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帝仙>第三百一十七章:被壓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七章:被壓制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三百一十七章:被壓制

徐衍一直都知道,這個傢伙不管從什麼時候什麼角度出發,都很難將一顆心真正的擺在明面上。

之前的他為何十分忌憚對方?其實就是這樣一個道理,一直以來,很少有人會說,但是徐衍自己的心中卻是明明白白的知道,最像自家老爺子的並不是自己,而是老三徐天峰。

因為他徐衍就算是有著在大的本事,在很多問題上,他也都還是有些感性的,於其這樣說,更嚴格意義上去說其實就是有些衝動,這乃是他骨子裡所帶來的血性,永遠都沒有辦法去磨滅。

可是不管自己的父親徐蔚也好,還是面前的這個老三也好,都是那種可以冷靜到極端的存在。

不是說這樣的存在就不好了,但是,這卻絕對要加以引導,就比如自己老爺子,他的心中,還是有著大秦的使命感的,在這點上,哪怕就算是他不願意相信也都是事實。

所以,他可以成為千古一帝,因為他的中心乃是大秦,而不是他自己。

但是老三,一切卻都以自己為中心,哪怕就算是出現什麼樣的取捨,在他看來,也都要將自己的利益先拿到手便可,而這樣的人一旦十分之冷靜,可就真正乃是毒蛇了好不好?

就比如現在,他表現出了魔族的恐怖手段,這換成是誰都很難想象的好不好?但是,在這點上,人家定會是有著一定深思熟慮之後才會下的決定,也就偏偏是這樣的冷靜,會給他徐衍帶來前所未有的麻煩。

說實話,要是有的選擇的話,徐衍是不遠觸碰面前這個毒蛇的,可惜的是,不管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大秦,這一次,他都必須要和這徐天峰決一死戰,這戰場,本就已經成了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的地方。

看上去很是諷刺嗎?並不是的,但是,事情發展到這種程度,他徐衍的心中開始有些不舒服,甚至於驚恐,這也都是情理之中的事情,畢竟,他只是一個修士,並不是神,也做不到那些別人看似很是不知所謂的事情。

要不是因為這樣,如此的環境之下,他也都不會表現的出入激動不是嗎?

眼睜睜的看著面前這種極端的手段開始施展到了自己的面前,本身還開始有些驚恐的他,忽然之間,變的有些釋然了起來,不管怎麼樣,這場戰鬥依舊還要繼續下去,不管怎麼樣,他也都還是必須要和對方來一個你死我活。

這就是宿命,你所沒有辦法改變的宿命。

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兄弟在這個時候開始一點點變化起來,說實在的,這個時候的徐衍心中是有些不是滋味的。

不過,哪怕就算是這樣,在這樣的時間段之中,他也都還是只能儘力的去做好自己需要做的事情,戰鬥,無休止的戰鬥,不管面是誰,哪怕就算是自己的老子,徐衍也都是絕對不會留情面的。

敵人就是敵人,永遠也都不可能成為所謂的親近關係,這乃是徐衍一直以來都秉持的道理,一旦立場朝著敵人的方向去轉變,之前哪怕就算是有再多的干係,這也都是完全無用的了。

這點,徐衍比誰的心中其實都清楚的多,這也就是為什麼,他會表現出這樣的表情來主要原因。

那些和自己有著競爭可能性的兄弟,在徐衍的心中頂多也就算是對手,但是,這老三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敵人,所以,徐衍很是清楚的認識到,真要是有機會的話,哪怕就算這個人是自己的親哥哥,自己也都會毫不猶豫的直接出手殺掉,這就是敵人和對手的主要差別。

當然了,做出這些事情,對徐衍而言也都不會是心中毫無波動的,只能說,一切等到戰鬥結束,在去想其他的,在戰場上,他所需要想的,就是儘可能的在最短時間之內,用最小的代價殺掉敵人而已。

整個人的氣勢比之之前似乎更為嗜血,徐衍心中很是清楚,這個時候可以展現出魔氣的老三已經完全不是自己所認識的那個人了,既如此,就只能動用一些殺招。

當他完全反應過來的時候,毫不猶豫的,便就朝著這空中一陣劈砍。

縱橫劍術,這乃是徐衍手上最為厲害的手段了,哪怕就算是出現在大的問題,這樣的手段也都是絕對他的真正殺招之一,現如今,卻是直接動用出來了,可想而知,這樣的情況下他徐衍將會承受何等恐怖的壓力。

眼睜睜的看著這等恐怖的波動開始完全顯現出來,哪怕就算是他的對手老三徐天峰,都知道,徐衍這一次算是徹底的認真了起來,不管是什麼樣的手段還是一切,在這個時候都會動用。

但是他懼怕嗎?當展現出魔氣的時候,他就在也沒有了所謂的懼怕,心中所想的就只有殺掉面前這個自己的親兄弟,哪怕就算是付出再大的代價,暴露了自己,也都在所不惜。

當這無數道劍氣開始席捲的瞬間,不少的高手都開始吃驚了。

說實話,徐衍一直都不是以一個戰鬥力極為出眾的形象在軍營之中的。

之所以大家對這個聿王殿下十分崇拜,其中,他乃是這大秦的王爺有這一部分因素,更為重要的乃是,他的心思活泛,甚至於可以說在這整個設計界之中都沒有幾個比他更符合帶兵的了。

這一切的一切,卻都和實力並沒有太大的掛鉤,這乃是大家的心中其實都很是心知肚明的事情。

一個天生就在戰場上存在的年輕人,哪怕就算是在怎麼逆天,這本身的戰鬥力,也都不定真就能夠到那等地步吧?畢竟,不管是誰,都不是所謂的全能不是嗎?

可是,偏偏徐衍打破了這個概念,現在他所爆發出來的戰鬥力,已經遠遠的超出了不少將軍的想象。

他們都知道這個聿王殿下很多方面都很強,但是,現在展現出來的這種感覺,這簡直就等於是全能啊好不好?

換成是誰誰敢想象,這個世界上真的就會出現所謂的全能的高手,可是,偏偏,徐衍真的就好像能夠做到一般。

不管他本身的修為是什麼,僅僅憑藉這一劍,其實就足以和這個世界上的大多數人媲美了,而這樣的恐怖手段,難不成真的就不是那些所謂的將軍願意看見的嗎?

這樣的波動,甚至於這天地顫抖的幅度,都已經開始令的無數人都真正的開始心服口服了起來。

難怪說,這乃是這整個大秦最出色的年輕一輩之一,在他們看來,這所謂的之一都是可以拿掉的好不好,完全就是最出色的存在埃

不過,轉念一想,這三殿下貌似也都很是恐怖啊,不管是修行了什麼樣的功法,至少,這三殿下本身的手段卻是十分讓人不敢相信的好不好?

已經可以媲美所謂的半步元嬰巔峰級別的高手了,一切的處理手段,在徐衍弄出這般恐怖劍氣的時候,竟然還能夠穩穩的壓制住徐衍,這可就不是一個一般的年輕人就能夠做到的事情了好不好?

換成是什麼樣的人,在見到這樣一幕的時候恐怕都是一陣陣的頭皮發麻吧?

「我現在才發現,原來,和這個徐天峰合作,也都一樣是與虎謀皮埃」其中,一個在那蠻族之中也都算是高級將領的存在,心中很是感慨的說道,這樣的情況,可是就算他也都沒有想到的狀態好不好?

這樣的壓制要是出現在一個真正的半步元嬰,甚至於元嬰高手的面前,自然不會有什麼,大家也都覺得很是順理成章,因為在他們的骨子裡,就覺得那樣的老牌高手乃是十分強橫的。

但是,卻出現在了一個年輕人的身上,而這個年輕人,哪怕就算是王爺,平時也都一樣還是有些不顯山露水,彷彿,一切都在他的算計之中,但卻偏偏沒有將自己算計在之內,這樣的人,不管走到哪裡,這都乃是十分可怕的,也就是這種可怕,看的那些蠻族的將軍,一意識到之後也都是一陣后怕。

天知道,之後的他是否會陰他們呢?這個世界上沒有永砸捕濟揮杏澇兜吶笥眩他們和人類之間的矛盾不可調和,哪怕就算是自己掌握了這殿下的在多罪證,恐怕,只要等他反應過來了之後,也都依舊會不遺餘力的對付他們蠻族吧?

就連自己的親兄弟和國家族群都可以出賣,這樣的存在,又如何有什麼底線呢?完全就不會有半點的心理壓力好不好?

而現在看來,他的隱藏甚至於還沒有到極限,還有什麼都東西似乎是沒有展現出來的,眼睜睜的看著他一槍過去,直接就將自己的親弟弟刺穿,說實話,那種感覺,看在誰的眼裡,都將會是十分不好受的。

要知道,親兄弟哪怕就算是在如何沒有感情,這也都是真正的血脈親情啊,但是,這樣一個人,卻可以做到完全無情。

在此刻,不管是人類那些大軍還是那蠻族其實心中都已經很是清楚了,這個人,只要有了足夠的利益,恐怕就算是自己的兒子以後也都一樣可以犧牲,出賣,這樣的喪心病狂之人,又如何是可以合作的呢?

「你還真就是瘋魔了1嘴角閃現出一絲鮮血,這個時候的徐衍似乎終究對面前的這徐天峰失望了起來。

之前,他的確有著幾次機會傷害到對方,但是,不管怎麼樣,哪怕就算是敵人,這個人和自己有血緣關係也都是完全不可改變的,那下意識的一陣猶豫,這便就令的在無機會了。

可是,心狠的程度,面前的這個傢伙卻完全比自己要強烈的多,以至於,在這樣的前提下,直接就一招過來,哪怕就算是徐衍,感受到了自己身上的那股子恐怖的劇痛,心中,也都開始冰冷了起來。

和一個毫無感情的傢伙對話,這完全本就不是自己的長處啊,何況,這樣一個人,不管和自己有什麼血緣關係,這一槍之後,大家也都沒有了任何的關係。

這一瞬間,徐衍的雙眸終究還是變冷了起來,他很是清楚,現在的他將不會在有絲毫的留手,哪怕就算是一丁點的那種奢望都不會在有了。

哪怕就算是做出了再多的事情也都無所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