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一百三十九章:青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九章:青族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一百三十九章:青族

說出這幾個字的時候,整個徐衍的氣勢也都一樣發生了變化。

說實在話,哪怕就算是他,對身體之中那種古怪的力量也都多少有些覺得不可思議,完全沒有多少理解的能力好不好?

其實換成任何一個人都是如此,要知道,那種古怪的力量固然也都一樣是靈力,但是,不管從那個方面去看,這都靈力要強悍出太多太多,屬性也都多出太多了好不好?

要不是因為他本身現在不適合去弄出一些事情來的話,估計第一時間,徐衍都能夠表現的更為出色,甚至於弄出一個讓人無法理解的手段來。

這真的要追根溯源嗎?說實話,哪怕就算是徐衍自己也都並不是很能夠明白,畢竟,很多事情,就算是他,心中也都還是不是很清楚的啊,只是知道,這股子力量,似乎是自己那個從來都沒有聽說過的母親給自己留下唯一的東西了,至於自己的母親是誰,是否還在這個世界上,這一切的一切,他都是完全不知道的。

要不是因為這一點,其實徐衍也都很難在很多時候族嘔出更為激烈的手段來好不好?尤其是那種子吃掉了之後,徐衍發現了自己身體的無數種改變,當在這樣的時間段之中完全提升出來了以後,他的心中,到底有著多少疑惑,其實就連他自己都不清楚,只能說,現在乃是最關鍵的時刻,不管出現什麼樣的情況,他徐衍都不能有所違背才是多的。

換成是誰,到了這等層次,相信心中都會有這昂的疑惑吧?只能說,他徐衍也都一樣的不例外,只不過,現在的他將自己心中的那種疑惑給完全壓下去了而已,並不知道的情況下想要做出一些事情來,這本身就是一件極為艱難的事情埃

「這種力量?怎麼感覺似曾相識?」現在喃喃自語的乃是那蠻族的最高統帥,似乎到了這個時候,看到了面前這一幕,令的他整體都開始有些不知所措了起來。

這股子力量,他可以明顯的感覺到自己是沒有見過多少次的,似乎是藏在了記憶的深處,但是,那種熟悉的感覺卻是絲毫不會錯的。

在這樣的極端狀況下,到底什麼樣的力量會令自己組合版的忌憚,甚至於感覺到了威脅,說實在話,作為一個元嬰高手,在徐衍哪怕就算最終還是勝利了之後也都還是會出手的強者面前,始終,終於還存在了一些不可思議的感覺。

誰都不曾料想,這個時候的那種超級高手會在這個時候說話,要知道,他們之所以會進攻現在的大秦,那就是依仗面前這個原因高手啊,六轉的原因,哪怕就算是在大秦,這都算是極為巔峰的高手了。

一直以來,他未曾出手,卻是整個蠻族最大的定海神針,發展到這一步,竟然開始皺眉了起來,這是何等的不可思議啊?

「總覺得有哪是不對勁的。」越是感到熟悉,他心中就越是有些不敢相信。

只看見這個時候的徐衍雙手平方在了自己的胸前,開始一點點的上升,夢染指間,這幾乎已經等同於荒漠的地面,開始一點點的出現了綠色植被起來。

無數土地裡面的種子,開始一點點的發芽,那種速度簡直就已經到了肉眼可見的程度。

一個個蔓藤,在這樣的時間段之中給人一種極端活躍的感覺,要不是親眼所見,這還以為乃是什麼所謂的妖精呢,可是,如此巨大的範圍,這換成是誰,心中也都難免一陣不敢相信吧?

換成是個什麼樣的存在,到了這一步,都已經很是明顯的感覺到了壓力埃

那蔓藤就好像是樹枝一般的開始生長,第一時間就充斥到了戰場之中,荊棘遍地,夢染指間,無數的那種所謂的蠻族,這就直接被貫穿下去。

令人覺得不可思議的是,在其旁邊的人類,卻是一點都沒有受到影響?

這是人為控制的恐怖手段不成?幾乎第一時間,有些存在就想到了這一點,可是一想到這裡,那種驚恐和不可思議,卻就變得更為變本加厲了。

換成什麼樣的存在,在見到這一幕的時候恐怕都不會有什麼好臉色吧?天知道,這要是真的乃是所謂的人類控制的話,那將會是個什麼後果簡直就是不可想象的逆轉好不好?

眼睜睜的看著荊棘直接衝刺到了那半步元嬰的徐天峰身上,在徐天峰甚至於就連反應都不曾反應過來的情況下直接將其困祝

在這個時候,不少的蠻族和人類,都開始有些不敢相信了起來,哪怕就算是很多人類都覺得自家殿下定能夠創造奇,但卻也還是不曾想過,這奇會演變的這般快,甚至於就連給他們感應的機會都不曾有。

這算是什麼事?難不成,在這個世界上,就真的有存在能夠做到這樣的事情不成?換成是誰都有些不敢相信的場面,生生的就出現在了這戰場上,所造成的破壞力是何等的恐怖?那種情況是否真的會湧現到他們心中?

這一切的一切,在這個時候都好像是變成了一個故事一般,戲劇性的發展令所有人都是驚恐,目瞪口呆,就算是人類也都不例外。

要知道,哪怕就算是人類修士,掌控植被,這也都是幾乎不可能的事情好不好?除非你已經真正到了可以將一個元素完全控制的地步,而但凡擁有這樣能力的存在,沒有一個,不是真正的這無邊大陸超級強者。

區區一個還不到元嬰的年輕人,是如何能夠掌握到這等能力的?換成是誰都不敢想象的事情卻是實實在在出現在眼前了,也怪不得大家開始前所未有的不敢相信,彷彿自己是在做夢一般?

「我不是看錯了吧?這確定不是幻境?」蕭銑第一時間腦子之中所想到的答案就是幻境了,因為,只有幻境在他的眼裡,才能夠創造這樣的可能性。

可是,轉念一想,卻就又覺得完全不可能。

區區蔓藤就可以困住一個半步元嬰,且還修行了魔族功法的存在?這在很多人的眼裡簡直就是一件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好不好?

但是,事實在面前卻發生了。

說實話,當事情發展到這一步的時候,很多的所謂蠻族心中都開始後悔和那人類徐天峰聯合起來了。

畢竟,他們都很是清楚的知道很多狀況下,這樣一頭瘋狼以後的威脅將會十分之巨大,甚至於可以讓他們全軍覆沒的情況。

但是,只有一個蠻族不是這樣認為的,那便就是這一次行動的定海神針。

因為,他看到了魔族的功法,這說明什麼?要知道所謂的魔族功法一般的或許大陸上很常見,但是真正的精英功法卻是絕對不會外傳的。

而這個徐天峰所使用的功法便就是絕對的精英功法,這樣的情況就只能是一個解釋,那就是,這徐天峰和魔族有著絕對密切的關係,而這個關係,恐怕就算是他們蠻族都不能招惹。

相比較蠻族而言,魔族在這大陸上可就當真是前所未有的龐然大物了好不好,且還不像是人類那般,整個魔族的團結簡直不可想象,在這樣的情況下,要是可以傍上魔族這樣強者族群的大腿,簡直就是前所未有的機遇好不好?

哪怕就算是面前的這個徐天峰真正的能力已經到了他們都必須要忌憚的地步了。

可相比較種族之間的聯合,這蠻族,哪怕就算是犧牲一些東西又能如何呢?那樣的話,他們甚至能夠吃下太多太多的人類地盤好不好?

所以,這看問題的角度不一樣,他們所想的也就都不一樣了,在這樣的狀況下,他們能夠做到的事情,同樣很是強烈。

可是現在這樣的狀況是如何的?一看到那蔓藤之後,甚至於就連那最強者,整個也都是一陣陣的目瞪口呆,誰都不曾想象到,他現在的心中到底在想些什麼。

「原來是這樣,原來是這樣?這個區區大秦,到底還有何等恐怖的底蘊?」整個嘴角都開始動作了。

看到這一幕的時候他已經明白了徐衍為何這般有底氣了好不好?而這個底氣,似乎,也都是自己蠻族完全不能招惹的存在。

就連那一直處在優勢的徐天峰,在這個時候也都是完全想不明白,為何,自己能夠被這種蔓藤控制住,哪怕就算這些蔓藤乃是鋼鐵做的,以自己的身體強度,想要將其破壞也都不過就是分分鐘的事情埃

可事實就是如此的殘酷,看到了那等蔓藤前來的時候那怕就算是他本身還很震驚,但卻也同樣沒有當回事,可是,實在的卻還是最終出了一個失誤。

以至於,現在的自己直接被困,就算是在繼續掙扎也都無用,成了待宰的羔羊。

這其實是換成誰都不願意接受的結果,但是,戰鬥到了這等地步,你就算是不願意接受又能如何呢?面前自己這個親弟弟,明顯還有一些自己不為人知的一幕埃

整個臉上,開始出現了一些淡然,夢染指間他似乎想到了什麼,但是轉眼,這臉上卻也還是出現了一些笑容。

他算是明白過來這其中的一切秘密了,也終究在這個時候,算是放下了對徐衍的那種感覺。

「事情還沒有結束,雖然,這一次的我,失敗了。」嘴角上的微笑變的越來越是強烈,可就在這瞬間,徐衍卻有一種很不好的感覺。

眨眼,在那徐天峰的身後,出現了一絲空間褶皺,還沒等在場所有的高手有些反應呢,他整個人就是一陣扭曲,身後的士兵不要了,心腹同樣也都不要了,就如此,直愣愣的消失在了這空間褶皺之中。

「這?有高人在幫他?」徐衍此刻也都開始完全獃滯了起來。

想要製造出空間褶皺,顯然,這根本就不是元嬰高手可以辦得到的事情,偏偏在這種最關鍵的時刻,自家的這個三哥卻做到了。

這其中,到底有著多少的謎團?是否真的會出現什麼讓他絕對不可以想象一幕呢?

事到如今,這本身喊打喊殺的戰場,竟然在這瞬間因為這詭異的一幕徹底的安靜了下來。

無論是人類還是那蠻族,今天算是見識了這兩兄弟的手段層出不窮了,哪怕就算戰鬥的時間不長,但是各自所施展出來的東西,卻都是前所未有讓人覺得目瞪口呆的埃

這,這兩個人到底有什麼樣的秘密?

換成在什麼時候,徐衍見到這一幕的情況下都不會真正的覺得這有什麼奇怪的。

但是,到了這個時候他卻真正的完全驚訝了起來,之前他覺得自己的底牌就算是驚天動地足夠多了,卻不成想,自己這個三哥,不,準確的來說不知道是誰的存在,簡直比自己的底牌和手段還要多的多。

難怪,難怪一直自己表現的這般激烈,他都還能夠沉得住氣呢,就算是自己設下了這樣的局面,他也都依舊留著逃出生天的后招。

只不過,放棄在大秦的一切,甚至於就連自己的所有心腹都給放棄掉了,這真的划算嗎?其實不管是徐衍怎麼樣的算賬,都知道這乃是很不划算的,或許,自己這個哥哥打心眼裡還是想要要了自己的性命吧?

可惜的是,這放虎歸山後患無窮埃

不過,這也都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在這樣的情況下直接擁有空間褶皺,哪怕就算是自己在有能力,在這個時候直接擁有元嬰的實力和修為,也都是依舊攔不下他的好不好?

換言之,他只要有著樣的底牌,至少在這一快區域之中,乃是可以橫行無忌的,這也就是為何徐衍一直都被對方牽著鼻子走的主要原因。

心中稍稍嘆息一下,到了這種程度,哪怕就算是他,也都不免很是惋惜了起來,要知道,這樣的事情,哪怕就算是自己,想到了之後心中也都還是一陣覺得不可思議的好不好?

「這個世界,果然有著太多的秘密需要我們去挖掘。」徐衍很是清楚,自己三哥的這個身份恐怕絕對不僅僅乃是父親的兒子那般簡單,至於和魔族之間的關係是什麼樣的,就連自己都不是很清楚。

到底,對方的心裡在想些什麼,這一切的一切也都不是段時間之內可以理解到的。

而此時此刻,戰鬥卻還在繼續,至少,這一大群蠻族和那些已經完全被帶進了人類對立面的人類軍隊,都還是面前的一個巨大的麻煩埃

「殺1沒什麼其他的好想法,徐衍在此時也都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或許,在和自己兄弟戰鬥的時候,徐衍的心情多少還是有些複雜,但是,面對這蠻族,他卻一點都不會有任何複雜的一面表現出來。

可接下來的一幕,卻令的所有現在的人類大軍在這一瞬間傻眼了。

為何?因為這邊正好便就準備喊打喊殺的時候,整個蠻族的大軍,在那精神支柱的一聲令下,竟然直接就撤退了,撤退了。

這算是怎麼回事?簡直就有種根本不知所措的感覺埃

也不怪他們這樣,哪怕就算是徐衍也都是完全沒想到這等結果好不好?

他很清楚的知道,這蠻族此次前來最主要的目的便就是資源,只有得到了真正所有的資源,對他們而言才算是成功了。

可是,一共攻擊進來這不過就是十幾天的時間,哪怕就算是現在攻擊下來的那些地方都還沒消化掉三分之一呢,就如此眼睜睜的看著大秦未來的新星直接閃人了?

這換成是誰誰也都很難理解的決策好不好?

徐衍雖說並不覺得自己在大秦有什麼不可替代的可能性,但是,現在自己在大秦之中的重要性,卻也還是不言而喻埃

按照道理來說,不管什麼樣的敵對存在,都恨不得除掉自己。

可現如今,固然自己還有底牌,還有元嬰高手沒有出手,但是,總的來說自己這一方卻也還是處在了絕對的劣勢埃

毫不客氣的說,現在的滿足,除去一般的士兵之外,真正損失的也不過就是他們的外援徐天峰,整體的實力幾乎沒有受到什麼損失。

想要圍剿自己,殺掉自己,此刻可以說是最好的機會,可偏偏,人家就直接放棄掉了這個機會。

這換成是誰誰能夠理解?不說人類了,哪怕就算是苦苦一戰的那些滿足,也都完全不能理解。

殊不知,在撤退的路上,兩個元嬰高手此刻整個臉色都十分不好,可惜的是,乃是大酋長直接下的命令,哪怕就算是他們也都必須要執行。

只不過,這心中的疑惑卻絕對解不開。

好在,這大酋長似乎也都知道要給他們一個解釋。

一路上並沒多說,說了兩個字,卻徹底的令那兩個元嬰高手沒了脾氣,也終究算是知道了大酋長這般一反常態的主要原因是什麼。

「青族1

很是簡單的兩個字。

似乎是在說一個種族,又似乎是在說一個族群。

不明白的存在,估計這輩子都不可能知道青族是什麼東西。

但明白的存在,卻在第一時間沒了脾氣,原來這這樣,直接放棄,不冤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