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帝仙>第三百五十章:被坑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章:被坑了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

第三百五十章:被坑了

要知道,哪怕就算是皇子的母親,能夠影響的也就只有皇子一個人,所以,這後宮之間的爭鬥才會真正那便的平靜。

大家比的也就頂多乃是兒子而已,而現在,即將登上那個位置的卻不是他們任何一個人的兒子,傳聞,是那個額皇帝深愛女子的兒子,那還有什麼比拼的勁頭。

還是好好想想,在陛下走了之後,他們將會何去何從吧。

要知道,真正唯一和現在的徐衍有過交集的後宮,也就只有皇后一個啊,徐衍之所以尊重皇后,其中最主要的原因乃是他是自己六哥的兒子,而也幾乎就是他從小將自己養大的。

至於其他人,好吧,徐衍壓根就沒有過半點那種見面的機會,就算是見面了,這等級規矩森嚴的皇宮之中,也都很少會出現說話,或者是其他的情況。

想要繼續留在宮中,以這個徐衍和其父親的性格,這可能性或許很大,但是,卻也永遠都只能在後宮的一個角落裡享受榮華富貴了,在也沒有了半點其他的可能性。

要知道,沒有人會相信,這個時候的徐衍會做出什麼將父親的那些女人直接照單全收的事情啊,這樣的情況哪怕就算是徐衍在怎麼好色也都不會做的。

更何況,這徐衍,在整個大秦之中幾乎沒有傳出任何的所謂桃色新聞,彷彿他的生命裡面,除去了戰爭和修鍊之外,就在也沒有其他的事情了一般,這樣的情況下,誰也都不敢保證,接下起來自己將會何去何從。

「老爺子怎麼樣了?」看著守在門外的那個大太監,徐衍輕聲說道,不管怎麼樣,那些所謂的嬪妃沒有資格進去,但是自己卻一定有資格的。

只要還沒有隕落,對自己而言,這一切都還是可以接受的,因為,這一次的自己帶回來的乃是帝璽,只要老爺子還有一口氣在,那就絕對不會出現什麼蛾子。

「殿下您還是自己進去看看吧,這件事情,不管是誰也都不敢在您面前嚼舌根埃」大太監有些無奈,要是有選擇的話,他是絕對不會這樣和徐衍說話的。

畢竟,哪怕就算是現在的徐衍,真正要是說的話修為還不如自己這個大太監,但是,始終這也都還是整個大秦未來的主人啊,甚至於,發展潛力僅僅一個元嬰,都不定就能夠完全是封頂。

這樣的存在,不管出現在什麼地方,這所能夠帶來的震撼和震懾力都乃是前所未有的吧?能夠在這樣的時候依舊還保持本心,這本身就已經算是一件很是厲害的事情了,渭南的心中是何等的清明,他可不想要熱火上身。

權勢滔天,至少現在的徐衍算是權勢滔天,所以,不要說現在老爺子的情況不明了,哪怕是在出現任何的變故,在徐衍這裡,也都依舊還是能暢通無阻。

自然,老爺子這所謂的不準堂任何人進入的口諭,對徐衍而言也就不存在了。

「算了,還是我自己進去問問吧。」徐衍自然知道這大太監的本身實力,可以說,在這整個皇宮之中,要是說真正的第一高手的話,除去那些已經不知道閉關多少年的皇族老祖宗之外,真正最厲害的便就是這個一直都對皇室忠心耿耿的大太監渭南了,這個人,哪怕就算是上一代的皇帝很是荒淫,他也都一直完全的聽從皇帝的命令,說實話,徐衍還是比較佩服對方的。

哪怕很多黑暗的事情,都乃是這渭南做的,但是,這一切都是建立在對大秦的忠誠上面,而這種忠誠,乃是前所未有,真正最為激烈的東西。

就算是徐衍真正的做上了皇帝的位置,在見到這大太監的時候,恐怕也都還是要恭敬的叫一聲前輩吧?這乃是一種尊重,也是一種習俗。

要不然,一個太監又如何能夠在這般複雜的皇宮之中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呢?

當然了,不管怎麼樣,在聽見渭南這句話的時候,徐衍的心中也都多少放心了一些,只要老爺子還沒有死,這就一切都還好說。

畢竟,不管怎麼樣,這對他而言的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皇帝這個位置並不是那般容易就能夠做上去的,要是能夠讓老爺子在扶著自己走一把,這對徐衍而言才是最好的結果不是嗎?

更何況,他們之間的父子關係一直都是那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在這樣的時候,要是真的眼睜睜的看著自家老爺子就如此隕落了,這對徐衍而言,也都是一種前所未有的殘忍埃

天知道,到時候的他自己會不會真正的後悔一輩子,要知道,他一直以來,都以徐蔚為偶像啊,要是這個形象真的崩塌了,他心中就如同大山徹底倒塌一般,前進的目標都將會小了很多。

這並不是他徐衍想要看見的,至少,在這種時候,他的心中並不想要看到這一幕幕。

一項到這些,徐衍的腳步就更為厚重了一些,他不想要去看自己父親那般虛弱的樣子,但是這個時候的他卻沒半點辦法。

父愛如山,他知道,自家父親一直都深深的愛著自己,甚至於生怕自己出現一定點的危險,多少次都只能顧及自己。

說實話,當年在和自家六哥聊天的時候,就連徐睿這樣看似毫不在乎的人,都直言不諱的說他有些嫉妒徐衍,這樣的一份寵愛,想要完全割捨掉,這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好不好?

現如今,要看到老爺子最不堪的一面了,徐衍心中要是說一點那種感情都不會有,后怕都沒有的話,這才是真正不可能的呢。

深吸一口氣,終究,徐衍推開了房間的大門,裡面幾個太監直接就如臨大敵,不過,一看到乃是徐衍的時候,這本身的動作,也就小了很多,開玩笑,這可是皇帝的兒子,也是這整個大秦真正的繼承人埃

養心殿的內部同樣也有一個休息的區域,說實話,在聽見老爺子依舊還在養心殿,而不是在後宮的時候,徐衍沒由來的就是鼻頭一酸,這都快要到油盡燈枯的地步了,老爺子已然還要處理著這些事情。

也怪不得之前和自己交心的時候,他會說,不管怎麼樣,在這一次的事情過後,自己要是活著的話也都會退位,說實在話,之前的徐衍心中是不認可的,畢竟,這個皇帝陛下還沒有隕落,為何要推上自己呢?

自己這個聿王,在沒有戰爭的時候段時間之內還是十分逍遙的好不好?可惜的是,現在一想,他便覺得,老爺子真要是想退出的話,這也就隨他了。

畢竟,不管怎麼樣,他為這大秦付出的東西實在是太多太多了,想要頤養天年,真正的享受一把修鍊和生活帶來的快樂,自己這個做兒子了,根本就沒有半點理由去反對什麼。

也就是因為這一點,徐衍在來到了那榻之上的時候,心中沒由來的就是一酸。

可接下來的畫面,看的這個傢伙直接就瞪大眼睛,有一種根本不只愛一個頻道上的感覺,這算是怎麼回事?

自己好不容易這情緒上都已經快到極限了,在看看老爺子,雖說不是宏觀滿面吧,但也絕對不會是那種完全幾乎要死的樣子埃

迴光返照,就算是迴光返照也都不至於這樣吧?這擺明的就是還沒有到時見,甚至於老爺子的身體比之前還要好上一些了?

可為何,在這樣的時候直接就找來自己呢?開什麼玩笑,前線哪裡可還是有著自己無數的事情要處理好不好?

現在的徐衍,一瞬間似乎全都明白了,這老爺子是直接用自己病危將他坑過來的,一項到這裡,他的心中就有一種想要哭的衝動,自己怎麼攤上這樣的父皇啊?

難道不知道,現在周邊的國家要是沒有自己震懾的話,那些反抗的修士會反抗的更為厲害嗎?

一時之間,徐衍的腦子都開始有些短路了起來。

實在是不懂老爺子現在到底葫蘆里買的是什麼葯。

猛然間,這徐蔚就直接睜眼了,用似笑非笑的表情看了看這小子,道:「老子要是不說現在已經病危,馬上就要死了,你小子會第一時間從前線趕回來?」

那架勢就好像是完全讀懂了徐衍的心思一般,聽的徐衍是一陣陣的無語,這都算是什麼事情啊?

按照自己對老爺子的了解,這老爺子是絕對不會拿國家大事去做出什麼狀況來的好不好,但是,現在的這樣狀況卻始終都還令的徐衍完全無法相信,什麼時候這徐蔚也都有這樣的性格了?

好吧,這一次的徐衍就好像是第一次看清楚徐蔚一般,他不單單有著絕對恐怖的大氣魄,更是有著一些小伎倆啊,而這樣的小伎倆,不說自己了,估計沒有任何人能夠逃得過去吧?

這個時候的徐衍是當真頗有些無語了起來,換成是誰,在見到這一幕的時候,恐怕無語的程度都會更為激烈吧?簡直就不敢想象,這大秦的千古一帝,有些時候竟然性格還能有孩子的一面。

這,這簡直就顛覆了所有人的認知好不好?

「行了臭小子,我知道你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不過,你真的覺得,有你震懾在前線,乃是一件好事嗎?」老爺子心中很是無奈的說道。

別看他直接將兒子坑了,但是,始終這也都還是有著無數道貌岸然的理由的,在這點上,徐衍這傢伙還真就不好去反駁什麼。

因為他的心中很是清楚的知道,這真要是自己一直在先前的話,雖說可以避免傷亡,但是,卻並不是一件完全的好事。

只是,他的心中還有一絲不甘,直接就說道:「這至少可以避免大範圍的傷亡。」

自己聿王殿下的名聲在外,哪怕就算是那些反對者,在聽見他的名字或者說知道他在前線的時候,也都還是會投鼠忌器的,但是,要是你自己不在的話,這結果,可就很難預料了好不好?

徐衍不希望這樣的事情發生,畢竟,那都是跟著自己一路拼殺出來的將士,哪怕就算是他,也都還是有著一絲割捨不下情感的。

,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