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江南第一媳>第473章 小別勝新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73章 小別勝新婚

小說:江南第一媳| 作者:鄉村原野| 類別:女生小說

大小官員互相見禮。

王亨問:「怎麼下山了?為師還想著上山找你們呢。」

梁心銘道:「咱們人太多,每日消耗許多糧食,太攪擾佛門清凈之地;再者,方丈大師才圓寂,不便打擾。」

王亨忙道:「方丈大師圓寂了?」

梁心銘道:「是。恩師先請進帳,回頭再細說。學生備了慶功酒宴,為恩師和各位慶功並接風。」

王亨微笑道:「青雲費心了。」

與她並肩進了大帳。

眾人緊隨他們進入。

當下王亨在上面正中坐了,其他人分左右排列兩旁,梁心銘坐在他右手第一位。面前一色都是矮几,可拆卸。

這是梁心銘為修路準備的移動傢具,特地畫了圖紙叫木匠做出來的,方便搬家,如今用來行軍了。

卿陌等少年負責上酒菜。

雖是慶功宴,卻全是素齋。

梁心銘將方丈大師的事說了一遍,道這頓慶功酒是請寺里的火頭僧掌勺,也為了祭奠和告慰凈塵方丈。

眾人聽了肅然起敬,都望青華寺方向敬了一杯素酒。

敬完,眾人才開始吃喝說笑。

眾人紛紛向王亨和梁心銘敬酒。

王亨不用說了,出身名門、威名遠播,又深受皇上寵信,年輕輕便身居高位,自然受眾人奉承。

梁心銘出身寒門,卻在這次追查謀反案中大放異彩,加上她主持修的水泥路眾人都見過了,都刮目相看,白驍、方智榮等人輪流敬她,讚不絕口。

王亨身為欽差,哪怕談笑風生也自有一股威儀;梁心銘說話則令人如沐春風,兩口子十分嫻熟地操控著宴席的氣氛,大小將領都興緻高昂,對他們又欽佩有加。

兩人也知道輕重,在這樣的場合併不兒女情長,也不需要兒女情長,無需眉來眼去,只偶爾目光交匯,便勝過千言萬語;舉杯示意,一切盡在不言中。

這場慶功宴完美收場。

王亨吩咐眾人小心謹慎,安排好值夜的人,命他們散去,帳中只剩下他和梁心銘,還有他們的護衛。

趙子儀忙抱拳道:「屬下去門口守著。」說完便走到帳門外站定,騰出空間讓他們夫妻說私密話。

姚一見,也出去了。

一安和雙喜忙忙碌碌地打水給王亨洗臉,上茶、上果,胖胖也跟著伺候梁心銘。

王亨問道:「丫頭們呢?」

他記得梁心銘身邊跟的是綠風和流年。

梁心銘道:「都有差事。」

王亨疑惑道:「什麼差事?」

梁心銘且不答,等一安他們忙好了,才吩咐胖胖擺紙筆、研墨,又請趙子儀將她的絕密文件箱搬來。

忙完,她示意眾人都退下。

趙子儀和姚守在帳門外。

梁心銘打開箱子,將凈塵方丈留下的指控書送給王亨看,還有她審訊的記錄等書面證據。

王亨見她神情慎重,也收起想要和她親密說話的念頭,且把心思對準眼前的資料。

帳中靜悄悄的,

梁心銘等待的時候,見墨雲不知什麼時候在自己腳旁,輕輕一笑,以手輕撫愛犬的頭,順毛摸。

墨雲享受地閉上了眼睛。

梁心銘摸了會,拿起手掌一看,發現一手狗毛,不由盯著墨云:這狗年紀大了,老掉毛了?

她不由想起剛嫁到王家那兩年,和王亨在賀城別苑的生活。那時候,他們常在河邊的馨香亭讀書學習,各霸一個位置,若要遞個東西傳個字條,墨雲就是信使。

她目光投向上面的王亨。

他正蹙眉細看那些資料。

她順手扯過一張紙,拿起筆蘸了墨汁,奮筆疾書起來。寫完一張,正好王亨抬眼看過來,雙目炯炯。

她不等他問,就將那張紙卷了起來,放在墨雲嘴邊,拍拍狗頭,對王亨指了指,示意狗送過去。

墨雲一骨碌爬起來,咬住那捲紙,跑到王亨面前,搖頭擺尾地望著他,等他接「旨」。

王亨看著梁心銘,似曾相識的場景浮現在腦海中:一個狡黠的小女孩眨巴著長睫毛,黑蒙蒙的眼波瀲,沖他一抬小下巴,命令狗「送去給少爺!」

當下他也不說話,從墨雲口中抽出捲紙,展開來看。低首之前,他又瞄了梁心銘一眼,眼帶笑意。

墨雲就在王亨腳邊倒。

為什麼它不回到梁心銘那邊?

它得等回信呀!

看完,王亨將那字紙放在玻璃燈罩上點燃,看它化為灰燼,才丟手,然後也從几案上抽了一張紙,奮筆疾書。寫完了,也捲成一卷,讓墨雲叼了,拍拍狗頭。

墨雲不用吩咐,就給梁心銘送來。

梁心銘接過去,先不展開,先瞅著王亨,眼神豐富、意味深長,他挑眉相迎,彷彿說「還不看?」

她才低頭展開觀看,看完也燒了,又寫,又讓墨雲送去。

王亨接了觀看,看完燒了,繼續發問,又讓墨雲送來。

……

墨雲跑過來又奔過去,尾巴甩得倍兒歡暢。沒想到有生之年它還能重溫舊時光,感慨萬千啊!

外面傳來官兵低低的說話聲,帳內則靜悄悄的,秋蟲的「唧唧」聲便格外突出,偶爾「啪」一聲響,是燈花爆裂,氣氛靜謐而溫馨,墨雲自覺地不吭聲。

就在這安靜的氛圍中,他們無聲無息的一來一往、一問一答,梁心銘將自己查明的內情都告訴了王亨。

最後,王亨震驚第抬頭看過來。

那眼中除了震驚,還有自豪:和馨兒比,孟清泉那點小聰明算什麼!孟清泉只知道挖空心思害人,用的都是內宅陰毒手段,怎比得上馨兒胸有乾坤、志向高遠。

梁心銘被他火熱的目光看得臉發燒了,有些不自在,不由垂眸,睫毛蓋落一片陰影。

王亨看得心一顫,想:都忙這半天了,也該討論點別的話題,於是又低下頭,飛快地寫了起來。

然後,墨雲叼著那捲紙送過來。

梁心銘展開一看,畫風變了!

原本在嚴肅討論公務的,這人忽然寫了滿紙情話過來:馨兒吾妻,乃天上地下第一等奇女子,冠絕古今……他說自己如何愛她、如何想她,「隔闊相思,發於寤寐」。

不論是以前誤會陰陽相隔,還是現在不能光明正大在一起,都讓他日夜相思,因而在夢中和她相守。

最後他問:青雲可有想為師?

********

美女們,這麼甜蜜蜜的場景,不投票像話咩?*^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