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帝仙>第三百六十四章:膽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四章:膽寒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

第三百六十四章:膽寒

徐衍從出現在大家的面前到完全消失,其實用了很短的時間,但是,僅僅就是這樣的短暫時間之內,所做出來的東西,卻是所有人都不敢想象的。

不管是誰,真正其實要是到了這一步,心中都有著一桿秤,所謂的以勢壓人,以權壓人,或許在很多時候都會遭受別人的反感,但是也都要看你是什麼人埃

或許,很多都還不知道這個人乃是徐衍,但是真正猜測出來的存在卻沒有一個不在這裡瑟瑟發抖,說實在話,這個時候徐衍所做的事情就已經足夠寬容了。

換成任何一個皇族,在佔據絕對優勢的情況下,做到這一步這也都是幾乎不可能的事情,當然了,徐衍自身的能力和地位也都擺在那裡,以至於,不可能對這種小事還心存計較。

至於那大學士的家裡到底是什麼反應,這些,都和徐衍沒有太大的關係,一個可以讓自己兒子爭風吃醋就怒起殺人的大學士,說實話,徐衍還真就對其不敢恭維。

哪怕這個人已經算是這整個大秦最重要的臣子了,但在徐衍的心裡,人品不好,這才是最重要的,要是就連這點都改變不了的話,這豈不是永遠都無法成功?

所謂的實力,一切,都建立在這上面,也就是因為這一點,徐衍的心中很是無奈,這整個大秦固然就算是凝聚力很強,但是很多官員的素質卻是層次不齊的啊,就比如這些所謂的一品大員,在這皇帝的面前哪一個都是一副奴才的樣子,但是離開了皇帝,仗勢欺人這種事情,恐怕也都不少見吧?

在他們的眼裡,其實自己就是那種可以欺上瞞下的存在,做一個土皇帝多好啊,一言九鼎,換成什麼樣的人也哦度想要欺負一下,這才是最快樂的生活嘛。

當然了,這些事情,徐衍心知肚明卻也不會真的弄出點什麼,任何人的存在都乃是有著自己價值的,老爺子在知道有些事情的時候依舊沒有動手,這本身就有自己的考量。

在這點上,徐衍還是比較信任老爺子的。

整個青樓裡面現在所有人都乃是面面相視,有些不敢看面前這樣的場面,那個一直躺在地上的可是翰林院大學士的兒子啊,朝中一品大員啊,但是,卻就這樣孤零零的躺著,甚至於就連和他一起前來的存在,在這個時候都失去了攙扶的意識,沒有人能夠想到,那個鬍子拉碴的傢伙竟然是幕後最厲害的存在,僅僅就是一句話,一個人,就足以讓這青樓的老闆都嚇出了一身冷汗。

天知道這樣的事情要是你真的鬧出去了會有多大影響,這根本就是沒有辦法估量的事情,更何況,徐衍之前那一舉一動大家的心中都很是明白,在這樣的情況下,你要是真的還敢在弄出什麼蛾子的話,恐怕死的就是你了。

這樣的人,要是沒有一定背景的話,這絕對就是天大的笑話,半步元嬰的侍衛不說,還隱藏在暗中,這也就算了,最主要的是就連青樓的老闆都直接低頭了,這難道還不能看出點什麼來嗎?

根本就不用想也都知道,這青樓背後那般大的背景,在這個傢伙的面前也都是不夠看的,所以,哪怕就算是徐衍一步步走出去了,這個時候也都沒有一個人敢說一句話。

「是誰傷了我兒子。」猛然間,一身暴怒在這個時候湧現出來。

這個時候的大家還都在紛紛猜測那鬍子拉碴的男人到底是誰呢,根本就很難聽見這句話。

當那翰林院的大學士直接上前的時候,見到自己兒子的胳膊已經沒有了,整個人第一時間便就陷入到了癲狂之中,這可是自己唯一的兒子埃

也就因為是唯一的兒子,周卓寵愛有加,都快將其慣得有些不像話了,但是就算是他犯錯了,也都應該有自己這個做老子的處罰啊,還輪不上別人處罰。

這些年來,這周卓可是一直都身在高位啊,也就是因為如此,越來也就越是有些剛愎自用了,在他的眼裡,這大秦還真就沒幾個是自己不敢招惹的人,誰不會因為他是自己兒子給自己一點面子?

但是,這一次不管是面子還是裡子都已經丟盡了,那種感覺,可差點沒有令的他直接一口老血噴出來。

「劉掌柜,這就是你們這青雲樓的待客之道嗎?是不是需要我找永安王好好說道說道此事?」面色陰沉似水。

這在仔細觀察了一下之後他竟然發現罪魁禍首已經不見了,不用想也都知道乃是這青樓掌柜放走的,那種怒意,在周卓的心裡更為激烈了。

「大人,這件事情就算您告訴王爺也都毫無用處,本身就是您兒子自己闖的活,您現在啊,還是好好想想如何度過這等難關吧。」要是換做之前,這劉掌柜定會恭恭敬敬的賠不是。

開玩笑,這可是一個很有權利的一品大員,在皇帝面前都能夠說得上話的,可以說,乃是皇帝陛下首席幕僚團其中之一。

想比較自家背後的大老闆永安王,好吧,真正意義上他地位的確還是要比人家高上一些的,畢竟,永安王不過就是當今聖上一個太爺爺的堂弟而已,世襲繼承了王位,雖說在朝廷裡面也都還是有著一定的影響力,但是這種影響力,卻絕對不如面前這位。

可是,也不看看你得罪的是誰啊,要是其他人也就算了,哪怕就算是一個名義上的王爺,或許也都不會將事情做的很絕,他這個一品大員該做什麼還是會做什麼,皇族也都要給一定的面子。

但是,那位可是誰的面子都不用給的好不好?況且人家銳氣正盛,在這個時候觸怒了他,你所謂的一品大員他想要滅了也就是揮揮手的事情。

「嗯?」

「誰讓你這般和我說話的?」港幣只有習慣了的這周卓實在沒想到,區區一個青樓的樓主也敢這樣和自己說話,這是膽子大了不成?

「大學士,我勸您啊,還是將事情弄清楚的好些,要不然,我這善意的提醒,就算說再多,對您而言也沒用。」看著這都快昏死過去的其兒子,掌柜的雖說沒有什麼幸災樂禍的表情,但是,那種心有餘悸,卻也到現在都還存在。

開什麼玩笑,那個人的不能招惹乃是誰都清楚的,要是當真弄出點事情來的話,不說這青雲樓了,就算是自家主子,加上面前這一品大員,都吃不了兜著走。

「嗯?到底是誰?能令你青樓如此忌憚?」終究,這周卓意識到事情的不對勁了。

要不是真正明白其中一切,這個傢伙也是絕對不會說出這些話來的,既然他敢說,這就表示這一定就有那麼回事。

一想到這裡,這個時候的周卓,終究這表情嚴肅了起來。

「哼,不管你是誰,要是不給老夫一個交代的話,老夫絕對不會罷休的。」當然,心中依舊還是憤怒無比的想著,只不過,這情緒也都已經被安撫下來的。

那傢伙到是很神秘,在這個時候並沒有說出什麼話來,只是指著天上笑眯眯。

一瞬間,這個時候的那周卓就整個大腦一陣空白,幾乎不敢想象這一切都是真的。

他的所指,自然周卓是可以看的出來的,現在想來,或許也就唯有那個人,才能夠帶著那般強的侍衛吧?

這個大秦之中,能夠這樣被形容的就只有兩個人,其中一個現在病在床,幾乎已經快要到油盡燈枯的地步了。

當然,那位現在完全好了的消息還沒有被傳出來。

而另一位,可就是在前線的哪一位了啊,要是真的那個存在回來了,且因為爭風吃醋弄出了現在這樣的事情,那自己老臉可就丟盡了埃

就算是那位不計較,自己這大學士也都沒臉在做下去了,天知道以後要是在他的面前,自己將會如何。

現如今的他終究算是知道,為何這事情在那廝的心裡是如此的難辦了,這換成是誰估計都很難覺得是真的吧?可偏偏,這個傢伙十分篤定,要是說他還有其他的一些什麼想法的話,到也不可能,畢竟,在這大秦之中,誰也都不敢有這樣開玩笑的方式好不好?

「真的?」和之前的這劉掌柜一樣,此刻的周卓也都是渾身冷汗,開什麼玩笑,那人的凶名那可是實實在在靠著殺戮殺回來的,哪怕就算是沒有這等身份,也都不是他這樣的人可以招惹的好不好?

「貨真價實!這事情我敢和你說謊嗎?」苦笑連連的說道,要不是他的話,這件事情還就好處理了,但偏偏真就是他,你就算是想要躲著都躲不及。

「那位還讓我給您帶句話,說道是『此事我可以不計較,但若有下次,你大學士管不好的兒子,他來幫你管。」

一字不落的將這些話給說了出來。

令的這大學士周卓整個人都開始毛骨悚然了,要真的是他的話,那這句話可就吧無的放矢了。

第一時間,這大學士周卓便就急切道:「這件事到底怎麼回事,劉掌柜,你可一定要將這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訴我。」

那架勢,就差沒有在這個時候直接癱在地上了,簡直不敢想象,自己這蠢兒子,竟然得罪了那位。

就算是給他留下了個不好的印象,這都是晴天霹靂好不好?

官場上的人,對這些東西的講究可不是一般的深,尤其是在這種最關鍵的時刻。新老交替,真正一朝天子一朝臣的時候埃

「完了完了,要是他稍微有些記得這件事情,恐怕,我就不僅僅是滾蛋這般簡單了。」腦海之中只是想著這一個問題,這個時候的周卓壓根就沒有了之前半點的氣魄。

哪怕就算僅僅聽一個名字,對周卓而言帶來的都將會是巨大的震撼,何況,這一次的事情,還牽連到了自己的兒子埃

「看來,接下來不管怎麼樣,也都要有所動作了,最起碼也都要讓那位先吧氣消了在說。」心裡可謂是無比的苦澀。

他實在是有些不敢去想,這種情況,怎麼就被自己碰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