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帝仙>第一百四十四章:青木法相(二合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四章:青木法相(二合一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四十四章:青木法相二合一

比之所謂的金剛法相,其實真正吸引徐衍的乃是青木法相的屬性,自己人知道自己人的事情,徐衍現在本身的屬性已經完全定型,肉身的強大固然重要,但是青木法相對他而言卻更為重要。

只有屬性完全契合,這所謂的法相才能夠隨心所欲的發揮,所以,對他而言,這樣的發揮顯得就尤為重要了,哪怕就算是付出更大的代價又能如何?

他不怕冒險,也不覺得冒險對自己而言乃是什麼不可阻擋的事情,既如此,那所謂的力量和危險對他來說又能如何呢,只有真正的做到了這些東西,他才能夠讓自己真正的強大起來,而這種強大,和本身的實力,其實並沒有太多的關係,畢竟,現在的大秦危機,誰的心中都乃是有數的,在這樣的情況下,真的能夠做到什麼,這並不是他們自己就能夠說了算的埃

要不是因為如此,他又如何能夠一步步走到今天這等地步呢,有些時候,這人生,本就已經定型,你要是真的反對冒險的話,這修士一條路,也就變得不適合你了,在這點上,哪怕就算是徐衍本身心中不願意承認也都沒有用的,因為他的心裡很是明白,什麼樣的事情才乃是對自己最重要的。

法相,這本身就是成仙之前最主要的東西,不管是最後的戰鬥法門還是其他的東西,都對法相有著嚴格的要求,若是就連這點都不能做到最好的話,想要站在這個世界的巔峰,這本身就是一件幾乎不可能的事。

當這些都已經完全想明白之後,徐衍其實心中就已經沒有什麼好糾結的了,不管這出發點到底在哪裡,對他來說,現在最重要的都不是這些,而是實實在在自己是否能夠抗住這三個月。

要知道,將周邊的幾乎所有國家都給打敗,甚至於滅掉,這本身就是一件無比艱難的事情啊,想要保住自己老爺子的性命,那就必須要在三個月之中完成,這樣的前提條件之下,能夠做到什麼,這可就讓人的心中你無比很難舒坦了。

要是真的最終沒有成功,他會恨自己,雖說,這也都算是有著一定客觀條件的。

但是自己重生到現在,一直都在所謂創造奇,這一次要是沒有成功的話,對他的打擊何等的巨大,這簡直就是一件不能想象的事情好不好,發展到這種地步,很多時候,能夠做出來的選擇都很難去執行。

自然,如此的環境之中他的心中也都開始變得有些下定決心了起來,不管怎麼樣,這青木法相,要是自己可以施展的話,對自己而言乃是一件實力提升頗為巨大的情況。

既如此,哪怕就算是得到或者失去一些,又能如何?反正,自己現如今本身就已經算是被逼到了懸崖上面了啊,在這樣的前提條件之下,就算是做出一些什麼樣的情況和結果,對他來說也都是很是正常的好不好?

反正,自己的決心是絕對不會改變的。

只有當你真正想到了這些之後,心中或許才會有那種的感受吧?不過,既然現在事情已經到了這種地步,徐衍哪怕就算是還有些放心不下,這個時候也都開始漸漸無所謂了,反正,對他來說,只要成功修鍊,哪怕就算是危險重重,這盡人事聽天命,也都是沒有辦法的情況埃

很多事情,到了現在這一步,這都講究的乃是一個運氣,既然這命運不能改變,那就努力的將其跨到自己一方,這也就算是最終成功了啊,或許,會失敗,但是,要是就連嘗試都不敢的話,這最終的結果將會是什麼樣的,這簡直就沒有人能夠想到。

當徐衍拿著法相的修鍊晶石回到了王府之後,他幾乎沒有和任何一個人說一句話。

開玩笑,現在時間對他而言才是最為緊迫的好不好?這段時間,不管這王府發展的是何等的劇烈,是不是已經開始呈現到了整個朝堂之中,這些,至少現在為止這都和自己沒有多少關係。

真正和自己有關係的還是這所謂的實力和戰爭,只有這三個月的時間過去了,自己成功的到了哪一步,那便就算是徹底的解放了。

之後這大秦將會面對何等的敵人,這一切都和他沒太大的關係,為何這樣說,原因很是簡單,那個時候就算是會有很大的危險,至少,也都還是不會時間如此緊迫的不是嗎?

戰爭有些時候就是如此,發展到了這一步之後,究竟將會受到何等的反噬,這乃是徐衍也都不能左右的,只能說,在這樣的情況下,以一個最短的時間,將這自己所要定下的目標徹底的給完成了。

或許,也就只有如此,他才能夠真正做到那些別人很難做到的事情吧?看似奇,其實很多時候也都還是他徐衍一手謀划的。

「先看看法相如何,若是現在的我就能夠勉強修鍊,那在融合了帝璽之後,定能夠第一時間施展,留給我的時間,不多了。」徐衍心中默默念到。

他很是明白這件事情對自己的意義將會何等重大,也很是清楚,要是就連自己現在都不可以修鍊的話,想要在戰場上施展這等法相,這卻就變得全然毫無可能了。

既如此,還是第一時間將那根基方面的事情給解決掉的好,只有如此,成功的進入元嬰之後,這才能夠很掃一切,三個月之內拿下那些所謂的帝國,也就都成了一件不是多難的事情了。

要知道,這周邊的那些國家之中,元嬰境界的修士可謂是並不少見好不好?

你就算是進入到了元嬰,要是沒有一個極端的法相施展出強勢的威能,那簡直就和沒有進入元嬰是沒有多少區別的,也就是因為這一點,縱然你心中在如何不舒服,其實還是要做到這一步。

只有如此,才能以一個碾壓的態勢真正做到那些別人很難做到的事情。

元嬰境界並不是最可怕的,原因境界之中擁有一個超品的法相,這才是真正最可怕的東西。

青木法相,傳聞的上古法相的分支之一,至於究竟從何而來,這晶石裡面並沒有多少記載。

但是,卻被稱之為基礎法相,而看到這些的時候,是實實在在的令的徐衍差點沒有一口血噴出來。

排名一百零九的一個恐怖的法相,竟然只不過就是另一種法相的一個基礎,這換成是誰都多少有些不敢相信的情況吧?卻偏偏發生在了他的面前,要是說,這其中的記載有些錯誤的話,徐衍定會第一時間相信,可偏偏這種記載似乎一點錯誤都沒有,這樣的情況,可就令的他差點沒有想暈過去了埃

難不成,這法相在修鍊完成之後,還能有進一步的進化嗎?

本身在選擇法相的時候多少還有些糾結的他,在這樣的時間段之中,卻就連絲毫的糾結都開始沒有了。

畢竟,他的最終目標到底是什麼,很多了解他的人都很是清楚,無邊大陸之中,超級天才,絕世強者這絕對不會缺乏,想要成功做到掌控這一切,這本身就是一件幾乎不可能的事情。

在這樣的環境之中,換成是什麼樣的人,心中要是說一點那種感覺都沒有的話,誰都不會相信。

而他的心裡到底想的是什麼,這可就沒有幾個人能夠弄明白了埃

這乃是一個基礎法相也好,還是一個最終法相,其實和現在的他沒有多少關係,但是,以後要是自己真的能夠走到哪一步的話,這可就不僅僅是沒有關係那般簡單了埃

這代表著如此的法相最後能夠走到何等地步,換成任何一個人,都不會真正覺得這乃是一件和自己沒關係的事情了吧?

這種法相,乃是利用天地之靈,開始運轉起來的,同樣,木屬性的流動令的無數高手都很難側目。

顯然,木屬性這等屬性在這無邊大陸之中就是極為稀少的,五行之中,乃是最為稀缺的一種屬性。

甚至於比一些變異屬性雷屬性或是血屬性都要稀少的多,在這樣的情況下,能夠修鍊這等屬性法相的存在自然也就稀少無比了。

同樣的,其的強橫程度,卻絕對不會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地步。

其實只有當你真正了解這一個法相的時候,才能夠理解這其中的恐怖。

就比如木屬性,為何那般的稀少?其實本質上便就是它的強大。

恐怖的恢復能力,可以令無數屬性的存在都十分癲狂,本身,在這一點上就已經完全代替了一般的所謂屬性。

外加上可攻可守的範圍,甚至於就連攻擊都可以壓制很多讓人不可想象的力量,試想一下,這樣的屬性要是在無邊大陸之中盛行起來,人人都可具備,那這人類,恐怕早就已經成為了這個世界上唯一的種族了。

可以說,不管是魔族,妖族,甚至於是修羅一族,對於木屬性的修士都是十分之頭疼的,但是想要找到一個很好的解決辦法,這卻也就成了很是困難的事情,以至於,很多存在,心中對於這樣屬性的人類修士,拿不出一個很好的對戰辦法來。

自然,這徐衍哪怕就算是明明知道那金剛法相很是強大,放棄木屬性的優勢,這也都還是他很難做到的事情好不好,畢竟,這法相代表的就是一個修士的最高戰鬥力量,在和能多時候這都已經是大家公認的了。

武學和術法,或許在元嬰境界之後依舊還能夠起到很大的作用,但是最主要的卻還是輔助作用了,如此的環境之下,法相的重要性,完全不可想象埃

徐衍看到這等木屬性法相的修鍊難度,這嘴角也都忍不住開始有些哭笑不得了起來。

不愧是排名一百零九的超級法相啊,不管是從那個方面去看,這種法相的修鍊困難程度,對身體的要求程度,都是十分之苛刻甚至於可以說是不可能完成的。

好在,徐衍現在的身體和修為,都已經勉強到了這個門檻,這也就是他這些年來身經百戰最值得驕傲的事情,所以,當看到這一切的時候,他的心中卻也還是多少有些得意的。

只要可以修鍊,那就算是花費一些時間,自己也都還是要堅持下去的不是嗎?

老爺子在等著自己創造奇,甚至於這大秦也都在等著自己創造奇,如此的環境之中,他又如何能夠令他們失望呢?

要知道,法相這種東西,在很多時候,對大秦而言,都乃是真正足以改變他們命運的東西埃

「想要段時間之內修鍊到可以勉強施展,這絕對不會是那般容易的事情,好在現在已經確定可以修鍊了,所以,還是先將修為提升起來在說罷。」徐衍在整體了解了這等法相的修鍊方式和特性之後,給出了這樣一個選擇。

在他的心中,現在已自己的實力,修鍊了這等法相,固然不能完全施展,但是,卻也都可以做到一些事情了,這說明什麼,說明最主要的問題便就是修為不夠了。

要是換做之前,自己金丹十轉的修為,想要成功進入到元嬰境界,這簡直就是一件太過困難,沒有幾年的積累,都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現在有著帝璽的幫助,這一切的事情,便也就變得不在那般艱難了,只需要將裡面的天道之力給完全吸收,自己自然也就成功的進入到了元嬰。

凝結元嬰的時候固然會出現一絲危險,但是,這對徐衍而言,卻始終還不算是什麼大事好不好?

畢竟,這點信心,這小子的心中還是有的。

也就是因為這樣,他才能夠一步步走到今天的這等位置啊,說實在話,對徐衍來說,這本身就是一場考驗,一切的路都算是鋪好了,要是就連這樣,自己都不能成就這塊區域的巔峰強者,那又如何對得起老爺子的信任和整個大秦的期盼呢。

徐衍的背後,可是有著很大使命的,而這樣的使命,說白了,在別人的眼裡或許不算什麼,但是卻是徐衍最為珍惜,也是最為想要保護的東西。

要是就連心中的那點堅持都已經不復存在了,那自己就算是在如何的去想其他事情,這也都成了一句空談,當然了,現在的情況,到了這等地步,哪怕就算是能夠選擇,他或許也都還是一樣會選擇如此吧?

一場所謂的實力提升,這個時候要是都不開足馬力的話,最終的結果就只能是大秦失敗的十分徹底。

哪怕就算是到現在徐衍也都還是不太清楚的,到底為什麼,兩年的時間變成了現在的一年不到。

當已經決定了這一切之後,徐衍從那儲物戒指之中拿出了帝璽。

這乃是代表了一個帝國最大的權威,可以毫不客氣的說,誰擁有帝璽,這就幾乎是等於擁有了整個帝國。

雖說,現在的徐蔚還沒有退位,一樣還是這大秦的帝王,但是帝璽卻在徐衍手中的話,這對父子,就是這整個大秦共同的主人。

甚至於,若是這對父子本身關係並不是很好,現在的徐衍只需要直接拿出帝璽,這整個大秦便就只有他一個主人了,乃實實在在的是帝王。

同樣,你縱然是這整個帝國公布的新帝王,沒有帝璽的情況下,也依舊是名不正言不順,時時刻刻都無法做到一個帝王真正該做的事情。

無法動用這整個帝國的信仰之力,同樣無法做穩這個位置。

可以說,徐蔚之所以將這帝璽交給徐衍,最主要的原因是徐衍已經是他認定的未來君王,三個月後,不管自己是不是能夠活下來,這個皇帝的位置都乃是徐衍的。

之所以給他,不過就是提前三個月而已。

而徐衍之所以接受,也都是因為這個原因。

帝璽不單單隻是一個權威的象徵,同樣是一個真正最為極品的法寶啊,其中所擁有的信仰之力,甚至於動用的時候可以擊垮無數的強者。

可以說,哪怕就算是現在的徐衍不將裡面的天道之力給吸收掉,真正到了最危險的時候,祭奠起裡面的另一種力量信仰之力,都可以和元嬰級別的高手抗衡。

而一般的一品帝國,僅僅帝璽,便就可以和那傳說之中超越元嬰的高手抗衡。

這就是真正的實力和能力,也就是因為如此,當看到這帝璽的時候,徐衍的心中也都開始隱隱激動了起來。

因為,三世為人之後,第一個目標總算在這個時候達成了,成為了這大秦的主人,哪怕就算是沒有宣布,這大秦主人的事實卻是存在在了這裡。

這對他而言,就是能力的一種絕佳的體現,也說明了老爺子是對自己真正十分認可的。

想到這些,徐衍又如何不會盡心儘力呢?

要知道,之前的他只是以一個皇子的身份去戰鬥,哪怕就算是在想要出力,這也都不可能做到毫無差別。

但是這一次的他,所為的乃是你自己的帝國,自己作為君王的帝國。

本站訪問地址p任意搜索引擎內輸入即可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