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帝仙>第三百三十九章:如意算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九章:如意算盤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三百三十九章:如意算盤

大周的皇帝強大嗎?固然是很強大的,本身竟然擁有超級強橫的實力,以至於就算是徐衍在這樣的時候心頭都是一陣陣的驚訝,但是,這樣的強大卻並不代表他就能夠左右一切,哪怕就算是徐衍的心中依舊還有些其他的想法,在這樣的時間段之中,且看到大周皇帝,他的心中也都依舊很是無奈,甚至於想要有一種去滅掉對方的衝動。

的確,這個時候的大周皇帝要是隕落了,那自己便就沒有多少對手了,其他的高手和皇帝們也都一定會死的很難看,甚至於就連絲毫抵抗的力量都不會在有多少,但是,自己真的就能夠做到嗎?

徐衍哪怕就算是對自己有著充足的信心,在這個時候卻也還是有些無奈,因為,對方既然敢出現,那就一定有著自己的理由,這等理由,不是自己可以現在能夠完全無視的。

當看到這個人的時候,徐衍自己渾身上下充滿了一種前所未有強烈的味道,在這樣的時間段年之中,做出這樣的選擇,的確,對方也都算是比較有智慧的存在了,但是,哪怕就算是有智慧,這又能如何呢?

畢竟很多事情都已經很是明顯了,哪怕就算是他本身有些其他的想法,在徐衍的面前,自己也都還是可以破除掉的,至少,面前這樣的架勢就是如此,哪怕就算他本杉還不算很是純潔也哦度一樣。

所謂的實力,一旦完全進入到了這個頁面之中,那本身所能夠做到的事情就會變得少的可憐,徐衍能夠一步步走到今天的位置,這並非是他本身步步為營的結果,而是一直都在拼搏。

「姬潤?」徐衍並沒有叫什麼皇帝陛下,因為,在徐衍的眼裡,這個大周的皇帝是不值得自己尊重的。

一直以來,大周之中這個皇帝都可以說本質上乃是一個貪圖享樂,甚至於殘暴到了極致的存在,對於這樣的人,你沒有必要去尊重什麼,就和大宋的皇帝,這完全就是兩個極端。

要知道,前世的時候,自家的三個和這個姬潤可是被並稱為這個西域之中最殘暴的兩個君王,而老三固然殘暴,但是至少也都還會顧及一些臉面,但是這個姬潤,到了後期,簡直就已經到了隨心所欲的地步。

這乃是一個有追求的帝王所絕對不允許看到的,哪怕就算是今天的徐衍,在這個時候也都一樣很無奈是看不起對方。

「徐衍?就是那個大家傳說的很厲害的小子?今天一見,到也不過如此嘛。」的確,這一次圍剿的主意,乃是他姬潤說出來的。

本身,在很多時候,時候,姬潤都是一種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周邊弱小的國家互相殘殺,他根本就不會在意,甚至於這整個帝國丟失掉了不少的土地,在他的眼裡,這些也都是無所謂的。

為何這大周擁有如此之多的權臣?但其他的國家就沒有呢?原因很簡單,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便就是面前這個姬潤完全的放縱,在他的眼裡,自己手下的那些貴族,得到了自己賞識,這本就該是高人一等的。

要不然,為何這擁有帝璽的帝國幾乎很難會出現權臣,但是,真的大周卻是一個例外呢?

他這一次之所以親自前來,其實也都只不過是因為徐衍已經想要滅掉他的國家了,要不是這樣,估計這個皇帝都不會真正的出手,在這個皇帝的心中,或許,只要這個世界上沒有人在阻止自己享樂,那一切都是好商量的埃

根本就不知道,現在的大秦已經將一切都瞄準了自己的國家了。

就比如上一次,那徐衍和大周之間的對戰難不成還不算激烈嗎?甚至於大周西方最主要的城池都被徐衍給拿下了,要是換成一個有血性的君主,估計第一時間就會報復起來,但是,這姬潤卻嫌麻煩什麼都沒有做。

也就是因為他的這般放任,才會有現在徐衍的這般能力吧?不得不說,有時候有一個比較蠢的敵人,這也都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啊,雖說,這個敵人只不過是漠不關心,還沒有到蠢的地步。

可在徐衍的心中,這樣的態度,其實和蠢已經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了,要是不竭力維護自己的國家,他這個君主,又如何會一步步在那位置上做的很穩當呢?

這本身就是相對而言的事情埃

不得不說,這種毫無擔當的存在,一旦有所擔當了,這也都並不是一件好事,按照徐衍之前的計劃,恐怕整個周邊的所有帝國都會有所反抗,但是,唯獨這樣的存在很難反抗什麼。

哪怕就算是自己到了王都,估計人家也都會第一時間將那帝璽送到自己的面前,然後去乞求榮華富貴吧?但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這件事情還真就沒有朝著自己預料之中的那樣發展。

這個姬潤對權利的n甚至於比自己都還要強悍的多,在知曉別人要完全奪走自己全力的前提下,甚至於不惜一切代價,用自己的臉皮,促就了這一次的戰爭。

哪怕就算是徐衍。在到了這種時候的前提下,心中也不免有些無奈了起來,這個傢伙完全就好像是一個流氓好不好?不安常理出牌也就算了,甚至於還總是能夠出其不意。

他真的就和自己想象還有大家傳言的一樣那般的一無是處嗎?要是換做之前,徐衍還真就不清楚,甚至於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肯定的答案。

但是,到了現在,他的心中卻第一時間真的就有些不確定了,因為,面前這個傢伙的表現,超出了自己的想象,在最好的大戰面前,依舊還是可以談笑風生的。

這完全不像是他之前表現出來的那種模樣啊,要是這個時候的自己還不能警惕的話,那就沒什麼事情值得自己去警惕的了好不好?

尤其是在這種幾乎與關鍵的時刻就更是如此了,稍微有一丁點的可能性,他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面前這樣的大好局面被一個攪局的存在給毀滅掉了啊,在這等時間段,這就是自己的命埃

「姬潤,似乎,你也比我想象之中的要有意思的多。」徐衍在這一瞬間彷彿看穿了什麼東西一般,整個人表現出了一個很是犀利的笑容。

這個人,豈不是就和自己三哥乃是一個路數的嗎?只不過三個陰冷,他卻善於偽裝而已。

外界傳聞的那喜事情,恐怕在這裡沒一個是真的吧?至少,在徐衍的心中,這還真就有這樣的可能性,這樣的前提下,真的需要自己那樣去做?、

好吧,這個時候的徐衍自身還真就有些大不定主意了起來,之前要是知道這一系列的事情,恐怕,自己的計劃就不會這般了吧?

沒想到,這夜路走多的還是容易撞見鬼的,這終究還是出現了一個自己意料之外的事情,而這種意料之外,才是現在的徐衍所最不想到的。

「和他廢話什麼勁啊!直接開始吧1不管心中現在是怎麼想的,這個時候很多將軍其實都看不下去了,這可是出了名的殘暴君王,在他們的眼裡一樣也都是有勇無謀的代表,和這樣的人廢話簡直就是在對牛彈琴,但是自家的主子在這個時候卻多少有些樂此不彼。

你們看見了他身後的那數十個高手嗎?最低層次的都乃是擁有半步元嬰波動的存在,哪怕就算是你們的聿王殿下現在擁有元嬰的修為,在這樣的時間段之中想要碾壓他們,這也都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吧?

到了這種時候,徐衍稍微多想一些,這其實也都是很順理成章的事情,畢竟,在很多狀況之下,他能夠做到的事情很少很少,也都頗為無奈,既然現在現實已經擺在自己面前了,徐衍到也不覺得自己會失敗。

因為,這群傢伙哪怕就算是擁有后招,這自己難不成就一點沒有了嗎?拚命,這種事情可不是自己一個人就能夠完全做好的,既然這般,那便就直接動手好了,反正,對自己而言,這些事情,哪怕就算是自己不去做,也都還是有別人為自己去做的埃

在這點上,徐衍還是有信心的,尤其是在這樣極端的時間段之中,他的心思,難不成真就沒有一個人能夠看的出來嗎?

開什麼玩笑,他能夠走到這一步,本身靠的就是胸有成竹的算計,要是就連這些東西都完全沒有想到的話,那之前也都不會出現什麼所謂的戰神,什麼聿王殿下了。

「不可否認,在戰爭上面的優勢令的你已經到了極限,甚至於哪怕就算是我們這些皇帝加在一起,也都不是你的對手,但是,當真,你便就是不死的了嗎?既然朕敢前來,可就已經做好了一切的布局了,這一次,你就算是有元嬰級別高手無數前來保護,你徐衍,也定將會隕落再次,信不信,不信你我便打個賭?」那個傢伙依舊很是囂張。

彷彿這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一般,這等美夢,可是就連徐衍都不敢做埃

但是,不管是算計還是其他,不得不說,現在這姬潤所說的一切,都將會是他最大的手段,也是唯一的手段了,要不然,拼那所謂的軍隊,好吧,所有的國家聯合起來都不是他一個人的對手,在這樣的情況下,哪怕就算是誰也都一樣沒有辦法成功吧?

這是下策嗎?其實,在這姬潤的眼裡,沒有什麼上策下策,能夠用出手段,用出水平的,就是好的戰鬥方式,哪怕就算是這戰鬥方式會令人唾棄也都是一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