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三百一十五章:驚心動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五章:驚心動魄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三百一十五章:驚心動魄

實力,這個永遠都會影響個體,甚至於天下大勢的東西,在這個時候算是全然揮出了作用。

徐衍很是清楚的知道,這老三一直都乃是一個十分陰險的存在,甚至於可以說,整個皇族之中,唯一令的他拿不定其實力的也就只有這老三一個了。

或許,他並不可能真正的進入到了元嬰境界,但是,徐衍對其的忌憚,這卻是一點也都不會少的。

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在這種狀況之中,哪怕就算是他也都拿不定主意他是否有著什麼樣陰險的心思,要是沒有一定的能力,或者說是沒有一定的實力的話,這樣的存在,是絕對不會在這個時候直接主動出手挑戰自己的。

難不成就只是一心求死?要知道他徐衍現在暴露出來的實力,已經足以令無數的高手十分警惕了好不好?還不單單是如此,能夠和半步元嬰一戰的金丹修士,哪怕就算是說出去,這也都不會有人覺得他真的實力和表面上一樣吧?

很多種這樣的情況開始出現在這裡,說實在話,徐衍自己的心中都覺得自己不是一般的存在,但是,到了這一步,哪怕就算是明明知道這結果或許不會和自己想象之中的一樣,又能如何?哪怕就算是明面上的戰鬥也都還是要繼續下去的,所以,這個時候的徐衍直接就衝上了戰場,因為他很明白,這一戰,乃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猛然間,他便就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子出現在了自己的身邊,說實在話,要是換成以前的話,他甚至於還希望和這樣一個人並肩作戰呢。

可惜的是,現在看來,這樣的可能性已經近乎於沒有了,不管怎麼樣,這是一場你死我活的戰爭,第一時間,他便就爆出了強橫的力量,在這個時候直接就催動了自己手中的武器。

不管是面對什麼樣的人,之前和自己有著什麼樣的瓜葛,這都已經是無能為力的事情了,現在他所需要做的十分之簡單,就是將面前這個敵人殺掉而已。

而現在自己的這個哥哥,也就是那個唯一必須要殺掉的存在,他的心中,多少會有些感慨嗎?一定會有的,只不過,這一切都必須要等到戰爭結束了之後才能弄明白,在他的眼裡,這樣的狀況之下,所需要做的事情很簡單,就是戰鬥,殺戮,和面前自己這個兄弟廝殺。

一招一式之間,這二人都沒有半分留手,第一時間就將自己的實力完全揮出來,說實話,能夠讓徐衍這般認真對待的年輕一輩,在這大秦之中絕對不算很多,但是,面前自己這個親兄弟卻絕對算是一個。

之前的他就一直都在懷疑,這傢伙肯定隱藏了十分恐怖的實力,只不過,一直以來苦於沒有證據,他也就都只能是心中驚醒而已。

而對方,卻是可以了解到自己所有的能力,到了這一步,這一切的一切看上去都是對等的,可是到了他的眼裡,怎麼就感覺會如此的憋屈呢?

要知道,這小子,一直以來可都是藏著什麼底牌的啊,在他的眼裡,這世界上就沒有多少人比自己隱藏的更深了,卻不成想到,這自己的兄弟和自己竟然也是一樣,甚至於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樣的挫敗感,要是換成之前的話,他一定會第一時間變的頗為無奈,甚至於多少有些哭笑,但是,到了現在這種時候,他卻只有凝重,因為,這乃是他們生死存亡的戰鬥,也是唯一一次,他們必須要面對死亡的時刻。

實力在這個世界上固然重要,但是要是就連藏鋒都不會,那最終能夠得到的也就只能是死亡。

且看到對方那般蓬勃的恐怖靈力,加上自己莫冥古劍上面散出來的絲絲寒意,徐衍便就知道,這一次的自己,恐怕是真的遇見了一個可怕的對手了。

一直以來徐衍都不敢小看自己這個兄弟,但是,事情展到了這種程度,他卻也還是一樣清楚,不敢自己如何高看這個傢伙,現在,卻也依舊還是小看了他。

這個傢伙隱藏的程度甚至於比自己想象之中的還要恐怖的多,哪怕就算是在多出一些能力來,徐衍也都還是不敢保證,自己就一定會在面對他的時候可以取勝。

果然,這瘋魔一般的存在就是如此的令人忌憚啊,徐衍知道,這整個大秦一直以來都有一個十分古怪的傳統,那便就是隱藏,尤其是皇室,這也就是他在知曉了自家老三乃是背叛者的情況下,心中是那般的憤怒和冷靜的原因。

可是,當對方爆出來的那種金丹巔峰,甚至於已經媲美半步元嬰的靈力時候,他的心中卻也還是一陣忍不住的顫抖,這樣的感覺,可是很長時間都未曾有過的了埃

眼睜睜的看著兩個真正年輕一輩的梟雄級彆強者在這個時候戰鬥到了一起,幾乎所有人,那種雙眼瞪大的感覺就咩停止過。

尤其是那些所謂的將軍,現在不能完全全部上戰場,但是,卻實實在在的看到了這戰場之中徐衍和徐天峰這等閃光點。

就算是這二人想要不引人注意都難,畢竟,他們之間的身份和本身的實力,就已經足以讓這整個戰場都十分之不可思議了埃

面前的了個皇族弟子,總的來說就好像是兩個瘋狗一般的開始互相撕咬了起來,那種手段,看上去似乎沒有什麼,軟綿綿的感覺,但是每一招都是最致命的。

要不是真正親眼看見,沒有人會相信他們二人乃是親兄弟,而是真正不死不休的敵人。

可偏偏,他們的招式之中卻帶著卻強烈的殺意,在這樣的情況下,不管是展現出來的實力還是其他的一切,都已經遠遠出了年輕一輩可以承受的範疇。

什麼樣的人,能夠在二十來歲的時候就成功戰鬥力提升到了半步元嬰?好吧,哪怕就算是那些將軍,都很難想象這個大秦還會有這樣的天才。

可這個時候,一下卻就直接出現了兩個,且還不是一般的高手,兩個都是真正可以和半步元嬰一戰的高手埃這每一招所展現出來的威能,都已經將會是他們真正覺得不可思議的恐怖狀況了。

現如今這樣的情況,真的會出現在這戰場上嗎?要不是親眼所見的話,這真就沒有幾個人會去相信這些,因為,這些,實在是太過匪夷所思了。

「糟糕1不知不覺之間,徐衍在這個時候心中開始暗自覺得麻煩了起來,看上去,對方的實力其實和自己是差不多的,其實本質上來說也都是的。

可是,徐衍卻現了一個十分之嚴重的問題,那就是不管自己的招數是如何出的,哪怕就算是縱橫劍術,在這個時候,似乎都完全不能佔據主動權,這可是他從來滅有遇見過的事情好不好?

可偏偏在這樣的時候還真就令自己碰見了,簡直就不可思議,這個傢伙,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啊?

要知道,這樣就預示著自己的一切反應和手段,都在他的預料之中,且也都給自己下了一個個套,只要自己不能真正的弄出一些手段來破局,最終的自己就會活生生被他的拖死。

要知道,一直以來的戰鬥,幾乎都是他徐衍自己佔據主動權的好不好,很少會有一個人能夠從他的手中搶走那等主動權。

也就是因為這樣,哪怕就算是面對半步元嬰,徐衍也都可以說自己不會言敗,但是,這一次的他,卻明確的被一個實力和自己差不多的人給佔盡先機。

哪怕就算是這個人乃是自己的三哥,在這個時候他的心中也都依舊很是無奈啊,要知道,現在的他們,乃是生死敵人,哪怕就算是出現在大的問題,和自己也都沒多大的關係,只有真正的戰場戰鬥,才能夠明確的做到這些。

明白的看到面前這一系列的狀況,徐衍的心中其實很是無奈,也都一樣很是覺得恐懼,這老三到底藏了多少后招埃

現在的自己要是將一些後手給直接展現出來,這不等於是提前暴露了,這樣的情況下,最終的自己是否能夠勝利,這就說不定了埃

更何況,徐衍更為傾向於的是,對方是故意將這主動權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哪怕就算是付出一定的代價也都在所不惜的,畢竟,只有這樣才能逼出自己的后招埃

現在的他們,不管是實力,還是手段其實都差不多,在這樣的情況下,主動權的重要性是何等厲害,誰率先出那所謂的底牌,就會是誰最終失敗。

徐衍不會不明白這個道理,可是,現在這樣的形式卻是,自己哪怕就算是不出底牌,這最終的結果也都定會是一件很是凄慘的事情。

心中,不免開始有些糾結了起來,到底,在這樣的時間段之中自己需要做出點什麼才能夠改變局面呢?其實就算是徐衍自己的心中也都不定是完全知道的,只能說,現在這樣的階段,不管出現一點什麼樣的差池,這最終的結果都將會是十分不可思議的,也並不是他徐衍自己可以承受的。

「這場戰鬥,可是我遇見的最驚心動魄的戰鬥了,不愧是老三,在這點上,他甚至於比我還要能忍。」心中頗有些無奈的說道,他其實很是清楚現在這樣形勢的結果將會是什麼樣的情況,但是,想要反敗為勝,這卻也絕對不會有如此的簡單。

所謂實力的差距,所謂心機的差距,其實在很多時候都可以凸顯出來。

或許,徐衍並不是那個笨人,也都相當的聰明,但是他最大的優勢卻並不是自己的戰鬥,而是在戰場上揮出作用。

可是,面前的老三卻是完全不同的一個情況,他在戰場上,揮不出徐衍那樣幾乎可以逆天的手段,但是,要是論起自己戰鬥的話,哪怕就算是徐衍,想要在這點上趕人家。

或者說是弄出更多的優勢,這都成為了一件很是不可能的情況,在這點上,大家都心知肚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