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帝仙>第三百七十九章:魔窟大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九章:魔窟大事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三百七十九章:魔窟大事

徐衍現在的心裡其實很亂,畢竟,很多事情都和自己所想象之中的不一樣。

到吧他覺得這件事情這樣處理就不對了,反倒是他覺得這乃是自己能夠想到的最好處理,但是就算是如此,心中卻也還是有些過意不去。

畢竟,這大秦現在太需要那喘息機會的,尤其是在這種最關鍵的時刻,但是自己卻還是為了自己的感覺,或者說是本心之中的堅持拒絕了那件事情,就算是他覺得自己有些問心無愧,但是現在,在想到大秦的時候卻也還是有血不忍的,畢竟,現在的大秦是什麼樣子,這可是徐衍自己心中很是清楚的,尤其是自己還是這大秦未來主人的情況下。

「你能夠說出那些,其實就是對你自己本心堅持的一種體現,作為父親,其實,我覺得你做的對,哪怕就算是作為君主,我也覺得,這樣做,會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煩。」見到徐衍現在這樣的表情,徐蔚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

的確,是自己有些心急了埃

甚至於自己就算是前車之鑒的情況下,依舊還是讓自己兒子做出了這樣的事情來,這本身就不符合常理好不好,現在自己想下,他就覺得有一陣陣的后怕,這算是什麼?要是真的能夠做到那一步的話換成是自己自己能如何呢?

不就是當年因為自己的妥協,才有了現在這樣的事情嗎?辜負了一個女子,也同樣的令自己都活在愧疚之中。

作為一個父親,他或許還是一個皇帝,但是,卻也還是十分以人為本的,徐蔚知道徐衍的心思,也知道,要是他真的答應的話,自己的心中那一關都過不了。

自己這兒子,乃是一個比自己還要執拗的多的人,在這樣的狀況之下,又如何會真正的將那些都完全體現出來呢。

現在想一下,恐怕也就只有這樣的決定才算是最為完美的吧?不管是不是可惜和惋惜,徐蔚都覺得這一次的自己兒子做的並沒什麼錯誤,這點,乃是有目共睹的。

要是換做其他人的話,徐蔚不需要考慮他們的感受,但是這始終還是自己的兒子啊,這一點是絕對不允許發生的好不好?

「父皇您就不要寬慰我的,其實這一切我自己的心中都很是明白,只不過,還是覺得有些惋惜而已。」徐衍一笑的說道,不管怎麼樣,在這樣是時候其實說什麼都完了。

自己堅持了做自己,這也就是為了未來不後悔不是嗎?

他知道,那雲鸞公主還沒有放棄,其實到現在為止他的心中也都還是覺得雲鸞公主不錯,自己也都還是有些好感的。

所以這件事情還不是沒有緩和餘地的不是?只不過,他覺得自己多多少少有些欠雲鸞的了,畢竟,事情發展到現在依舊還沒影響大秦和大楚之間的關係,這本身就是雲鸞公主所造就的。

要不是他的堅持,哪怕就算是現在的大楚什麼都不說,這關係之中也都還是會帶著一絲裂縫的,因為不管是徐衍怎麼婉轉的去說,這拒絕了之前平等王的話,也都是事實,這本身就是不給大楚面子埃

識大體的人能夠看的出來這乃是最好的方式,但不是民眾卻絕對不會這樣認為,他們會認為大楚比大秦要強上這般多,但是你大秦卻就是拒絕了,哪怕就算是為雙方都好,這也都多多少少有些不識抬舉的味道在里a。

但是,雲鸞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告訴大家,他們之間沒有什麼,只不過還沒有發展到那種地步而已。

以後,不管是真的在一起了,還是沒有在一起,這隻能說二人的感情出現問題,不會真正的扯上國家和國家之間的事情,這就是這妮子的聰明之處,也就是現在的徐衍對雲鸞的感激。

「嗯,那小丫頭我果然沒看錯,是一個很識大體的孩子,記得小時候便就是如此,只不過,這性格上面多少有些活潑而已,不過,她是確定要前去魔窟試煉的,這樣計算的話,你豈不是也要去?」老爺子想到了一個很是重要的問題,這才是最主要的事情好不好?魔窟試煉,這換成任何一個國家都將會是一場十分精彩的比拼。

其實之前要是讓徐衍前去的話,這乃是最好的選擇,但是現在的徐衍卻很難在去了。

因為他即將成為這大秦的繼承人,甚至於一年之後就要登基,這樣的冒險,並不適合現在的徐衍。

「這件事情我到是沒有想過!其實到現在,我都還不知道所謂的魔窟試煉到底是個什麼形式的試煉呢?難不成就只是簡單的探秘探寶不成?」徐衍多少有些蒙圈的問自家父皇,的確啊,這件事情到現在自己都還是有些不清楚這中間的一切。

畢竟,對他而言,這樣的感覺實實在在是有些太讓自己無奈了,尤其是在這種時候,之前的自己可是一點都沒有關注過的。

當然了,這也都和之前的徐衍覺得自己一定不會去是一個情況,半年之後的魔窟試煉,可以說,徐衍自己之前都不覺得這大秦真的就有推薦年輕一輩的資格。

三十歲之前的整個玄州年輕一輩,這都乃是一場盛會。

但是具體做些什麼,何等的爭鬥,如何的分配資源,這些,可都是現在的徐衍所完全不知道的,也不能說他是不關注,實實在在是因為,現在的大秦底子實在是太薄弱了不是嗎?

要不是這樣的話,以自己的實力,帶隊前去,這乃是最合適的,可惜的是,整個大秦還有著無數的事情等著自己去處理,老爺子也都要退下去,自己也都要做好接手的準備了。

猛然間弄出這樣一件事情,好吧,他的心中還真就是有些不太敢相信。

「其實這個試煉乃是一個很大的問題,要是你真的要去的話,最起碼要有三年的時間不能回國,之前,朕是準備讓你六哥帶隊去的,畢竟,現在的整個大秦皇子之中,或者說是年輕一輩之中,除掉你,也就你六哥本身的修為和智慧都符合帶隊的標準,但是現在聽你這語氣,是想去?」老爺子整個人也都苦笑了起來。

本還想著放下一些擔子,甚至於徹底的隱居起來,可是在聽見徐衍這等語氣的時候,他卻有些哭笑不得的覺得,自己這個皇帝的位置,還真就不是那般好卸下去的埃

好在,現在自己的身體算是恢復了,一年之後相信當年的所有實力也都會恢復,那個時候,精力方面,至少比之前要強悍出太多。

固然還是沒有一門心思修鍊的時間,但是卻比之前要好上太多太多了。

「其實就是一個重要的古戰場,幾千年錢和魔族之間的大戰所形成的,不過,也就是因為那場大戰,令的整個魔族和人類之間的靈力開始紊亂,導致那塊地方毅然已經開始漸漸成了一個十分封閉的空間了。

而那個空間,每百年要開啟一次,而每一次開啟,卻都有著嚴格的年齡現實,但凡三十歲之上的高手進入,那便就會被裡面的靈力完全排斥擠壓,不至於死,但是卻也只能將其限制到只有金丹的修為。」

「不過三十歲一下的存在到是不受這方面的拘束,所以,這整個玄州,慢慢的,也就有了三十歲以下才可以進入的規矩。」老爺子開始慢慢的解釋到這等魔窟的狀況。

其實就是一個真正巨大的戰場而已,而這個戰場很顯然乃是最高規格的,傳聞,這裡面有數百億的人類和魔族死亡。

那種驚天的大戰哪怕就算是元嬰巔峰彆強者隕落的也都是不計其數。

幾萬年來,無數的玄州年輕一輩都能夠在裡面獲得很多的傳承和本身所需要的寶貝,而這些寶貝的出現,就實實在在的填補了很多別人就連想都不敢去想的空白。

也就是因為這樣,每一次的魔窟開啟,就開始一點點有了嚴格的名額限制了。

沒有到達二品帝國的帝國乃是根本就沒有資格參與的,就算是到了二品帝國,你本身的實力不夠,你的名額也都會被一品帝國所取代。

之前的大秦,有著兩個名額,其實只是有兩個人能夠進入的,但是現在他們手中的那等帝璽卻至少擁有了六個名額。

而就算是一品帝國,想要在這個時候吞掉他們的名額,這也都不過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了。

畢竟,現在他們的背後還是有著大楚,同樣也都有聯盟,所以,哪怕就算是他們吃相在怎麼難看,這也都是完全沒用的。

所以,老爺子才會在這樣的事情上頭疼,畢竟,真的要是爭取最大的利益,那徐衍前去,加上一個徐睿,這才是最好的選擇,同樣他也都相信二人定會在裡面有所收穫。

但是,這等魔窟何等危險他的心中可是比誰都要清楚的好不好?就連元嬰高手都多如狗,可想而知何等劇烈了。

「其實我不贊成你去,畢竟,你現在的身份和一般的年輕一輩已經有所不同了,哪怕就算是實力沒有到最頂尖的那一撥之中去,但是也都差不多了,整個大秦很是需要你,最主要的是,周邊還有一些虎視眈眈的存在,要是你走了,我或許可以御駕親征,但是內部方面,都將會出現不小的問題。」老爺子開始一點點的說道。

不過轉念一想,這整個人又一次的瞪大眼睛了起來。

「對啊,這一次你要是不去的話,以後和大楚之間恐怕就絕對沒現在和平了,這還真就是一個兩難的選擇啊,更何況,你在之前還答應了平等王,要好好照顧那妮子。」

「於情你是必須要去的,但是於理,整個帝國卻還是有些離不開你埃」自始至終,老爺子都沒有在說要退休的話了。

因為,父子二人的心中都很是清楚,現在在去說這些已經不契合實際了。

不管徐衍是走還是留下,其實段時間之內,尤其是在這魔窟歷練結束之前,這都不切合實際,這才是最主要的結果埃

在這樣的環境之中哪怕就算是在做出一些事情又能如何呢?所以,老爺子現在也都陷入到了一個無比糾結的地步之中去了。

「父皇,有一點您卻沒有想到。」徐衍在思索了很長時間之後,終究還是決定在這個時候說出這句話。

「什麼?」老爺子一愣,很顯然是沒有聽明白徐衍所說的話。

「那就是我們能不能在拼一把,徹底將我大秦的地位穩固下來?」徐衍很是凝重的說道。

本身自己也都不覺得自己必須要去這等魔窟,哪怕就算是有一個承諾,他到最後不去的可能也都很大。

畢竟,老爺子這些年一個人支撐著這大秦,本身就已經很是艱難了,現在他就算是不想要休息,那般高強度的皇宮工作,也都依舊還是令的徐衍很是心疼的。

但是轉念一想,這一次的魔窟,對他們而言的確是一個挑戰,但何嘗就不是令大秦崛起的機會呢?

且不說那些超越元嬰修士的傳承,哪怕就算是一個元嬰巔峰的傳承,都可以讓這整個大秦提升一個檔次,讓人不敢招惹的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