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農園似錦>第七百三十二章 來世相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三十二章 來世相約

小說:農園似錦| 作者:姽嫿晴雨| 類別:玄幻魔法

一百二十一歲的老旭王,滿頭銀,面容如六七十歲的模樣,身材依然高大,卻不像年輕時候那樣挺拔。當年縱橫沙場無敵手的他,此時只能靜靜地躺在床上,鳳眸低垂,呼吸微弱。太醫已經束手無策,孝子賢孫們滿滿地擠了一屋子,面容沉重,神情哀痛。

他身邊的太師椅上,坐著一百一十四歲的余小草,頭雖然白了,皮膚卻依然白皙細膩,臉上淺淺的皺紋也似乎成了歲月的積澱,讓她平添了幾分成熟的嫵媚。

旭王旭王妃高壽,雙雙步入百歲之齡,身體卻依然健朗。在京中城西的街道上,經常能看到一高大一纖瘦的老人,手拉著在慢慢地散步,那背影好像一幅永遠不褪色的畫卷。

京中,旭王旭王妃活成了傳奇。百姓的口中,文人的筆下,傳誦著他們矢志不渝的愛情故事,傳誦著他們偉大的功績,傳誦著他們神奇的一生。

旭王一生只有旭王妃一個女人。有人說旭王怕媳婦,別的女人看都不敢看一眼;有人卻說旭王妃給旭王下了蠱,所以他才不敢對別的女人有興趣;有人說旭王是真正把王妃疼進了骨子裡,才對別的女人興不起任何的興趣……

不管別人怎麼說,都影響不了這對夫妻。旭王六十歲的時候,終於卸下了肩上所有的單子,跟王妃徜徉山水間。大明從南疆到北地,無不留下他們成雙成對的足跡。

旭王還兌現了年輕時候的誓言,六十五歲的時候,帶著王妃踏上了下西洋的航船,到西方各國開開眼界。旭王妃甚至跟歐洲某個小國的女王,結拜成了姐妹。旭王還單挑了某土著食人部落,把他們打得跪地求饒,真是老當益壯。

旭王慶賀了他的一百二十歲大壽,旭王妃也一百一十多歲的高齡,他們之間的感情並未被歲月而沖淡,彷彿一壺老酒,越來越醇香。

人們都會以為他們會活成彭祖,活成人瑞。可剛剛步入一百二十一歲高齡的旭王卻突然倒下了。沒有病痛、沒有傷痕,只是身體的各種技能都老化了。一開始的時候,睡眠時間漸漸增長,有時候上一句還和你聊著天呢,下一秒就睡著了。現在,他一天的睡眠時間,過了十七八個小時,清醒的時候越來越短。

余小草雖然心中早有準備,可依然忍不住心痛。心痛那個偉岸的,彷彿能幫她撐起生命中一切之重的男人,也有英雄遲暮的一天。同時,心中也不由有些惶恐。她是親身經歷過前世今生的人,不知道下一世她還能不能幸運地遇到他……她希望,自己孟婆湯前她能留存著這一世的記憶,下一世,讓她在茫茫人海中尋覓他的影子。

「醒了!曾祖母,曾祖父醒了1說話的是朱雲軒已經三十多歲的小孫子。

余小草眨去眼睫上的霧氣,微笑地湊到尋找她擅媲埃握著他的手,輕聲地問道:「爺,肚子餓不餓?我去給你煮碗面?」

朱俊陽緊緊地拉著她的手,輕輕地搖了搖頭,渾濁的鳳眸此時變得清亮如初,一如她剛剛認識他的時候。他緩緩地開口:「扶我坐起來……」

余小草在重孫子的幫助下,按照他的要求,在他身後墊了兩個靠枕,讓他半倚半靠地坐著。她已經問過小補天石了,男人就在這幾日了,今日的突然清醒,應該是迴光返照了。

她坐在床沿上,把頭輕輕倚在他的肩頭,輕笑一聲道:「老頭子,你這肩膀上的骨頭,硌得我生疼,好了以後啊,要多吃一點,要不然我靠著你不舒服。」

「好,好,好!多吃一點,養得胖胖的,給你當靠枕1朱俊陽那一如大提琴般悅耳的聲音,她聽了一輩子都未曾聽夠。

「曾外祖母,外面有個說是你故人的小姑娘來拜訪你。」這是朱雲馨最小的孫女,長得不像她祖父家的人,五官上卻跟年輕時候的小草有七八成相像,頗得她祖母的喜愛。

自稱故人的小姑娘被請了過來,余小草盯著她看了很久,直到她出示了一個褪了色的蘭花荷包,她才從久遠的記憶中搜尋到小姑娘的影子。小龍女,那個她在海底邂逅的龍族女孩。沒想到她破開結界,來到人世間來尋她。

小龍女久久地看著小草的容顏,嘆了口氣道:「凡人的壽命太短暫了,幸好我夠努力,你活得也夠長,要不然這輩子咱倆還真沒相見的機會了呢。能夠見到你,終於圓了我心中的一個夢。可惜,你不再是那個陪我說話,陪我玩耍的可愛少女了。」

「謝謝你能來看我,在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時刻。小龍女,希望你能用心修鍊,早日位列仙班。」余小草真誠地祝福著。

小龍女點點頭道:「我會的。那麼……後會無期1說完,話說一縷清風,消失在旭王府的院子里。

對於眼前的異狀,旭王府的眾位大小主子似乎沒覺得很驚訝。在他們的心中母妃就不應該是個凡人。要不然,怎麼會創造那麼多神話呢?

就在余小草跟小龍女對話的時候,朱俊陽的眼睛始終未曾離開過她。小龍女離去之後,他對已經九十歲的朱雲軒道:「我想和你們母妃單獨相處一會兒。」

「父王……」朱雲軒望著他一直追逐著步伐,當做偶像一樣崇拜的父王,聲音哽咽了。

朱俊陽看著三個兒女,緩緩地道:「你們都是好樣的,沒讓父王和母妃失望。我對你們很放心……」

八十五歲高齡的朱雲馨一聽這話,登時哭得像個孩子:「父王,您要好好的活著。您要是沒了,我就是個沒爹的孩子了。要是你女婿欺負我,再沒有人幫我撐腰了。嗚嗚嗚嗚1

她的兒子和孫子一聽這話,滿頭黑線:明明都是你欺負父親的,好不?你說這話,良心不會痛嗎?

「傻孩子,天下無不散的宴席!你們先出去,我想和你母妃單獨相處一會兒。我想把最後不多的時間,都留給她一人1朱俊陽看向小草的目光中,有濃得化不開的不舍和留戀。

朱雲軒截住妹妹要說的話,帶著兒孫們出了房間,把空間留給兩位老人。

「你後悔嫁給我嗎?我比你大七歲,如果你嫁給一個跟你差不多年紀的人,就能多陪你幾年了。爺真恨自己為什麼早生這幾年。」朱俊陽知道自己的生命即將走到盡頭,滿心都是對小草的不舍和不放心。

「你呀,別瞎想!嫁給你,是我這一生做過的最正確的事。如果重來一世,我還會選擇嫁給你。離開你,上哪再找能把我寵上天的人去?」余小草拿起象牙梳,慢慢地給他梳著頭。

朱俊陽咧開嘴笑了:「我走了以後,你要好好的,怎麼開心怎麼過,千萬不要傷心。你知道我最看不得你傷心難過的,否則啊,我在下面都過不安生。」

「好,我不難過!你在下面先去探探路,我隨後就到。」余小草像聊家常似的,聊著兩人的生死,語氣中沒有任何的傷感之意,就好像在說「今天天氣不錯」似的。

「我不在了,你可不能去勾搭其他小老頭!那些老頭子沒我帥不說,還孤拐得很,肯定沒有人能像我一樣,容忍你的小脾氣。」朱俊陽的醋勁兒還是那麼大。

「嗯,我是屬於你一個人的。就像你也只屬於我一樣。」余小草承諾著。

朱俊陽滿意了,還是有點不放心:「你要是感到孤單了,就把小果子家的那個小孫女接過來陪你說說話,兒子媳婦不孝順了,就給我燒柱香告訴我,我半夜託夢罵他們……」

兩個人閑聊了一會兒。朱俊陽突然沉默了,就在余小草以為他又睡著的時候,他又開口了:「草兒,你能跟我說說你們那邊是什麼樣子的嗎?」

余小草知道他已經猜到了她不屬於這個世界,但是令她感動的是,他卻從來沒有主動問過她,並且還是時時處處幫她打掩護,怕別人現她的不同。

余小草就把前世的情況,簡單地跟他說了些。朱俊陽靜靜地聽完了,感嘆了一聲:「不用馬拉就能跑的汽車,能在天上飛的飛機,能下水的潛水艇……真好!你說,如果你沒有來到這裡,在你的世界里會不會也有一個我?」

「或許吧!只不過,那個世界里的我,都三十歲了,還沒有等到你。你說你姍姍來遲,是鬧哪樣?」余小草輕笑一聲,捏了男人的臉頰一下。

「所以這一世,我早早地來到你身邊,慢慢地守著你長大,一生守護在你身邊。」朱俊陽預感到自己最後的那一刻就要來到了,突然握緊了她的手,聲音中有些軟弱,「你說,下輩子咱們還能遇到對方,相依相伴嗎?」

余小草突然拿起他的手,狠狠地咬下去,留下帶血的牙印,然後她笑中含淚地道:「會的!你看,我已經在你身上留下了印記。生生世世,你都別想跑得掉。」

朱俊陽垂眸看著這牙印,緩緩地笑了……

余小草感到手中男人的手突然變得沉重起來,眼淚緩緩滑落。她給男人換上了他最喜愛的戎裝,拿去他背後的靠枕,讓他躺平。又用水給他擦了頭臉手腳。最後,她爬到床的內側,挨著男人平躺著,感受著生命一點一點流逝……

旭王府上哭聲一片。這一天,他們同時失去一雙親人……

二零一八年,蘇省徐市的病房內,一個驚喜的聲音:「醒了!姐,你終於醒了!1

「哥,哥!姐姐醒了,你快看看,她的手動了,睫毛也在顫動……」

「快,快去叫醫生!1

余小草緩緩地睜開眼睛,頭頂和四面的雪白的牆面,明亮的白熾燈,身邊各種醫療器械……這是……醫院?現代化的醫院?難道說,她又回來了,她沒有死?

「姐,姐!你能看見我嗎?我是小嬋呀,你的妹妹小嬋……哥,姐不會摔了頭,失憶了吧?」林曉嬋突然腦洞大開,問了一句。

林曉嬋?她前世的妹妹?順著聲音望過去,果然是那種熟悉中帶著些陌生的臉。果然,她又回到了原本的世界。在這個世界中,她不過是個開著小滷菜店,掙扎求生的普通人而已。

剛剛還跟她的王爺談論這個世界誰不會有他的問題,結果她就回來了。這個世界到底有沒有他,那個疼愛她一生的男人?答案是未知的,即使有,茫茫人海中,也未必能和他相遇。

「姐,你已經昏迷了一百多天了,真怕你成了植物人,一輩子都醒不過來。姐,你要好好的,等著享弟弟妹妹的福呢,可千萬不能有事啊1林曉嬋眼睛濕潤了,聲音哽咽著。

「小軍的婚禮,沒有因為我而搞砸吧?」余小草……不,應該是林曉婉收斂心緒,淡淡地問了一句。

林曉嬋破涕為笑,道:「姐,你沒失憶埃那太好了!我還想著,要是你失憶了,我該怎麼喚醒你的記憶呢。姐,別擔心,你昏倒的時候,小軍已經把客人送得差不多了……姐,你這次可把我們嚇得不輕啊1

「以後……不會了。」林曉婉心中悵惘不已。那一世的百年,她不相信只是南柯一夢。可是,誰能解釋她怎麼會又回到這個現實的世界了?

已經回到異界的小補天石,帶著莫名的笑意:再見,它的人類主人。希望你喜歡我送給你的這份禮物。

「姐,你好像變的有些不一樣了。」林曉嬋喂她喝了一杯水,猶豫著道,「好像舉止間透露出一種不一樣的風華。我也說不上來……」

「或許昏迷時間久了,大腦還有些混亂吧1林曉婉輕聲道。

「說話的語氣和語調,也不一樣。有點咬文嚼字的感覺。姐,你不會是像書中寫的那樣,別人的靈魂在你身上重生了吧?」林曉嬋喜歡看穿越重生小說,開玩笑地道。

林曉婉白了她一眼,道:「小說看多了吧?要不要我把你小時候尿床的事……」

「別,別!你是我姐,我親姐,行了吧?」林曉嬋忙舉雙手投降。

「姐,你覺得有沒有哪兒不舒服?」林啟軍跟著幾位穿白大褂的醫生進了病房,見姐姐跟小妹說話呢,忙問了一句。

「沒有,就是……」她這麼一停頓,林啟軍和林曉嬋不禁緊張了一下,「就是肚子有點餓,想吃烤鴨、紅燒肉、鹵豬蹄1

那一世,因著她跟男人年紀大了,腸胃也跟著變弱,很多油膩的東西都被限制不給吃,把這兩個無肉不歡的夫妻給饞的,就差沒跑廚房偷吃了。

林啟軍身邊的醫生笑了:「有進食的慾望是好事,說明身體機能在恢復中。不過,以你現在的情況,還是先進些清淡的流質的食物為好。」

「啊?還要吃清淡的?」被寵了百年的她,增長了一些驕縱的小脾氣,這時候也帶出來幾分。

那群醫生中,一位身材高大的醫生,露在口罩上方的一對俊目,望向林曉婉的眼神頗為複雜,有幾分不敢相信,又有幾分希冀……

「這位是從京城第一人民醫院請來的專家,在外國留過學,是國內腦科中的權威。讓他替你檢查一下吧。」對這個腦中淤血造成昏迷的普通案例,不知道這位專家為什麼對她感興趣。既然他主動要求來幫著檢查,又何樂而不為呢?

林啟軍馬上讓開位置。經過一系列的檢查,結果顯示林曉婉腦中的淤血已經被吸收了一部分,對腦部神經的壓迫減輕。或許這就是她能夠醒來的原因吧。

在檢查的時候,那位京都來的專家,似乎對病人的一言一行頗為關注,似乎在從她身上尋找誰的影子。不過,他做的比較隱秘,沒被他人現而已。

「再住院觀察幾日,就可以出院了1京城人民醫院的專家,對病人家屬是這麼說的。

林曉婉卻小聲地嘀咕著:「我覺得我現在就可以出院了。」

「姐,咱們得聽醫生的,人家可是這方面的專家。你腦子裡的淤血還沒完全消散,多住幾天也是好的。姐,我知道你擔心錢的事。放心,你住院的錢我包了1林曉嬋嫁得不錯,老公對她也好,住院的錢根本不算什麼。再說了,不是還有農村合作醫療保險嗎?

身材高大的腦科專家,看向林曉婉的目光中,帶了些心疼。是她嗎?為了弟弟妹妹操勞了十幾年,三十歲沒結婚,參加弟弟婚禮的時候,不小心摔下樓梯。這些都對上了……是你嗎?

他應徐市人民醫院的邀請,過來給一疑難病症會診。如果不是偶然間得知林曉婉的情況,他早就回京城去了。可惜,小草講她前世的時候,大都是草草帶過。如果他要是能知道自己能來到跟她一樣的時代,他一定會把她前世的情況打聽得清清楚楚。

再觀察一段時間吧,言談舉止相像的人,未必沒有。萬一他要是冒昧相認,被人當登徒子打一頓就得不償失了。當然,這世界在拳腳上能勝過他的,還真找不到幾個。

林曉婉又在醫院吃了兩天病號飯,就嚷著要出院了,還威脅弟妹說,如果不給她辦出院手續,她就離家出走,不,是離醫院出走!任性的小模樣,是以前的她從來不會也不敢有的。

無奈之下,林啟軍只得給她辦出院手續。林曉婉把病號服換下來,在醫院的走廊上開心地轉了兩圈。

突然,她看到一個熟悉的容顏,從她面前經過——俊美的容顏,狹長的鳳眸,高挺的鼻樑,薄薄的嘴唇……

「朱俊陽!1那個名字禁不住脫口而出,在醫院的走廊上迴響。她的聲音很激動也很響亮,就連走廊另外一頭的人,都好奇地看過來。

然而,那個長得跟她的旭王有八分相似的人,卻未曾回頭。林曉婉又追上去,不死心地叫了一聲:「朱俊陽,是你嗎?」

那人停住了腳步,林曉婉心中一陣驚喜。可是,那人只是回過頭來,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問道:「你是在叫我嗎?對不起,你認錯人了,我不叫朱俊陽1

不是他,不是他!!她的旭王看她的眼神不會那麼冷淡,她的旭王跟她說話時的聲音從來不會那麼冷漠。那人只不過是跟他長得相像而已。林曉婉的心一陣劇痛,痛得快要無法呼吸了。她的旭王,難道只是夢一場嗎?

「笨蛋!你難道只認那一張臉嗎?」大提琴般優雅的聲音中,帶著幾分她熟悉的寵溺和心疼。

林曉婉猛地一轉身,身後的走廊上,那挺拔高大的身影,那充滿愛意的雙眸,是她再熟悉不過的了。

「朱俊陽?」林曉婉聲音中充滿了遲疑。眼前這位男子不是那位雙眸腦科權威嗎?厲害了她的王爺,居然混到醫學界去了!

再看眼前這位,身材偉岸健美,五官輪廓深刻分明,幽暗深邃的黑眸中充滿了濃濃的情意,嘴角含笑的時候帶著幾分邪魅狂狷之感。即使是隨意地站著,也有一種令人震懾的貴族之氣。她的王爺,依然是這麼俊美帥氣!

「小傻瓜,愣著做什麼?還不到爺懷裡來?」朱俊陽張開了雙手,唇角那抹邪魅的笑,讓人移不開視線。

林曉婉眨去眼中的淚水,小傲嬌地扭開頭去,哼了哼道:「不去,就不去!你說了,如果會保留上一世的記憶,會第一眼認出我的。是不是我變醜了,你就不願意認我了……」

沒等她說完,朱俊陽就邁著大長腿,三兩步來到她身邊,猿臂一伸,將她緊緊地嵌進懷裡。林曉婉的身高不足一米六,在一米八六的他面前,形成了最萌身高差。林曉婉回抱他的脖子時,都要點著腳尖。

「放開我姐姐!臭流氓!1暴脾氣的林曉嬋衝過來,用皮包使勁地砸過來,卻被林啟軍拽住了。

「你們誰能告訴我們,到底是什麼情況嗎?」林啟軍眼沒瞎,他看到一向保守害羞的姐姐,竟然緊緊摟住對方的脖子。如果不是在醫院走廊的話,估計兩人都吻一塊兒去了。

林曉婉摟著脖子掛在自家男人的脖子上,回頭對弟弟妹妹心虛地一笑,小聲道:「如果說……我們倆一見鍾情,再見傾心,三見定終身,你們信不信?」

切!信你才怪!林啟軍和林曉嬋同時朝著天空翻了個白眼。

  • (快捷鍵:←)
  • 農園似錦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