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帝仙>第三百六十二章:老套的裝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二章:老套的裝叉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

第三百六十二章:老套的裝叉

「我說你小子哪裡學到的這些花花腸子,就算你不想要奪那個位置,也用不著這整天就如此花天酒地吧?」徐衍實在是有些看不過去了,你要是真的想要在咱面前展現出你是一個男人也就算了。

這種完全放蕩的表現,可不能縱容。

皇室的弟子或許不會在乎名聲,在徐衍的眼裡這些也都無所謂,但是這總歸是自己弟弟,縱然他可以逍遙,但至少也都不能放蕩好不好?

「我這不就是說說嘛!開個玩笑,哥你可以問問這裡的老闆,那種事情我可是一次都沒做過,我還指望著娶一個賢惠的媳婦呢1噘著嘴小聲說道。

其實說實話,徐宏還是蠻怕自己這個親哥哥的,這是從小到大養成的習慣。

一直以來,他都以自己的哥哥為偶像,也就是以為這樣,他才急於對自己哥哥證明,自己乃易積分是一個男人了。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就好!不過,這裡的環境到也都還不錯。」徐衍終究這張臉開始緩和了起來。

對於弟弟這句話,他還是相信的,整個皇族嚴厲的教育其實就是恪守底線,要是就連一些底線都沒有了的話,那你的身份越是尊貴,造成的影響,破壞就越大。

「那是那是,哥,別說我這個做弟弟的不向著你,您身邊這位可是這青雲樓的頭牌,就連六哥都沒有這待遇,在這裡,您可算是最尊貴的貴賓了。」好傢夥,一提到這些,這小子就笑笑開顏。

反正發現了自己親哥哥沒有真正的生氣,那他自然也就能夠放得開了埃

要是當真徐衍在這個時候生氣了,或許,以後這青樓就要和自己說再見鳥,那怎麼辦啊,要知道,這個傢伙,可還想當一個風流王爺埃

之所以還沒有動手動腳,做出一些事情來,這最主要的原因乃是皇族有規矩,在娶妻之前是絕對不允許那啥的。

當然,現在守規矩的人也都不多了,畢竟,這種事情也沒有人去查,但是,對徐衍而言,皇室的規矩就是底線,至少,也是自己弟弟的底線。

「哦?」徐衍到是有些詫異了,側過頭去看了看剛剛那一直不言語,卻可勁給自己倒酒的妹紙。

說實話,乍一看這個女孩子到真就沒有什麼太過驚艷的,但是,這卻是越看越耐看,彷彿越看越美一般,這樣的女子還真就是十分少見好不好,怪不得能夠做這青雲樓的頭排。

「哥,我告訴你一秘密1一提到這,這小子就無比興奮。

當下小聲的說道:「這燕兒姑娘可是我大秦鄰國一個侯爵的女兒,只不過那侯爵被皇族誣陷,導致全家被滿門抄斬,就他一個逃到我大秦,淪落為了風塵女子,不過他對咱們大秦的聿王殿下,那可是感恩戴德的吆。」那說的可就好像和真的一樣,笑眯眯的表情就連徐睿都是一之後扥無語開笑。

叫你這傢伙裝正經,現在被調侃了吧?

「還能不能好好喝酒了?」徐衍無語的再一次訓斥。

可惜,這壓根就沒啥用處,自己這弟弟似乎也都長大了,這臉皮啊,根本就比之前自己見他的時候厚實多了。

「煙兒,還不快給我哥哥倒酒。」一句話,這傢伙便就又一次躺起來了,那架勢,哪裡有半點為未來王爺的威嚴。

好吧,其實徐衍對自己這個弟弟有些時候也都是頭疼不已,可誰讓自己就攤上這貨了呢,這小子,要是有徐睿一半的儒雅,自己也都不至於天天為他擔心。

小時候就是一調皮搗蛋的祖宗。

「哎吆,我說今天怎麼流年不利,這煙兒姑娘被人叫走了呢,誰有膽子搶走我的御用丫鬟啊,原來是你,還帶了兩個明顯是初哥的傢伙,徐宏,你還真能折騰埃」猛然間,就在這三兄弟正好盡興的時候,只聽見包間外面一個聲音冒出。

也不管裡面是不是有什麼人,是不是願意他們進來,這一大票的公子哥就湧現到了這包間之中了。

為首的是一個身上帶著很是古怪玉佩的公子哥,渾身錦衣華袍,頭上還帶著一定看上去很是不倫不類的帽子,大有一種十分風騷的感覺。

尤其是其身後那些公子哥,一個個也都是一臉古怪的看著他們。

在那些人的眼裡,這徐宏不過就是一個普通的所謂皇族,這樣的人,在這京城可以說是數不勝數,而他們,卻是朝中一線大臣的公子,前幾次都被這徐宏給截胡了就已經令他們十分不爽了。

這又來一次,要不是顧忌他乃是皇族,背後有著宗府撐腰的話,他們早就大打出手了好不好?

不知道這煙兒姑娘乃是朝中一品大員工資看上的女人嗎?

要知道,這為首的公子為了煙兒可是煞費苦心埃

到現在也都沒有要了他的身子,只求能夠為他贖身帶回去當個小妾。

現在一個區區的皇族就敢搶自己看上的女人,這要是真不給他教訓,他還就不知道馬王爺幾隻眼了。

徐衍面無表情,似乎這件事情和自己沒半點關係一般,而那徐睿卻是眉頭一皺。

他平生最煩的就是這種不講理的裝叉,套路已經很老了好不好?堂堂朝中貴族,竟然能為了一個女子爭風吃醋到了青樓來,這代表,朝中的那些傢伙到底品味是有多低埃

不在其位不謀其政,或許這種事情之前的徐睿管不著,但是,現在既然已經決定幫徐衍,那就有些看不慣了。

「周子云,今天小爺開心,不想和你一般見識,別以為你老頭子乃是翰林院大學士這京城就沒人治得了你了,識相的,還是快走吧。」徐宏並沒有在這個時候透露自己的身份。

畢竟他的身份要是為了這些事情自己暴露出去,這也太丟人了些,估計自家哥哥都能看不起自己。

這輩子他可以被任何人看不起,但唯獨不能被自己幾個哥哥和老爺子看不起,所以,此刻的他胸中已經有了一團火氣。

「什麼?你說什麼?不和我一般見識?你當你是誰啊?皇帝的親兒子?」猛然間,這叫周子云的傢伙似乎是囂張習慣了,第一時間這便就爆發起來。

也不管這徐衍他們還在這吃著東西呢,一伸手,這便就將整個桌子都給掀翻了。

「轟1

整個包間之中那菜肴灑落了一地。

不過就在那瞬間,無論是徐衍還是徐睿,都直接開啟了防護罩,保護了這裡面的女眷和自己。

依舊不動聲色。

到是徐宏愣神了起來,他一直以來以為自己就算是足夠囂張的了,卻不成想,這京城之中竟然還能有這樣囂張的紈子弟。

「你丫真有種,在自家哥哥的面前敢掀桌子,這種事情,恐怕就算是之前那些三品帝國的皇帝也都不敢吧?」

反應過來的他差點沒有第一時間便就必然大怒,這乃是在打臉啊,直接打的不是別人的臉,而是自己的臉。

「周子云,你可知道你剛剛做了些什麼?現在就賠禮道歉,要不然,就你老爹來了也都救不了你。」很是冷靜的一句句說道。

其實在這個時候有些人意識到事情不對,就已經暗中傳訊自己家長了。

這個徐宏在他們的眼裡固然只是普通皇族,但是,不管怎麼樣,真要是皇族發怒的話,他們想要完全招惹,這也都必須要抬出家長來埃

自然,這個最有分量的就必然是那翰林院的大學士周卓了,而此刻這件事情正好也就之周子云弄出來的,以周卓那種護犢子的心,估計第一時間趕來的可能性也都很大。

「你說什麼?有種在說一次1一直都乃是自己在別人的面前裝叉,還真就沒見過在自己面前裝叉能裝到這等地步的。

周子云差點沒氣出心臟病來,猛然間,這雙眼睛之中閃現出厲色,這件事情既然都不能善了了,那便就一不做二不休,反正,只要沒有證據,打點好一切,區區一個皇族,這也都不見得有什麼大師。

畢竟,現在這朝中的風向很是厲害,尤其是那位一直都在針對其他的皇族,要真是做了,恐怕那位還能夠賞識自己父親也不定。

徐衍和皇族旁系之間的矛盾,其實大家的心中都很是明白,只不過,現在暫時的被潛伏了,沒有爆發而已。

傳聞,那位最反感的就是那些皇族做米蟲,什麼都不做,卻得到了大批的資源,而現如今,那位又是如日中天的時候,自己做個馬前卒,很有可能還能得到賞識不說,這煙兒還能夠到手,自然就沒有了顧慮。

「我看你是真的不了解形勢,既如此,那可就怪不得本少爺了。」猛然間,這個時候的那周一雲就騰升出了一絲恐怖的靈力,在那頃刻之間,一股子靈力就好像是利刃一般的直接就沖向了那徐宏的心窩。

說實話,他這樣的如意算盤打的也都不錯,作為一個紈,這也都還算是有點腦子。

但可惜的是是個瞎子,明明知道這前方的人身份不簡單,還想著得到些什麼,這不是擺明的自己給自己找刺激,甚至於是找死嗎?

「嗖嗖1隻不過就在眨眼,看到了徐宏身上出現了一絲金光。

還沒有等那個傢伙反應過來呢,在這個時候,這包廂之中就出現了一個人影。

伸手便就是一刀,鮮血,在這個時候如同泉涌一般的開始出現在了那大學士之子的手臂之上。

整個手臂,似乎被什麼不知名的力量給直接肖掉,只是一個劇痛,終究,這個傢伙就整個人反應過來。

豆大的汗珠便就開始從其腦門之中冒出,恐怖的嚎叫,在這個時候就直接延伸,令的這整個青樓都直接動容了起來。

誰敢在青樓重傷一品大員的兒子?這找死嗎?

得到消息的那些青樓的主管和掌柜差點魂都給嚇出來了,這下麻煩大了,簡直就不敢想象,之後將會出現什麼樣的情況。

整個青樓裡面的氣氛,在這一瞬間都降到了冰點,沒有一個人敢在這個時候說出一句話,也沒有任何一個人,敢走動什麼的。

,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