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狂探>第806章 暗戰(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806章 暗戰(五)

小說:狂探| 作者:曠海忘湖| 類別:都市言情

「這是清朝大畫家王素的《鍾馗醉酒》,」書房內,趙玉指著桌案上的一副畫卷,對眾人介紹道,「絕對的真跡!你們看,他的畫法是以工代寫,人物的衣褶都是以淡墨疾筆而成。從線條的流暢程度來看,絕對不是模仿的。

「如果……不是右上角出現了那麼一塊補丁,這張畫的價值絲毫不遜於博物館里的那副《鍾馗嫁妹》呢1說完,趙玉沖那位銀髮老人抱拳說道,「楊伯伯真是大手筆啊,竟然把這麼一幅珍貴的名畫送給我的老丈人,真牛*逼1

聽到趙玉直言不諱的恭維,銀髮老人連連擺手,稱讚道:「趙警官真是天下奇才啊!沒想到,你對書畫藝術也有涉獵!哎呀,老苗礙…」他轉而對苗父說道,「怪不得,你剛才那麼高調地給我們引薦你的准女婿呢!原來,你這老小子是撿著寶了啊,這樣的人才真是太難得了1

「是啊,是啊1眾人齊聲附和,對趙玉更加讚不絕口。

原來,這副畫乃是銀髮老人送給苗英父親的禮物,剛才大家談得盡興之間,苗父便把這幅畫拿出來讓大家欣賞。

誰知,他拿畫也是有目的的,當即故技重施,非說趙玉也懂得品鑒畫作,要讓趙玉品評一番。

無奈之下,趙玉只好使用了一個隱形鑒定儀,把畫品鑒了一番,這才再一次技驚四座!而之前,他和眾富豪侃侃而談,也全都仰仗著他的隱形瀏覽器。

此時此刻,苗爸爸也是有些急火攻心,他的本意是給趙玉找難堪的,卻沒想到卻被趙玉反過來啪啪地打了臉。

不過,不管多麼惱怒,他臉上還得強裝笑容,違心地說道:「那當然了!誰叫他老丈人是我苗坤呢?不過說老實話,我也是頭一次看到小趙兒大顯才華,平日里,他可是輕易不會出手的,既然這樣,來來來……」

說著,苗父熱情地拉著趙玉來到一件褐紅色的瓷器跟前,說道:「賢婿啊,你快幫我看看這件瓷器吧!我請了好幾個專家都沒給我分辨出真假來呢1

哦……趙玉這才知道,原來苗老爸的名字叫做苗坤。

「哎呀,爸!有完沒完啊你?」苗英對父親的做法很反感,急忙出言制止道,「專家都分辨不出來,你讓趙玉看?你不要為難他了好不好1

「什麼話1誰知,趙玉竟然搶先一步跟苗英瞪了眼,「英英啊,這就是你的不對了!能幫老丈人排憂解難,是我做賢婿應該做的事兒,俗話說得好,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老丈人就是親爹!來,我好好看看……」

聽到趙玉越喊越親,苗媽媽差點沒失手打碎了玻璃杯……

「嗯……」趙玉對著瓷器看了幾眼,赫然驚訝道,「哎呀,恭喜岳父大人啊!這可是舉世罕見的唐窯鬥彩馬蹄杯,不但是真品,而且……可是價值不菲呢1

「嗯……你怎麼能看得出來?」苗坤不信。

「錯不了,」趙玉指著瓷器說道,「料、胎、釉、款全對。有講究的,色釉和胎交接處,胎釉之間別放過。這種器形,還是得看色釉和胎的連接,要仔細看才行,仿製的都有細小的鋸齒紋,而您這個卻是光彩艷麗,一氣呵成,絕對是器中之大品啊1

「這……」其實,苗坤非常清楚這件瓷器的底細,他手底下能人眾多,怎麼可能將一件贗品放到此處。他不過是想刁難趙玉而已,卻沒想到,這一次又沒難住他。

「呵呵,您要是覺得不對勁兒,」趙玉開玩笑道,「不如把它送給我吧!那我可就真的發財了,呵呵呵……」

趙玉這麼一說,頓時惹得滿堂鬨笑。之前那位珠光寶氣的闊太太說道:「小夥子,著什麼急啊,你老丈人的東西,不早晚都是你的嘛1

眾人再度大笑,可苗坤的臉色卻已然變得更加難堪。

「哎?既然趙警官這麼厲害,」這時,一個戴著眼鏡,穿白西裝的富豪說道,「前幾天,我剛剛收了一條手串,花了我半輛法拉利呢!不如讓趙警官也幫我看看吧!辛苦,辛苦……」

「這……」趙玉皺眉。原來,他的隱形瀏覽器多的是,可隱形鑒定儀就那麼兩個,已經用光了。

誰知,趙玉正要推辭,管家卻匆匆地跑進來彙報道:「老爺,天狼對雷彬的比賽馬上就要開始了!請貴賓們到看台去欣賞吧1

「哦,好1苗坤點頭說道,「各位,請吧!好戲就要開始了,咱們還是看看比賽去吧1

「不會吧?雷彬?」苗英對管家問道,「是……秦山的那個雷彬嗎?」

「是的,大小姐1管家畢恭畢敬地回答道,「雷彬以前是跆拳道選手,現在改打UFC了,只不過,入圍賽一直打不過去1

「真的是他?」苗英忙問,「那……對手是誰?天狼?」

「哦,天狼是捷克的一位選手,也還在打資格賽1管家介紹道,「這倆人的實力相當,而且從未交過手,估計是難分勝負吧?」

「哦……」苗英拉著趙玉的胳膊,小聲說道,「真想不到,大師兄居然也來湊熱鬧了1

「哼,那個手下敗將1趙玉不屑地說道,「要是他都能打的話,我特么也能上去比劃比劃了都1

「去去去,哪有那麼容易?UFC很難打的,場上的變數太多1苗英拉了趙玉一下,又道,「對了,我怎麼從來不知道,你還懂得金融經濟和藝術鑒寶呢?我不在的日子裡,你真的這麼上進嗎?」

「嘿嘿……大概趕巧了吧!前幾天破案的時候,聽別人白話過,呵呵……」趙玉艱難地解釋。

「糊弄誰啊你?」苗英吐了吐舌頭,說道,「當我看不出來是吧?剛才我爸那臉色一直不對,要我看,肯定是你們兩個提前串通好了,在這兒演戲呢!我老爸什麼都好,就是要死面子,這麼做太不地道了,我真擔心他會把你慣壞了1

咚……

聽到此話,趙玉沒有站穩,一腦袋撞到了牆上……

看台就在書房隔壁,眾人進入之後,便可以透過一個懸空的看台,直接欣賞到下面大廳內的比賽。由於是鐵籠場地,從這個角度看過去,正好可以看到全景,看得最為舒服。

向比賽場中看去,但見雷彬穿著一件黑色比賽服,而外國人則是紅色。二人已經做好準備,只等開場較量了。

「呵呵呵……好戲就要開始了1苗坤沖眾人說道,「雖然說,桑格羅夫才是今天的壓軸大戲,但是這場比賽因為有中國人參加,也是不容錯過啊!各位,有興趣熱熱身嗎?」

說話間,一位年輕的服務員拿著一個直板電腦,站到了眾人面前。趙玉一下子看明白了,原來,他們這是在買定離手,要下賭注呢!

哇!

有錢人就是不一樣啊,竟然拿玩兒得這麼高級?

「這兩位選手都是阿庄和洛基請來的,但是他倆今天偏巧有事不在常所以,我只好勉為其難來做個庄了1苗坤攤開雙手說道,「來吧各位,活躍活躍氣氛!要不然,就太沒意思了1

「我去,」銀髮老者說道,「你小子在紐西蘭還真沒學好兒啊你?竟然……唉!好吧,玩兒玩兒也好,我是中國人,我不管別的,我賭那個中國選手獲勝,先來20萬就行1

老者說著,記錄員便已然給他記下。

「我不是崇洋媚外,但是感覺上,還是外國選手會更厲害一些1女富豪說道,「我也來20萬,買天狼獲勝1

「哼,看你們那小氣的樣兒1白西服小夥子說道,「坤叔,我給你捧場,買中國選手贏,我買100萬玩兒玩兒1

「有病1旁邊有人奚落道,「這些人連排名都沒有,買那麼多幹嗎?我來10萬就行,買天狼贏!我還得留著大頭買桑格羅夫呢1

就這樣,眾多的富豪開始紛紛下注,等買的差不多之後,苗坤這才眼睛一閃,露出了他的真實目的,他慢慢來到趙玉跟前,問道:「怎麼樣,賢婿,你也——來一注吧!?」

  • (快捷鍵:←)
  • 狂探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