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鹹魚翻身的正確姿勢>868 光桿司令昊天帝(35/5
小說:| 作者:| 類別:

868 光桿司令昊天帝(35/5

小說:鹹魚翻身的正確姿勢| 作者:二寶天使| 類別:玄幻魔法

他只得好漢不吃眼前虧的點了點頭,又朝著自己的身後搖了搖頭,示意哪吒此行的目的達到了,他龍王今兒個認栽,畏懼他的淫威,今兒個就不去告狀了。

見到龍王此種反應的哪吒,那是十分的滿意,但是心眼還算是健全的他,卻還沒傻到就在此處將龍王給放出來的地步。

他反倒是帶著點小撫慰的將混天綾的一端拿了起來,一邊笑著一邊跟東海龍王解釋道:「再忍耐一會啊,老龍王,等你我下得凡間了之後,我再將你放出來吧。」

說完,也不顧龍王爺的奮力掙扎,手腕那麼一抖,就將這混天綾抖成了一個藝術體操的繩帶漂移的技術動作,挽著花的……就順著登天梯徑直的滑下。

只可憐這壽數足有一千八百八十八年的東海龍王,這麼大歲數了,還要享受一把猴皮筋勒襠,反覆摩擦的SM寶典中排名第十九位的酷刑,隨著哪吒的一蹦一跳,嗚嗚嗚的哀嚎著,就下得了天去。

看得顧崢頗為感同身受的就扶住了自己的第五肢,在確認了兩個人的確是走遠了之後,才緩緩的從自己藏身的草叢之中站了起來。

而待到他回復到了原本真身大小的時候,他垂下來的眼睛,卻是看到他藏身處的那一株小草,因為這南天門屬金銳之氣,久不見雨露滋養緣故,都有些枯黃髮蔫了。

而它能在這狹小的仙柱夾縫之中,用肉眼可見的幾顆塵土就存活下來,可見也是個堅強的。

見到於此的顧崢,不免就生了幾分的惻隱之心。

在細細的琢磨了一番之後,就將自己腰間的布袋給解了下來,就著那一小層土坯一起,將這一叢掩蓋了他的身影的雜草,就給收攬在了包中,揣入到了懷中之後,才滿意的拍了拍手,大踏步的朝著南天門內而去。

現在,整個天庭就只剩下他一個有事稟告,無事退朝的官員要告狀了。

他可以踏踏實實的替太乙真人的好徒弟,來上上眼藥了。

做好了準備的顧崢,腳底下行得很快,待到他憑藉著這具身體當初唯一一次上殿封官領旨時的記憶,沿著問天路走到凌霄寶殿的大殿的時候,卻發現,這個空蕩蕩的大殿之上,只有一個身軀要比他夜叉的原型還要高大上一圈的昊天天帝,正坐在他的寶座上,用手支撐著快要垂下去的腦袋,一頓一頓的打著盹呢。

要說這昊天天帝也真是可憐,他讓那十二仙首與他稱臣,可是人家不願意,反倒是搗鼓出來了一個封神榜,用碰運氣的方式,給他糊弄一些朝臣,組建起他天庭的班子。

可現在,封神之路才剛剛有個小苗頭,昊天天帝的身邊,竟是連個空架子都搭不起來。

可憐他一個自封的天帝,只能對著連人仙都未曾修鍊到的小貓三兩隻,和這個偌大的空寂的宮殿,聊以**了。

但是就算是自己沒什麼本事,奈何不得那些恃才傲物的大羅金仙,但是這昊天天帝也沒興趣陪著一群本事比他還不如的臨時借調人員過家家埃

於是乎,這一周一次的大早朝,也就讓昊天天帝揮揮手,變成了他打盹發獃的時日了。

可是顧崢他不知道啊,待他戲精附體,大聲哭嚎著一衝進這個凌霄寶殿之後,他就後悔了。

而坐在上首的那位昊天天帝,在聽到了一聲:「陛下,臣好冤枉啊!!請陛下為微臣做主」的叫喊之後,蹭的一下就從他的座位上轉醒了過來,十分隱晦的擦了一把嘴角邊兒上的口水,稍微整肅了一下自己的行裝之後,就擺出一副十分唬人的威嚴的架勢,朝著顧崢的方向回望了過去。

「堂下上奏何人?可有何冤屈?你且速速說來1

唉呀媽呀,可算是找到事兒幹了。

昊天天帝是精神了,可是在空蕩蕩的大殿之中還打算唱念做打一番的顧崢,卻是快要哭了。

這個組織有點不靠譜啊,有事情找組織這句話,在這裡還適不適用啊?

算了,都已經這樣了,咱們接著往下演吧。

哀嚎著的顧崢,為了不讓自己臉上那嫌棄且扭曲的表情被上首的昊天上帝給看到,他就著哀痛的勢頭,撲通一下就半跪在了這個凌霄寶殿的正中央,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就訴說著他這些天來所受的委屈。

順便將老龍王以及石磯娘娘的不滿,一併跟昊天天帝給說了出來。

只不過,這顧崢在說罪魁禍首的時候,稍微的留了一手,只說是紂王麾下的一個邊關總兵的兒子,仗著自己有幾分的異能,橫行霸道,欺凌鄉野,拳打東海龍王,腳欺石磯娘娘。

聽得上首的昊天天帝,隨著顧崢的描述,是一會運氣一會咬牙的,十分的感同身受。

待到這顧崢敘述完畢了之後,並將那個罪犯遺留的證物震天箭給昊天天帝遞過去了之後,那坐在上邊的昊天天帝,就一拍大腿,把做主的話給說了出去。

「這群異人,修道者,真是一點畏懼之心也無。」

「這九重天上,九重天下,皆應該是我天庭的所屬。」

「而這些所謂的異人仙人們呢?有幾個是會真正的聽命的主兒,又有幾個是會依照這天下的規矩辦事兒的?」

「成了,巡海夜叉李艮是吧?」

聽到天帝如此問顧錚立馬為自己小證名了一下:「不是,末將為了躲避那兇惡異人的追殺,已經更名為顧崢了。」

而天帝也不在乎這底下的夜叉到底叫啥,反倒是自顧自的說到:「好,巡海夜叉顧崢是吧,本天帝就為你做這個主了1

「現如今真是什麼人都敢對我天庭的人蹬鼻子上臉了,若是不揚我天庭之威,到時候就算是正神歸位了之後,那也都是一身的刺兒,不服管的。」

「顧崢領命1

「末將在1

「你且點上五百天兵,五百天將,五百黃巾力士,帶上我天庭的信印,代表朝廷下界走上一趟。」

「也讓那不自量力的小子知道一下,我天庭的威名1

「是!末將必不負天帝的囑託,將那李哪吒給捉拿歸案,交由天帝嚴懲1

而此時的昊天上帝,在聽到了李哪吒一名之後,卻是一愣,下意識的就問了一句。

「你說誰?你說的那個紂王麾下,不識好歹的總兵之子,叫做李哪吒?」

「是啊?天帝陛下。」

說道這裡的顧崢,嘴角卻是微微的上挑,卻是將手中調兵的令牌攥的更緊了幾分。

而他更是一邊裝著茫然,腳底卻下也沒閑著,嗖嗖的朝著凌霄殿的出口而去。

「放心吧,陛下,就算對方來頭甚大,背後之人更是本領通天,但是末將一定不會墮了我天庭的威風,誓要給李哪吒一個好瞧。」

「而那個縱子行兇的李靖,更不是什麼好東西,合該了陛下口中的連坐的罪責。」

「微臣一定會將他們父子二人好好的教育一番,一併給捆附上天,讓陛下治罪的1

說完這番話,顧崢早已經變成了一個黑點。

只留下了孤零零一人的昊天,坐在突然變得更加寒冷的凌霄寶殿之中,高舉著阻止不及的手臂,顫顫巍巍的對著空氣說了一句:「若是那李哪吒……就算了吧。」

朕打不過太乙真人,說不定連李哪吒都夠嗆,這句話昊天天帝沒好意思說出來。

但是等他反應過來了之後,卻為自己就這麼莫名的犯慫,而感到深深的羞恥。

「若真惹到了那不講理的殺神以及那個更不講理的師父,他們打將上天,將朕這凌霄殿給掀翻了怎辦?」

「不行,朕要去找找外援,最起碼要與瑤池金母通通氣。最起碼比後台的時候,朕不能輸了陣仗啊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