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三百四十一章:極限爆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一章:極限爆發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三百四十一章:極限爆發

想要真正的將這一切掌控在自己的手中,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哪怕就算這些所謂的皇帝都乃是草包,這也都是黃金草包埃

徐衍就算是用牙齒咬,這也都還是需要時間的,畢竟,面前這些皇帝也獍愕男尬,完全將他們不看在眼裡,這還是做不到的事情。

在這樣的前提下,這個徐衍渾身上下都出現了一股難為的情緒,不管怎麼樣,現在的事情發展已經到了這一步了,那就必須要來一點狠的狀況,恐怕,殺雞儆猴已經不能讓這群紅了眼的郡王有什麼反應了,既如此,那就只能泰山壓頂了。

第一時間,徐衍爆發出了一股股讓人捉摸不透的青色光芒,順著自己的戰甲,在這個時候第一時間流露出所謂戰勝的態勢起來。

不管是戰神盔,還是自己手中的莫冥古劍,在這個時候所散發出來的威能,都已經接近到了極限,加上那赤紅色之中包裹了青色的靈力,第一時間,徐衍就感受到了無堅不摧的地步。

的確,到了元嬰境界之後,戰神盔現在已經可以釋放胸甲了,那種力量的加成加上自己手中莫冥古劍的威能,這等實力的增加,簡直就不是一般的所謂加持。

讓他在第一時間整個人就好像變了一個架勢一般,不管是從威嚴上來看,還是從真正的實力上去看,這都完全不符合之前大家對徐衍的目測了。

元嬰境界,何等的神通可以令的徐衍擁有這樣的威能?所謂的縱橫劍術,似乎已經完全不適應了他現在的實力了,所爆發出來的威能,面對一般的半步元嬰這到也都還算是可以,但是,在面對這些更為激烈的高手,甚至於還是圍攻的時候,那種威力,可就相形見拙了埃

整個人其實自己也都很是明白這樣的情況,但是,到了這一步,徐衍自己卻並不打算就此停留,的確,直接動手找那薄弱點加以擊破,這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幾乎所有的皇帝,在這個時候都感受到了一股子壓力,下意識的,幾個本身就有些自累的皇帝陛下,一看著架勢似乎有些不對,就開始有些後撤的想法了。

哪怕就算僅僅如此一個想法,徐衍都能夠抓住這萬分之一的機會,手中長劍毫不猶豫,灌輸了所有的所謂靈力,在那一瞬間,整個空間似乎都開始動蕩了起來。

這樣的動蕩,令的那些帝王似乎在第一時間就開始察覺,眼神之間,更是湧現出了一絲慌亂,不管怎麼樣,他們的心中其實冥冥之中都很清楚,能夠斬殺之前大宋君主趙天的存在,就定不會是一般的人。

在如此的環境之中能夠做到這一步,這要不是一個真正的高手那才是奇怪的事情呢。

眼睜睜的看著這壓力開始席捲,甚至於長劍之上更是帶有恐怖的寒芒,這一瞬間,不少的帝國君主都開始慌亂了起來,生怕在這個時候被徐衍的長劍所貫穿人受傷。

慌亂的結果將會是何等的可怕?他們之前沒有意識到,但是,現在卻是明顯的感覺到了,一股股的靈力開始運轉到了極限之後,那種恐怖的波動,第一時間就令的其中一個半步元嬰的高手,在這樣的時間段整個人都差點沒有直接暈過去,那種感覺,可是前所未有的好不好?

到了這樣的環境,做出這樣的犧牲,真的就是值得的嗎?

或許,他們很是在意自己的皇權,但是,卻並不代表可以為了皇權就犧牲自己的性命啊,之所以前來,也都是在保命的前提下保住自己的權利而已。

一旦自己的生命都受到了威脅,到底是保住皇權還是保住生命,相信,這個選擇題很多人都會做,而且,答案也都大多一樣。

「噗嗤1

元嬰境界的高手在全力防禦的時候是有多可怕,大家或許沒有一個概念,但是,卻有一句話說的很好,那便就是,不管你是否參與到了戰鬥,只要你是一個元嬰高手,那哪怕就算是上千的所謂金丹巔峰一起攻擊你,你開啟防禦的前提下,也都不可能傷害到你分毫。

但是,這個時候這個元嬰境界的皇帝,身上開啟的所有防護罩似乎就好像是豆腐一般的脆弱,還沒有等長劍接觸到呢,就開始一點點的出現了裂縫,直至消失於無形之中,這樣的恐怖搏鬥痕這樣的狀況,可是令的無數人都開始大驚失色啊,誰也都不曾想到事情的發展軌跡竟然會如此的讓人覺得不可思議,但是,不管是何等的不可思議,這似乎也都已經驗證了徐衍的實力了埃

僅僅就是一劍,這等威力似乎就已經到了極限,這樣的爆發,這樣的手段,真的就是一般的元嬰高手能夠擁有的嗎?

這徐衍,本身也都實在是太過妖孽了一些吧?簡直不敢想象,這樣的存在,到底是怎麼樣去修鍊的。

哪怕就算是一丁點的痕都不給別人留下啊,這就叫做走自己的路,讓別人無路可走。

這並非是危言聳聽,因為強者是需要一個更強的道路的,明明知道別人修鍊的道路比自己修鍊的道路更為強悍,難不成他們就不行動,不會不甘心嗎?

很顯然這乃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就算是不甘心又有何用,人家這條路根本就不是你可以走的通的,在這樣的情況下,哪怕就算是有著再強悍的實力,在為讓人不可思議的手段,恐怕,最終落得的下場也都不會很好,也就是這樣,在明明看到有一條很捷徑的路但卻沒有辦法走的時候,多少人陷入到了絕望,哪怕就算自己之前所走的大道之路信心都開始不堅定了起來。

自然,這慢慢的也就演變成了別人無路可走了,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你還能夠說什麼呢?什麼都說不著,這就現實意義。

難不成到了現在這種地步徐衍還能夠做出更為激烈的事情嗎?自然是可能的,眼睜睜的看著一個皇帝直接倒飛出去整個人吐血不止,徐衍又一次開啟了所謂的嘲諷模式。

這樣的攻心在很多人的眼裡或許很是下流,但是,在徐衍的心中,卻是只要能達到自己的目的,這一切都是無所謂的,難不成,因為保住性命,做出一些稍微違背原則的人還不多嗎?

這個世界上有著太多太多這樣的存在了,更何況,這徐衍自身本身就沒有違背所謂的原則,這也就談不上那些所謂的事情了好不好?

整個人調轉槍頭,直接就朝著另一個半步元嬰級別的高手殺去,這一次的徐衍,並沒有動用自己手中更為強悍的力量,而是將那血紅色的靈力凝聚成了一條絲線,看上去和之前的攻擊其實並無不同,但是,在這個時候,絲線卻直接貫穿了那等半步元嬰巔峰的帝王。

接下來的一幕,就令的所有人都有些不可思議甚至於是不敢想象了。

明明看上去乃是一樣的攻擊手段,甚至於這樣的攻擊手段還稍微威力小一些,那個閉著眼睛,準備承受這一擊,之後在加以反擊的帝王,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枯萎了起來。

那種枯萎,不過就是一眨眼的時間,整個人就變得十分之蒼老,甚至於有一種讓人不敢直視的感覺,一點點的開始頭髮花白,生命力,以一個極為快速的速度直接流失消失於無形。

明明看上去乃是一種手段,甚至於施展出來的也都一樣還算是一種手段,但是,在這種時候,徐衍卻給出了兩種完全不同的效果。

之前,只不過就是重傷一個高手,但是現在卻是直接令一個高手的神魂被抽離,完全枯萎的生命力讓其在沒有了一絲存活的可能。

這簡直就不可思議,見的話,這個世界上估計還真就沒有任何一個人敢相信徐衍能夠做到這一步吧?

但事實卻就是事實,在如此的環境之下,哪怕就算是戰鬥,這也不過就是瞬間的事情,一瞬間損失掉了一個帝王,甚至於就連那個帝王都不曾有絲毫的反應,這就是徐衍極限爆發之後的能力嗎?

的確,那種枯萎生命力,甚至於枯萎靈魂的能力,乃是徐衍最近才獲得的,成功進入到元嬰境界之後,他自身的靈力掩藏的也就更為的徹底了起來,青色的古怪靈力給他了一種前所未有的神通。

就好像是血仙筋的加強版一般,甚至於施展的時間都完全受到他的控制,可以一瞬間便就讓一個半步元嬰,甚至於元嬰高手筆名。

這,可就是徐衍真正最後的手段之一了啊,在這個時候為了消滅掉一個高手,給自己減輕壓力,他也都完全掩藏什麼了,開玩笑,現在在去掩藏又有什麼意義呢?

何況自己在之前還定製了一些計劃,就比如傷害到了那元嬰境界,卻殺掉了一個半步元嬰,能夠令這些皇帝們第一時間腦海之中直觀的去想,似乎,這種能力對於半步元嬰有著致命的殺傷力,但是,對與真正的原因境界,殺傷力,卻就顯得多少有些差強人意了,這可不是信口胡謅的結果,是完完全全讓他們必須要接受的後果,自然,這個時候的徐衍做所的一切,也就順著自己的計劃前進了。

要不然,這極限爆發一次就連最基本的目的都沒有達到的話,那徐衍也就白在這個世界上混這般多年了,要知道,這個戰神,在真正的戰場上所依靠的可就是智慧埃

戰爭可以依靠智慧,難不成戰鬥就不能了嗎?能夠坑人的時候,徐衍這樣的人絕對是不會出手硬碰硬的,那是莽夫的行為,徐衍也都不覺得,這樣的行為可以令自己受到什麼尊重和關注。

他本身就是一個極為現實主義的存在,在這樣是時候能夠做到這一步,這本身也就是他自身內部所一直都想要的結果不是嗎?

那怕,這個結果,或許在別人的眼裡,很是卑鄙,甚至於有一種讓人目不暇接,懼怕的感覺。

不過,這個時候的徐衍,可從來也都沒有在乎過自己的名聲啊,對於他來說,一切的手段,都乃是建立在勝利前提下的。這可是他一直的至理名言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