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極道天魔>第七百五十六章 完全體 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五十六章 完全體 二

小說:極道天魔| 作者:滾開| 類別:

平日里月銀會分泌出一種月銀素的細微物質,滲入改造者的皮膚下層,結合脂肪層,化為防禦力相當於金屬板的強大防禦層。

而且最變態的是,改造者的月銀觸鬚,甚至還能隨著改造者自身的鍛煉力量,而同步提升力量。

一般月銀觸鬚的力量,是改造者本身力量的十倍左右。

隨著時間推移,轉眼一個多月過去了。

研究會的改造成員,已經提升到了十三名之多。

這十三名成員有一半還在進行復仇行動,其餘的一半已經完成了復仇,真正徹底屬於了研究會的一部分。

這一部分改造者,成了研究會的核心武力,而原本悠閑的研究會,也漸漸成了城裡一股舉足輕重的力量。他們四處追查怪異,嫉惡如仇,手段狠辣兇殘。很快便引起了官府的注意。

而研究會內的成員中,大部分都和本地官府中高層官員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甚至其中部分人根本就是這些官員的子女。

這樣的關係下,稍微運作了下,研究會索性就成了官府的下級輔助機構,幫助官府處理一些棘手的案子。

反正這世界上亂七八糟的功法不少,像研究會這樣的改造者,實際上也可以被視作是練了某種奇異功法的江湖武者。

於是研究會也順理成章的繼續發展壯大起來。並且開始在小城所屬的其他鎮村區域開設分部。

短短兩個多月時間裡,怪異研究會的發展堪稱恐怖。

從一開始的十三名改造者,迅速增加到七十多名,在改造成功率大幅度提升后,研究會針對怪異的探索也越發的頻繁。

一些抱有玩樂性質的公子小姐,也漸漸被排斥出了核心圈子。

新的核心,開始以陳達,馮中正,呂建華,陸薇為首,分別成立了制裁所、審判所、情報所和監督所,四大下屬機構。

制裁所是完完全全的全是改造者,是真正的出動制裁怪異和罪惡的武裝部門。

處理一個事件,先是情報所收集和核對情報真實性,確定后,交由審判所判定該給予什麼層次的懲戒和審判。

之後由制裁所出動動手。

而監督所同樣也是全部由改造者組成,主要作用是監督其他三大機構,以防出現任何意外背叛和動亂。

四大機構草建起來后,在路勝的強勢操作下,很快正常運轉啟動。

路勝再之後,又很快推出了各種全新植入體,分別都是以月銀為載體,可以自如融入改造者體內的小東西。

這些植入體有的是用來增加身體防禦力的,有的是用來增加吞噬恢復能力。

還有的可以提升目力,聽力,甚至還有自由改變體型和外貌氣息的。

這就相當於外置部件,特別是偽裝部件,能夠隱藏改變外形外貌氣息,很快便讓改造者們漸漸不再被普通民眾排斥。

而他們不斷的不畏生死的解決怪異案子,甚至解決不少江洋大盜犯下的血案,也讓更多的人將他們視作是正義的化身。

但沒有人知道,改造者們之所以那麼瘋狂的外出調查和廝殺,主要目的,是為了緩解月銀瘋狂的吞噬慾望。

月銀內部植入的路勝本體細胞,有著近乎於瘋狂的貪婪吞噬慾望。

每隔一定時間,必須要外出吞噬一些活物,才能減少它影響神經的副作用。

否則間隔時間過久,改造者就會感到強烈的飢餓感和狂躁。

這樣的行動自然死傷在所難免,但隨著外部組件的不斷推出,改造者們的武藝訓練越發的熟練,廝殺時的傷亡也越來越少。

反正對於改造者而言,只要頭部還保持完整,其餘地方月銀都能迅速止血癒合,只要能及時趕回來,路勝就能迅速救治,將其拉回死亡線。

隨著改造者越來越多,路勝開始傳授起自己的手術技藝,技藝並不複雜,從主動來聘的外來人中,挑選出來的一些醫生藥師,經過培訓后也能很快學會。

很快培訓的醫師便接手了路勝原本的改造工作。

其實改造真正的難點,在於月銀的原材料和路勝本體的細胞提供。

至於手術出意外,那根本不可能。

畢竟所謂的改造手術,只不過是把月銀往傷口裡一塞,處理刻制好陣法的月銀自動就會形成斷肢或者傷處的血肉,彌補改造者身體缺陷。

之後就是看改造者自己的意志力。

醫生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各種調製好的外部組件按照改造者自己的選擇和要求,一一取出給改造者縫入體內。

每個改造者因為體質原因,都有著天生的改造上限,不是所有部件都能選擇添加,所以這就需要醫師們進行事先檢查和核對。

隨著時間推移,研究會的名氣越來越大,改造者們面對怪異,悍不畏死,在月銀的輔助下配合武藝,爆發出種種極為誇張的武力。

特別是在一次意外衝突中,一位改造者無意中打死了一位江湖上著名的一流高手之後。

研究會的名聲,也迅速在大宋江湖達到了頂峰。

而路勝,在一切進入正軌后,在一次怪異調查中,終於發現了三聖門的蹤跡。

一處幽深陰暗的密林中。

路勝和幾個監督所的改造者,站在林中,遠遠望著前方一棟破敗不堪的廢棄莊園。

「三聖門的人就在這裡?」路勝出聲問。

「是的,我們傳遞了消息后,對方回話,說是在這裡與您會面。」一名改造者低聲回答。

路勝點點頭,遠遠看著莊園,他便能感覺到裡面逸散出的痛苦之門的氣息。

「這算是威懾?」他笑了笑,三聖門本身也和痛苦世界敵對,他們用痛苦之門散發痛苦源氣,無非就是想藉機壓制自己。

「你們先散開吧,等我出來。」路勝揮揮手,大步朝著莊園走去。

其餘改造者也不說話,沉默的自發散開。

他們對路勝的實力從不有任何懷疑,能夠改造出那麼多他們同類的人,怎麼可能只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

路勝緩步走到莊園大門前,手裡剎那間的亮起一個三點標誌,三個紫黑色小點成三角陣型,浮現在他右手掌心中。

這是三聖靈門的標誌。

果然,在標誌浮現后,莊園內的痛苦氣息迅速消散。

吱呀一聲輕響,一隻渾身漆黑的老母雞,緩緩一步步的走到院子里。

「請進吧,來自總部的使者。」老母雞嘴裡發出陰沉嘶啞的男聲。

路勝點點頭,快步走進大門。

很快門的一下自動合攏。

一旁圍牆上嗖的一下跳下來一隻白狐狸。狐狸眼神死氣沉沉,透著一股難言的滄桑,像是活了不知道多久的老人,靜靜的凝視著路勝。

「我們和總宗已經有太久沒有聯繫了,實際上我三聖門已經算是和總宗脫離了關係,使者如今帶著印記歸來,不知有何要事?」白狐狸簡短而平緩的說道。

「印記在此,如總宗宗主親臨,兩位不會是打算抗命吧?」路勝眯眼道。

「數千年了如果是千年前,你帶著印記來,或許我們會全力配合你行動。但現在不同了。」白狐狸平靜道。「外來人,不要試圖擾亂我們平靜的生活。要知道,就算是痛苦之母也一樣對我們視而不見。」

要不是他們掌握著三聖靈門植入在這顆星球內部的恐怖大殺器,路勝才懶得理會這些老古董。

但現在他卻是不得不試圖努力說服他們。

「三聖門本就是出自三聖靈門,你們的血脈和修為功決,都是源自總宗傳授。當初立宗之事就有過的約定,你們難道打算叛約?」

「使者所言差矣,這麼多次魔災動亂,痛苦之母圍剿,三聖門早已不再是以前的三聖門。我們浴火重生過數次,每一次都差點徹底覆滅。」

「我們曾經苦苦哀求總宗救援,但那時候你們在哪裡?」

「現在的三聖門,每一份的實力都是我們一步步的腳踏實地,積攢而成。早已和三聖靈門總宗無關。使者還是請回吧。」白狐狸從頭到尾都語氣平淡,彷彿僅僅只是在陳述事實,沒有任何情緒波動。

「痛苦之母現在不會對你們動手,難道你們就以為她永遠不會動手?」路勝反駁道。「不要等到真正大難臨頭了,你們才知道四處求助,到那時怕是」

「使者勿要危言聳聽了,就算是痛苦之母,也不敢真正和我們撕破臉。」白狐淡淡道。

「好吧,既然你們不願配合,那麼總宗留在這裡的那件東西,我要帶走。」路勝嘆了口氣,最後道。

「」一瞬間,白虎和黑雞的眼神頓時有些變了。

「怎麼?那是總宗留下在這顆星球上的底牌,可不是你們努力積累就能製造出來的。現在我來,不過是物歸原主。」路勝眯眼道。

「那東西,是我們的。」白狐努力抑制住情緒,但他周圍身旁的空氣卻越發的凝固起來。

「若不是我們保護得當,那東西早就被痛苦之母掠奪而去!所以,它現在已經不屬於總宗了」它聲音低沉,帶著一絲壓抑。

路勝眼神眯起,靜靜的凝視白狐。

「這麼說,你們是想抗命?」

「抗命?」白狐忽然笑了起來,「如果我們從來就沒接到過什麼命令,又何來抗命一說?」他身後緩緩浮現出一面圓拱形的碩大精緻銅鏡。

幾乎是同一時間,整個莊園四周的圍牆上,半空中,到處都密密麻麻的浮現出大量精緻銅鏡。

這些如同梳妝鏡一般的銅鏡,密密麻麻的全部對準中心的路勝。鏡面里彷彿映照出某種莫名的扭曲。

路勝周圍的空間一剎那瞬間轉移。

周圍原本是莊園的景色,此時卻如同揭開的牆紙一般,取而代之的是大片荒涼山谷野地。

山谷夜帝的周圍。

此時圍繞著路勝的空中,一道道灰白色虛影,幽魂一樣發出尖銳嚎叫,拖著長長的破碎布匹般的尾巴,不斷飛舞旋轉。

山谷遠處,更是偶無以計數的潮水一般的白色虛影正瘋狂飛來。

「邪靈?」路勝嘴角一裂,抬起右臂。

哧哧哧哧!!

剎那間他整個人飛速膨脹變大,身後數十米高的血肉基盤浮現,大量血肉從中飛出,如同無數觸鬚,纏繞覆蓋在他身上體表。

一息之後,觸鬚散開,露出內里一頭身材修長,長著三張人臉的長尾怪物。

怪物懸浮在半空,尾巴如尖刺長鞭,渾身皮甲如同鏡面般光滑。

三張人臉像是金屬面具一般僵硬不動,分別面對三個方向。

嘶密密麻麻的十多對手臂從他身體兩側伸展而出,每一對手臂都緊握著兩把式樣不同的漆黑彎刀。

無數暗紅的血肉觸鬚在他身下迅速凝結出一朵巨大血肉之花,供其站立。

「世界安息吧!哈哈哈哈哈哈!!1一陣瘋狂的尖笑從路勝腳下的血肉之花中炸開。

剎那間六點刺目金光亮起。

路勝六隻眼睛緩緩睜開,凝視眼前的龐大邪靈洪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