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極品小漁民>第七百八十六章:一場玩笑交個朋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八十六章:一場玩笑交個朋友

小說:極品小漁民| 作者:語系石頭| 類別:

這黑瓶子里裝的是什麼?沒有人知道,但是眾人卻可以感應得到,裡面充滿著勃勃的生機。X23US.COM而且還有著極為龐大的能量。楚痕也沒有想到這些人是為自己而來,現如今聽到對方的問話,他自然不會做縮頭烏龜,直接從人群中向前邁出一步,雙手拱拳,於對方是極為有理。

「小子何德何能感到各位前輩專程來一次,再者一說,在下對你們口中所提的聖女,真是不知,不知哪一位才是你們所說的剩女。閑暇之餘,修鍊了一些玄黃之術,平時普及度人。如果無意之中對聖女有所幫助的話,那麼也只是機緣巧合而已,當不得謝。」

楚痕不得不站出來,直接表明自己和對方並沒有什麼。他可不想成為所有正派的對面勢力,因為早在這段時間,他已經相當的清楚。在核心大世界分為正邪兩派,而他進入其中必然是正派的陣營,現如今如果和魔派的人有所瓜葛,對自己日後可沒什麼好處。

當然,這並不是處很怕,也並不是楚痕不敢結交魔教的人。本身魔教,對他而言就是比較陌生,而且他也對那些殺人時無狂的魔頭不感興趣,甚至在心中隱隱帶著幾分厭惡。雖然說他不一定會做什麼,除強扶弱的正派人士,但是也不會淪為一個魔頭。

「你這小子,還什麼話都敢說。就因為你的一句話,讓現在我們所有人都在不斷尋找著那幾樣東西。而且也不知道你所說的話究竟是真是假。今天就明說吧,我們過來就是要把你帶到核心大世界,親自為我們聖女治病,如果要是治得好,那麼榮華富貴由得你。但如果你要是治不了,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五怪之一的長發怪,此時上前一步之後,如此惡狠狠的對著楚痕說道。只不過聽完這番話之後,楚痕眉頭皺得更緊。開什麼玩笑,治病救人還救不出你了不成?現如今,明顯這些人是額上了自己。這讓他對眼前這些魔教更加不敢恭維!

「對不起,我的時間很忙,沒時間去問你那個所謂的聖女治玻還請你們另請高明。」如此直接的拒絕,讓對方上面的那十幾個人不由得有些貸們萬萬沒有想到,當自己的身份,包括他們修為全都展現出來之後,忍一下,這小子竟然敢直接拒絕,這是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的。

「小子,難道你就不怕死嗎?如果今天你要是不和我們走,那麼你見不到明天的太陽。」長發怪略順了一下,他那已經搭在地面上的頭髮!隨後亦隨著一股清風吹來,他那已經搭落在地上的頭髮,幾乎是直接全都平立了起來,而且就像是一把把的武器在空中不斷的飛舞搖擺。

「長發怪你要幹什麼?這是我們到我們選取的精英弟子,難道你想和整個道門為敵不成?」劉碩見到這一幕之後,也只好是出言如此說道。如果要是連這個廠的話他都不敢說,那麼他也就把譯文和新世界的弟子了。

「雜毛。最好閉上你那張臭嘴!如果你再敢多說半個廢話,我直接取了你的性命1看得出這個長發怪是一個脾氣極其暴躁的人,三句話不說就要動手殺人。如此一來讓他留宿,不由得是緊緊的縮了一下自己的脖子,不由自主的向後退了一步。

尚未開戰,自己就已經是軟了三分,當然,這也和對方的威名有著直接的關係。見到劉碩如此態度之後,空中的這十幾個人,不由得再次發出一陣陣爽朗的笑聲。只不過在這笑聲之中,帶著一絲條縫,帶著一絲輕蔑。

「你們所謂的正派人士,也無非都是偽君子而已!如果你要真是個不怕死的人,我們還佩服。不過就你這樣,平時打著什麼正氣的旗子在那裡耀武揚威,實際上就是一個膽小怕事的鬼。就憑藉你們這種狀態,也敢稱是什麼名門正派,我呸。」

被這個長毛怪如此怒罵一頓之後,讓劉碩的臉色是一陣青一陣白,但是卻不敢說出半句話。甚至連不滿的眼神都不敢流露出。由此可知,眼前的這十三魔也好,還是這五怪也好,是多麼的霸道!見到這留宿,如此唯唯諾諾,讓在場的這些備選的弟子,一個個心中也是不斷的疑惑。

甚至他們心中暗自合計,難道核心世界現在是萌生到雖不成?怎麼如此一個高手,現如今竟然變成如此模樣?這和心情,他那種高氣昂的樣子,絕對是判若兩人!如此這一幕讓眾人心中多少有些不齒。但是大家也都是在心中暗自鄙視吧,嘴上可沒有一個人敢說出來。

「雜毛跟你商量點事兒,這個小子,我們直接帶走了。你要是同意就點點頭,你要是不同意就把你宰了,我們在帶走。」說完這番話之後,眾人都將目光投向劉碩。然而,在眾人不敢置信的目光之中,這傢伙竟然是真的點了點頭。

見到這一幕之後,空中的那些傢伙是一個個哈哈大笑。隨後眼神之中露出一絲鄙視:「你們看到沒,這就是他們所謂的名門正道,實際上這些東西就是一些雞鳴狗盜之輩,打著一些正義的旗子在那裡胡作非為。就他們這幫東西,就是給我舔腳丫子,我都不用他,因為他們不配1

說完這番話之後,這人不由得是哈哈大笑。劉碩聽到這句話,臉色也是相當的難看。他知道丹丹就憑藉這一句話,恐怕這次回到核心大世界,如果這條消息要是走漏出去的話,對自己絕對沒有什麼好下常他可不相信師門那些長輩,包括眾多師兄弟,會這樣輕而易舉的饒過自己。

隨後,眼神之中不斷閃爍著一條條的計策。但是現在情勢在這裡擺著,他也沒必要多說什麼。就在這個時候,便聽到空中的那十幾個人,笑聲逐漸落下之後。這才從虛空之中直接降落在地面,只這個時候,這十八個人才臉上露出極為恭敬的神色,對於這處很深深的施了一禮。如此的一幕,可把楚痕弄得有些糊塗,他實在不明白,這些人心情如此狂躁,怎麼現在又變得是這個模樣?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楚兄弟先前是我等多有得罪,還請你莫要怪罪。這一次我們來到這裡是有其他的事情,先前的話完全都是玩笑,還請楚兄弟,莫要放在心中。不過我比較奇怪的是,楚兄弟的丹道造詣應當不低,為什麼還要在這裡參加這種名額的比試。」

這十八個魔門的高手從空中落下來之後,其中的這個黑鷹如此對著楚痕問道。不說是這個黑鷹,就是其他的十七個人,也是眼神之中流露出一絲異樣。他們可是早就聽說眼前這個人單道的造詣不低,現在怎麼可能會參加這種比試?

而且經過這幾個人一番解說之後,楚痕這才算明白,他們在這裡一番搜索就認出了楚痕,的確就是當日為他們聖女治病的那一位。當日聖女和那些人回去之後,眾人可是將這處很那個像花一樣,所以他們見獵心喜,自然就是想看一看這個所謂的楚大神醫究竟是一個怎樣的人。

結果在一分言談之下,他們發現對方根本就不是一個畏畏縮縮之輩,也和那些偽君子完全不同。這人絕對是一個敢說敢打敢殺的主,非常合他們的脾氣。正因為如此,他們才從空中直接降下來,準備和楚痕交個朋友。魔門行事正是如此,只要自己高興,什麼都好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