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三百五十章:趙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章:趙天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三百五十章:趙天

大宋是何等的堅挺,其實之前的徐衍有過無數的方案,畢竟,一切的事情不可能完全按照自己的所想去展,這點,之前的徐衍心中就已經有所察覺了。

但是,很多時候,事情展到了這一步,在他們的眼裡,這也都很難將一切混淆掐去,不過,經歷了這幾天的展,徐衍的心中多多少少也都還是知道些東西的,不管最後的結果如何,這大宋是必定會被自己給滅掉。

現在所欠的不過就是火候和對方的堅持程度了而已,在這樣的時間段之中,究竟能夠到什麼地步,徐衍的心中並不是很清楚,但是清楚知道的是,這大宋對自己的威脅力,在漸漸減少。

這換在之前,可是一件幾乎不可能的事情啊,但是現在卻是實實在在的生了,這換成任何一個人,其實心中都很難擺正位置的,只不過,事情展到了這種時候,你就算是心中還有些不知所措,在這樣的時間段之中,也都只能一步步的朝前走了,因為,他們的心中很是明白的知道一個道理,那便就是,只有前進不能後退,那怕就算是損失慘重,這最終也都一定要要了這大宋的性命。

只有真正的了解了這樣的局勢,現在的徐衍,才算是真正能有恃無恐一下,不管最終他們想到的是什麼辦法,至少,在他這裡,都乃是很難結束的,頂多也就是破壞了自己的計劃,十天之內不會被滅而已。

整個大宋的戰爭可謂已經如火如荼到了一個境界,徐衍卻不敢有絲毫放鬆的原因其實也就是因為這些,他的心中很是清楚的知道自己需要做什麼,能夠做到什麼,但是,到了這一步,小心翼翼,卻就成了主流,因為他的心中很是明白,現在要是不小心一些,之後就已經沒有辦法在繼續小心了。

事情展到這種地步,他的心中到底是怎麼想的,這或許也就只有徐衍一個人的心中清楚,但是,最終需要達到的目標是什麼,他的心中卻是十分清晰的,也就是因為這一點,他本就有著一絲壓力。

「現在掌握在你我手中的籌碼可是有很多的,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就不相信,作為皇帝,這大宋的趙天,會真正的無動於衷。」徐衍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或許,這看上去有些卑鄙和殘忍,但是現在的自己卻也顧不上這般多了,原因很簡單,因為現在的雙方本就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既如此,哪怕就算是用出更多的手段也都無所謂,不管是使用什麼樣的手段,只要能夠達成目標,那一切的手段都是值得的好不好?更何況,這徐衍,在戰爭的時候本身也都很少會有底線,除去那一般的人之外,幾乎可以說,他是絕對不會做出任何權衡的。

戰神的強大,永遠都不是體現在策略上的,在這點上,徐衍哪怕就算是不願意承認也都必須要承認,也就是因為這一點,哪怕就算是心中很是無辜,在這樣的時間段之中,也都必須要做出一定的的事情來,而這些事情,或許,在別人的眼裡,會將他看成是無惡不作的惡魔吧?其實,真要是說起來的話,這些虛名,他還真就一點沒有在乎過。

他要的本就永遠不是那所謂的名氣,而是實實在在的東西,而這些東西,別人給不了,只有自己能夠給自己,既如此,就站在世界的巔峰吧,哪怕就算是付出一切這都在所不惜,也就是因為這一點,他才能夠徹底的做出別人很難做出的事情來啊,要是就連這點決心都沒有的話,他又如何能夠一步步走到今天呢?要知道,這智慧可不是人人模但也絕對不會存在什麼絕無僅有的地步,他能夠走到今天,靠的,絕對不會是全然的智慧。

很多時候很多人,其實都不是很明白這其中的所謂意義,但是,事到如今,徐衍的心中已經完全堅定了起來,既然已經準備這樣做了,那就算是任何事情都改變不了自己本身的想法,或許,這看上去甚至於有些幼稚的,但是只要是自己心中的那種味道,在這樣的時候,就必須要一步步走到最後去。

當到了第五天的時候,終究,這本身已經有些心不定的徐衍,在這個時候眉頭皺了皺,不管怎麼樣,這都乃是最後的極限了。

要是對方在不出現的話,哪怕就算是他也都不能在下令屠殺下去了,因為,要是真的在屠殺的話,不說自己這裡將會損失慘重,就連大宋,以後都將會是有個巨大麻煩的地方,在這樣的時間段之中,自己能夠做到的事情其實當真不算很多,也就是因為這一點,哪怕就算是他的心中依舊有一些其他的想法,在這個時候,所需要的都是時間。

只有當事到臨頭的時候,徐衍才能夠真正的冷靜下來,現在,這五天的時間已經過去了,要是自己預計的目標沒有出現的話,那就只能按照自己的想法,一步步按部就班的去進行了,那樣的話,十天之內是否能夠徹底的拿下大宋,這並不是一件多有信心的事情,所有,在這樣的狀況之下,徐衍自身,其實也都很是矛盾的。

畢竟這件事情關係到的不僅僅乃是自己的名聲,也關係到了這整個大秦是否能以最小的代價去完成滅掉大宋的手段,或許,這其中會被別人看成是投機取巧,但是,徐衍卻是一點都不在乎,因為,只有真正動手,且勝利了,大宋也都被滅國了之後,這才是真正的本事,在這種本事之下,哪怕就算是做出在做的犧牲,哪怕就算是被很多人看不起又能如何呢?

只要自己堅持自己的本心,什麼樣的事情,在自己這裡,都將不會是什麼大事。

這就是他一直以來所秉持的道理,也是他一直都覺得最需要付出的東西。

「徐衍,可敢現身一見?」猛然間,就在徐衍還在想著這其中的其他問題的時候,只聽見一個十分暴躁的聲音,湧現到了大家的心頭。

第一時間,哪怕就算是一直等待的徐衍自己,在這個時候都開始頗有些激動了起來,因為別人或許沒有辦法分析出這乃是誰,但是,他卻可以明顯的分析出來,這就是自己要等待的存在。

也就只有在這樣的時刻,他才能夠印證自己的分析的確就是事實,在這樣的環境之中能夠做到這些的存在又有幾個人呢?既然都已經真正出現在他面前了,哪怕就算在有什麼付出,在徐衍的心中,這一切也都一樣還是值得的,要知道,他所期盼的一切就都是這樣能夠解決掉的最好埃

尤其是在出現之後,看著那一身黃色靈力的對方之後,那本贍心,也終究算是放下來了。

金色的龍袍彰顯出其讓人覺十分恐怖的氣勢,其實,這樣一個人,哪怕就算是不認識他的存在,一眼便就能夠看出很多東西來。

他便就是大宋現在的主子,整個大宋的皇帝趙天,那個一直都被很是小看的存在。

的確,趙天當年在徐衍的父親徐蔚未曾出現的時候,乃是這塊區域之中最為耀眼的存在之一,之後,又經歷了那等風起雲湧的年代,竟然在這大宋還能夠保住自己的皇帝位置,這可是一件很是了不得的事情好不好?

哪怕就算是徐衍,也都從未小看過這個大宋的皇帝,之前,他就是知道這趙天乃是一個聰明人,所以才真正的表現出了重視來。

一直都想著,最終他是不是真的會出現,但是,現在這趙天真的出現在他面前了,徐衍的心中,卻也有些不是滋味了起來。

這一切,都乃是自己逼迫的好不好?不管出現什麼樣的狀況,這個道理他的心中比誰都要明白,原本,他是不需要和自己正面決戰的,但卻因為自己瘋狂的殺戮,以至於就算是趙天不願意出現在徐衍的面前,此刻,也都是必須要出現了。

其實在很多人的眼裡,他是可以逃走的,甚至於在這樣的形勢下,逃走才會有東山再起的可能性,但是,這趙天卻偏偏沒有如此。

因為他的心中很是清楚的知道,要是自己真的逃走了,那自己這大宋之中的修士,將會迎來一場何等的恐怖屠殺,甚至於就連一個高手都不定能夠留下。

這,那是他這個做皇帝之人,完全不能接受的,所以,哪怕就算是知道自己前來這一次,明明是多少有些必死無疑的架勢,在這樣的時候,他也都依舊沒有選擇。

怨毒嗎?在他的眼裡,徐衍的這樣手段可以稱得上是毒辣到了極點,但是,他的心裡,卻並沒有覺得這就真的不是能夠實施的東西,畢竟,不管怎麼樣,這戰爭的時候哪怕就算是做出在為激烈的事情,這也都是很正常的,要是就來連這點都受不了的話,那又如何能夠做好一個國家的皇帝呢?

他趙天本身就不是一個心慈手軟的存在,要是換成自己,自己,或許也都會應該能這樣做,何況還是徐衍這樣一個絕對的梟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