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極道天魔>第八百二十四章 考驗 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二十四章 考驗 二

小說:極道天魔| 作者:滾開| 類別:

寬敞的大教室內,數百張朱紅桌椅,呈階梯狀不斷從內往外抬高,如同大劇院里的觀眾席。

整個教室正中的講台上,老教授格爾本不斷的低頭咳嗽著,唾沫星子不時的從他手掌指縫飛出來,落在講台上和四周的空氣里。

下面座位上稀稀落落的坐了上百人。這就是今年的部分新生。

昏黃的光線從右側的落地窗照射進來,把每個人的身影都拉出一條細長的影子,落在左邊的灰牆上。

「現在,捏在你們手上的,就是學校今年開設的全部專業。你們自己看清楚條件,然後填寫申請。

要記住,只要滿足條件,成績合適,你們的申請都能得到批准。所以申請專業只允許寫一個。」格爾本語調緩慢的叮囑道。

只是他的聲音,下面的學生大部分都沒能反應過來。

「這他么是在逗我們玩么?還是今天正好是愚人節,您打算和我們開個惡意的玩笑??」有學生憤怒的站起身,揮舞著手裡的申請表。

「這上邊的專業一個個看上去完全不靠譜,我記得密斯卡大學專長是醫學歷史學吧!?誰能告訴我神秘符文學和邪能研究構造是個什麼玩意兒?」

「還有能量軌跡預測學是個什麼鬼?您確定不是在給我看科幻目錄表?」另外的學生也紛紛不滿的站起身。

抗議聲不斷響起,一個個的學生也紛紛站起來抗議,他們覺得教授不應該在這麼重要的事情上愚弄所有人。

路勝手裡捏著申請表,看著老教授無動於衷的神情,心頭隱隱有些詭異。

「你不驚訝么?」身旁位置上,一個金髮馬尾的小鬍子帥哥低聲問。

「你不也一樣?」路勝看了眼他。

兩人都不再說話,顯然兩人都知道這大學的一些底細。

一陣喧鬧后,老教授咳嗽了幾聲,終於緩緩開口。

「不用擔心,諸位。選擇,從現在就開始了。」

他明明並沒有很用力的說話,但聲音卻如同雷鳴一般,清晰的在整個大教室內震蕩迴響。

所有人的聲音居然都被他一個糟老頭強行壓了下來。

「填吧,填好了給我,不選的你們可以自己離開教室,讓命運來決定,你是否能夠留下來。」格爾本教授面無表情,就這麼坐在講台後面的椅子上,不再開口。

一個身材健壯的學員怒氣沖沖的一把把單子拍在桌上,起身轉身離開教室。

有了第一個就有第二個,第三個。

陸陸續續,在走了十來個之後,剩下的學生一個都沒動,很多人雖然也不了解內情,但他們不是傻子,看到這麼多人都不動,加上內心也或許存在著一絲期待和僥倖。

所以留下的人佔據了大部分。

十分鐘后,老教授格爾本抬手看了看懷錶。

「好了,現在出去的學生,應該已經被清洗了記憶,那麼,我也該真正給你們介紹,密斯卡大學真正要培養的,都是些什麼人才。」

「清洗記憶!?」

路勝心頭一凜。就算是他本體的力量,對這種精細活依舊力有未逮,他可以輕而易舉的毀掉一個人的生命和靈魂,但若是要他精密的操作,清洗對方某一段時間的記憶,這個難度就太大了。

他也沒在這方面鑽研過。

其他學員壓根就以為教授實在開玩笑,面色紛紛都有些怪異起來。他們有人覺得這位老教授可能是快瘋了,或者是精神有些問題。

「好了。」格爾本伸出枯瘦的手指,對著右側的落地窗一指。

「我不喜歡太亮的光線。所以,現在請暗一點。」一點黑色符號在他手背上一閃而過。

頓時讓人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正處於下午時分,還算明亮的金紅色陽光,居然在這一刻迅速變暗,變黑,太陽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急速的沉入地平線,黑夜在短短不到五秒的時間裡,降臨了

教室里瞬間沉寂下來。所有人都不敢置信的看著這一幕。

有學生甚至正在收拾課本,準備悄悄離開去校長室彙報情況。

有學員翹著腿準備看著精神失常的老教授又會表演出什麼好戲。

還有人神情凝重,心頭本就帶著一絲期待的等待著接下來的發展。

但誰也沒想到,僅僅只是格爾本教授隨意的一指,太陽居然就下沉了天黑了??

「這!!?」路勝也是被鎮住了。他剛才完全沒感應到任何力量波動,外面的太陽也不是幻覺,他能夠五感感知到外面環境發生的變化,因為太陽落下而發生的無數細節變化。

他身邊的金髮馬尾帥哥正準備咬一根棒棒糖塞嘴裡,看到這一幕,棒棒糖沒塞進嘴,倒是把糖的包裝紙塞進去嚼了起來。

「我的天!!」

「這簡直就是神跡1

「不可思議1「太神奇了1

轉眼間,原本安靜的大教室陡然爆發出一陣沸騰的海潮聲。

「肅靜。」老教授輕輕一敲面前的課桌,然後所有聲音都自然而然的黯淡下來。

所有人不約而同的閉上嘴,彷彿有一股怪異的衝動,讓他們自行的不再發出驚呼和尖叫。

「我希望你們能夠在接下來的日子裡,專註於學習,順利通過畢業考試。

因為只有通過畢業的人,才能允許留下這裡的記憶,無法畢業的不合格者,會被清洗記憶后,忘記這裡的一切,回到自己原本的生活。」格爾本沉聲道。

「好了,現在,填好表格,交給我。然後下課。」

路勝沉默的低頭看了看手裡的申請表。

他的視線掃過一大堆看似是純學術的專業,很快便從中選出了幾個從名稱上適合他的。

『能量流動工程』。

『亞伯拉罕近身除魔』。

『宇宙感知學』。

『超自然合成學』。

『靈魂縫合學』。

「這地方真是太棒了」路勝感覺自己什麼都想學,可惜只能選擇一個專業,不然他完全想要把所有的專業都選上。

在遲疑猶豫了一陣后,他最後還是在宇宙感知學上,打了勾。

因為他不知不覺的回想起了在那個怪物地洞里看到的刻錄,那個關於十三重認知的理論。

在激動和興奮中,剩下的九十多學員紛紛上繳了自己的申請表。

當他們走出教室,回到宿舍時,卻愕然發現,之前離開教室的那些學生,居然全部都不見了。

路勝沒有理會其他人如何。

他迫切的關心自己什麼時候能夠接觸這個學校真正的力量。

最近的第一節專業課,也必須要大二才能上。

不過這並不代表他們沒機會接觸神秘力量了。

當天晚上,校舍長門德爾松,一個不苟言笑的標準德國男人,就給每一個住在這裡的學生,挨個發放了一個奇怪的銀飾。

所有住在一棟樓的學生都被他叫到了一樓大廳。

夜晚唯一的光源,就是牆上掛著的一盞盞壁燈,這些壁燈光線昏暗,給原本就古舊華麗的大廳鍍上了一層神秘面紗。

門德爾松穿著整齊的黑色燕尾服,白手套,黑皮鞋,站在總數三十多人的宿舍樓學員面前。

「很高興你們能夠在今天的測試課上留下來。這是一次機遇,也是一次考驗。

這樣的考驗在你們接下來的生活里不在少數。只有真正的精英才能走到最後,成功畢業。」

他頓了頓。凌厲的雙眼掃視在場的三十多人一遍。

「現在,是迎接你們的第二次考驗。」

路勝站在人群里,靜靜看著這位宿舍長,他有預感,自己一直期待的東西,可能馬上就要到來了。

「我剛才發給你們的銀飾,今晚,你們必須貼身放好,然後好好睡一覺。明天早上,有人會引領你們前往第三實驗樓,在那裡,你們會得到真正見識真實世界的機會。」門德爾松沉聲道。

「我們人類貧瘠的感知,只能讓我們看到這個世界極少極少的一小部分,只有通過考驗之後,你們才能真正接觸到宇宙殘酷的真實。」

「打斷一下。請問現在這次考驗,會有危險性么?」一個黑髮披肩肌膚如同白瓷的漂亮女子平靜問。

「會,不過可能性很低,有醫學院院長康龍大人親自監管,不會出大問題。」門德爾松認真回答。

「我還想問一下,如果考驗出現危險,我們需要面臨什麼?」女子平靜問。

門德爾松深深的看了這人一眼。

「會瘋掉。」

嘩!

頓時其餘人一片嘩然,面色扭曲。

路勝也是心頭一冷,這個學校的殘酷終於隱隱流露出來。

「那麼我們會得到什麼?」他上前一步,平靜出聲。

門德爾松視線一轉,看向路勝的眼神微微露出一絲讚賞。

「會得到,掙脫一切的希望。」

夜談到此為止,所有人各自回到自己房間休息。

路勝原本也打算自顧自的回去,但路上卻是被哪個金髮馬尾帥哥攔祝

「嘿,好巧,你也在我們一棟樓啊?」這帥哥露出一副熟絡的笑容沖路勝揮揮手。

他身邊還站著剛才那個發問的黑髮女孩。

女孩穿著標準的白襯衣黑白格子套裙,纖細的雙腿裹著女生們專用的黑褲襪。只是她的表情依舊還是一片冷漠,彷彿對剛才聽到的考驗危險一點也不在乎。

「我叫安迪,明天可就是喜聞樂見的器官移植了,看起來老兄你胸有成足,一點也不擔心啊?」馬尾帥哥笑著拍拍路勝肩膀。

「擔心什麼?」路勝心頭微動,對方顯然知道不少內情,或許可以從他這裡套出一些有用的信息來。

「你說呢?」安迪笑了笑,「畢竟移植的器官可是從那種東西身上切割下來的,萬一撐不住嘿嘿那就好玩了。」

「要想獲得對抗那些存在的力量,不付出代價怎麼可能。」一旁的黑髮女孩冷聲道,「安迪你還是這麼天真。你真以為他們說的成功率很高是真的?」

「怎麼說?」安迪神色一怔。

「成功率最多只有七成。而且還要利用古拉之力為緩和,我們才能勉強操縱第六器官,從而獲取不同能力。否則」女子冷哼一聲,不再多說。

「算了,祝你好運吧。一切才剛開始,別死太早。」她說完轉身大步走進陰暗走廊。

「真是不可愛也不知道以後哪個男人能受得了她。」安迪撇撇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