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三百六十三章:燕雲十八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三章:燕雲十八將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三百六十三章:燕雲十八將

所有的人目光,都看向了這個看上去很是古怪打扮的憑空出現修士的身上。

這個人,渾身上下一襲黑衣,並沒有帶任何盔甲的,但是打扮,卻是戰時最為激烈的打扮。

黑衣黑袍,頭戴面罩,整個身子挺拔不已,在那腰間,更是有一個法寶形的弓弩存在,手中長刀寒光閃現。

竟然同樣也都是一個品級絕對不低的法寶。

出手之後,那人直接收刀,似乎這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般,和他沒有任何關係,一點點的走動著,來到了徐衍的身後,自始至終,沒有說過一句話。

「這到底是什麼人,從其出手的速度和那周子云的實力判斷,這最起碼也都是一個半步元嬰級別的高手啊,這樣的高手,僅僅只不過是那個人的侍衛嗎?還是隱藏在暗中的?」多少人的心中掀起驚濤駭浪。

在這京城裡面,其實半步元嬰並不少見,很多大家族的家主,都已經到了這個層次,但是,半步元嬰的侍衛卻很是少見,近乎於沒有好不好?

到了半步元嬰這等境界,不管是在哪裡都可以可以成為一方大佬了,這樣的存在,給人當侍衛,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事情,要不就是出於信仰,要不,就是他們即將保護的存在乃是一個身份地位已經尊貴到別人無法想象地步的人了。

可仔細看來,這個穿著很是普通的遊俠,怎麼看也都不想是有半點貴族氣息的人啊,滿臉的鬍渣幾乎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清理過了,這也就算了,最主要的是,身上竟然還有傷疤,尤其是脖子上的那跳。

這說明,這個人絕對是經歷過很多廝殺的啊,真正的高層,貴族,又有幾個是真正經歷過無數廝殺的呢?

修士們之間的爭鬥,也都很少會這般吧?那等氣勢,這可是絕對殺過不少人的埃

所有人都看出來了,這個黑衣面具男,不是那徐宏的手下,那這個人的身份到底是什麼,完全就沒辦法去想好不好?

「我要殺你了1周子云一二劇痛已經完全喪失了理智,雙目赤紅的這便就準備衝上來。

他看是金丹修士,這樣的存在哪怕就算是在這京城之中也都算是天驕了,卻不成想,今天竟然在陰溝裡翻船,換成是誰誰也都不能忍埃

不過,這還沒有等他衝上去,實力已經有所損耗的周子云就被這青樓裡面隱藏的高手給拽住了,很顯然,這青樓開門做生意,是最不希望看到這樣事情發生的,不管怎麼樣,事情發展到現在這種地步,都已經沒有他們青樓置身事外的可能性了。

能夠在京城開啟這樣一個青樓,這要是說背後沒有人支持的話這換成是誰都不會相信。

所以,不管對方是什麼樣的人,其實,青樓出面的話,大多數都還是會給點面子的,真要是不給面子也好辦,大不了,大家拼背景而已,反正,這青樓的底蘊在這京城之中深不可測。

甚至於隱隱和那最神秘的宗府也都有著聯繫。

「朋友,我青雲樓一項禁止打鬥,你的屬下在我這傷人,是不是該給我一個交代啊?」來的是一個看上去很胖的老闆,穿著到也十分富麗堂皇。

但是現在的徐衍還真就沒心思和那樣的人扯皮。心中所想的氣勢更為徹底。

自己弟弟竟然在自己面前遇見這種衝突,甚至於對方還想要殺掉他,這等逆鱗要是觸碰了,那簡直就是不可想想的情況好不好?

發展到這一步,不管出現什麼樣的情況,自己要是在不出面的話,這都不合適了。

抬起眼皮,給那黑衣人一個事宜,只看見黑衣人就如此憑空的消失掉了。

所有人,在這個時候都是眉頭一挑,這樣的手段,可不是一般的半步元嬰就擁有的埃

「不好,這,這這是那個。」本身還想要說幾句的那掌柜也都算是見多識廣,見到這一手的時候,猛然之間想到了一種可能。

冷汗刷的一下就開始從全身冒出來了。

面前這位,不會是傳說之中的那位吧?怎麼可能,他滿臉鬍渣,甚至於身上都沒有絲毫的貴族氣息,要真的是他的話,那今天就算是自己將自己這青雲樓的所有背景都給搬出來,也都可能會血流成河埃

這辭彙便就是:「燕雲十八將。」

傳聞,這種黑衣黑袍,且還帶著面罩的存在乃是當今皇帝陛下最信任的親衛,一共一十八人,每一個最次的都乃是半步元嬰級別的高手,而其中的兩個首領,更是真正的元嬰境界。

這樣的衛士可以說已經是皇帝陛下最後的一道屏障了,而這個屏障,存在的意義便就是保護和殺戮。

這十八個人無論哪一個,都乃是身經百戰到了極致,手上有著數萬性命的存在。

而在軍中的時候,無論是誰都可以做到大將軍這等的位置,不管是本身的戰鬥意識還是戰爭實力,都完全不容小覷。

傳說,在徐衍開始接受那滅國任務之後,皇帝陛下就暗自派遣了八個燕雲衛給他,力求保護徐衍的安全。

只不過,他們真的可能是這群人嗎?要知道,燕雲衛在這整個朝堂之上的地位甚至於都已經堪比一品大員了埃

這樣的存在,猛然出現在這小小的青樓之中,且還是那個人的麾下,那這個人是誰,也就都呼之欲出了吧?

除去皇帝陛下和現在整個帝國的戰神之外,沒有人能夠擁有這樣的衛士保護。

聿王,這個滿臉胡茬的男人竟然是傳說之中的聿王。

要是說,在這大秦現在大家最為崇拜的存在到底是誰的話,這聿王殿下就一定是其中最焦點的存在好不好?

他滅掉了十一個國家,讓現在的大秦和之前的大秦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上。

國土面積提升了三倍都不止,他抵擋了蠻荒,他就連宗府都完全得罪了但是現在卻依舊活得好好的,甚至於就連繼承人的位置,這宗府都無能為力。

他的身份,比之一品大員如何?同樣不是在一個檔次上的。

這樣說把,一品大員固然可以在這個國家橫行,甚至於很多時候都乃是無數修士巴結的對象,但是,總的來說,也不過就是皇帝陛下的臣子而已。

而面前這位,卻是真正的主人,整個大秦的主子。

別說什麼老皇帝還在位,這種話大逆不道,但是事實就是如此了。

沒有人不覺得他徐衍不是之後的皇帝,之所以現在還沒有登基,只不過是還沒有完全適應這皇帝的角色而已。

老皇帝要退位的消息那可是已經早傳出風聲來了,現如今的狀況是,不管老皇帝,還是徐衍,都乃是大秦的主人,這點,不容辯駁。

什麼奪嫡之戰,什麼皇子爭奪,到了現在這完全不過是一個笑話而已。

哪怕就算是徐衍宣布自己不坐這個位置,估計其他的皇子也都沒有一個有膽量去爭奪的吧?整個大秦,有三分之二的土地軍隊對他唯命是從。

這點,哪怕就算是現在的老皇帝都做不到好不好?

而這個人,竟然出現在了自己的青樓裡面,且還和別人引起衝突了。

此刻的那掌柜有一種想死的衝動,或許,這死才會是最輕的懲罰吧?

天知道要是這位發怒起來,這會不會在京城掀起一陣腥風血雨?

要知道,這位本身就不是什麼善茬啊,死在他手中的士兵和修士最起碼都有幾十萬。

皇帝都有十來個,簡直就是一個真正的戰神。

現在在看看徐衍,好吧,一舉一動都散發著一股子讓人不能直視的威嚴,這才是聿王殿下嘛。

「你剛剛說什麼?」徐衍終究在這個時候還是開口了,不管怎麼樣,這個時候的他還是不想要將事情鬧大。

因為他很清楚是怎麼回事,真正要是說的話,不過就是自己弟弟和那個傢伙爭風吃醋而已,對方哪怕就算是過分,這也都是不知道徐宏身份的前提下。

更何況,就算沒有自己,也沒有人能夠在京城傷的了徐宏不是嗎?

他手下的宗衛和隱藏在暗中的衛隊那可都不是吃素的。

「您,您,不知道您大駕光臨,是我們的失職。」說話都開始結巴了起來,那掌柜的現在腦海是一陣空白。

甚至於他還希望自己就沒有見識算了,根本不知道面前這位是誰,還能夠表現的自然些。

而這整個青樓裡面的那些公子哥和別人,卻都一個個獃滯了起來。

這到底是什麼人啊?竟然就連一直都不可一世的營運樓樓主都能夠這般低聲下去,甚至於大氣都不敢出一個?

要知道,能夠來到這裡的都乃是差不多知道一些這青雲履好不好?

在這京城之中,完全不敢得罪的存在,這青雲樓還真就不多。

「下次還來這破地方嗎?」徐衍沒在搭理那個傢伙,反倒將目光轉向了自己親弟弟。

「把煙兒帶回我府里,這裡他已經不安全了,至於其他,哥你做決定吧1嘆息一下。

他知道這青雲樓以後自己是肯定來不成了,開玩笑,哪怕就算是自己哥哥不計較,這老爺子也都不會在讓自己來了好不好。

滿朝文武,知道了這件事情之後還指不定在背後怎麼議論自己呢,雖說,這傢伙不在乎,但是也都還是要顧及一些影響的。

「周卓來了之後告訴他!今天的事情我不計較了,但是這兒子他要是管不好的話,我不介意幫他管管。」徐衍丟下最後一句話,便就轉身帶著老六小九走出了這青樓。

身後還跟了一個小尾巴。

至於這青樓裡面的其他人,則都一個個有些詫異甚至於寒意,這到底是個什麼存在。

對這朝中一品大員都如此直呼其名也就算了,甚至於還半分沒放在眼裡。

彷彿,他不計較這件事情便就已經是天大的恩賜了一般,囂張,也頭太囂張過頭了吧?

也唯有那樓主知道,這個人,的確不計較就真的是恩賜了,要不然,整個京城,恐怕真要血流成河了。

他,可是一直說一不二的主。

此刻的那樓主,已經開始漸漸為周卓悲哀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