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在七扇門當差的日子>第316章 是他之過,非他之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16章 是他之過,非他之過?

小說:在七扇門當差的日子| 作者:三觀猶在| 類別:武俠修真

這座大陣正在緩緩蘇醒。陣法正中央,是一個青色石台,石台之上有個赤紅色鵝卵大小的珠子,發著暗黃色的淡光,一起一落,如同正在呼吸一般,一絲有別於天地真元的黑氣,從陣法之中剝離出來,像那個珠子彙集而去,被珠子吞噬。

我疑道,這座黃陣圖,無比怪異,你看到那絲黑氣了嘛?難道就是柚木道長口中所說的死氣?

所謂死氣,與天地真元不同,與江湖氣運不同,而是一種幽暗之力,人橫死、枉死、冤死,據說體內會生出一股死氣,化為戾氣,我一直以為是師兄們小時故意講鬼故事嚇唬我的,還嘲笑他們封建迷信,然今日一見,卻與柚木道長說的並無二致。

張幼謙一臉凝重,若是黃陣圖真的啟動,引冥界之門大開,那江湖上將帶來一場浩劫,人間將遭受罹難,我們身為正義之士,豈能置之不理?

我說你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讓我想起了樣板戲。

張幼謙道,我們必須毀了這座黃陣圖!說罷,張幼謙抽出在拍賣會上花了八千多兩買的號稱削鐵如泥、吹髮可斷的寶劍,運起內力,暴喝一聲,一劍揮出,帶出若干寸長的劍芒,刺到一塊青石之上。

砰!

火星四射。

張幼謙啊喲一聲,長劍幾乎脫手,而那塊青石,幾乎紋絲不動。張幼謙罵道,這是什麼鬼東西!

我很是震驚,方才張幼謙那一劍刺中青石之時,數十道黑光從其餘青石之上瞬間傳到此間,在青石之上形成了一道屏障。也就是說,方才那一劍,刺中的並不是青石。也就是說,這些黑石能夠對我們的真氣產生感應,而自覺產生一種防禦機制。

我說試試別用內力。

說罷我也取出鐵劍,來到其中一塊青石之前。當劍觸及青石時,青石之上一道紅光升起,緊接著,這一百零八塊青石之上,紋理之間透著暗紅色光芒,這些紋理,形如蝌蚪,形狀怪異。

蝌蚪文!

這不是我第一次看到這種蝌蚪文。

在風雲島離火洞,在京城驚神陣內,我多次與這種蝌蚪文打過交道,而且驚神陣中,那些蝌蚪文被我破譯,變成了一個鏤空球體文字映射在識海之內。

如今再次見到,雖是同一種字元,然而我卻無法讀出其中含義。

只看了一眼,一道幽冷的寒意從心底升起,讓人心生恐懼之感。那無數青石之後,彷彿是隱藏著一個鬼蜮,魑魅魍魎虎視眈眈,欲破石而出。

我連忙撤劍,心中那種陰鬱之情才去。

張幼謙道,這陣法奇怪之處,除了青石的擺放之外,就是石頭上面的怪異符號。不就是破石頭嘛,要不去弄些硫酸、鹽酸,我就不信弄不掉這些字。

我說你凈說些沒用的,你怎麼不弄王水呢?

張幼謙說這你就不懂了吧,這玩意兒,王水還真不辦事。

我說行了,要真有心,就去弄幾噸黑火`葯,一把火將這個桃山炸了,什麼黃陣圖,白陣圖,都成為塵土。

就在這時,一道白影閃過,向張幼謙身上抓了過去,我連喊小心。張幼謙平日里雖然弔兒郎當,但在危急時刻卻毫不含糊,只是向後一仰,橫向移了三尺,那白影從他身邊滑了過去。

只差三寸,白影的利爪,就劃到張幼謙喉嚨。

張幼謙道,好險,差點就涼涼夜色落地成盒了。

我說能苟則苟,方是取勝之道。

那道白影,正是當日將我與謝君衍困在一起的白寵,與之前不同的是,它胸口有一撮眼色鮮紅的毛髮,似乎是被人用鮮血浸過似的。柚木說過,這是白寵重新認主的標誌。

這白寵是慕容白雲當年煉製的守護黃陣圖的守陣獸,按柚木猜測,這段時間的命案,正是白寵所為,而目的正是用鮮血和橫死的戾氣,來啟動這座黃陣圖。

白寵一擊不成,目露凶光,一臉警惕之色,看著我倆。

我說,白兄,還認識我不?

白寵嗚嗚叫了兩聲,卻也不知是什麼意思。

張幼謙道,這位兄台,你這身皮毛很有特色嘛,對了,你是不是不吃鹽啊?你認識楊白勞嘛,他閨女跟你一樣呢。

白寵嗷嗷兩聲,沖著張幼謙揮了揮利爪,雙目通紅,盯著張幼謙脖子,似乎在找機會給予致命一擊。

張幼謙摸了摸脖子,說你不會對這個感興趣吧?白寵縱身一躍,向張幼謙摸了過來,這速度幾乎肉眼難以尋蹤覓跡,在接近張幼謙時,手上利爪猛然暴漲三寸,由攻擊頸部,改成刺向心口。

張幼謙罵道,你這是金剛狼啊,還有這本事!話音剛落,徑直釋放法則空間,藉助空間向一側移了幾丈。然而白寵雖然心智迷失,但武功境界卻絲毫不遜色,在張幼謙露面的瞬間,跟蹤而至。

我見狀,星宿海真元暴漲,在空間之內,施展迷蹤步,幾乎突破了人體極限的速度,來到白寵身後,一腳踢在了白寵屁股之上。那白寵哀嚎一聲,平著向後飛了出去。

那白寵被我踢飛,顯然是被激怒,沖我咆哮著。

我大聲道,白兄,這一招屁股向後平沙落雁式,是你們青城派余滄海掌門的絕學,你難道一點印象都沒有了?那白寵聞言一愣,口中含糊不清,隱約道,青……城……

我說是啊,你就是當年名震江湖的青城掌門青靈道長!

白寵被藥物迷惑心神,三十年來,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如今被我喝出了名號,他竟然有所反應了。它張開口,十分艱難的說了幾個音節。

桃……桃……

張幼謙問,桃桃是誰?你的相好?

我忽然道,它說的是逃……

正在此時,遠處一陣悠揚的簫聲響起,簫聲入耳,宛若天音。這曲子,正是當年名震江湖的東海桃花島主所創的《碧海潮生曲》的姊妹篇——《步搖碧蓮曲》。

嗷嗷!

白寵聽到這簫聲,就如孫猴子聽到緊箍咒一般,雙手抱著頭,在地上打滾起來。簫聲落後,白寵眼神又恢復了渙散且通紅之色。

這是有人用簫聲來控制白寵,聽簫聲源頭,應在百丈之外。能夠感應到白寵,並且將簫聲送來,此人內力也非同凡響。張幼謙道,這吹簫之人,恐怕就是控制白寵殺人的幕後黑手了吧。

我說不管如何,先將這白寵抓回去再說,至於這個邪陣,事關江湖大勢,等跟柚木道長商議后再做決議。而且,你師父柳清風就要來金陵了,有這些三境外的老怪我們,這些事情,輪不到我們來管。

我說道,白兄,你犯了殺孽,雖然情有可原,但罪不可恕,跟我們走一趟吧,得罪了。

白寵口水橫流,目光渙散,並沒有反抗,任由我與張幼謙將精鋼鎖鏈套在它身上。我奇道,那陣簫聲之後,這白寵為何凶色全無?張幼謙說,也許那人是故意助你破案呢?

我嘀咕道,難道我們錯怪那吹簫之人了?

白寵不費吹灰之力就被抓,籠罩在金陵城內陰雲漸漸散去,眾百姓彈冠相慶,我與張幼謙莫名其妙立了一功,成了金陵城百姓口中的英雄,當然,《八卦周刊》也不遺餘力的吹捧,讓南江湖司名聲大振。

這個案子是我們與閔秋葉聯手破的,但由於此事極為轟動,審案、斷案,這種事情功勞自然由宋知府來做,案子定在三日後審理。

白寵被抓回來后,被單獨關在一個精鋼鐵籠之內,全然沒有兇悍之色,任人擺布,柚木道長前來探視,望著白寵道,說起來,青靈道長也算是一個可憐人兒,他在慕容山莊痛失愛子,後來又被慕容白雲算計,成了這副模樣,如今身落囹圄,是他之過?非他之過?

我們跟著嘆息。

柚木道長問,醫者,有惻隱之心,我若有五成把握,能治好他的失心之症。

張幼謙問,道長還懂這個?我聽長陵說你是治花柳病賣假藥的。

柚木一瞪眼,琅琊閣醫術、武術、易術天下無雙,你以為是薛家莊那一窩賣假藥的能比的?

我說,就算如此,可是若能治好他,那又如何呢?

白寵犯下了滔天罪行,無論是整個金陵城,還是金陵府衙,都在等著三日後公開審判,殺了它平民憤已是定局。若真能治好了白寵,那恢復心智的青靈道長,面對犯下的滔天罪行,又如何自處?

而且,在大明律中,神志有問題之人殺人,是適用於另外一套審判標準的。

柚木道長道,這正是我所擔心之事,他死是必然,但讓它稀里糊塗死去,還是清醒的認識到自己所作所為死去,換作是你們,會如何選擇?

張幼謙道,我會選擇直接去死。

我卻搖頭道,就算要死,也要死個明白。

張幼謙道,老蘇,你這樣子太殘忍了。人艱不拆,何必較真。

我們將此事報給了閔秋葉和宋知府,結果兩人也產生了爭執。閔秋葉也主張先治好它,再審判,以彰大明律之道,可是宋知府想的卻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趁早審判,將白寵判個斬立決,結案邀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