內部的戰爭還是對外部的戰爭,在這樣的時間段之中,對他而言,都將會是十分殘酷,也都是十分讓他心中開始變得不舒服的。

所謂的鬥爭,很多時候其實並非是你想要看到勝利,但是,卻是不得不為之,多少人,真正勝利了之後反倒並不開心呢?

可是不管是為了自己的國家還是為了其他,在很多時候,你都必須要親身參與到這其中來,這乃是共性,也是你必須要承受的一些事實,哪怕就算是在如何的不願意看到,還是一樣的那般殘酷,可怕。

如果不是這樣,他徐衍又如何會積極起來,真正的參與到這樣的戰爭之中來,且還無可自拔呢。

要的,其實就是這樣的快感和那種感覺,或許,從這方面去看,自己,的確有些太過無聊了吧?

人生,不是永遠都要充滿所謂激情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