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未來之另類母系社會>第九百六十一章 永恆的代價(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六十一章 永恆的代價(下)

小說:未來之另類母系社會| 作者:綠袖盈香| 類別:武俠修真

終於,一道輕煙似的人形從瘦小蟲人的頭頂逸出,很快凝實變化成一個身穿青色長袍,長發過肩,頭頂挽著一個圓形道髻的中年男人。

輕煙化成的中年男子,除了穿著打扮,五官看起來與現在的藍星人並無什麼不同,甚至看起來還有小帥。渾身的氣質深沉內斂,眼神中帶著一股濃濃的憂鬱。

從那道身影逸出瘦小蟲人的身體后,瘦小蟲人的身體便停止了扭曲波動。整個身體如同被施了定身法似地,僵立原地不動。

中年男子深深地凝視著僵立不動的瘦小蟲人身體,凝視著瘦小蟲人已經異化大半,與其他蟲人幾無二樣的醜陋面孔,伸出手去,目光中露出了強烈的痛楚和悔恨。

當年,他若知道離開的結果是從此後變得人不人、鬼不鬼,哪怕明知有機會身化永恆,他還會帶領族人奔向那個造成如此變化的「福地」嗎?

是他害了他們所有的族人,是他斷送了他們聖之一族的傳承。他是罪人!他應該以死謝罪!

所以,所有的族人里,只有他一個人仍然保持著清醒的神智,眼睜睜地看著身邊的所有人慢慢地失去神智,慢慢地異化,慢慢地從人變成了獸!

喔,不對,不僅是他身邊的人慢慢地變成了獸,連他自己也不由自主地異化。看著現在的這幅噁心的蟲人軀體,他從內心深處感到厭惡與絕望。

這種厭惡和絕望已經成了他的心魔,這就是為什麼明明他已經有了合體期的功力,卻遲遲無法真正合體的原因。他的第二神魂,屬於原本人類的神魂,抗拒和眼前的這副異化嚴重的身體合體。

他剛剛問凌冰是不是害怕他的長相,其實真正害怕這幅長相的正是他自己。

凌冰悄悄地關注著中年男子,心裡暗暗心驚不已。

這是分神期嗎?

眼前的這個由輕煙化成的中年男子,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分神體?由元嬰期之後,出竊歷劫,最後凝成實體的元神體嗎?

看他元神凝實的程度,已經完全與真人無異,凌冰猜測,他大概離合體也不會太遠了。

元嬰、出竅、分神、合體、化神、渡劫、大乘,這位蟲人前輩,已經到了一個讓凌冰連想也不敢想的高度。如果這個前輩真的想要對她出手的話,凌冰甚至懷疑,她真的還有躲進造化星球的時間嗎?

凌冰握住霧妖的手,不由自主緊了緊。

「小道友,你不用害怕,我不會傷害你的1

也許是感應到了凌冰的緊張情緒,中年男子頭也未抬,一邊伸手輕撫著瘦小蟲人的臉,一邊直接輕聲道。此時的他,聲音雖然有點沙啞,音調卻已與常人無異。看起來,完全就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藍星本地人!

「其實比起傷害你,我更想傷害的其實是我自己1中年男子低沉的聲音裡帶著濃濃的苦澀意味,渾身上下透露著莫名的哀傷。

「前輩,您這到底是什麼情況?晚輩實在不明白。您到底是人還是呃那個」凌冰壓下心中的所有情緒,小心翼翼地試探道。

「我么?呵呵,如你所見,其實這才是我本來的樣子!我的本質是人,可是實際的身體卻已經變成了一隻怪物1中年男子終於抬起頭來,專註地看向凌冰。

「呃~」

凌冰竟然無言以對。在她眼裡,這個中年男人現在的身體的確已經異化成了一隻怪物,除了還保有人類的上些她根本無法違心地騙這個強者,他現在還是一個人。

當年,他若知道離開的結果是從此後變得人不人、鬼不鬼,哪怕明知有機會身化永恆,他還會帶領族人奔向那個造成如此變化的「福地」嗎?

是他害了他們所有的族人,是他斷送了他們聖之一族的傳承。他是罪人!他應該以死謝罪!

所以,所有的族人里,只有他一個人仍然保持著清醒的神智,眼睜睜地看著身邊的所有人慢慢地失去神智,慢慢地異化,慢慢地從人變成了獸!

喔,不對,不僅是他身邊的人慢慢地變成了獸,連他自己也不由自主地異化。看著現在的這幅噁心的蟲人軀體,他從內心深處感到厭惡與絕望。

這種厭惡和絕望已經成了他的心魔,這就是為什麼明明他已經有了合體期的功力,卻遲遲無法真正合體的原因。他的第二神魂,屬於原本人類的神魂,抗拒和眼前的這副異化嚴重的身體合體。

他剛剛問凌冰是不是害怕他的長相,其實真正害怕這幅長相的正是他自己。

凌冰悄悄地關注著中年男子,心裡暗暗心驚不已。

這是分神期嗎?

眼前的這個由輕煙化成的中年男子,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分神體?由元嬰期之後,出竊歷劫,最後凝成實體的元神體嗎?

看他元神凝實的程度,已經完全與真人無異,凌冰猜測,他大概離合體也不會太遠了。

元嬰、出竅、分神、合體、化神、渡劫、大乘,這位蟲人前輩,已經到了一個讓凌冰連想也不敢想的高度。如果這個前輩真的想要對她出手的話,凌冰甚至懷疑,她真的還有躲進造化星球的時間嗎?

凌冰握住霧妖的手,不由自主緊了緊。

「小道友,你不用害怕,我不會傷害你的1

也許是感應到了凌冰的緊張情緒,中年男子頭也未抬,一邊伸手輕撫著瘦小蟲人的臉,一邊直接輕聲道。此時的他,聲音雖然有點沙啞,音調卻已於常人無異。看起來,完全就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藍星本地人!

「其實比起傷害你,我更想傷害的其實是我自己1中年男子低沉的聲音裡帶著濃濃的苦澀意味,渾身上下透露著莫名的哀傷。

「前輩,您這到底是什麼情況?晚輩實在不明白。您到底是人還是呃那個」凌冰壓下心中的所有情緒,小心翼翼地試探道。

終於,一道輕煙似的人形從瘦小蟲人的頭頂逸出,很快凝實變化成一個身穿青色長袍,長發過肩,頭頂挽著一個圓形道髻的中年男人。

輕煙化成的中年男子,除了穿著打扮,五官看起來與現在的藍星人並無什麼不同,甚至看起來還有小帥。渾身的氣質深沉內斂,眼神中帶著一股濃濃的憂鬱。

從那道身影逸出瘦小蟲人的身體后,瘦小蟲人的身體便停止了扭曲波動。整個身體如同被施了定身法似地,僵立原地不動。

中年男子深深地凝視著僵立不動的瘦小蟲人身體,凝視著瘦小蟲人已經異化大半,與其他蟲人幾無二樣的醜陋面孔,伸出手去,目光中露出了強烈的痛楚和悔恨。

當年,他若知道離開的結果是從此後變得人不人、鬼不鬼,哪怕明知有機會身化永恆,他還會帶領族人奔向那個造成如此變化的「福地」嗎?

是他害了他們所有的族人,是他斷送了他們聖之一族的傳承。他是罪人!他應該以死謝罪!

所以,所有的族人里,只有他一個人仍然保持著清醒的神智,眼睜睜地看著身邊的所有人慢慢地失去神智,慢慢地異化,慢慢地從人變成了獸!

喔,不對,不僅是他身邊的人慢慢地變成了獸,連他自己也不由自主地異化。看著現在的這幅噁心的蟲人軀體,他從內心深處感到厭惡與絕望。

這種厭惡和絕望已經成了他的心魔,這就是為什麼明明他已經有了合體期的功力,卻遲遲無法真正合體的原因。他的第二神魂,屬於原本人類的神魂,抗拒和眼前的這副異化嚴重的身體合體。

他剛剛問凌冰是不是害怕他的長相,其實真正害怕這幅長相的正是他自己。

凌冰悄悄地關注著中年男子,心裡暗暗心驚不已。

這是分神期嗎?

眼前的這個由輕煙化成的中年男子,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分神體?由元嬰期之後,出竊歷劫,最後凝成實體的元神體嗎?

看他元神凝實的程度,已經完全與真人無異,凌冰猜測,他大概離合體也不會太遠了。

元嬰、出竅、分神、合體、化神、渡劫、大乘,這位蟲人前輩,已經到了一個讓凌冰連想也不敢想的高度。如果這個前輩真的想要對她出手的話,凌冰甚至懷疑,她真的還有躲進造化星球的時間嗎?

凌冰握住霧妖的手,不由自主緊了緊。

「小道友,你不用害怕,我不會傷害你的1

也許是感應到了凌冰的緊張情緒,中年男子頭也未抬,一邊伸手輕撫著瘦小蟲人的臉,一邊直接輕聲道。此時的他,聲音雖然有點沙啞,音調卻已於常人無異。看起來,完全就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藍星本地人!

「其實比起傷害你,我更想傷害的其實是我自己1中年男子低沉的聲音裡帶著濃濃的苦澀意味,渾身上下透露著莫名的哀傷。

「前輩,您這到底是什麼情況?晚輩實在不明白。您到底是人還是呃那個」凌冰壓下心中的所有情緒,小心翼翼地試探道。

終於,一道輕煙似的人形從瘦小蟲人的頭頂逸出,很快凝實變化成一個身穿青色長袍,長發過肩,頭頂挽著一個圓形道髻的中年男人。

輕煙化成的中年男子,除了穿著打扮,五官看起來與現在的藍星人並無什麼不同,甚至看起來還有小帥。渾身的氣質深沉內斂,眼神中帶著一股濃濃的憂鬱。

從那道身影逸出瘦小蟲人的身體后,瘦小蟲人的身體便停止了扭曲波動。整個身體如同被施了定身法似地,僵立原地不動。

中年男子深深地凝視著僵立不動的瘦小蟲人身體,凝視著瘦小蟲人已經異化大半,與其他蟲人幾無二樣的醜陋面孔,伸出手去,目光中露出了強烈的痛楚和悔恨。

當年,他若知道離開的結果是從此後變得人不人、鬼不鬼,哪怕明知有機會身化永恆,他還會帶領族人奔向那個造成如此變化的「福地」嗎?

是他害了他們所有的族人,是他斷送了他們聖之一族的傳承。他是罪人!他應該以死謝罪!

所以,所有的族人里,只有他一個人仍然保持著清醒的神智,眼睜睜地看著身邊的所有人慢慢地失去神智,慢慢地異化,慢慢地從人變成了獸!

喔,不對,不僅是他身邊的人慢慢地變成了獸,連他自己也不由自主地異化。看著現在的這幅噁心的蟲人軀體,他從內心深處感到厭惡與絕望。

這種厭惡和絕望已經成了他的心魔,這就是為什麼明明他已經有了合體期的功力,卻遲遲無法真正合體的原因。他的第二神魂,屬於原本人類的神魂,抗拒和眼前的這副異化嚴重的身體合體。

他剛剛問凌冰是不是害怕他的長相,其實真正害怕這幅長相的正是他自己。

凌冰悄悄地關注著中年男子,心裡暗暗心驚不已。

這是分神期嗎?

眼前的這個由輕煙化成的中年男子,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分神體?由元嬰期之後,出竊歷劫,最後凝成實體的元神體嗎?

看他元神凝實的程度,已經完全與真人無異,凌冰猜測,他大概離合體也不會太遠了。

元嬰、出竅、分神、合體、化神、渡劫、大乘,這位蟲人前輩,已經到了一個讓凌冰連想也不敢想的高度。如果這個前輩真的想要對她出手的話,凌冰甚至懷疑,她真的還有躲進造化星球的時間嗎?

凌冰握住霧妖的手,不由自主緊了緊。

「小道友,你不用害怕,我不會傷害你的1

也許是感應到了凌冰的緊張情緒,中年男子頭也未抬,一邊伸手輕撫著瘦小蟲人的臉,一邊直接輕聲道。此時的他,聲音雖然有點沙啞,音調卻已於常人無異。看起來,完全就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藍星本地人!

「其實比起傷害你,我更想傷害的其實是我自己1中年男子低沉的聲音裡帶著濃濃的苦澀意味,渾身上下透露著莫名的哀傷。

「前輩,您這到底是什麼情況?晚輩實在不明白。您到底是人還是呃那個」凌冰壓下心中的所有情緒,小心翼翼地試探道。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網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