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帝仙>第三百四十二章:勝利下的陰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二章:勝利下的陰影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

第三百四十二章:勝利下的陰影

只有真正的融入到了徐衍的思想之中,才能夠發現他的最終目的是什麼。

果然,在徐衍消滅掉了一個高手之後,緊接著就有朝著另一個元嬰境界的高手飛去,一樣還是那等招式,只不過速度更快了些而已。

第一時間,那元嬰級別的高手差點沒有被嚇破膽,要知道,之前那個元嬰帝王就是前車之鑒啊,固然不會隕落,但是重傷也都是不可避免的,這樣的重傷,在短時間之內的確不會起到一定的作用,令的自己實力下降,但是時間一長,這個小子要是打持久戰,那他們可就完全堅持不下去了好不好?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想要儘力的去躲開,可是卻發現,自己除去施展出自己全身的力量完全將自己包裹起來,徹底的防禦之外,竟然毫無辦法。

這個時候的徐衍,心中自然知道對方在想些什麼,只不過,哪怕就算是知道,他也都不打算在這樣的情況下留手,戰爭,這本身就是你死我活,何況還是帝王對帝王,現在的徐衍,名義上或許還不是帝王,但是,真正卻有了帝王的實質性發展埃

哪怕就算是手中的力量在掌握的多一些,徐衍自身也都還是不會被勝利沖昏頭腦的,這個時候的他,雙眼依舊嚴肅,就算是這短時間之內,自己就已經令的一個高手死亡一個高手重傷了,但是,自己所面對的壓力是何等巨大,這可是徐衍自己的心中十分清楚的事情,在這樣的環境之下,需要怎麼樣去做,這點,他的心中可是很是明確的,既如此,那就沒有理由在繼續消極下去,反正,這一切看上去都是那般的順利不是嗎?

「想要重傷一個,在繼續這般戰鬥嗎?打的不錯的算盤。可惜的是,你並不了解我。」眼睜睜的看著徐衍這絲線已經到達。

本身還想要繞過反擊的那個帝王,卻在這一瞬間完全停止了活動。

這樣的絲線,無論是銳利程度,還是其他的方面,其實都已經超出了一般人的承受極限,他就算是元嬰高手,一個國家的帝王,也都很難逃出這樣的定律,但是,真的就是完全不能避免的重傷了嗎?

那個帝王不相信,也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自己的防禦力,自己還是有信心的,尤其是在生命力的爭奪之上,在他的眼裡,自己在中招之後,受傷的程度,定比第一個那元嬰高手要少很多,而這種感覺,一下湧現出來之後,他便就決定,第一時間以自己受傷的代價全力出手,不求要了徐衍的性命,但是,至少也都要解決掉這個小子這般銳利的鋒芒。

這樣的環境中能夠做出什麼,這可都已經是徐衍自身都很難想象的事情了好不好,發展到如此的地步,他本人,在這個時候其實心中一直都有著計較,至於這個計較究竟需要怎麼樣去填滿,這都無所謂了。

所謂的爆發,在這個時候完全極限運用之下,他整個身體已經漸漸開始完全清明了起來,直接一個動手,眼睜睜的看著那等絲線在一次的接觸到了對方的身體。

終究,那一種爆發在這個時候又一次的出現在了另一個元嬰高手的面前。

哪怕那個和元嬰的帝王在開始並沒有如何去主意這些,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所施展出來的那種強橫力量,卻始終依舊還是展現出來了。

生命力被抽空,甚至於整個人瞪大眼睛完全不敢相信這等事實的前提下,就如此不明不白的死了。

僅僅就是一招,便就要了兩個高手的性命加上一個元嬰高手的重傷,這死亡的甚至於還有一個元嬰高手,這是何等的實力,這是何等的恐怖狀況,換成任何一個高手,到了這一步,恐怕心中也都完全不敢想象這一切都乃是事實吧?

可讓人無奈的是,事實就是事實,你就算是不願意看見,甚至於覺得是這一切太過扯淡,見到那元嬰帝王死亡的一瞬間,你也都只能承認,這個徐衍,一直以來還都掩藏著你所不知道的殺招,而在這樣的殺招之下,幾乎沒有任何一個人乃是可以逃脫的,這可就當真令的他們完全不敢相信甚至於有種極限的驚恐了埃

實力和算計,真的能夠和徐衍一樣運用的這般讓人根本不能抵擋嗎?

要是他第一時間直接就要了那元嬰高手的性命,在前車之鑒之下,那兩個死亡的高手,根本就沒有可能在大意什麼,那個時候,想要要他們的性命,這可就是比現在困難的多的事情了。

戰鬥,在很多時候比拼的的確是實力,但是,殺戮,卻比拼的絕對不僅僅只是實力和修為這般簡單,徐衍早已熟悉了這一切,運用這些手段,自然也就得體到了他自己都有些無法想象的地步了。

這就是那個極限的高手,那個讓你無從下手,但是心中卻充滿著一種由衷恐懼的傢伙。

而接下來的徐衍,似乎早就已經習慣了這樣的手段,終究在這個時候利用自己智慧和本身實力,施展出了讓人應接不暇的那種實力。

一連下來,就直接要了那其中五個高手的性命,其中固然有一個乃是重傷,但是那兩個卻就不過半步元嬰巔峰的實力,在徐衍暴露出自己另一種手段,其他招式之後,根本就完全來不及反應,這便就死在了他的手中。

整個戰場,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只有目瞪口呆的份了。

沒有人能夠想到,在這般短暫的時間段之中,徐衍就殺掉了五個帝王,而其中真正運用起來的可不是他手中那些逆天的底牌,而是自身的智慧和那等算計的手段。

這令的那些死亡的帝王在臨死之前都有些不敢相信驚恐甚至於更為覺得不可思議。

可事實偏偏就不是他們能夠反駁的,在死亡之前哪怕就算在如何的不願意相信,但是,這也都由不得他們了。

「這就是徐衍嗎?那個大秦的戰神,僅僅這般短的時間之內就已經成長到了這等地步了?」大周的皇帝姬潤有一種從未有過的無力感。

一直以來,他都覺得,自己乃是這西域之中掩藏的最好的存在,但是,現在卻發現,這個所謂的徐衍,才是真正掌握一切的傢伙埃

心中的鬥志,似乎在這個時候已經完全喪失掉了,在這樣的環境之中,徐衍給他的陰影當真可謂是十分之巨大,從未有想過今天這樣的狀況,但是,這種狀況,卻是實實在在的出現在了自己面前。

那種感覺,還真就不是一般的無奈和不甘埃

放棄掉自己的大好年華嗎?一直盡興經歷掌控的權利,卻因為一個出籠的猛虎,徹底的完全再也不屬於自己了。

說實在話,他的心中有著太多的不甘心,但是,這個時候不甘心又能如何?自己所謂的六國聯盟,好傢夥,不過僅僅就是幾個照面的時間,就被徐衍直接拔掉了五個,這樣的能力,真的就是一般的高手所能夠具備的?

的確不能,但是,到了現在這種環境,他所能夠做的事情還真就不多了,因為,在如此的狀況之下,哪怕就算是他本身,也都只能一步步走到極限,哪怕就算是這極限並不是自己想到的也都是一樣。

嘴角,終究在和徐衍分開了一定距離之後笑了起來,那種笑容,帶著十足的無奈和不甘心。

這傢伙,在徐衍的眼裡,本就可以說是一個地痞無賴,現在看到明明知道是不可為的情況下,是否會有什麼選擇,徐衍並不是很清楚的知道,但是卻明白的知道一個道理。

那就是,自己憑藉這一次的手段,是真正的將這周邊的所有國家都給打敗了,並沒有用上三個月的時間,而是僅僅只用了一個月的時間便就徹底的完成了這一次的戰爭。

說實話,仔細回想起來,哪怕就算是他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做出來的成績,但是,事實就是事實,哪怕就算其中充斥著各種不確定,甚至於是奇,但是,現在擺在對方面前的選擇卻已經完全出現了。

五個帝王的死亡,這就已經預示了對方是失敗,哪怕就算是徐衍自己也都覺得贏得有些稀里糊塗,一切在自己的算計之內似乎太過順利了,但是,這也都還是勝利啊,一個大秦一直以來都前所未有的勝利。

雖說,或許不管是誰,到了這一步之後,都覺得這等勝利似乎有著什麼所謂的陰影,但是,這卻是事實,一個你就算是想要改變也都不能改變的事實。

「這是你想要的東西,給你便是1直接從懷中拿出一物,丟給了徐衍,那個時候如同流氓一般的姬潤,便就運轉自己所有的真元,開始撕裂空間逃脫起來。

「快追1幾乎是下意識的,那些所謂的大秦高層,就開始大神喊叫,開什麼玩笑,在這種時候要是真的遇見了這樣的事情,這換成是誰心中也都會很是不甘心吧?

勝利,這乃是絕對不允許打折扣的,哪怕就算是有些時候大多數情況下,所謂的勝利都不可能有多少完整的存在。

可偏偏就是這樣,此刻的徐衍依舊也都還是覺得這件事情似乎太過不可思議了,要不是親眼所見,這等情況下,就算是他也都不敢相信這一切。

自己這個戰神固然是做了很多事情,但是,最關鍵的兩次勝利,第一次雖說很是沒有水分,但是也都有遺憾。

至於這一次,更是好像白撿的一般,令的他心中一股悶氣想要釋放出來,卻是一點門路都沒有,這些,到底都算是怎麼回事?難不成自己就只能如此了不成?

一個人,當強大到了一定地步之後,難不成就真的在有些方面,完全就沒有辦法自己左右了?

要知道,這等名聲,有些時候的確給他一定的幫助了,但是有些時候,自己想要得到真正歷練,危機的時候,這等名聲,似乎也都成了負累埃

這種感覺一旦出現,就在徐衍的心中久久不能散去,哪怕就算是擁有在多的那種光環,也都無法讓他心中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