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道君>第四九九章 耳光響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九九章 耳光響亮

小說:道君| 作者:躍千愁| 類別:歷史穿越

牛有道聞言立刻確認,「陳庭秀?」

晁勝懷,「對,好像就是叫這個名字。」

陳庭秀也來了萬獸門?牛有道思索了一陣,道:「幫我盯住他,看看他在這邊都幹了些什麼。」

晁勝懷:「你當我能分身不成?那事就夠我忙活的,哪來的精力幫你去盯人?」

有精力來盯我,沒精力去盯別人?牛有道腹誹,一句話堵了回去,「天玉門跟我不太對付,幫我留心一下,免得壞我們大事。」

他才不管晁勝懷有沒有精力,也不管對方會不會把事給辦砸了,總之直接安排給對方去辦。

他一個人的能力也有限,不可能什麼事都自己親自去打理,該放手的時候不會客氣。

何況他對晁勝懷也有信心,能在幻界使出那招坑他的人,不是什麼蠢貨,這是要命的事情,他相信對方一定會小心謹慎辦好的。

更何況對方在萬獸門還有晁系的資源,根據了解,晁系的人也是萬獸門掌門西海堂那一系的人。

「……」晁勝懷無語,對方和天玉門在南州爭鋒的事他多少聽說過,的確是對頭。

一番不動神色的暗中交談,牛有道把該交代的都交代了后,雙方把此地設為了接頭聯絡的地方,也約好了接頭的暗號,便於有事隨時聯繫。

這裡剛回到庭院不久,萬獸門領路的弟子來了,帶他們去見要拜訪的人。

牛有道請人稍等,回頭找管芳儀去了。

管芳儀早就知道今天要去幹什麼,躲在了屋內不肯出來。

牛有道敲門,管芳儀在屋內嚷嚷,「在洗澡,沒空,你自己去。」

牛有道施法挑開門栓,直接推門而入,「啊!」屋內一聲驚叫。

牛有道無語了,管芳儀還真的是赤身坐在浴桶內沐浴,雙手抱胸,瞪大了眼睛看著他。

外面,陳伯和許老六都被管芳儀的尖叫聲給引的現身了,齊刷刷盯著站門口的牛有道。

牛有道回頭對院里的兩人笑道:「她在洗澡,我進去看看。」說罷就進去了,還順手關了門。

陳伯和許老六相視一眼,也沒當回事,又各自回去了。

在他們眼裡,本就是正常的事,扶芳園的時候這兩人早就同居在一起了。

「王八蛋,滾出去!」

「大早上的,洗什麼澡,喏,衣服。」

「別過來,否則別怪老娘不客氣。」

「你不客氣什麼呀,有本事動手把房子給拆了,讓大家一起欣賞一下。」

「滾!」

「你再不了事,我可就過去欣賞了。」

屋內一陣吵鬧,最終,怒氣沖沖的管芳儀還是跟牛有道出來了。

兩人結伴,把幾大門派的掌門拜訪了一個又一個。

聽晁勝懷的說法,不把幻界的事做點確認這些人暫時不會輕易離開,可誰也不敢保證哪家會不會突然離去,所以牛有道趕著把事情儘快辦一辦。

這一家家走下來,牛有道算是服了管芳儀,這女人豈止是認識各派的掌門,各派的那些長老什麼的高層也認識相當一部分。有些,管芳儀甚至已經記不清了對方,還是對方笑談著主動提及了一下。

用管芳儀的話說,說她當時是什麼『天下第一美人』是謬讚了,天下比她漂亮的人肯定還有,只不過大多都成為了權勢的禁臠,誰還能拿來隨意公開品談不成?

當年在齊京的時候,她又沒什麼背景和靠山,有頭有臉的人要見她,她也不好得罪人不見,總得出來應付一下。

而有那底氣和自信來找她的,在各門各派多少都是有些勢頭的,沒那底氣的早就被爭風吃醋的人給收拾了,一般人哪敢湊那熱鬧。反過來,她也在靠那些人自保,那時還真沒什麼人敢輕易招惹她。

各派當時身居高位的人注意形象,一般是不太可能來找她的,所以當時找她的大多是各派的青壯派。

這些年下來,當年的那些人隨著歲月的流逝,無論是實力和資歷都到了。所以在管芳儀看來,這很正常,有被淘汰掉的,也有漸漸成長了起來的,都慢慢榮升為了各派的掌權人物,所以認識這些人沒什麼好稀奇的。

反過來說,各派一些不得志的人她也認識不少,有些比這些實權人物更讓她印象深刻。

可在牛有道看來卻不免嘖嘖稱奇,修行界大半的實權人物這女人居然都認識,他發現這女人某種程度上真可以說是修行界的傳奇人物。

可惜的是,認識歸認識,歲月無情,管芳儀已經不是當年的那個天下第一美人,認識的這些人大多也不會再將她放在眼裡。也不會再跟她牽扯不清,容易讓人誤會。

這麼好的資源沒能利用起來,牛有道也為她感到可惜,然而想想也不奇怪。

不是什麼好名聲,艷名之下能讓人趨之若鶩,也能讓人唯恐避之不及,名聲這東西還是挺重要的。

「教主正在會客,現在不便見二位,還請兩位稍等。」

天女教暫居的客院門口,門衛稍微攔了一下。

「好說。」牛有道笑著拱了拱手,回頭跟了管芳儀到一旁等候。

懸在天空的太陽已經西斜,目光從群山中收回,見了太多舊人的管芳儀似乎也有些感慨,回頭看了看大院門楣,道:「女人對我一般都沒什麼好臉色,這家我就不去了,免得自取其辱。我就在外面等你吧。」

牛有道微微點頭,可以理解,目的差不多達到了,最後一家了,管芳儀陪不陪同也無所謂了,免得人家話不好聽讓這女人難堪。

何況天女教的教主已經答應了見他,見他也不是因為管芳儀。如同他早先說的,拿下了南州他也有了底氣,換了之前連跟人照面的資格都沒有。

兩人等了那麼一陣,門庭內出來了一群人,男女都有,一個個氣度不凡。

有天女教的人送客,牛有道估摸著就是天女教教主剛剛會見的客人。

步下台階的一群人中,為首那位龍行虎步的漢子真是好相貌,器宇軒昂、英武不凡,他目光往這一掃之際,驀然止步,雙目直盯盯看著管芳儀。

管芳儀起初並不經意,對方的異常令她的目光與之對視上了,明眸目光剎那凝滯。

男女之間目光交織的瞬間,雙方似乎皆有觸目驚心的感覺。

管芳儀目光落在了男子身邊的美貌婦人身上,發現後者正冷冷盯著自己,管芳儀目光迴避,迅速扭過了身去。

「師兄!」美貌婦人笑著拉了一下漢子的衣袖。

漢子緩緩回頭,繼續大步前行,雖面無表情,可那腳步似乎顯得異常沉重。

一看這情形,牛有道暗暗好笑,估摸著又是管芳儀的老熟人。

出來送客的天女教長老問了聲,「哪位是牛有道,教主有請?」

牛有道立刻快步過去見禮,跟了對方入內。

走進了大門,牛有道忍不住問了句,「剛才的那群不知是何方貴客?」

女長老笑道:「天行宗的杜掌門夫婦等人。」

牛有道哦了聲,天行宗掌門杜雲桑、夫人文心照,他沒見過,但是聽說過。

天行宗專司煉製符篆販賣,財力之雄厚可媲美萬獸門,看那樣子似乎跟管芳儀也是老熟人,牛有道甚至有點懷疑,管芳儀手上的那些高級符篆不會就是這位杜掌門給的吧?

他準備回頭好好問問管芳儀。

站在山邊迎風佇立的管芳儀愣愣出神中,不知在想些什麼,也不知時間流逝,連有人近身都不知道。

「管芳儀,夫人要見你。」

一道木訥聲音在她身後響起,管芳儀猛然回神回頭,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赤手空拳地站那,整個人看著也很木訥的樣子。

老者正是之前從府內出來的一群人中的一員。

老者抬手指向了不遠處的一座亭子,管芳儀順勢看去,只見亭子里坐了個人,之前離去的那個美貌婦人不知什麼時候又回來了,正笑吟吟看著這邊。

管芳儀暗暗咬了咬牙,邁步跟了那老者過去。

進了亭子,老者束手站在了婦人的身後,神情木訥,卻沉穩如山。

管芳儀略行禮,「杜夫人。」

笑吟吟坐著的美貌婦人正是天行宗掌門杜雲桑的妻子文心照。

「紅娘,好久不見了。」文心照慢慢站了起來,與管芳儀面對面站在了一起。

兩人四目相對的瞬間,文心照臉上笑容驟斂,突然出手,啪!一記清脆響亮的耳光抽在了管芳儀的臉上。

管芳儀口鼻瞬間淌出血絲,沒有躲避,只捂著臉踉蹌後退了一步。

守門的萬獸門弟子聞聲看來,驚訝看著這一幕。

「賤人,我有沒有告誡過你,以後不準再和他照面?」文心照步步逼近,冷冷質問。

逼得步步後退的管芳儀撞在了扶欄上,無法再退,平靜道:「我不知他在這,意外撞見的。」

「意外?」文心照哦了聲,目光落在她臉上,發現這女人明明比自己大上好幾歲,居然看著比自己還年輕漂亮,心中陡然冒出火來,啪!揮手又是一記清脆耳光抽在管芳儀另一邊未捂住的臉上。

一名萬獸門弟子急速閃來,入亭警告道:「二位,有什麼私仇出了萬獸門再解決,這裡不是你們鬧事的地方。」

「夫人。」木訥老頭也提醒了一聲。

「賤人,我再提醒你最後一次,不要再有下次,聽明白了嗎?」文心照厲聲喝斥。

兩邊臉頰紅腫的管芳儀默默點了點頭。

文心照冷著臉轉身而去,木訥老者跟隨離去。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

  • (快捷鍵:←)
  • 道君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