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帝仙>第三百四十三章:一個奇怪的訊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三章:一個奇怪的訊號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三百四十三章:一個奇怪的訊號

一伸手,六塊所謂的帝璽便就終究出現在了自己的手中,這個時候的徐衍,身上單單是帝璽,便就有了十二快之多,只要完全融合在一起了,那便就是真正的二品巔峰帝國之帝璽。

也就是到了這種地步,徐衍才算是真正的鬆了一口氣,不管怎麼樣,在這樣的時間段之中自己算是徹底的勝利了,哪怕就算是這種勝利,來的有些不明不白。

的確,要是按照自己之前對這個姬潤的理解,他就算是真正最後會投降,也都不會走的這般瀟洒,甚至於在走之前,對自己露出了一個很是奇怪的表情。

但是偏偏就是這個表情,令的一直以來覺得這事情完全不對勁的徐衍,在這樣是時間段之中更是有一種前所未有激烈的感覺,在這樣的環境之中,到底什麼才是對的,什麼才是錯誤的,這一切的一切,徐衍竟然直接都開始沒有了概念,這可不是一個好的算計,也不是他徐衍真正能夠完全形成的狀況,可是,偏偏,在這樣的時間段之中,卻就出現了。

以至於,現在的他腦海之中出現了沉思,甚至於有一種前所未有激烈的感覺,在這樣的感覺之下,他能夠做到的事情其實並不是很多,不過最好的事情卻還是被自己掌握了。

能夠令的他真正鬆一口氣的是,終究,自己的目標算是完成了啊,不管其中經歷了什麼,完成了,就是完成了,在這點上,他沒有絲毫的其他感覺。

如果不是這樣的話,他可能一輩子都會活在愧疚之中,畢竟,老爺子的性命,在他的眼裡才是最珍貴的,同樣,這大秦的利益,也是他心中必須要爭取的東西。

至於那奇怪的眼神到底蘊含了什麼,徐衍很想要知道,但是哪怕就算是不知道,段時間之內,似乎也都還是不會有什麼大問題,在這樣的環境之中,他所想的東西,也就不可能在繼續變成他真正能夠做到的事情了。

「發展到現在這種程度,可是我之前完全沒想到的啊,一直以來,我都覺得這戰爭乃是勞民傷財的事情,甚至於除去戰爭,我更加反對殺戮,但是,這一次的殺戮,卻給我帶來了一種很是不好的感覺。」徐衍似乎有些自言自語,鬆一口氣的同時,心中更加有些疑惑這件事情的發展怎麼會到了現在這種地步。

不得不承認,這個小子乃是一個十足敏感的人,也就是這樣敏感的存在,才能夠在這樣的環境之下弄出現在這般多的事情來吧?

可惜的是,很多時候,這情況並不是賭局,哪怕就算是自己真正嚴格意義上已經有所察覺了,在這樣的時間段之中,他也都依舊不會有其他的所謂反應,因為,這樣的反應,的確並不是很切合實際埃

這一場戰爭,定會載入史冊,也定會讓這整個大秦完全的沸騰起來。

一場對外戰爭,看上去很是和邏輯的走到了今天這一步,最後的勝利,竟然是莫名奇妙,或許,哪怕就算是這些參與者,也都不會真正的覺得這是必須要要說出去的話,定會第一時間隱瞞下來。

要不是這樣,那才是真正的奇怪呢,畢竟,軍功,這可是真正現在大秦最需要處理的情況啊,何況,這整個周邊的帝國帝璽雖說都落到了他的手中,但是這些後續的事情,卻還是沒有處理完埃

在這點上,徐衍就算不想要承認,卻也都必須承認,這場勝利之下,所埋下的隱患實在是太大了些。

「殿下您難道覺得這一切都乃是個陰謀?」很顯然,秦天本身看不穿這其中的一些東西,但是,要是說一點感覺都沒有的話,這也都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和西域那一次的戰爭有些一樣,都有一種很是虎頭蛇尾的感覺,這要是出現一次的話也就算了,可以歸結為巧合,但是,要是連續出現兩次的話,這情況可就不僅僅能夠用巧合來形容了啊,這樣的時候,不管是誰,心中其實都必須要有這樣的危機意識,因為,現在的大秦在這種節骨眼上,是經不起任何那種驚天陰謀的,可是,偏偏在這種時候卻出現了這樣多的巧合,這換成是任何一個人,相信心中也都不覺得這種巧合很是正常吧?

「陰謀倒不至於,至少我沒有見過一個人能夠用自己在手的權利去坑人的,要知道,現在眼的帝璽可都在我的手中了,其中這些國家的郡主,除掉剛剛那個無賴姬潤,其他的都死在了我自己的手中,用自己的死來出策劃針對我大秦,我還是有些自知之明的,這可能性並不大。」徐衍有些無奈的說道。

但是這勝利的耐人尋味,卻是有目共睹的,尤其是在和老三一戰還有和面前這姬潤一戰的時候,那等隱約相同的感覺,令的徐衍心中其實很是不舒服,但是,卻也不知道該說點什麼。

畢竟,很多事情,哪怕就算是到了自己這裡,在很多狀況下也都不能保證完全能夠弄明白埃

可惜的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自己似乎還是忽略掉了什麼關鍵性的東西,以至於,到了這種環境,他自身都開始有些懷疑自己的一些東西了起來。

「只要我們徹底將這所有的帝國完全拿下,那就算是那些暗中的存在會有陰謀,也都無所謂了。」秦天在仔細想了一下之後,雖說還是有些不放心,但是,卻也信心滿滿。

的確,名義上,現在的徐衍算是消滅掉了所有的周邊國家,最難的事情他都已經完成了,但是,卻並不代表實質性上,他真就消滅掉了這些國家埃

且不說之前那些國家,國土他們還大多隻掌握了一半左右,就是現在這六個國家,他們根本就沒有掌握到什麼國土。

這後面的戰爭,將會是一個浩大的工程,哪怕就算大多數的修士都不會在抵抗什麼,但是也定有著一群人會負隅頑抗,那就好像是牛皮癬一般的讓人討厭,卻是滅有辦法在短時間之內完全除掉。

這等任務十分繁瑣和浩大,說實話,不管是交給誰誰也都會頭皮發麻,這一點上,就算是徐衍也都一樣如此,只能說,這就是快速的戰爭所留下來最為令人無奈的事情。

徐衍是沒有辦法,必須要這樣做,要不然,那怕就算是在如何,他也都不會這般急切的要了這幾個國家名義上的完全消失。

要知道,接下來所接收的困難程度,可是比之前沒有滅掉國家的時候要難上不少倍埃

當然,這些事情,對徐衍而言固然頭疼,但是最主要的情況已經完全解決掉了,他的心中那塊大石頭也都終究算是放下來了。

不管之前的自己有著什麼樣的想法,至少到現在,他的心中還是很明朗的覺得這情況算是對自己大秦有著巨大好處的。

既如此,那些想不明白的事情,或許在這個時候還是能夠暫時擱淺的,有些所謂的秘密,到了時候自然就會大白於天下,不管那個時候自己是需要面對什麼樣的挑戰,只爭朝夕這個辭彙,還是在這個時候很是受用的好不好?

哪怕在徐衍的心中,這辭彙多少有些讓人無奈,但是就算無奈,也都比現在這樣的情況要好上不少吧?至少,不算是真正讓自己徹底的失去了一切埃

最重要的東西還是可以留下來的,這,其實對於現在的徐衍而言,就已經很是足夠了,至於其他的事情,哪怕就算到時候自己還有著什麼其他的想法,這也都無所謂,反正,一切的一切,到了這一步之後,對自己而言,就都不算是什麼壞事了,這難道還不夠嗎?難不成還要自己在做出一些極端的事情來嗎?

屠殺,他只需要一次便就足夠了,要是沒有必要的情況下,做出這樣的事情來,有傷天和不說過,自己的心中也都還是會一直留著這等疙瘩的好不好?

這,似乎才是徐衍一直以來最忌諱的事情埃

「我總是感覺那傢伙走之前的眼神有著什麼深意,或者是想要給我發什麼樣的訊號,這種感覺很不好,甚至於就連現在,我慶祝這等勝利的情緒都沒有了。」徐衍多少有些哭笑不得。

看著自己那些手底下的士兵一個在這個時候完全歡呼了起來,他的心中何嘗不想要和他們一樣歡呼呢?

可惜的是,這種情況,不是自己能夠的,在心中有事情的環境之下,哪怕就算是做出再多的嘗試,這恐怕也都是完全無用的吧?

也就是因為這一點,他的心裡承受能力這般強的情況下,卻依舊還是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或許,這就是他所必須要經歷的東西,性格這樣的東西,還真就不是說改變,便就能夠改變,說克制,就能夠完全克制住的。

「這是一個很奇怪的訊號,不過,暫時我們還是不要去想這些的好,畢竟,很多事情,都不是我們想象之中的那般簡單,既然做了,那就一定要做到底,有些變故,暫時,還是藏在自己的心中比較好。」這乃是徐衍的心裡話,在這個時候和秦天說起來,其實也都算是真正的交心了。

因為,接下來的善後事宜,已經不可能是自己去做了,畢竟,自己還有著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融合帝璽,解救老爺子的性命,甚至於還有一些大秦最主要隱秘的事情,既然做上了這個位置,徐衍就沒有理由在這個時候做起甩手掌柜,在他的眼裡,這一切,都乃是必須要做出來的,哪怕就算是有些困難也都一定要克服下去。

而戰場,恐怕之後很長一段時間自己都不能兼顧了,哪怕就算是徐衍自己對戰場有著天生的熱情,有些人也都還是覺得徐衍天生就應該是在戰場上的。

「放心吧,我知道殿下您的一些事情,現在時間最為緊迫,您還是主要做好自己的事情才好。」秦天並不算很是了解這大秦其中的一些絕對的秘密。

但是,作為整個大秦的柱石,他要是說一點都不知道,這估計也都一樣沒有人會相信,事情發展到了現在這種地步,很多時候,其實就已經不是簡單的一句話便就能夠解決掉的了。

他知道自己應該說什麼,應該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