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刀鎮星河>第六零一章 再見流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零一章 再見流星

小說:刀鎮星河| 作者:開荒| 類別:玄幻魔法

張信聽到這裡時,心裡全是不以為然。這個掌教歸真子什麼都好,就是手段太優柔了些。

不過他也未阻止,料來這錄劍宗,是絕沒可能在此戰中倒戈的。

果然下一刻,就見樂星子微微搖頭:「反叛之因,你們日月玄宗日後自知。至於什麼迷途知返,實是可笑。日月玄宗如今大廈將傾,我錄劍宗已無再追隨貴宗的必要。不過貴宗掌教顧念之情,老夫也頗為感念。此戰結束之後,老夫會盡量保全二位的性命,算是償還他當年的救命之恩——」

原空碧右手按劍,手背上已經是青筋暴起。

她正欲說話,旁邊的張信,卻突然插口:「嘰嘰喳喳的,原師姐你煩不煩?你們依仗的,是這個吧?」

此時他的手中,赫然籠著一絲絲的青霧。

原空碧先是不解,可隨後她的鼻內,就又嗅到了一絲絲的異味。這使她悚然一驚,本能的抬頭上望。

她可以確定,這些氣霧,必定是來自於周圍的雨雲,在他們不知不覺間,滲透進戰艦的防護法陣。因非蠱非毒,所以船上的符陣,未能有絲毫的反應。又因其散開之後並無氣味,也沒人能察覺到異樣。

如非是張信此刻,將這些氣霧提煉聚集在一起,她也一樣是懵然不知。

雖暫時還不知這具有奇異氣味的氣霧,到底是什麼用處,可原空碧心想對方這麼布置,想必不會毫無緣由。

樂星子見狀,也同樣是吃了一驚,隨後微笑:「摘星使大人,真是智慧過人。這些氣霧混在雲層,即便最敏銳的靈感師也沒法察覺,可卻沒能瞞過摘星使。可惜,仍舊為時太晚。」

原空碧心中更沉,幾日之前,張信藉助雷雨雲,破去了仙源山大陣;如今對手,卻也同樣是在雨雲中做手腳,是欲以牙還牙么?

「雕蟲小技,讓人笑掉大牙。」

張信一聲哂笑:「樂老頭,你給我聽清了!既然已經見了面,那麼本座念在錄劍山下百餘萬無辜生靈,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將你們山內所有北地仙盟之人盡數誅除,並解除防護大陣,由我日月玄宗接手,否則——」

說到此處,張信的目光一厲:「本座必定夷平你這鳥山,寸草不留!」

樂星子聞言,不禁微一愣神,隨後就搖頭失笑:「久聞摘星使其人輕狂荒誕,跋扈無禮,果然如是!希望稍後,摘星使大人還能如此樂觀。」

他隨後卻再無談興,微一揮手,身影就消失在了二人的眼前。

原空碧面色緊繃,勉力沉住氣:「你是什麼時候發現的?為何不說?」

「就在剛才,如非本座別有手段,這次也要栽在這白帝子的手裡。不過現在,無所謂了!無論他白帝子千般手段,今日亦只有一個結局。還有這個樂星子,他可能不知,本座素來都是言出必行,說到做到。」

張信長身站起,滿含冷意的,注視那錄劍山巔:「師姐不是很好奇我欲如何破敵?現在我就給你個答案!」

隨後他就將大袖一拂,使渾身籠罩紫金光暈,背後則是巨大的風翅展開,巨大的風力,瞬時籠罩十里方圓,而在張信左右,則顯出兩豎高達七十丈的雷光大字——笑馭狂刀戡日月,劍削八方鎮星河!

「葉若,按照碾壓三號方案鎖定坐標!四號與七號星群目標修改,提前三秒墜落轟擊,方位X44345Y32414至X44332Y32484,集中打擊!」

原空碧聽他說此句,不禁一陣錯愕,完全聽不懂張信到底在說什麼。

可此時在張信的腦海之內,卻響起了一陣陣冷漠無情的電子音。

「若兒明白!四號與七號星群墜落地點修改,分佈於方位X44345Y32414至X44332Y32484之間,並提前三秒下降。」

「四號星群所有推進器完成啟動,自我檢測無異常,無故障!開始點火,準備進入既定軌道——」

「七號星群所有推進器完成啟動,自我檢測無異常,無故障!開始點火,準備進入既定軌道——」

「天御一號衛星,機械臂解鎖!1型上帝之杖開始脫離——」

「天御二號衛星,機械臂解鎖!1型上帝之杖開始脫離——」

「天御十三號——」

此時在所有人看不到的外太空星環內,正有一點點的亮光閃耀。一枚枚的小型推進器,正將一些體型龐大的隕石,退離開它們本來的位置。

而在更遠處,那數以百計的人造衛星,正將它們體外的機械臂陸續解鎖打開,使得那一顆顆讓人望而生畏的巨大合金炮彈,紛紛脫離束縛。

「你到底在搞什麼鬼?」

原空碧圓瞪著眼,看著張信。她有些擔憂這傢伙,是不是失心瘋了,才會說出那樣的胡話。

張信卻沒理她,直接下令:「傳命全軍,后軍轉前軍,全速撤離此地。轉告各部,各艦啟動應急符陣,無需顧忌陣型,也無需顧忌神脈石損耗,以速度為第一優先!」

這次群星墜落的威力,接近於鹿野山兩倍。所以他們現在,也在衝擊波殺傷的範圍內,只有在短短二十分鐘內,再後撤出一百五十里。

原空碧則不禁錯愕,她腦子裡閃過的第一個念頭,就是張信他莫非想要逃跑?

也在這刻,她望見對面錄劍山下,赫然從地面衝起了無數的飛蟻,密密麻麻,如煙如霧,又似乎無邊無際。

這使她的面色發白,對張信撤離的決斷深表贊同。

時至此刻,她已明白那些青色氣霧,到底是什麼作用了。

※※※※

以為張信要逃跑的,不只是原空碧一個。

數百裡外,錄劍山中,白帝子搭乘的旗艦之上。紫刀侯也以譏誚的眼神,看著二百多裡外,正以近乎狼狽的姿態,急速『逃遁』中的日月玄宗大軍。

「這就逃了?我記得他之前在軍議,說是定要讓主上後悔在錄劍山決戰?」

紫刀侯冷笑:「能夠察覺到主上的陷阱,這張信倒還真有幾分聰明,可惜為時太晚。主上的手段,也不止如此。」

紫千瞳則用請示的眼神,看向白帝子:「是否下令追擊?雖有這些屍靈蟻為助,可太晚的話,還是有可能被對方逃離。」

此時的白帝子,卻反是現出了遲疑之色。對面的一切反應都很正常,可他為什麼會感覺不對?

可正如紫千瞳之言,此時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稍稍遲疑,白帝子還是凝聲下令:「傳令全軍,以風系軍陣全速追擊,左右中軍,保持二百一十裡間隔!」

如果是單艦航行,以雷系靈術助推,無疑是最佳選擇。但如果是數目兩千艘以上的艦隊,還是風係為佳。

不過因北地仙盟各宗,都有著自己的陣法體系,所以白帝子準備讓各宗自行其事。

至於保持二百一十裡間隔,是因白帝子仍不放心,所以留了一手。

不過他才下令,下方處就有一人提出了反對:「我覺得總督帥的決斷,實在過於小心,很可能令我軍反而置身險境。不知總督帥可曾考慮過,對方是故意誘我軍出擊,與之在野外決戰?對面那位摘星使,未必就沒有應對屍靈蟻追襲之策。」

白帝子斜目望去,只見發言之人,乃是北地仙盟現任的第二執事衛知雲,也是北地仙盟派駐在他身邊的『監軍』。

畢竟他白帝子,如今已是神教的第一神子,而再非是曾經北地仙盟的總執事。

而在場眾人聞得此言,也都紛紛側目。

「也就是說,我軍如此分佈,很可能給對方各個擊破的機會嗎?」

「不得不說,這極有道理。我聽說這個張信,曾在靈域之內,很輕鬆的應對天王蜂群。能夠拿出破解屍靈蟻的方法,並不稀奇,也不可不防。」

白帝子也是一笑,他承認衛知雲的提醒,不無道理。可他白帝子,既號稱是算無遺策,又豈會想不到這點?

「諸位可稍安勿躁,此事——」

白帝子的言語毫無緣故驟然頓住,此時他只覺一陣心悸莫名,近乎本能的看向了天空。

這片天地,依舊被『移星換斗』之術牢牢遮蔽著。可他因神術加持之故,可以不受影響。

然而此時的白帝子,卻寧願自己是看錯了,是受了這『移星換斗』的幻術影響。

只見那『天河』之上,正有無數星星點點的亮光脫離,不斷的往下墜落,墜落——

此情此景,令白帝子只覺自己的心臟,好似被人狠狠地一把抓緊,就連說話也變得萬分艱難。

「流星火雨!」

咬著牙吐出這四字,隨後白帝子整個人的氣機,也變得暴戾異常:「傳令左右諸部,全速撤離錄劍山一帶,各艦都啟動應急符陣,無需顧忌陣型,也無需顧忌神脈石損耗,以速度為第一優先!」

這道命令,與之前張信所下達的軍令,可謂如出一轍。可也有不同的地步:「中軍固守原地,不惜一切代價,全力張開防護陣,並往下挖掘地窟!」

此時他們在錄劍山的中軍,無疑是逃不掉的。與其在慌張逃遁的路程中,被那衝擊波毀滅,在錄劍山內固守,反倒還能保全一些高階神師。

天才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