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帝仙>第一百四十章:莫名其妙的勝利(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章:莫名其妙的勝利(二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四十章:莫名其妙的勝利

城池之上,徐衍已經連續五天有些悶悶不樂了,始終,到現在他都還沒有想明白這到底怎麼回事?

按照道理來說,蠻族這般劇烈的攻擊,不可能就只是弄出了一個架勢之後便就退卻好不好,這不擺明的是在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嗎?換成是什麼樣的情況,都很難在繼續讓人信服。

可偏偏,現在這事實就是如此,你就算是不想要在去想,這也都是一樣完全沒有其他結果的。

說實話,事情發展到這一步,不管是潛在的隱患還是其他,都弄出了讓徐衍有些應接不暇的感覺。

他實實在在是有些無法想象,到底什麼樣的事情能夠走到現在這一步,換言之,不管怎麼看,這樣的情況也都不應該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啊?偏偏,這還是有些想不明白。

換言之,哪怕就算是現在的他,到了這一步,心中也都有著太多太多的不解。

就比如自己親哥哥這個身份,僅僅憑藉這一點,就能夠令徐衍想無數次的了。

乃是皇帝陛下,也就是自己老子的血脈,這一點是絕對沒有錯誤的,不管出現什麼樣的情況他徐衍也都還是不會相信其他。可是,偏偏在這樣的時間段之中,給人的感覺是完全不同的。

為何人類會修行魔族的功法,甚至於還有一點和魔族和血緣關係的情況,這換成是誰誰的心中能夠完全淡定呢?

可偏偏就算是不淡定還是不成,換句話說,哪怕就算是這老三真的和魔族之間有什麼環境和關係,那個時候的他也都不會直接撕開空間裂縫走啊,難不成暴露了這一點之後他就永遠沒辦法和大秦對抗了不成?

這換成是誰誰也都不會相信好不好?何況,能夠利用空間裂縫,真要是邀請魔族要了自己的性命,這也都並不是一件多困難的事情啊,但是,偏偏他沒有選擇這樣做。

而是承認了失敗。

說實話,哪怕就算是承認了他的失敗,事情也都不會讓徐衍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步。

偏偏,之後的滿族大軍卻直接退去了,這樣的情況,可不能不引起他的重視埃

可以很公平的說,他徐衍自己是對這一點完全不知情的,但是,要是說這其中和自己一點關係都沒有,這換成是誰估計都很難相信好不好?

可偏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自己還真就有些說不明白,事情發展到這一步,說實話,徐衍的腦子裡幾乎已經沒有其他的想法了,就是想要將這件事情搞清楚。

要知道,現在的這蠻族大軍,可不是之前在圍剿自己的時候退卻掉了呢,而是整體直接退出了自己的國家。

做出了這樣巨大的犧牲之後卻沒有得到什麼,這換成是什麼樣的存在都不能忍受的事情,可偏偏這魔族卻還是忍受了,這換成是誰,誰的心中還能夠淡定起來?

至少,在徐衍的心裡,這要是換成自己的話自己定會不顧一切的紮起一次進攻下去。

當一切塵埃落定之後,徐衍是越想就想不明白,他實實在在對這一幕太過絕得不可思議了。

要知道,這樣的撤退完全就好像是受到了什麼驚嚇一般,但是,一直以來鳳凰的氣息卻都沒有絲毫的釋放,徐衍也都未曾感覺到半點那種感覺,在這樣的時間段之中,弄出如此的事情來,這換成是什麼樣的存在,心中都覺得疑惑不已,甚至於表現出更為激烈的手段來吧?

說實話,徐衍現在對這些,似乎已經沒有了多少想法了,因為他知道,總有真相大白的一天,哪怕就算是一直疑惑,這對現在的大秦而言,可卻也還是一件好事埃

這場戰鬥,整個大秦損失了百萬的精銳,卻令的這蠻族損失了幾百萬的大軍,不管從那個方面去看,都可以說是一場巨大的勝利了好不好?

下面還擁有幾乎千萬的軍隊,如果直接被他調走去攻擊別的國家,這簡直就可以說絕對是摧枯拉朽的埃

在這樣的情況下,就算是徐衍還有其他的想法,現在的心中要是說不開心,到也都還是一樣的不可能。

畢竟,這樣一直軍隊不管到那個國家,都將會經歷一場前所未有的碾壓。

要知道,在如此的時間段之中,這樣的碾壓不僅僅是在國家和國家之間的戰鬥之中好不好,所起到的震懾能力,更是前所未有的激烈,就算是那些存在一個個都表現出了更為激烈的手段和一切,在這個時候,都將會是完全無用的埃

這才是現在的徐衍覺得最為驕傲的事情,要知道,這千萬的大軍可都是經歷過這場殘酷廝殺的啊,不管從那個方面去說,和國內的那些還未曾有所動作的軍隊,依舊還是有著很大差距的。

在修士的戰爭之中,糧草什麼的到也都豪無壓力,那看的可就是資源和本身所擁有的實力了埃

的確,這塊區域之中,至少也都有三分之一的資源被那蠻族給搜颳了。

可你卻有一點絕對不能忽略,那便就是幾百萬的蠻族將軍或是士兵的屍體,還在這整個大秦的境內好不好?

在這樣的前提條件之下,所能夠從他們的身上得到的資源,就未必比這三分之一要少,甚至於可以說絕對還是要多上不少的。

而這樣的資源,卻是可以直接拿來使用的,和這西方一塊地方那本身的資源完全不同,你就算是要開發,這也都還是需要時間的好不好?但是,不管是從那些貴族身上搜刮來的東西還是他們自己挖走的東西,都年是成品,都是可以直接拿來使用的。

在這點上,可就當真恐怖了埃

徐衍經過計算,這樣的資源,甚至於足以這千萬大軍戰鬥三年的,甚至於還能夠有不少的富裕。

雖然,這其中其實大多數還是從自己國家內的貴族和民眾身上搜刮來的,但是始終,這對戰爭而言,卻也還是一件完全的大好事,在這點上,從未改變過。

「怎麼?還在想呢?」秦天站在徐衍的身後,嘴角始終處於那等迷惘的狀態之中。

他很清楚,段時間之內,對他而言,這道坎也都一樣過不去。

的確,這裡的戰爭結束了,這對現在的大秦而言乃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但是,作為這軍隊的統帥,不管是徐衍也好,還是秦天也罷,卻都覺得這裡面處處有著不舒服,甚至於憤怒。

要是真的這般容易,這千萬大軍的前來豈不是就白費掉了?現在的帝國,不管在什麼地方都可以說是完全的缺少軍隊好不好,但是,到了這種時候,卻始終還只能帶著一肚子的疑惑回京。

這算是什麼事情?換成是任何一個有著理想的統帥,其實也都還是不希望拿到如此的功勞的,因為,這其中根本付出和果實不成比例埃

他們二人心中都很是清楚,為了樹立典型,這一次的戰鬥不管怎麼樣,在大秦都會加大宣傳。

只有這樣,才能夠儘快結束這周邊所有國家的戰爭,但是,這要是放在這二人的身上,卻就如同一道坎一般的完全讓人不能理解好不好?

不管出現什麼樣的情況,到了這一步,換成是他們,心中都定會十分的不舒服,也就是因為這一點,徐衍就算是心中很是開心,這大秦第一階段的計劃即將完成,但是要是說真正沒有擔心,沒有那種感覺,卻也還是扯淡的埃

不管是徐衍,還是那秦天,其實心中真正最想要做的還是為這個國家。

而在這種時候,自己背負什麼所謂的名聲,什麼戰神之類的東西,這都是無所謂的,所以,他們二人根本開心不起來,因為這一場勝利,不管從那個發麵去看,這都太過詭異,讓他們不知所措了。

「是啊,這件事情弄不明白,恐怕我一輩子都會生活在疑惑之中的。」徐衍苦笑。

他是一個十分要強的人,的確,這一次的戰爭,他付出了很多的東西,但是,要是說真正能夠做到這一步,且在這樣的情況下不弄明白這些,他卻也一樣很是難受,那樣的難受絕對不會是別人可以想象的。

畢竟,不管是徐衍還是這秦天,都不是那種可以渾渾噩噩的人,他們很是較真,自然,在這種對手全部撤退的情況下,你就算是想要找人較真,這也都找不到好不好?

「到底算是怎麼回事啊?到現在也都沒有一個確切的消息,說實話,要不是擺在明面上嗎,哪怕就算是你我,估計也哦度會寢食難安的。」秦天知道,徐衍將他知道的事情都已經一股腦的全都告訴他了。

但是,在這個時候卻還是下意識的問出了這個問題,不是因為別人,實實在在就是因為,在他的眼裡,這件事情處處都有著不尋常,甚至於可以說是沒有辦法解釋的狀況在裡面,換成是誰,不弄明白都會很是難受。

「其實我們現在最需要重視的還不是蠻族這裡,他們撤退的時候我仔細觀察和追擊過,是真的完全撤退,且還很是倉皇,可以說,第一時間到達了自己的疆域之中就開始轉而防禦了起來,在沒有半點出動的跡象。」

「不管是從軍隊方面去看還是從其他方面去看,我都有理由相信,他們是真的段時間之內不會在進攻過來了,這蠻族的事情,雖說很難想通,但是,卻也始終還是解決掉了。」徐衍在這個時候很是嚴肅的說道。

蠻族撤退這絕對可以說是一件前所未有的大事情,可以想象,要是他都不重視的話,這些蠻族想要在來個回馬槍,這可就是一件前所未有的大事情,甚至於可以動搖這大秦的國之根本。

所以,徐衍十分謹慎的觀察了很長時間,發現那些被蠻族調集的軍隊都開始各位的時候,終究還是放心了下來,要知道,這樣的情況下他們就算是想要捲土重來沒有一段時間的調集軍隊,這也都還是完全不可能的,在這樣的情況下,只要他們有所動作,自己還是能夠發現的。

所以,西域這一塊的地方算是徹底解決掉了,或者說是勝利了,哪怕這勝利來的有些不明不白。

也就是因為這樣,徐衍的心中才真正想到了一個十分嚴重的問題,那便就是接下來的情況,不管是對他來說,還是對這大秦而言,老三的失蹤,這絕對可以說是一個可以捅破天的事情埃

在他的心裡,最為忌憚的永遠都不是蠻族,他們的確有著強者,甚至於就可以說真的要全力出手的話,這大秦抵擋不住,但是,始終也都還是沒有多少章法的,這一點上,只要自己擁有強者,或者可以團結人類和蠻族死戰,這其實並不是多困難的事情,而對他而言,現在這大秦,最大的威脅卻是那老三徐天峰。

他不管是走也都走的不明不白,還是本身出現的架勢,展現出來的一些東西,這都令的現在的徐衍多少有些寢食難安,實實在在沒辦法想象,在這樣的情況下,這老三要是憋著什麼壞水的話,自己是否能夠抵擋。

其實,重生以來,徐衍對自己就都可以說是信心十足,不覺得這天下無敵了,但是始終,覺得在這大秦之中,論起計謀和一些東西,年輕一輩之中還真就沒有自己什麼對手。

老三之前或許風頭很強,但是始終也都不過就是有著一些自己的想法而已,真正掌握主動權,或者說將一切都拿捏在手上的還是他徐衍。

可是,這一次,事情的發展卻第一次出現在了自己的掌控之外,無論是老三的實力還是一些表現出來的底蘊,都乃是可以完全壓制自己的,這個時候的他消失無蹤了,對他而言,才是最大的隱患埃

「你是說徐天峰的事情?」秦天自然知道這殿下在說什麼。

現在的徐天峰,已經徹底被這整個大秦除名了。

甚至於只要是大秦的人,真正見到他的時候都將會可以對其展開圍剿和殺戮。

叛國,這本身在大秦就是最大的罪過,甚至於比所謂的叛亂都要大。

也就是說,身為皇族,或秀是弄出個政變,直接將自己的老子趕下台,這失敗了老子要是能夠顧忌情面的話,還能夠留下你一條命,但是,換成叛國,這卻就誰都救不了他。

可以說,徐衍心中很是明白,這一次的事情暴露,就已經註定了老三徐天峰和整個大秦不死不休。

就算是徐蔚在怎麼喜歡自己這個兒子也都保不住他。

因為這乃是最大的規矩。

但是,對方真的就會出現在大秦嗎?下一次出現在大秦的時候是不是還真會弄出一些事情來?好吧,這些都乃是現在的徐衍所不知道的,但是有一點他卻很是清楚,就是,要是真的他回來了,那所掌控的力量,就定會是自己都很難對付,發展下來都可以被碾壓的地步。

所以,現在的徐衍和秦天心中都很是不舒服,因為,這個隱患,甚至於比之前所有的大秦隱患都要大出不少。

為何?因為這徐天峰那可是實實在在背後有著魔族的存在啊,在這點上,哪怕就算是誰也都沒有辦法左右。

魔族,不管怎麼看,這在無邊大陸之中都乃是僅次於整個人族的存在,這樣的力量,說實話,徐衍自己都很難掌握,何況在這樣的環境之中他的心中還想著其他的事情呢?

「既來之則安之,我們這件事情不僅僅只是需要想的,還需要實際行動,只有大秦真正強大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才能夠不懼一切威脅。」秦天的話里充滿了孤寂。

其實就算是他也都知道,真要是到了那一天,那怕就算是大秦真的比現在還要強大太多,也都不一定就能夠成功抵禦。

但是,不管是他還是別人,都很是清楚,大秦,乃是不可能妥協的,在這點上,不管是誰都沒有辦法左右。

既然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了,那就算是誰也都不能放棄掉一些東西,徐衍自己是一樣的,大秦也都是這樣的。

「明天就要回去了,你是什麼計劃?先去京城,還是直接帶隊去支援其他的戰爭?」終究,這個選擇題還是被那秦天給說出來了。

他的心中很是清楚,陛下給出的聖旨乃是他們二人一起到京城去將整個事情彙報一下,在繼續支援其他的國家。

但是,現在看來,這兩個一個主帥一個大將軍要是真的這般了,這結果很難左右。

整個大秦的形勢哪怕就算是到現在,才算是真正的穩定,開始好轉了,一切都要抓緊時間。

「還是我一個人回去好了,只有如此,才能保證最大限度的爭取時間,秦叔您就別回去了,而且,我回去之後,爭取一天將事情辦完,之後便去找你們!這一次的戰爭,絕對刻不容緩。」徐衍在思索了一陣之後,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