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衛嬌>第九百三十五章 只盼舉案齊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三十五章 只盼舉案齊眉

小說:衛嬌| 作者:百里墨染| 類別:玄幻魔法

第九百三十五章只盼舉案齊眉

不管在別人眼中,他衛宸是個什麼人。

哪怕全世界都罵他被女人所迷,他也不在意。他的心中,最重要的永遠只有一個暖玉。

餘下的一切,權勢地位,功名利祿,全是為了得到暖玉的附屬罷了。

就像林赫說的,他要權勢,要地位,目的只有一個,那便是護暖玉周全,先前暖玉險些被齊天朔輕薄一幕,衛宸這輩子都會記得清清楚楚,這輩子,他絕不允許發生第二次。

「當初留在淮陽道,對那時的我來說,自然是最好的選擇。只是,我不甘心……一步一步往上爬自然是最穩妥的,可那樣我便會失去暖玉。你知道的,以我的年紀和出身,妄圖去把一切撥亂反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我能做的,唯有不顧一切前行。只有那樣,才有可能得償所願。」「你小子真是野心勃勃。小小年紀,便想的那麼長遠……」林赫感嘆。

「誰讓我心裡只能裝進一個人。」

「說的好像我心裡能裝進兩個人似的……」

「……暖玉的二姑姑,如今你也看到了。你心裡當真沒什麼想法了嗎?」林赫上次來小衛府,無意中見到了楚文謹,當時以為自己眼花了。後來二人似乎還曾見過,不過衛宸並沒有關注。

誰都有自己不願為外人道的心思。

只要能控制自己便足夠了。

人生苦短,何必再自己為難自己。

林赫看向楚家姐妹,然後搖搖頭。

「淡了。這麼多年過去了,當初再如何情深,如今回想起來,也不過一句年少輕狂罷了。」

何況當初他對楚文謹,也只是愛慕罷了。還沒到非卿不可的那一步。而後之所以離家遍尋她的蹤跡,也不過是為了自己年少輕狂找個理由罷了。

放著好好的舉薦出仕那條路不去走?沒個好理由,他連自己都不能說服。

後來找著找著,連他自己都相信,他對楚文謹痴情不悔了。

楚文謹對他,更是沒有絲毫想法,只當他是她另一位兄長罷了。

所以他們二人見面,楚文謹始終沒有什麼異樣情緒,反倒是他,初時有些不自在,可是如今只餘慶幸了。不管她如何逃離了皇宮,她好好活在這個世上,便好。

與其把自己的心思陷在過去無法自拔,他不如憐惜眼前人。

盧承瑜年紀雖小些,可是那份沉穩內斂,溫柔賢惠的性子,才是最適合他的。

「那是你不曾深愛。」衛宸糾正。

林赫怔了怔,然後點頭。「也許。所以我不能理解你為了暖玉,幾乎敢和天下為敵。這份勇氣,當真是讓我即羨慕又覺得你是自作自受。」

「人活在世上,總有一個人,讓你牽腸掛肚。若沒那麼一個人,一輩子渾渾噩噩的,臨死前捫心自問,你可會覺得虛度此生?」

「我還沒死,想不出。不過你說的對,人總要記掛點什麼,才會覺得有活著的意義……至於深愛之人,並不是誰都有幸尋得的。我這輩子已經不奢望,也不希望自己找到那樣的人了。只希望這輩子有個人陪在身邊,知冷知熱,偶爾我煩心之時,也聽話的不來擾我。便足夠了。至於像你這樣,為了一個女人不顧一切……我羨慕,即並不希望自己有幸體驗。」

他不愛盧承瑜,只是喜歡,這很好。

一切都在自己的控制範圍內。而不像衛宸那樣,為了一個姑娘幾乎魔怔了。

衛宸並沒有反駁林赫的話。

愛或不愛,可不是幾句話便能決定的。

至於林赫會不會為愛瘋狂……未來時間還長,那就騎驢看唱本,走著瞧吧。

二人今天也算是徹底化干戈為玉帛。舉壺對飲,喝了個痛快。

暖玉和盧承瑜遠遠看著,並不上前打擾二人。

相比暖玉,盧承瑜明顯有些擔心。「這麼個喝法,一定會醉的。」

「喝酒便是為了醉的,二哥輕意不碰,今天竟然和小舅舅這般暢飲,可見二人話說的有多投機了。」

「……你便不怕衛大人醉酒?醉酒傷身埃」盧承瑜心疼林赫,想要上前攔一攔,可她一個未嫁進林家的姑娘,若是隨意上前攔著男人飲酒,盧承瑜又擔心折了林赫面子。頗有幾分左右為難。

暖玉拉了拉盧承瑜的手,示意少安毋躁。

「盧姐姐,小舅舅不是三歲孩子。他是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相比之下,倒是應該換小舅舅這般照顧盧姐姐。」

「他不是個細心之人。哪會在意這些。」盧承瑜有些呆怔,還是替林赫反駁了一句。

「盧姐姐,我的意思是……對於男人,你不需這般小心謹慎。」

那邊林赫和衛宸在暢飲憶過往。

這邊暖玉在勸盧承瑜,今日開宴前,衛宸和暖玉關於林赫這對夫妻有過一番交談。

衛宸負責去引導林赫。

二人馬上便要成親了,林赫得多照顧盧承瑜一些。

不管於公於私,暖玉都希望盧承瑜能幸福。

只有盧承瑜婚姻幸福,盧大人才會沒了後顧之憂,一讓心思和衛宸,林赫一起替大齊百姓謀利。

私心裡,暖玉把盧承瑜當成親人,她比衛美玉和衛秀玉都要來的親切。

做為至親,她自然希望盧承瑜嫁個好人,能和夫君舉案齊眉。「我明白,母親也叮囑我,說上趕著不是買賣。女人只有自己矜持尊貴,才能被人尊敬,若是自己自甘墜*落,旁人也會輕視幾分的。可是暖玉,我不是你,林赫也不是衛大人……衛大人為了你,可以上刀山下油鍋。若是娶我像娶你一半那麼難,我想林赫早就放棄了。我若不對他好些,他怕是心裡更沒有我。」誰說不經情事,便不懂情呢,盧承瑜都懂。

一個男人,一個女人。

在意的那個永遠居於弱勢。

不在意的那個,佔盡了好處,卻還隨時能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的揚長而去。

所以她和林赫,註定她是黯然神傷的那個,她如今只希望自己一片痴心可以打動他。

哪怕無愛,也看在她一片痴情的份上,善待她些。

誰讓她比他先失心,這場攻心之戰,他幾乎不費吹灰之力,便已大獲全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