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武逆焚天>第二千三百一十九章 怒氣衝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一十九章 怒氣衝天

小說:武逆焚天| 作者:瘋橘子| 類別:武俠修真

一絲絲若有若無的精神波動,自熔漿湖湖心島之中傳遞而出,因為這部分波動實在太過隱秘,即使以左風那強大的念力,若不是正好籠罩此地也很難察覺到。

如今的左風哪有精力去探查此地,他的一切精力都放在控制「混靈聚形陣」上。左風既要保證陣法的正常運行,同時還要保證凝聚出的「雪花」,持續不斷的供給那些妖獸。

那隱晦的精神波動來到陽冥獸身邊,好似輕聲低語般,在其耳邊緩緩響起。

「呵呵,看來要得到我們一族的王者血脈,似乎沒有你說的那麼容易吧。我承認若是只有我兒子,帶著那些天屏山脈的老傢伙來這裡,恐怕真的對付不了你。

還好,還好我那小子還有幸,結識了這樣一位好兄弟,有他的幫助你根本奈何不了他,既然是這樣,我看你不如放開死門,讓他們離開吧。」

這聲音低沉中帶著幾分黯啞,自然是來自被困於中心島內的震天所發出的。如果只是聽他的這番話,絕不像是彼此間有什麼生死大仇,反倒像是多年老友一番善意的提醒。

本來看到戰場如此變化的陽冥獸,有些愣怔的呆立當場,直到震天的話音響起,他這才慢慢的回過神來。

雙目慢慢恢復了焦點,正看到左風正在操控著陣法飛快的射出一片片「雪花」。能夠看到左風凝聚的陣法威力,還是及不上陽冥獸在熔漿內刻畫出的陣法。

鬼目蛛獲得的寒力倒是能夠支持一段時間,可是那些沙蠍和沙蜥,是直接與蟲傀交手,寒熱之力可以說每時每刻都在碰撞消耗中,功夫不大沙蠍的蠍鉗和沙蠍的獸爪上,寒力便開始慢慢的消退。

這就需要左風不斷的以陣法凝鍊「雪花」,向那些寒力消耗眼中的妖獸送去,只有保持寒力才能夠保證妖獸的戰力。

那些蟲傀不顧一切的沖入妖獸陣中,本來若是佔據優勢,在其中繼續衝殺一陣,必然可以讓妖獸的防禦體系徹底崩潰瓦解。

可是如今妖獸一方同樣獲得寒力支持,那些沖入到內部的蟲傀,反而落得四面圍攻的結果。它們前方和左右兩側都是妖獸,而身後又擠滿了同伴,此時就算是想退都退不走。

大量的蟲傀死亡后,屍體會被藤蟒迅速拖走,有了寒力的保護,就算那些蟲傀身體還很炙熱,也不耽誤收集。

逆風這個時候一邊指揮著妖獸,另外一邊迅速的將那些蟲傀屍體剖開,那些炎之心髓被其迅速收集。

與此同時還有一名光頭青年,此刻正在妖獸群中飛快奔走,此人正是左風的好兄弟琥珀。

眼下危機雖然暫時化解,可是琥珀卻絲毫沒有打算休息,剛剛他全力出手時,發現自己的水影無雙武技第一重,已經有了大成的趨勢。

對於一名武者來說,武技的提升代表的是戰力的攀升,這不下於修為上的提升,如此大好機會琥珀又怎麼會白白錯過。他手中雙矛擺動飛快的穿梭於妖獸群中,而這些妖獸似乎也適應了這名人類的輔助,彼此間倒也配合的十分默契。

紅髮飄飄的左風,也看到了琥珀在奔走間不斷的發動偷襲,同時也看出了琥珀武技越來越純熟,自然猜得到對方的想法。

稍一思付,左風便將陣法凝鍊的「雪花」送出一枚,琥珀的身體雖然也得到過改造,不過左風可不敢讓其直接吸收。不過那「雪花」卻是徑直的落在琥珀的矛上。

左風和琥珀兩人配合默契,眼看著「雪片」來到琥珀便已經明白,雙矛展開便將那「雪片」中的寒力融入到自己的繚繞在雙矛的靈力之中。

如此一來這雙矛,就相當於妖獸那樣的身軀一般,雙矛之上不僅擁有琥珀的水屬性靈氣,同時還擁有了極寒之力。

極寒之力本就與水屬性相近,彼此間雖然不能說徹底融合,但卻也不會太過排斥。有了寒力的支持和幫助,琥珀更是如虎添翼,徹底不懼蟲傀身上的炙熱鎧甲,攻擊落下便是徑取對方要害。

剛剛回過神來的陽冥獸,眼前看到的恰是如此一幕,未曾做聲就這樣死死的盯著遠處熔漿湖岸邊的戰常

而就在此時,震天的精神波動再次傳遞而出,化作聲音在陽冥獸耳中響起。

「我知道這些火蛭蟲本身生長在熔漿湖內,可是若是以火蛭蟲化作蟲傀,卻需要耗費炎之心髓。這東西有多麼珍貴,你我心中都該清楚,如果這麼耗費下去,最後只會得不償失。

現在放他們離開,相信他們也已經知道你的厲害,必然會再與你為敵。而這死門仍然牢牢掌握在你的手中,八門拘鎖也仍然在你的控制之下,你應該也不想將這裡徹底破壞掉吧。」

「嘿嘿,呵呵呵哈哈哈1

先是從陽冥獸口中傳出輕聲的低笑,只不過片刻之後,這笑聲漸漸放大化作一陣放肆的大笑。

「怎麼,你竟然如此好心,聽你這話倒是處處為我考慮呀。」

「那我說的不對么?」震天的精神波動化作聲音。

嘴角輕輕抽搐了一下,看不出來是神情變化,還是下意識的小動作,陽冥獸冷冷的再次開口說道:「想讓我放過他們,倒也不是不可以,我要徹底控制你這具身軀,而且我還要獲得你的全部靈魂傳承。」

此言一出,那精神波動再無聲音傳出,震天陷入了沉默。也不怪它無法接受對方的提議,陽冥獸此刻要剝奪的是震天所擁有的一切。

現在陽冥獸的身軀,本就來自於震天化形后的身體,只是因為無法徹底掌控,所以這具身軀他現在甚至不能隨意使用。

如果震天將這具身軀讓出來,那麼震天幾乎等於一無所有。相對於人類武者來說,獸族的身軀更加重要。一路修行而來,人類十幾年間便可以達到納氣甚至育氣,數十年間便有可能邁入煉神期。

可是獸族要從最初的低階達到六七級,那恐怕需數百甚至上千年,彼此間的差距由此可見。

如果陽冥獸現在只是要獲得身軀,震天可能會下定決心,以此來換取自己孩子的安全離開。可是現在陽冥獸卻獅子大開口,要獲得的是自己的一切靈魂傳承。

要知道獸族自身的靈魂傳承,就是一族真正延續下去的最大保障。一旦自己一族的靈魂傳承被其他獸族獲得,那麼失去靈魂傳承的一族將會註定沒落。

如果讓陽冥獸獲得妖獸一族的傳承,甚至不僅僅是妖獸一族從此沒落,甚至就連整個坤玄大陸都將遭難。

眼前這陽冥獸,本就是幽冥一族的老祖級存在,自身擁有著幽冥一族的傳承,再結合了妖獸一族的傳承,等於是獲得了兩支獸族的優勢。若是在獲得了這死門之下的秘寶,脫困離開的那天,就將是坤玄大陸遭難之日。

震天最後的一絲希望等於在這個時候徹底破滅,眼下已經不僅僅是自己妖獸一族的事情,那已經牽涉到了整個坤玄大陸上的一切生靈。

「呼你的貪婪,終將註定你滅亡的命運,你的野心將會成為你的墳墓,我不會將這身軀交給你,至於我的靈魂傳承,你更是痴心妄想。」

精神力波動傳遞的訊息,依然是那麼的平靜,可在那平靜之中,卻又著一場堅決的情緒。

始終靜立不動,沒有任何錶情的變化的陽冥獸,嘴角再次動了,只不過這一次嘴角的抽搐,開始不斷的蔓延開來,最後那整張臉都怪異的抽搐起來。

「呵呵呵呵」一連串怪異的笑聲后,陽冥獸咬牙切齒的恨恨說道:「不錯,不錯,我知道你會這麼選擇,我根本就沒指望你會答應我的條件。還有你那個小崽子,我不會放過他,我從始至終都沒有放過那小崽子的打算。」

頓了頓,那陽冥獸陡然間睜開雙目,就在其睜開雙眼的瞬間,其臉色也變得極為難看,與此同時在其身體之中兩道靈魂之力,開始劇烈的碰撞起來。

有一種說法,眼睛是心靈的窗戶,因此一些精神力強大的武者,甚至就以眼神便可以釋放出強大的精神力。

陽冥獸無法將眼睛整個睜開,只是身體之內靈魂受限的一種表現。每當他要徹底放開自己的靈魂之時,鎮壓在身體之內的震天殘魂,也開始進行反噬。

自從陽冥獸的靈魂侵入震天的身體后,雙方一直就保持如今這種狀態,陽冥獸壓制著震天的殘魂,連自己都不敢全力動用靈魂之力。

可是今天他卻將靈魂徹底放開,震天首先有所察覺,可是它卻沒有絲毫的喜意,反而有種極為不好的預感。

隨後有所察覺的是左風,他本來將注意力都放在眼前的陣法上,可是兩道極為強悍的靈魂之力彼此碰撞,他想不注意都不可能。

轉頭望去的時候,就見陽冥獸此時面容扭曲,那雙始終半睜著的雙目,此時完全的張開。在其瞳孔之中,有著兩團暗紅色的火焰熊熊燃燒,而在那火焰之中,能夠看到一圈幽藍色的光芒在其中跳動,似乎想要衝出火焰,卻最終還是被死死的壓制。

「咕嚕」

不知道為何,左風下意識的咽了口唾沫,一種極為不好的預感已經浮現心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