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之萬界主宰>第七百七十八章 萬島湖(4)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七十八章 萬島湖(4)

小說:重生之萬界主宰| 作者:南宮吟| 類別:武俠修真

而見到這樣,羿家家主絲毫不以為忤,反而豪爽一笑,沉聲說:「連我的力量,都沒有辦法打開,你們就別想了。」然後他把目光落在范雪離身上,說:「以鎧兒與幾位將軍的力量,想要進入此地自然是萬難,而且剛才與那劍靈的戰鬥我也看到了,若非這位水公子的手段,只怕你們要在這裡全軍覆沒。如此,多謝水公子救得我羿家。」

他直接對范雪離深深地行禮,慎重之極,彷彿是訣別之禮一般。

「父親……」

「家主……」這一刻,其他將軍以及羿一鎧,看了竟是忍不住淚流滿面。

這一刻,范雪離也是急忙回禮。

對於這金龍鎖鏈,他除非動用三昧真火,否則根本不可能破開,但那樣勢必會讓對方的主人察覺,從而使他陷入絕境,他是必然無法施展的,所以他心下存在著對這老者的一絲歉疚。

「你們不必擔心我,雖然我無法離開這裡,但這裡的人,最多也只是把我囚禁,想要傷我,那也要付出絕對的代價才行。我羿雲龍可是沒這麼容易死1這羿家家主羿雲龍忽然對羿一鎧說:「你們都先出去,我有事與這位水公子相商。」

「這……」羿一鎧與其他幾位將軍都怔住了。

「以你們目前的實力,有些事情,還是不知道的好。」羿雲龍整個人帶著龍獅之氣,沉穩地說:「難道連我的話,你們都不聽了?」

聽到這裡,羿一鎧與幾位將軍不由苦笑,但終究還是暫時離開了。

的確,以他們的力量,連劍靈都不是對手,更何況其背後的主人。

而在確認羿一鎧等人離去后,羿雲龍卻是面色凝重著對范雪離說:「鎧兒之前和我說過,水公子天賦聰穎,今日一見,果然光風霽月。只是那劍靈不可小覷,而且接下來的聖始世界,便是那劍靈重來之時,你千萬要小心……」

說到這裡,羿雲龍手勢虛抬,制住范雪離想要謙遜的話,繼續說:「這裡是一處獨立空間,乃是劍靈主人所制,極不穩定,隨時有可能會重新封禁,所以我接下來的話,你要小心記好。」

「是。」范雪離認真地點頭了。

剛進入此地,他已經發現了這裡空間不穩的緣故。

這一刻,羿雲龍點點頭,面色凝重地說:「此處的主人,乃是太岳仙祖,那劍靈只是他擁有數百把靈劍中的一位。」

「太岳仙祖……」范雪離瞳孔里猛地光芒一寒。

還是這位太岳仙祖!

這太岳仙祖的身份,原本根本不會留意這中仙門之地,但如今頻頻有所舉動,只怕就是想要布下天羅地網,到處搜索自己。

看來接下來,自己的路舉步維艱了。

不過越是這樣,越是激發了自己內心的鬥志。

太岳仙祖固然強大,可是終究與清夕女王相差甚遠,而自己想要破開萬重禁制,突破到大千世界,這太岳仙祖,遲早有一日,自己一定要將其滅殺才行!

這時,那羿雲龍見到范雪離依舊從容淡定,不由露出一絲讚許,繼續說:「另外,聖始世界藏著一個天大的隱秘,那太岳仙祖封禁我,便是想要知道那隱秘所在。」

說到這裡,羿雲龍更是施展出強大的空間禁錮之力在周圍,強行封禁了一切氣息,使得十丈之里,絕對沒有人能探入,然後這才沉聲說:「他派了一具分身與這劍靈過來,正是想要找到這個秘密,而這個秘密,關乎到千年前太昊國的帝君之事1

聽到這裡,范雪離那向來平穩平靜的內心,猛地如同一座重山崩潰砸在整個海面上,掀起了無數的波瀾。

千年前太昊國帝君?那不是自己父親嗎?

果然,眼前這羿將軍,真的知道關於自己父親的消息。

他內心波瀾起伏,面色卻保持著沉靜,認真地說:「還望羿將軍賜教。」

如今的他,還不是與對方相認的時候,畢竟無論是東嶽仙祖,還是清夕女王,只需要動用強大的一道氣息,就可以把他們毀滅於無形,他必須要萬分謹慎才行。

羿雲龍當下沉聲說:「這秘密便是,聖始世界原本是紫雪世界與大千世界的通道入口!類似於小千世界到中千世界的天路一般1

只這話,猛地在范雪離腦海里震蕩著。

他竟這麼快地接觸到這通道的所在!

但他猛地驚醒,因為對方說的是「原本」兩字,那就是說,現在可能已經不是了。

幾乎同時,羿雲龍凝重地說:「後來因為太昊國的前帝君被當今的清夕女皇所制,甚至流放到此地后,結果便把這聖始世界的通道給關閉了。如今的聖始世界乃至於紫雪世界,幾乎是一處被遺忘著的中千世界。」

聽到這裡,范雪離心下失神,同時又有一絲啞然。這般隱秘的事情,對方是如何知道的?

彷彿看出范雪離的疑惑,羿雲龍自行解釋下去:「我之所以知道這事,就是因為當年先祖與前帝君都是被流放到此地,而當年,還有無數的功臣都被流放在這裡,被當成罪犯流民。而我神羿之府,便是先祖羿將軍,動用一絲魂魄之力,擁有了記憶與功法的傳承,這才使我羿府在這紫雪世界里生根發芽。」

聽到這裡,范雪離這才恍然。

同時整個身體更是炙熱到極限。

果然,父親正是在此處地方!

怪不得自己到了紫雪世界,一直感覺到整個紫雪世界,有一種熟悉著的氣息,原來如此!

怪不得自己得到了斷劍,這把父親的斷劍!

此刻,范雪離更是明白,或許當年父親成為神子進行考核,很有可能只是其中的一道擁有傳承的魂魄之力的影子!

而父親的真身,如今便有可能在這聖始世界里。

這聖始世界,比自己想象中的要重要的多。

這聖始世界,自己非去不可!

怪不得這聖始世界,作為對中仙門所有神子的考核,如此隆重,也有著絕對的威脅,原來在他們眼裡,被關押在裡面的那些人,都是罪犯。

當然,其中不僅是自己的父親以及羿將軍等人,也包括了一些罪大惡極的罪犯一起。

所以接下來自己的聖始世界,必須要更小心才是。

想到這裡,范雪離內心沉甸甸的。

而這一刻,羿雲龍忽然把一顆類似種子般的寶物,遞給了范雪離說:「我一直想盡無數辦法,想要進入那聖始世界,但始終不得其門,原本我還把希望寄托在羿一鎧身上,而如今,你擁有這樣的機會,希望你能在聖始世界里,見到我的先祖羿將軍,告訴他,他的後輩,無時不刻不在努力。」

這一刻,他手裡的種子,光芒萬丈,落在范雪離身上,彷彿有著無比沉重的力量,幾乎讓范雪離沒有辦法高舉起來。

這種子,只怕至少有萬斤之重。

「前輩,這種子是?」范雪離不由一震,猛地想到了什麼,目光里有了光芒。

他分明看出這種子,正是傳承,是羿家獨特的傳承!而對方把此物拿出來,顯然是對離開這裡失去了信心,也把希望寄托在范雪離的身上。

當年羿家的射日神功,名聞天下,而這傳承,也是無數人夢寐以求想要得到的寶物。

「這種子,名為萬斤神種,乃是一種信物,若是你見到羿將軍,他自然會明白的。」羿雲龍並沒有說破,眼神裡帶著真摯。

若是讓范雪離知道的太多,反而會讓范雪離背負上強大的壓力。

這一刻,范雪離毫不遲疑地將這萬斤神種收入了異度空間里,然後問道:「前輩對我說了這麼多隱秘,為什麼如此信任我?」

他與對方不過是一面之緣,卻選擇了他,而不是選擇他的兒子,這讓他心頭有著几絲的不解。

「很簡單,因為在你身上,我看到了一絲帝君的氣息。」羿雲龍微微一笑,說:「我在接受我羿家傳承的時候,首先會拜的會是太昊國的前帝君,這是我們先祖要求的,要生生世世效忠於他。所以我第一眼見到你的時候,就覺得你和他氣質上有一些像。」

然後他拍了拍范雪離的肩膀,說:「這些事情,請不必告訴羿一鎧他們,他們目前的修為,還承受不起這樣的秘密。」

聽到這裡,范雪離的心神已經撼動了。

對方接受傳承之前,先要效忠的,乃是自己的父親,這樣的羿家,如何不讓人敬佩!

在這樣的情況下,范雪離接過了這萬斤神種,便離開了這裡,剩餘的時間,則留羿一鎧與這羿將軍單獨相處,相信他們父子之間,一定有更沉重的囑託。

回到了那萬年鐘乳石的所在,范雪離正在戒備著周圍,可是此刻,忽然發現,在異度空間里的萬斤神種,忽然有了一絲光芒綻放。

而後,那萬斤神種在異度空間里,竟是瘋狂地吸取著各種靈藥草,在不斷地演繹著,甚至在變得燦爛,最後凝出了數朵花朵來!

這萬斤神種的傳承之力,居然在范雪離體內忽然爆發了。

甚至在每一朵花朵之中,范雪離都感覺到有一種強大的功法傳承出來,滲透進他的心神,與他的精神融合為一體!

射日功法!

傳說里,可以把烈日給射下來的功法!

這種傳承,甚至不亞於范雪離所得到的陰符經!

這可是大千世界級別的功法,而陰符經不過只是中千世界的而已。

一時間,范雪離失神了,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來。

要知道這萬斤神種的傳承極為苛刻,不僅是需要血脈上的相通,甚至還需要一系列的考核,這才能得到傳承,此物若是給其他人得到,哪怕千年萬年,也未必能有一絲異動!

然而他卻得到的如此輕易!

不過瞬間,范雪離馬上明白了。

那羿家先祖,必然是把帝君放在第一位置,把帝君的血脈放在優先的位置,所以甚至連傳承考核都不需要,使得自己擁有這般功法!

這足見羿家先祖對帝君是何等的忠心!

想到這裡,范雪離當下毫不遲疑,開始記憶著這些傳承功法,不斷地滲透進自己的精神世界里,與歸一仙術進行更一步地推演。

這樣的情況下,原本他的歸一仙術已經到了第二層,到了凝聚出神通的地步,而現在經過射日功法的融合,雖然沒有使得境界提升,但卻極大地蔓延了歸一仙術,完善了終極之路。

「射日功法,原來是以心射日,未出箭,天地空間便已經破開,然後使得烈日的規則破碎,宛如天門被打開……」

在不斷地理解里,范雪離終於明白了這射日功法的強大之處。

射日功法凝聚到極限后,只需要用心靈鎖定對方,攻擊便能鎖定對方,破壞對方的規則,破壞對方的領域,使得對方的身體徹底粉碎!

心靈之力,強悍如此!

而現在范雪離只是初步領悟了射日功法,甚至歸一仙術就帶上了一絲心靈的作用,使得神通蔓延的範圍達到了二十丈,這讓他不由一陣神清氣爽來。

一時間,他不由期待著那聖始世界來。

不過在那之前,他必須要提升到足夠強大的修為才行。

如今的他,面對著不只是這次聖始世界的考核,甚至還要破開裡面未知的種種危險,找到自己的父王!

「對了,不知我體內的幾尊化身,是否能接受這射日傳承?我剛才接受傳承,只是其中的一朵花朵,而上面一共還有四朵……」

當下,范雪離毫不遲疑地動用四具分身,滲透進四朵花朵里。

只一下,四具分身竟瞬間與這些花朵完全融合起來,而後光彩流溢,彷彿靈魂都接壤起來,發出無數歡愉的聲音。

在這樣的情況下,四具分身竟以不可思議的速度,瘋狂地成長著,使得他們對分身之道,有了更一步的認知!

分身的戰鬥,彼此之間,聯繫越是緊密,攻擊的手段就更豐富,更完美。

而且每一具分身的攻擊能力,甚至帶上了心靈鎖定,帶上了烈日氣息,比起以往來,強大何止一籌!

見到這樣,范雪離不由心神一喜。

普通人的分身之力,原本根本無法表現出強大的實力,只是用來輔助,不過現在四具分身到了這般地步,絕對可以幫上大忙,派上大用場!

當下,范雪離更是凝聚心神,絲毫沒有停留,繼續讓四具分身修鍊這射日功法。

只有領悟得越深,攻擊時候這才能表現得強大,真正立於不敗之地。

,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