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武逆焚天>第一千七百八十一章 懸崖勒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八十一章 懸崖勒馬

小說:武逆焚天| 作者:瘋橘子| 類別:都市言情

土黃色的光芒撞在蛇形長劍之上,其上的光芒迅速變得暗淡,露出了一柄比起*也只是略小一點的長刀。

此刻長刀之上光芒褪下,露出長刀之上仍然在流轉之中的繁瑣符文,只從那些符文脈絡就可看出此刀不俗。尤其是大多數人都能夠一眼認出,這柄長刀的主人正是素家的三統領素強。

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周圍並沒有一個人能夠反應過來,唯有素家的素強在第一時間有所應對。

不論是素王兩家的武者,還是鬼畫兩家的武者,就算是正在努力向著王錚靠近而來的康趙兩名老者也不禁有些錯愕。

王錚手中握著長劍,臉上充滿了猙獰和瘋狂之意。可是當他看到王驍轉頭望向自己時,滿臉的震驚和不解的一刻,王錚的胸口反而傳來了一陣絞痛。

在這一瞬間,幼時的種種過往,不知為何會突然間的浮現在腦海中,一切都顯得那麼的清晰。兒時王家培養的武者之中,自己,王驍和死去的王彬三人最為優秀,也是遭到了不少同族之人的嫉妒和排斥。

三人曾經一同被欺負,也曾經一同報復,也共同被家族懲罰,最後三人也一同強大,最後共同成為家族的統領。

可是隨後腦海中浮現的是在畫家府邸內的行動,自己從背後殺死三弟王彬的一刻,對方也是充滿了震驚和不解之色。王彬的臉龐,緩緩的與此時的王驍漸漸重合。

「為……為什麼?」王驍眼神複雜的望著王錚,口中略帶苦澀之意的緩緩開口。

這問題說的那麼平靜,可對於王錚來說卻如同一記悶錘,因為這個問題不知道在多少個不眠之夜他都在不斷的問自己。

「為什麼?自己為什麼會走到這一步1

王錚沒有開口,而是身形一動突然的向著王驍衝去,在王錚身體移動的瞬間,一記暗勁便從後方飛來,一道由土黃色靈氣凝聚出的拳頭直接轟向王錚的後背。

可是就在這一刻,王驍卻是詭異的喊出了一個字「不」。可是他的喊聲出口的時候,那拳頭已經來到王錚的後背,並且結結實實的砸在其背脊處。

一口殷紅的鮮血流溢而出,可是王錚的臉上卻露出了一絲笑意,而王錚本人卻是毫不停留的繼續前沖,只不過他並未對王驍出手,而是與其擦肩而過,迎向了一隻漆黑如墨般的手。

「我沒有……選擇1

在二人擦肩而過的瞬間,王錚開口輕輕說了一句,那聲音很輕,甚至有些飄忽,可是聽在王驍的耳中卻彷彿極為沉重。

王驍想要阻止眼前的一切,想要阻止背後的那土黃色的一拳,想要阻止王錚沖向自己身前。可是他卻做不到,因為就在之前王錚的手離開手中長劍的瞬間,一絲暗勁自長劍送入自己的身體。

這道暗勁並不具備任何破壞力,可以說王錚如果想,此時即使無法殺死王驍,但至少能夠將其重傷。

可是王錚釋放出的那一道暗勁,卻是讓王驍半個身子都變得酥麻起來,想要移動都很難做到。只能夠眼睜睜的看著王錚從自己身邊掠過,迎向了那一隻漆黑的手掌。

那是鬼雲窺准機會發動最強的一擊,黑色的手掌直接刺入王錚的胸口。摧心裂肺的一抓,直接穿破胸口,穿透身體,自後背處露出。

就在王錚的身體被刺破的瞬間,王驍的身體立刻又恢復了自由。難以抑制的憤怒,讓這一刻的王驍將滿腔的怒火,全部向著眼前的鬼雲傾瀉而去。

一隻手探出,狠狠的抓住了那自王錚身體穿過的黑色手爪,另外一隻手中的戰斧一擺,狠狠的朝著鬼雲斬去。

眼前發生的變化太過突然,鬼雲到現在都不理解王錚為何要在此時偷襲王驍,更不明白的是為什麼又會突然反身為王驍抵擋了致命的一擊。

可是他明白一點,王驍這一擊幾乎蘊含了他全身的修為和實力,甚至攜帶著遠超之前戰鬥時的瘋狂戰意,自己就是狀態最好的時候,都沒有辦法抵擋,何況是剛剛全力一擊已經落在了王錚身上,此時正是後繼無力的時候。

「噗」

好似紙片一般的身體,在巨大的戰斧劃過后,直接被撕裂開來。傷口從右肩頭部分,一直向著斜下方延伸著,穿過胸口,穿過腹部,最後從左側的胯骨部分離開。

了解王驍的人知道,他自身的屬性以土為主,這種厚重的屬性戰鬥之時所擅長的是力量和防禦。尤其是那柄巨大的戰斧,從來都不以鋒利見長,可是這並不是他無法發揮武器的鋒銳的原因,只是那樣做的消耗會非常大。

現在的王驍顯然已經不顧這樣的損耗,他的腦海之中唯有一個念頭,就是用最殘忍的方式,將眼前的敵人殺死。

鬼雲的身體斷成兩截,那一條插入王錚身體的右臂,仍然被王驍緊緊的抓著。半截身體已經向下墜落,重量讓手臂與肩頭完全撕裂開來,留下孤零零的一截手臂在王錚的身體上。

直到這一刻,王驍才突然轉頭,怒聲說道:「為什麼,你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聲音之中充滿了怒火,可是聽起來卻並不是像對著王錚發泄,反而更像是一種恨鐵不成鋼。

一絲苦澀的微笑在王錚的臉上劃過,此時他的胸口處暴露的皮膚已經逐漸變成了黑色。就算那一擊鬼雲沒有擊中內髒的要害,就憑藉鬼家鬼手之上的毒素,也足夠要了王錚的性命。

可是王錚卻好像感受不到痛苦一般,依舊那樣平靜的笑著,口中輕輕的說道:「大哥,這是我最後一次喚你大哥了。人有的時候都會犯錯,有的錯可以彌補,可是有的錯卻只能帶著進入墳墓。」

目光微微轉動,王錚望向了王驍的肩頭,目光之中帶著幾分歉意,說道:「大哥我對不起你,對不起王家,對不起太多人。可是我真的沒有選擇,因為我當初走錯了一步。

我以為只要走下去,終究可以再次走回到正確的道路上,可是剛剛我突然明白,有的路只要踏上,走的越遠,就錯的越離譜。」

「咳咳……」

重重的咳嗽著,口中噴濺而出淡淡的墨色血痕,王驍注意到那墨色的血痕之中,帶著絲絲藍色顆粒,那應該不是鬼家鬼手的效果。

可是他現在沒有時間細想,而是大聲說道:「不管你做過什麼,只要你肯回頭,大哥都會陪著你一起扛,為什麼非要如此呀1

輕輕的搖了搖頭,此刻的王錚臉色越來越難看,脖頸處能夠看見一道道墨色的絲線浮現而出。好似植物的根系一般,在浮現而出后,不斷的變粗,繼而向著脖頸上方,臉上,攀爬而去。

因為虛弱,王錚想要搖頭,卻最後只是無力的輕輕晃了晃,開口無力的說道:「我的錯,只能由我一個人來抗,我就不向老三道歉了,晚些時候我會親自去找他,不管他能不能原諒我,我都一定要跪在他的面前好好懺悔。」

王驍的臉上有著同樣的痛苦,嘴唇微微顫抖,就在這幾天時間裡,自己最好的兩個兄弟先後離開自己。而且最讓他感到痛苦的是,王錚的話等於間接承認,另外一個兄弟就是死在他的手中。

「誰?到底是誰,你到底受到誰的控制?」

看著王錚此刻眼神變得越來越渙散,王驍握緊對方的肩頭,忍不住大聲問道。

「不要問了,大哥!大陸已經開始亂了,小心,……小心古荒,小心幽冥。若是不可為,儘快……儘快離開闊城。」王錚說到最後聲音變得越來越細微,到了最後已經微不可聞,除了王驍沒有人聽得到。

就在這一刻,就在王驍的雙眼無力的緩緩閉緊之時,在廣場兩側突然有兩隊武者突然殺出。

這些武者身上大部分穿著素家的服飾,一少部分穿著王家的服飾,一進入廣場就開始全力出手,瘋狂的向著城主府一方的武者出手。

因為他們來的太過突然,城主府一方也沒有料到,素家和王家竟然還另外準備了一批生力軍。這批武者沖入戰場的瞬間,原本剛剛佔據優勢的鬼畫和城主府一方的武者,頓時變成了腹背受敵的情況。

而對於城主府一方的武者來說,更糟糕的情況是,自家的帶頭之人郭孝,此刻好像木樁一般痴痴傻傻的站在原地,獃獃的抬頭望著上空。

他的視線之中只有王錚,那個殺死自己父親的元兇。可是讓他真正痴傻的原因,並不是王錚已經死去,而是他發現自己好像搞錯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剛剛王錚所做的一切,以及後來與王驍的對話,他雖然無法聽全,可是也足夠讓他判斷出。王錚對自己父親郭通出手,並不是以王家二統領的身份,這位二統領甚至對王驍出手,甚至殺了三統領王彬。

面對這樣的變故,郭孝徹底傻了眼,腦中已經混亂一片,更何況給出身邊武者指令。若不是康趙兩名總管,現在的城主府一方,恐怕局面已經徹底失控了。

,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