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血醫娘子>564
小說:| 作者:| 類別:

564

小說:血醫娘子| 作者:夏蟬輕| 類別:女生小說

楚墨在聽到慕雲止說到公子的時候,目光就落在了蘇泓清身上,他在慕雲止的記憶中看過公子,自然是看得出來蘇泓清與當年的公子幾乎是一模一樣的,不光是樣子一樣,就連身上的那股氣質都很像,若不是知道眼前這人絕對不會是公子,楚墨幾乎都是要認錯了。

看著慕雲止處理好事情走了回來,慕雲止便是衣服欲言又止的模樣看著他。慕雲止對他點了下頭,對著司空摘星說了一聲:「這裡交給你,我們先走了。我們會晚一些回去。」

「好1司空摘星也沒去問慕雲止這是要去做些什麼,只是背對著她揮了揮手。

慕雲止捏了一個手印,一片樹葉飄落,突然之間便大來,落到他們五個人的腳下,慕雲止的靈力輸入樹葉之中,的那個下樹葉便迎風而起,乘風而去。鳳涅閃爍著光芒,道道靈力從中流出形成一個保護層保護在無人身後,以抵禦周圍的罡風。

「雲止」楚墨欲言又止的喚了一聲慕雲止的名。

慕雲止嘆息一聲,目光卻是落在了蘇泓清身上:「很像吧,我記憶中公子就是這個模樣,哪怕在悲傷,哪怕在難受,哪怕再憤怒,也都只會是風輕雲淡的樣子,和他一樣一模一樣若是雲墨在的話」慕雲止說了半句,又止住了,她的神情突兀的就暗淡了下去,手掌在寬大的衣袖之中拽緊。

「雲墨會沒事的,不要太擔心。」楚墨看著她的表情,也知道慕雲止這是擔心雲墨了,楚墨有些無奈,只好是安慰了一聲,而他也只能安慰了。

慕雲止搖搖頭,對楚墨說道:「我收他為徒了。」

「那你打算教他什麼?天道功法不適合吧1楚墨說道。

慕雲止思索了一下,說道:「鳳涅決吧,也是天級功法,我從小七前輩哪裡要來的,因為和我的天道功法有些相似,所以也參考著修鍊過。教教弟子應該是不成問題的。」說著,慕雲止便是一指點在蘇泓清的眉間,鳳涅決的修鍊功法被她壓縮成線,傳輸到蘇泓清的腦海之中,附帶的還有一些武技和法決以及部分的陣法煉丹知識。」

慕雲止看著蘇泓清說道:「這個時代不是什麼太平時期,我沒法像其他人一樣手把手的教你,我把平生所學現在都給了你,封印在了你的腦海中,只有等你的實力到了才能解封。我平生所學頗為繁雜,諸多職業都曾學過一二,這些你了解了解就好,也可按著自己喜歡學上一二。」

蘇泓清默默體會這他現在所能看到的修鍊口訣,聽到慕雲止的話,也只是應了一聲:「是1

「你既已認我為師,師徒之間便無需太過於拘束,有什麼問題,都可以來問我,不然問問你楚墨師叔也是一樣,他是我夫婿,你無需拘禮。」慕雲止說道一聲見蘇泓清點了頭,便又看向了蘇宣冉說道,「你有文修之資,跟著我不合適,我送你去我五師兄那裡,他是當世大儒,名聲顯赫,去了他那裡安心學習,至於你的母親,服下護靈丹之後,會增壽百年,只是她的生命虧空太過於嚴重,護靈丹多半只能起到一半的效果,活到百歲應該沒有很大的問題。你的母親這一生都是為了你們兄弟兩人,今後務必要相互扶持,切莫辜負你母親的一片心意。」

「是1

「是1

蘇泓清,蘇宣冉齊齊應聲。

慕雲止帶著眾人飛行的速度很快,比麒麟馬車的速度還要快,當然慕雲止帶著眾人飛行,那是運用了空間法則的,只是級別太高,楚墨這幾個還未接觸過空間法則的人是根本就察覺不出來的。

很快的,慕雲止一行就落在了一座山腳下,蘇宣冉看著這山上的幾個刻字有些驚喜:「汶萊山1

看到蘇宣冉一副驚喜的樣子,慕雲止卻是有些訝異,她問了一聲:「你知道這裡?」

蘇宣冉忍住心中的激動,重重的點了點頭,說道:「汶萊山是文修心目中的聖地,我以前聽一些朋友曾說起過,汶萊山是每一個文修夢寐以求的聖地,無數的人甘願付出一切就為了看一眼這裡。只是汶萊山隱於雲霧之中,很少會有人能上得了汶萊山。」

「有這麼玄乎嗎?」慕雲止嘟囔了一句,點了點頭,一揮手帶著他們走向汶萊山山腳下山路。

才靠近,就有幾個人從木屋中走了出來,一身灰色長衫,向著慕雲止一行行了個文士禮,為首的那個青年面帶笑容,看起來很是溫和,他聲音溫和地對慕雲止說道:「諸位道友,小生有禮了。」

慕雲止看著他們目光中帶著些許疑惑,問道:「你們是什麼人?怎麼在這裡?汶萊山是私人領地,不允許有外人待在這裡。」

那個青年輕輕一笑說道:「我們幾人是被山上的學長同意守在山下的,目的便是告知來汶萊山尋文修之道的道友,只有通過汶萊山主布置下的三關,才可以上山。幾位可是要闖關?」

「這樣啊,不用了,我們直接我不是來求道的,我是來訪友的。」慕雲止略略點頭,手上掐了個法決,瀰漫在汶萊山上的雲霧全都散了開來,露出一條羊腸小道來。這一幕讓那幾個灰衣青年都看傻眼了。

慕雲止對他們指了指,說道:「不介意的話,給我幫個忙,他們兩個不良於行,我需要有人幫忙送上山去。」

「舉手之勞而已。」為首的青年人連忙向慕雲止行了個大禮,有些感激的看著慕雲止。

慕雲止也不介意,一臉無所謂的甩著衣袖,帶著一伙人上山去了。

他們進了汶萊山,身後的那雲霧又恢復了,汶萊山再一次隱在雲海之中,看不見蹤影。山中的情況倒是美得很。可謂是一步一景。慕雲止熟門熟路的帶著人往山上走去,對眼前的景色是熟視無睹。楚墨看著慕雲止那個熟悉勁兒很像是回到了珈落山於是問了一聲:「這裡也是凰閣的產業嗎?」

「不是埃」慕雲止被楚墨突然的這一問問的是一頭霧水。

「那你怎麼好像對這裡很熟悉?」楚墨詫異了。

「哦,你說這個啊!這裡是我五師兄的住處,我以前的時候也沒少來,就連外面那汶萊的大字都是我寫的,名字也是我取的。五師兄本來是想叫山居的,我嫌棄不好聽就用了汶萊兩字,五師兄那我沒辦法就這麼著了,這麼多年來似乎也沒改啊1聽到楚墨這問題,慕雲止是當時就笑了,隨口就給楚墨解釋道。

「你師兄?」楚墨這就更詫異了。

慕雲止笑著點了點頭:「我五師兄孔安尋是個書獃子,道號天書。說著這些你大概想不起來他是誰,不過你應該是知道尋言書生吧!這就是我五師兄。」

慕雲止一說到尋言書生,楚墨就知道是誰了,不過這尋言書生不是什麼愛湊熱鬧的人,多年來在修真界中已經聽不到他的消息了,誰都不知道他現在居然是在近期才崛起的汶萊山上修道。

慕雲止和楚墨說話的聲音很小並沒有被他們身後的幾個人聽到,他們一行人突兀的到來,給汶萊山上的這些修士造成了不小的困擾,不過卻沒有人過來指責些什麼,至於為什麼,沒看到那山上宮殿前站著一個人嘛。站在山上宮殿前的這人便是這汶萊山的主人,尋言書生孔安尋。

慕雲止老遠就瞅見了,興高采烈的揮了揮手,跟孔安尋打招呼。

「師兄」

孔安尋見著,苦笑著無奈的搖了搖頭,等到慕雲止一行走上近前,這才問道:「你不是在戰場嗎?怎麼有時間過來了?」

「這不是有家族堂而皇之的投奔域外勢力了嘛,我帶了些人回來處理下。」慕雲止笑吟吟地說了一句,這一句話說的是風輕雲淡,可孔安尋知道這其中是有多少的腥風血雨。

孔安尋沒有追究那麼多,而是帶著一伙人往宮殿里走去,一邊走一邊問道:「你來幹嘛的?」

「找到個人送你這。」慕雲止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對著蘇宣冉招招手,示意他上前來。

蘇宣冉見著,連忙上前來行了一禮:「學生蘇宣冉見過前輩。」

孔安尋打量一番之後,點了點頭:「居然自己修鍊出了浩然正氣,這天分不錯。跟著你算是浪費了。」

「嘿嘿,所以我把他送你這來了,我要參戰肯定是沒什麼功夫管他的,送你這裡也好,至少有師父的命令在,你這裡短時間內還是安全的。」慕雲止笑道。

「嘖,也不知道師父在想什麼。」孔安尋嘖了一聲,很是不滿。

慕雲止笑了笑:「你少說兩句吧,不參與也好,那邊還不需要你們的插手,鬼谷也不適合現在出面,還是我來攪合吧,反正從一開始我扮演的就是這麼個攪屎棍的角色。」

孔安尋皺了皺眉,很不高興的慕雲止這麼說自己:「你是攪屎棍,那誰是被你攪亂的屎啊?盡在這裡瞎說1

慕雲止訕訕的笑了笑:「那宣冉就交給你了,這是他母親,生命虧空的太厲害,我已經餵了護靈丹給她,保住性命是沒問題了,你要是沒事注意一下就好。」

孔安尋點了點頭,若有所思的看向慕雲止:「你要離開了?不進去坐坐?」

慕雲止搖搖頭:「算了,以後有機會再說吧,戰場那邊沒人在,雲墨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回來,我必須要過去看著。」

孔安尋停下腳步看著她,叮囑道:「戰場上危機重重,你又是一個愛沖在前面的,我們師兄弟幾個不在,沒有人會保護你,萬事都要自己小心。」慕雲止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

孔安尋看著她欲言又止,看著慕雲止平靜到有些冷漠的臉龐,忽又說道:「不要犯傻,對我們來說,你的性命比任何人,比這個世界來說都要重要。」

慕雲止看著孔安尋,忽然笑了,她知道這番話讓這麼一個胸懷天下的書獃子說出來很為難他。

「我知道,這輩子我很高興能遇到你們這一眾師兄,我這一生」慕雲止忽而笑了,不在說話,而是轉身走人,一邊走一邊還對孔安尋擺了擺手,「走了。」

孔安尋沒有阻止,他看著慕雲止捲起楚墨和另一個少年轉眼間就消失在天際。孔安尋嘆息一聲,在轉身的時候,神情卻已經冷漠下來,他看了看眼前的少年,再次嘆息一聲,來人安排一下他的住處,就以我的弟子的身份吧1孔安尋吩咐完這一句話,一閃身就進了宮殿之中。而蘇宣冉則是另有一個人帶著去安排了在這裡的住處。

慕雲止卷著楚墨和蘇泓清離開了汶萊山,在天空上看不清去路,楚墨轉頭問慕雲止:「我們要回去嗎?」

「先不,我感覺都近期有一段師徒緣分將至,而這個不是泓清。我算了算,應該是和痒痒有關,我曾答應過她會收她的第一個子嗣為徒,傳承我的道統,估計會是這一段緣吧。我們先去痒痒那裡。」慕雲止收斂起之前的心情,笑了笑對楚墨說道。

「好吧1楚墨點了下頭,而後又問,「你要把這孩子帶在身邊嗎?」

慕雲止搖搖頭:「不會,我沒那麼多時間,也不忍心讓痒痒這麼早就和兒女分開,所以也只是將所學封印給他,隨著他的年長會一點一點的解開封櫻泓清,我也不會呆在身邊,涼晨和子堯不是在珈落山嗎?讓他去哪裡,我會吩咐心蘭給他治腿傷的。」

楚墨點了點頭,沒有多說。

很快的,一天過去,他們終於是從汶萊山來到了天啟王都,蘇瑾陽現在的住處就是在天啟王都外的山脈之中,位置還是蠻好找的,不像是汶萊山,在偏遠地區。慕雲止是直接就落到了蘇宅外面,就等著上前敲門了。

  • (快捷鍵:←)
  • 血醫娘子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