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來夫貴>第五百七十八章 婚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七十八章 婚期

小說:醫來夫貴| 作者:霧冰藜| 類別:女生小說

身子陡然被舉高,大喜過望的少年抱著穆瑾高興的轉了個圈。

穆瑾笑眯眯的摟著他的脖子,雙眸晶亮,熠熠生輝。

宋彥昭將她放下來,緊緊攬著她纖細的腰身,讓她靠在自己懷裡,使勁親了她一口,旋即匆匆往門口走去,「我就去找母親商議咱們的婚期。」

穆瑾好笑的看著已經激動的溢於言表的宋彥昭,只覺得滿心的歡樂。

宋彥昭跑到門口,想起什麼,又轉頭問她,「你剛才說要出去?」

「是啊,」穆瑾點頭,「要去彭將軍家,去給彭夫人看診。」

她去嶺南之前,曾配了不少葯給彭夫人,說那些葯吃完,就可以準備要孩子了。

現在她從嶺南回來了,便準備去給彭夫人看看。

「哦,這樣啊,」宋彥昭點頭,想起婚期的事,又問道:「咱們要成親了,要不要往景昌送封信?」

他們兩個人幫助景昌許多,尤其是穆瑾,救活了穆若,穆太皇太后對她徹底放下了戒心,鄭重的許諾,穆瑾永遠是景昌的貴人。

她甚至悄悄給了穆瑾一塊令牌,可以讓她自由出入景昌。

固昌候夫婦感念她曾為穆老夫人付出的心血,也表示穆家會永遠有她的地方。

離開景昌的時候,穆影對她十分不舍,一直念叨著讓穆瑾回去看她。

就是穆若,對穆瑾也十分的親切。

穆太皇太后收攏季回手下的叛軍后,率軍回西盟,穆若便去了白雲峰居住。

據說穆太皇太后找人在景昌境內風水堪輿了一遍,最適合穆若調養身體的地方便是白雲峰。

於是穆太皇太后便派人在白雲峰的密林后,依山傍水的地方給她建了一處院子,派了些暗衛和僕從照顧她。

對於這個結果,穆瑾的心情有些複雜難辨。

一圈,穆若最終還是住在了後世穆家村的地方。

那麼,穆家的祖宗穆如初呢?她到底和穆若有沒有關係呢?

她又是何時才出現的呢?穆瑾有些想不明白。

想不明白便不想了,她和穆若,穆影說好了,時常書信來往,穆影說過,她成親的時候,一定要來為她送嫁的。

所以,宋彥昭才問她兩人要成親了,要不要往景昌送信?

「等婚期定了再說吧。」穆瑾看著似乎有些凌亂的宋彥昭,雙眸越發晶亮,能讓一向沉穩的宋彥昭慌亂起來,這種感覺似乎也十分美妙。

宋彥昭哦了一聲,匆匆忙忙的去找明惠公主了。

穆瑾則帶著紫蘇,綠梅去了彭將軍府。

彭夫人一向將她當妹妹帶,看到她來很是高興,「可算是回來了,之前仗打成那樣,我都快擔心死了。」

穆瑾笑盈盈的和她說了幾句景昌的事情,然後給她看了脈象,一摸到她的脈,穆瑾眉頭不由挑了一下。

彭夫人的心一下提了起來,有些忐忑的問:「是不是我的身體還沒養好?」

穆瑾給她的葯半個多月前就已經吃完了,偏偏那個時候穆瑾還在景昌困著呢。

她這些日子一直按照穆瑾交的方法調理身體,並堅持每日晨起在院子里走半個時辰,難道還是不行嗎?

彭夫人心下有些黯然。

穆瑾收回手,笑眯眯的搖頭,「不是沒養好,是養的太好了。」

真的嗎?彭夫人驚喜的抬起了頭。

穆瑾點頭,眼中浮現一抹俏皮的笑意,「可不是太好了嘛,這麼快就有了,說明養的很好。」

有有了?彭夫人有些錯愕的張大了嘴,半晌沒反應過來。

彭仲春卻激動的衝進了屋內,「真的嗎?我夫人真的有了?」

穆瑾笑眯眯的點頭,「孩子剛剛上身,還不足一月,一般的大夫還把不出來喜脈。」

彭仲春自然不會傻到去追問穆瑾為什麼一般的大夫為何會把不出來,他對穆瑾的醫術深信不疑,穆瑾說他夫人懷孕了,那就一定是懷孕了。

長長吸了一口氣,彭仲春緊張的問道:「那,我們要注意些什麼,我夫人應該怎麼調養?」

此刻彭夫人也終於反應過來,激動的捂住了嘴,眼淚簌簌落了下來。

彭仲春忙上前攬住她,為她拭淚,「別哭,我們一切都聽穆娘子的,孩子肯定能平安生下來的。」

對,一切都聽穆娘子的,彭夫人反應過來,抹了把淚,眼巴巴的看向穆瑾,「好妹妹,快給我說說,我該吃什麼葯?該怎麼做?」

她之前的孩子每次都是快三個月的時候就保不住了,穆瑾說過,她是什麼身體里缺少鉀。

彭夫人到現在也沒弄明白哪是什麼東西。

「你之前說我缺少的那什麼東西,現在我都補上了嗎?」彭夫人激動的有些語無倫次。

穆瑾莞爾一笑,「你啊,什麼都不用管,該吃吃,該睡睡,至於吃什兒葯,有沒有補上,都交給我就行了,我保管你八個月後,生一個健健康康的寶寶。」

彭夫人眼圈一紅,喃喃道:「好,我聽你的,都聽你的。」

交代了彭夫人需要注意的事,穆瑾便準備回去配藥。

一日診出兩個喜脈,還都是待自己親近的人,穆瑾心情十分高興,等回到公主府,便被明惠公主叫了過去。

「我和駙馬商議了下,想將你和彥昭的婚期定在明年二月十八,瑾兒覺得如何?」

穆瑾眨了下眼,看了眼旁邊有些鬱郁的宋彥昭。

他對這個婚期不滿意嗎?

明惠公主斜睨了自己兒子一眼,擺擺手,「甭管他,他是恨不得下個月就成親呢,可現在都十月初了,後面只有臘月初八和二月十八這兩個日子最好,我思來想去,覺得二月十八最好,你的意思呢?」

其實宋彥昭是希望定在臘月初八的,可惜宋駙馬不同意。

兩父子為此還起了一番爭執。

「是我娶媳婦,為什麼不能按我的意思定婚期?」宋彥昭悶悶的瞪著自己的父親。

宋駙馬一句話就堵死了他,「你娶媳婦需要我媳婦操勞,自然是我說了算。」

明惠公主才剛有孕,這兩個月正是要緊的時候,宋駙馬不願意她太過勞累。

顧忌到母親的身體,宋彥昭只能咬咬牙,選在了二月十八。

他有些委屈的看向穆瑾。

穆瑾有些忍俊不禁,卻對明惠公主選的這個日期沒有任何意見,「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