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帝仙>第一百四十三章:兩個選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三章:兩個選擇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四十三章:兩個選擇

「你真當我這個做老子的一直都閑著在啊?你走的這段時間,朕便就開始布局,其中最主要的便就是給你小子尋找法相,還別說,短短半年的時間,真被朕給找到了些線索。」老爺子說到這裡的時候,心中多少有些得意,不管怎麼樣,自己這個做父親的能為兒子多做些事情,這也都是自己很是值得驕傲的事情。

在老爺子自己的眼裡,他的時間其實已經不多了,到這兒子可以完全成長起來,接班,這換成是什麼樣的存在,相信心中都會無比開心吧?

哪怕就算是明明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在想到這點的時候,相信他的心中也都一樣還是很是開心和欣慰的。

因為,在他的心中,最重要的便就是這個帝國,要是自己死了之後直接就導致大秦沒落甚至於被滅,這乃是他就算死也都不能瞑目的事情,在這樣的環境之中,換成是什麼樣的人,心中能夠有這樣一份想法,其實都很是正常外加上他們的內心開心了。

或許,也就是因為這一點,現在看到老爺子這般的微笑,徐衍的心中才會真正的開心吧?

不是為了自己開心,而是為了老爺子開心,不管怎麼樣,他都沒有將老爺子當成一個命不久矣的皇帝,只要他還活著一天,那就是這大秦最厲害的存在,這點,不管從什麼時候都乃是毋庸置疑的。

這也就是為何,徐衍一直以來對老爺子雖說心中感情十分重視,但卻也同樣萬分尊重的原因。

因為,哪怕就算是自己現在對大秦的態度,也都是老爺子一步步影響的,說實話,徐衍心中很是清楚的知道,自己一個三世為人的存在,其實不管是價值觀還是其他的想法,想要改變很難很難,偏偏,遇見了徐蔚這種可以完全改變這一切的存在,這一份尊重,已經遠遠大於了那父子之情了好不好?

至少,在徐衍的心中是這樣的,而這分情感,卻始終都被徐衍這樣的傢伙藏在了心中,只能說,這本身就是他所希望看到的東西吧?

也就唯有如此,他才能夠放心大膽的去做出一些事情來啊,這就是徐衍,一個看上去不算是什麼,但是心中卻有著天地的存在。

「什麼兩個選擇?難不成您還找到了兩個超品法相不成?」就連徐衍,在這個時候都開始多少有些不相信老爺子了。

超品法相哪怕就算是在這個世界上都是少的可憐,總共也不過就那三百來個而已,哪怕就算是這一塊區域之中都是很少能夠見到的。要是說大秦費勁千辛萬苦,動用二品帝國的一切,弄到一具,這並不是多罕見的事情,但是要是說他一下就能弄到兩具,這卻完全不可能。

至少在徐衍的心中絕對不會相信,這大秦就能夠擁有如此的實力了。

「當然,只不過,有一個乃是殘缺的,至於另一個的話,則是老祖宗留下來的。」老爺子到很是看好自己兒子。

兩個法相之中,其中有一個的確乃是老祖宗留下來的,一直到現在也都沒有人能夠修鍊成功過。

但是,他卻相信,自己的兒子想要修鍊成功,這並不是一件多困難的事情,只不過,要是沒有另外一具的話,他也就不會想那麼多了,卻偏偏還有一具殘缺的法相。

所以,這個時候的他,只能讓徐衍自己去選擇,是那殘缺的法相好一些呢,還是祖傳的。

「其中,這祖傳的法相乃是當年太祖所修鍊的法相,叫做金剛法相,乃是超品法相之中排名第二百三十四位的超品法相。」

「可以說,這等法相,若是修鍊到大成的話,在這西域一塊區域,想要做到橫掃一切,配合自身的修為,這並非多困難的事情。」若是沒有後面那個選擇的話,恐怕我會極力主張你這般選擇。

老爺子開始慢慢說道,畢竟,這乃是這整個大秦真正的秘密。

徐衍在這個時候也都多少有些疑惑了起來:「既然有這樣的法相,為何這大秦一直都沒有人能夠修鍊成功呢?」很顯然,徐衍也都看到了這個問題。

本身,超品法相的修鍊成功與否,就有著特例。

很多法相之困難,甚至於會付出性命都不定能成功。

在這樣的前提下,其實很多人都會選擇放棄,畢竟能夠修鍊到半步金丹的修士,沒有一個是真正一點都不惜命的。

「恐怕這事情,不會是表面上那般簡單吧?」徐衍表示很是理解。

畢竟,當真要是有這樣的法相,卻在這種時候沒有一個人能夠修鍊成功,這其中所需到的東西,可就的是數不勝數了好不好?

要不就是困難無比,要不就是有著什麼內情,徐衍現在不是很清楚,但是,心中對這所謂的金剛法相,卻也還是有著很深層次的衝動的。

「其實金剛法相說容易不容易,但說難也並非太難,不過就是需要將身體錘鍊到一個很深層次的地步而已,而這需要大量的時間,外加上忍受極端的痛苦,要真說的話,對你而言,並非是一件太過不可能的事情。」老爺子到了解自己的兒子。

他乃是一個完全不懼痛苦的人,只要段時間之內可以修鍊到勉強可以施展,他便就是真正的元嬰高手了。

在這點上,其實真要是說的話,金剛法相對徐衍而言,並非是太鍋困難的法相。

只不過,看到老爺子這般表情,徐衍卻很是清楚的知道,要不是後面的這個選擇更為艱難,且獲得更大的話,才真正的不可能呢。

「那另一份法相又是什麼?」果然,在思索了一陣之後,徐衍還是問出了這句話。

他明明知道,這另一個法相或許就算是自己也都沒有辦法承受那般巨大的危險。

但是,心中卻還是燃起了一陣火焰,不管怎麼樣,這要是選擇的話,自己也都不可能直接選擇第一個埃

「第二種是一種叫做青木法相的殘缺法相,這個法相的排名比金剛法相足足要高出一百多名,乃是一個一排名至一百的超品法相裡面的極品,只不過,想要修鍊成功,太難,太難了」

「而且不單單如此,且還是一個殘缺的法相,想要找到完整版,這更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情。」

「但好處卻是,和你本身的屬性十分吻合,你若是修鍊的話,事半功倍,想要到了元嬰之後勉強施展,這更是並不困難的事情,可惜的是,想要修鍊到小成,這可就比其他的法相難上無數倍了。」

其實說出這些的時候,徐蔚的心中也都多少有些糾結。

因為他知道,即便是自己碰見了這樣的情況,也都很難做出選擇。

一個是自己可以成功修鍊,且本身級別也都絕對不低的法相,另一個則是殘缺,但是本身威力更大,卻要付出更多代價的法相。

若是他徐衍本身沒有多少野心的話,衝刺一次到也都無所謂,但是,本身他心中的野心便就是成功站在這個世界的最巔峰,在這樣的環境之中,到底如何選擇,這可就成了真正的老大難了好不好?

他想要衝刺一次,因為,這樣的話自己成功的可能性更大,但是卻也不敢這般冒險,很簡單,一旦失敗,這對他的打擊將會是前所未有的。

可偏偏,這個時候卻還是給了自己如此的選擇,這換成是誰心中都註定不會完全平衡的吧?

說實在話,徐衍自己心中也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要怎麼樣去選擇這一切。

在這個時候直接開始沉默了起來,適合自己的,但是卻有著太多的限制,哪怕就算是能夠勉強施展。

難不成自己一輩子就只能勉強施展這樣的法相嗎?

要知道,想要將這種法相修鍊到大成的境界,這就必須要得到完整版啊,而完整版的排名一百出頭之法相得到將會何等艱難,這簡直就是不敢去想的事情啊,以現在他的能力加上整個大秦的能力,恐怕都不可能完成。

甚至於就連絲毫的希望都沒有。

「修鍊,不就是逆天而行嗎?我選擇青木法相。」不知為何,一瞬間清明的徐衍直接就說道。

那整個表情,在那眨眼之間便就變得不再糾結了。

對啊,這修鍊本不就是逆天而行,在這樣的狀況之下,難不成有些難度自己就要放棄嗎?

這是誰也都不願意看到的情況,自然,自己也都一樣不願意看到。

既如此,那就老老實實的選擇這個吧。

沒有高風險,又如何會有高收益。

排名一百的法相是何等的恐怖,他可是還想要親眼見見啊,何況還是從自己的手中施展出來的。

要知道,中品上品的法相,在這個世界才是主流。

除非是皇室,一般很少會掌握到極品法相這類的法相。

更別說是整個無邊大陸排名一百出頭的法相了,不管出現什麼樣的變故,這都乃是可以讓自己搏一把的埃

想到這裡,自己還要在糾結下去的話,這難免,就顯得有些矯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