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帝仙>第一百四十一章:帝璽(二合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一章:帝璽(二合一)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一百四十一章:帝璽

實力在很多時候展現出最好的平台便就是戰常

說實話,要是沒有戰場的話,就沒有徐衍今天的成長,也不可能有現在他的這般地位和一切。

大秦,這本也就都是一個以武為尊的世界,想要在這個世界徹底的站穩腳跟,這本身就不是一件很是容易的事情,可以說,連番的戰鬥甚至於是戰爭,令的徐衍徹底的成長了起來。

哪怕,這其中的犧牲就算是他,回想起來也都是一陣雙眼血紅,但始終,這一個人只有有了堅定的心之後,才能夠真正的做到別人不能做到的事情。

現如今的徐衍,內心十分的鐵血,甚至於可以說在金丹境界之中都已經到了那種極限的模樣。

在使用了那萬物復甦之後,徐衍終究徹底的將那一切都給改變了,本身的修為也都從之前的金丹八轉變成了金丹十轉。

這其實是一很是順理成章的事情,畢竟,多少次戰鬥和那種吸取楊鳳,加上自己身上那股子神秘的青色力量,讓自己徹底無後顧之憂的成功到了這等地步,這本身也就是一件很是正常的事。

可以說,現在的徐衍,有著隨時成功進入到元嬰境界的可能性,只不過這樣一想,他的心中就第一時間開始頗有些哭笑不得了起來。

什麼時候自己也都成為了這個世界上最逆天的天才之一了?不到二十歲,隨時就能夠成功進入到元嬰境界,這不是逆天還能是什麼?

他自己都不敢想象,這樣的情況會出現在自己的身上,但是,事實卻就是如此,你不願意看到,不願意相信也都必須要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

所謂實力的提升,其實在很大程度上,徐衍的心中都是沒有太多概念的,只不過,在這樣的環境之中他的心中多少有些那種感覺,到了現在這種時間段,他不願意真正去湊合而已。

最終的結果將會是什麼樣的,他徐衍心中並不能完全知道或者明白,但是,現在的他卻很是清楚,要是成功進入到了元嬰這等境界,這對自己而言,對於這整個大秦而言,乃是一件十分重要的好事情。

朝著這個方向去努力吧?哪怕就算是自己的心中在如何不願意看到戰火燃燒,他自己的心中其實也都還是一樣知道,只有這些戰火,才徹底的能夠令自己成長起來,以一個這樣的逆天速度成長,且還不會有什麼根基不穩的現象出現。

徐衍可以想象的是,哪怕就算是現在自己利用這大秦巨大的底蘊使用無數丹藥,成功進入到元嬰境界,也都一定不會有什麼根基不穩的情況出現,現在的他,成功進入到元嬰,不過就是時間問題而已。

這或許也就只能算是現在自己唯一能夠得到的好處了吧?徐衍心中哪怕就算不願意相信,這種好事情,卻也還是只有面前這一個。

說實在話,他的心中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想法很少有人能夠知道,但是現在唯一能做的是什麼,這卻璇兒一件。

努力的提升自己的實力,甚至於在短時間之內能在戰場上發揮出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能力,這才是他真正需要做到的。

到了元嬰這等候境界之後,便就可以凝聚法相,這樣的戰鬥力甚至於可以說所謂金丹完全有著本質的區別。

為何很多存在在半步元嬰這等境界上停留了無數年?

其實就是沒有找到合適的法相凝聚,而且,法相的凝聚比之一般的元嬰凝聚還要困難的多。

所以才會有那般多的半步元嬰存在。

徐衍自己都沒有真正的信心在短時間之內成功進入到真正的元嬰境界,因為,法相的凝聚並非一朝一夕的。

真正凝聚了法相之後,你才可以成功算是元嬰高手,才是一個完整的元嬰修士,所以說,哪怕就算是他,或許也都不能跨過半步元嬰這個層次,只能說,在這個層次上,他所需要付出的或許比別人要多的多而已。

他可不想要隨便找一個法相便就湊合了,這本身也就不是他所能夠做到的事情,到了現在這種階段,寧缺毋濫,哪怕就算是現在帝王所鑄就的法相,其實在徐衍的心中也都還是多少有些不夠看的。

傳聞,現在的帝王徐蔚用的便就是大秦皇族的祖傳法相皇圖法相,算是真正可以列入到極品的法相。

可是,對徐衍而言,他的目標卻是天下僅存的七十二超品法相之一。

那種法相,哪怕就算是在無邊大陸之中也都是極為罕見,所能夠鑄就的戰鬥力,更是前所未有好不好?

不是因為他心大,而是,只有這樣的法相才能夠真正的成為自己之後的底氣,畢竟,他的目標乃是稱霸這整個大陸,而法相則就是一個原因以上修士一輩子都在追求,也是最主要的戰鬥力。

事情很多時候發展到這種狀態,都可以說令的別人心中顫抖,但是縱然如此,又能如何呢?徐衍的目標是不會改變的,哪怕就算是明明這其中還有更為需要他的時候,哪怕就算是真正弄出了一些讓他不能決定的事情,也都是一樣的。

所謂的實力差距,這本身就是他追求最為激烈的東西,若不然,等到了自己真正成為這個世界主宰者的時候,卻不過就是元嬰修為,那結果簡直就不能想象好不好?

無數次都要為自己的安全而擔憂,要知道,這一條路,可始終都不是那般好走的,不管出現什麼樣的情況,在他的眼裡,都將會是必須要將一切都給你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埃

不管是命運還是其他的一切,都是如此,所以,一步步走到現在,他比誰都要明白根基的重要性。

在築基金丹這種層次,壓根就不用想到的問題,頂多也就是怕根基不穩而已,而之後元嬰的根基,說白了其實就是法相,對於這一點,他根本就沒有半點辦法去迴避什麼。

當徐衍回歸京城的時候,說實話心中是十分有些憂慮的,不管怎麼樣,這一次的事情都可以說是十足的危險。

且其中留下的隱患實在睡太多了,哪怕就算明面上,他們將蠻族趕出去了,但是其實誰都很是清楚,危機並沒解除。

甚至於可以說這場戰鬥其實壓根就沒有什麼所謂的勝利者,這樣的情況下,換成是什麼樣的人,心中其實都很是無奈的,就如同現在的徐衍一樣,明明享受了巨大的榮耀,但是,他的心裡卻很是清楚的知道,這種榮耀,和自己的關係其實並不是很大。

在這樣的手段和條件之下,到底需要怎麼樣做才能夠真正的解決掉那些隱患,到了京城之後的徐衍一直都在思索著這個問題,可奈何的是,根本就無解,以至於那怕就算是他自己,心中也都頗有些無奈了起來。

果然,很多事情並不是你想就能夠做到的,面對老三徐天峰之後,這一次的爭鬥,明顯的令的徐衍多少出現了一些挫敗感,的確,就是挫敗感。

哪怕就算他自己的心中不說也都很是清楚,真要是說的話,這一次算是自己失敗了,且失敗的還很是徹底。

當回到皇宮的時候,老爺子的身體似乎變得更不好了,且看到其蒼白的臉色,徐衍的心中出現了一絲於心不忍。

現如今的大秦強大,的確,和自己有著一定的關係,甚至於可以說自己也都算是你這整個大秦的精神支柱了。

但是真正的定海神針卻始終還是徐蔚,在這點上看,要沒有什麼其他的變故,這還真就不能做出一定的選擇。

現在看到徐蔚總是一副這般的樣子,徐衍的心中當真就不痛苦嗎?很是痛苦,但是卻沒有絲毫的辦法。

他想要拯救自己的父親,但是,在短時間之內卻還是一樣沒有太多的可能。

畢竟,這周邊的十來個國家都還沒有被滅掉,沒有拿到他們的帝璽融合到一起之前,這是絕對很難逆天改命的。

二品帝國的帝璽可以令徐蔚到了現在這等地步,但若是二品巔峰帝國帝璽的話,縱然不去吸收裡面的天道之氣,也都可以讓老爺子的傷勢恢復,頂多也就是實力不會前進而已。

可偏偏,現在看來,這般的臉色老爺子最多也就只有半年的時間了,這半年之內,自己真的能夠打敗這周邊所有的帝國,將帝璽給完全融合嗎?

說實話,哪怕就算是徐衍在現在這樣的時間段之中也都依舊不能肯定,畢竟,這樣的事情,這換成是誰,也都不能完全弄明白的。

況且,現在拿到那等帝璽的用處還不僅僅是這些。

「小衍,你終究還是沒有令為父失望埃」嘴角出現了一些笑容。

到了這種時候,徐蔚其實已經不在乎自己的生死了。

若非是二品巔峰的帝璽有著天大的用處,哪怕就算是他也都不願意用軍隊戰爭之類的東西為自己續命。

畢竟要是他真的想要這樣做的話,幾十年前便就可以做,那個時候大家萬眾一心,所能夠起到的效果,也不定就比現在差啊,甚至於付出的代價還小些也都不無可能。

「老爺子,不行就休息一段時間吧,現在整個帝國運轉很是正常,若是休息一段時間,一年之內您的身體定不會出現問題的,一年的時間,我定會將那所有的帝璽帶回來融合治玻」徐衍心中很是我夃,其實在這樣關鍵的時刻,哪怕計算是他,心中也都還是有著一定想法的,想要老爺子接受這樣的安排,這並不是一件多容易的事情,但是,他想要保命的話,根本就只能如此。

他很清楚,現在打敗了蠻族之後,整個大秦其實最大的危機卻都解決掉了,但是,這卻並不代表徐蔚的問題給解決掉了好不好?

不管怎麼樣,這些年來,要不是那天道之力支撐的話,徐蔚早就已經不可能在活到現在了。

在這樣的情況之中,徐衍這般勸說,其實很是正常。

「不,我現在不過就只有三個月的時間了,根本來不及,而且,周邊的那些國家,必須半年之內全部滅掉。」雙眼之中有了些沒落。

按照徐衍看到的狀況,其實徐蔚現在最起碼還有半年的壽命,按照道理來說,自己打看法應該不會有錯才對。

但是,徐蔚這句話卻絕對沒有帶什麼不舒服,甚至於可以說早就已經註定一般,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不成這其中還有些自己不知道的秘密不成?

半年的時間必須要拿到其他的所有帝璽,這簡直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啊,在徐衍看來,不管怎麼樣,這都已經超出了自己的能力範圍了。

且不是說自己的實力提升便就能夠完全改變戰局,或者說能夠在三個月之內成功。

若是當真能夠找到法相成功進入到完全體元嬰的話,還有些可能,可是,他卻知道,法相這種東西根本就不可能這般容易找到,就算是湊合對他來說也都毫無用處,這樣的情況下,最低限度三個月,這絕對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半年都幾乎沒有辦法完成好不好?

「我看您現在這樣的狀況,半年的堅持應該不成問題啊?」徐衍依舊皺眉,顯然,他有些不理解老爺子說這話到底有著什麼內情。

「那是在我吸收現在帝璽本源的情況下,而現在的我,卻並不打算吸收本源。」皇帝陛下滿臉微笑的說道。

這些年,他一直維持著讓自己不去吸收帝璽之中的天地之力,其實也都還是有著一定計劃的。

一般而言,除非強行的吸收帝璽之內的天道之力,除非新人老皇帝是不能吸收的。

當年他登基之後便就吸收過了一次,控制住了自己體內的傷勢,現在要是在強行吸收的話,固然可以延壽幾個月,但是,在徐蔚的心中,這卻是萬分不划算的。

這裡面的天道之力,可以令新皇帝一步元嬰,但要是被自己吸收掉的話,可就大大的浪費掉了好不好?

哪怕後續若是融合帝璽的話,將會全方位的被找回來,但是,縱然如此,他也都不願意去吸收。

「您怎麼?」徐衍立馬著急,很顯然,他是絕對不希望自己父親就如此不肯吸收而隕落的。

「六個月將這周邊的國家給全都滅掉,這實在是太難了,所以,帝璽裡面的天道之力,只能你來吸收,至於朕,這本就是朕的天命,又如何能夠隨意改變呢?」徐蔚似乎一點都不在乎自己的生死。

的確,他活到現在,其實就已經足夠了。

之前不願意死,那是因為他覺得自己後繼無人,但是,現在事實真的就是如此嗎?

徐衍的出現,令的他看到了大秦再一次強大的希望,自己一個其實就算恢復所有也都不算高手的皇帝一直占著那個位置,其實並不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因為,當年的那等傷勢他其實已經本源受傷,哪怕就算是恢復了所有的本源,這實力上還能有所提升,這也都是幾乎不可能的事情了。

幾百年的壽命和幾十年的壽命真就那般的重要?到時候新皇帝上不來,自己一個本身不過元嬰五轉的皇帝一直霸佔著那個位置,這不等於是阻礙大秦的發展。

所以,在徐衍回來之前,他其實就已經考慮好了。

現如今也不過就是通知兒子而已。

「這一次的前線,在之前你將帝璽融合了吧?不對外宣布我已經傳位於你只是為了讓周邊國家投鼠忌器,等三月之後我駕崩了,你便就是這大秦名正言順的皇帝了。」老爺子似乎已經看透了一切。

對於生死,更是絲毫不在意。

「不行!我堅決不同意。」徐衍立馬道。

這明明還有一線生機的情況下老爺子既然做出如此選擇,絕對不是徐衍想要看到的。

「放肆,這乃是聖旨,你難道要抗旨不成?」猛然間,這千古一帝一聲訓斥。

令的徐衍大腦頓時一陣空白。

不得不說,這千古一帝的威嚴乃是任何人都很難拒絕的。

更何況老爺子從來都沒有和徐衍展露出這樣的神態,聖旨更是從來沒有這般下過。

「我兒啊!秦之大計才是最重要的埃若沒帝璽和法相,六個月內成功拿下周邊國家這無異於天方夜譚,但若有了,我相信你一定能辦得到,這可不是感情用事的時候。」

「你我父子,皆為大秦之人,難不成因為感情用事而斷送掉了大秦?」且在眨眼,老爺子又一次語重心長的說道。

徐衍何嘗不知道這個道理,半年之內的這個計劃,哪怕就算他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到底這其中為何會關係到大秦的生死存亡,徐衍也都沒有答案。

可是,事實就是事實,老爺子斷然不會因為這點去矇騙他。

而在這個時候,徐衍哪怕就算是心中在難以接受,似乎,在聽見徐蔚這句話之後,也都只能接受。

「況且,這也並非一線生機都沒有,若是你能在三月之內成功拿到所有帝璽,你來催動帝璽朕還是有救的。」說到這的時候,就連徐衍都開始淚流滿面了。

這,可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