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寵物天王>第555章 犬窩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55章 犬窩咳

小說:寵物天王| 作者:皆破| 類別:同人競技

詩詩本以為張子安既然收下了趙淇的貓,那再收下這條狗不成問題,聞言立即驚愕地問道:「為什麼?」

「因為它病了,有病先治病。」張子安很簡單也很堅決地回答,「本店不接受生病的寵物寄養,就算你去其他的店,人家也不會收的。」

「只是感冒而已啊!感冒!」詩詩強調道,從地上抱起拉布拉多,「你看,小拉只有些咳嗽打噴嚏,其實很健康啦!而且我們喂它吃過感冒藥了,過兩天就好了。」

「感冒藥?你是說給人吃的感冒藥?」張子安反問。

詩詩眨眨眼睛,一副你這話問得實在多餘的表情,「當然嘍,是很高檔的進口感冒藥,我平時感冒了都吃的。」

「狗不能服用人類的感冒藥,趁著它還沒出現什麼異常反應,我建議你儘快把它送到寵物診所好好檢查一下。」張子安鄭重說道。

「啊?為什麼?」詩詩不明所以地問道。

「因為人類的感冒藥里可能含有對狗有害的成分。」張子安耐心地解釋道,「當然,具體情況具體分析,並非所有感冒藥都是這樣,退一步說,即使這種感冒藥本身的成分對狗無害,但你知道狗應該服用多少劑量么?給寵物服藥的劑量是要根據寵物的體重來計算的——每公斤體重多少毫克多少微克,不能按人類標準簡單粗暴地每次一片兩片那麼服用,你給它服藥時計算過了么?」

「這……」詩詩不禁啞然,「人家是文科生……」

「這跟文科生理科生有毛的關係!」張子安吐槽,並且指著拉布拉多身上穿的紅色小毛衣問道:「還有這件毛衣是怎麼回事?」

「我給小拉買的呀!天氣不是冷嘛!」她理直氣壯地回答。

「是在它感冒之前穿上的,還是感冒之後穿上的?」張子安又問。

詩詩用手指抵著額頭,作冥思苦想狀,「嗯……我想想……好像是感冒之前?」

「好吧,如果我沒猜錯,可能正是因為你給它穿了毛衣,它才會感冒的!」張子安篤定地說道。

「為什麼?前幾天變天了,我怕它感冒才給它買的毛衣呀!」詩詩難以置信地問道,這已經是她第三次問為什麼了。

張子安解釋道:「因為中大型犬不需要穿額外的衣物,它們本身的毛髮和肌肉能夠產生足夠的熱量,咱們這裡又不是冰天雪地的西伯利亞,你給它穿那麼厚,然後再帶它去遛狗,它運動的時候身體產生的熱量散發不出去,回家脫了衣服再往冰涼的地板上一趴,驟冷驟熱,這可能才是它感冒的誘因。」

詩詩不服氣地說:「可我看很多人都這樣啊,都給貓啊狗啊穿上各種漂亮的衣服……再說你店裡的那隻狸花貓不也穿了一件馬褂還戴著斗笠嗎?」

她的聲音有些尖,無辜躺槍的老茶耳朵一動,向門外看了看。

張子安:「……」

老茶的事情先放在一邊,其實她說得倒也沒錯,一到冬天,經常見到有人帶著寵物出門時會給它們穿上厚實的衣物,像什麼馬甲、毛衣、帽子、圍巾、鞋之類的,打扮得人模狗樣,生怕寵物受凍。

趙淇吞吞吐吐地說:「其實我也想給我家蘭蘭弄件衣服來著……難道不對?」

「這個要分情況,貓一般都窩在家裡不出門,而且很少有貓會直接趴在地上,所以貓不用穿衣服——至於我店裡的狸花貓……因為它年紀比較大了。」為了嚴謹,張子安又補充道,「除非是斯芬克斯貓,那種貓全身基本上沒什麼毛髮,冬天需要穿衣服。」

他前幾天看見《戰犬》劇組的化妝師許珺玉在朋友圈秀了一組照片,是她給她養的斯芬克斯貓親手製作了一件小衣服,他當時還點了個贊,因為斯芬克斯貓確實需要在冬天穿衣服,部分沙皮狗也需要,但其他大部分年輕力壯的貓都不需要。

貓是一種很敏感的動物,它們需要依靠身上的毛髮來感知氣流,某些貓穿上衣服后可能導致它們感官紊亂,像醉酒一樣。

至於西伯利亞森林貓、挪威森林貓、布偶貓、波斯貓之類的長毛貓,給它們穿衣服更是多此一舉,即使人凍死了,它們也凍不死。

「再說了,你在大街上看到的穿衣服的狗,大部分是泰迪或者吉娃娃這樣的小狗吧?」張子安問道。

詩詩懵懂地點頭。

「這就對了,體型小的狗在冬天可能需要穿衣服,因為它們的比表面積大,體內熱量散發快,需要衣服來保暖,而中大型犬的比表面積小,身體保溫能力更強。」張子安指著她的拉布拉多,「你覺得拉布拉多是小狗么?」

「不對吧?小狗的表面積不是應該更小才對么?」詩詩提出疑問。其實她漏聽了一個「比」字,也可能是她明明聽到了,但由於不理解而忽視掉了。

「是比表面積!表面積與體積的比值!拿球體來說,半徑越小,比表面積越大,半徑越大,比表面積越小。狗也是同理。」張子安費勁地給她科普了一些數學知識。

「哦,」她似懂非懂地點點頭,「我是文科生來著……」

「別拿文科生當借口啊,文科生也應該知道這些常識吧!」張子安懷疑她是數學老師死得早!

詩詩理直氣壯地說:「可人家就是不懂嘛!你要是寫的話也可以把這些寫進去,我估計很多人不懂的。」

「說了我不寫……話說回來,這條狗得了感冒,不懂的話就不要瞎治,趕緊送到寵物診所去比較好。」張子安把話題扯回來。

「我擔心小拉被送到寵物診所去會感染其他病……」詩詩很糾結地說,「張店長你懂得這麼多,要不你就幫我家小拉治一治吧?」

「不,首先我不是執業獸醫,沒有行醫執照,其次我也不敢讓你的狗進到我的店裡,我還怕它的感冒傳染給我店裡的狗呢!」

張子安為了謹慎起見,一直頂著寒風在室外跟他們說話,沒有邀請他們進店,怕的就是這條拉布拉多的感冒傳染給其他幼犬。

「怎麼會?我家小拉得的又不是流感!只是普通感冒而已啊!」詩詩又自以為是地說道。

劉浪想了想,也附和道:「我記得寵物出售上協議上寫著,你店裡的狗不是已經注射流感疫苗了嗎?還會得流感?」

張子安解釋道:「流感有很多種,而且流感病毒經常發生變異,疫苗只是針對部分呼吸道傳染病的。另外,流感和普通感冒從癥狀上是很難區分的,即使是普通感冒也分為傳染性和非傳染性的,我在這方面不是行家,就算我的狗得了感冒照樣要與其他狗隔離,然後趕緊送到寵物診所去。」

說著,拉布拉多又噗地一聲打了個噴嚏,蔫蔫地垂下頭,明顯不如同齡的其他拉布拉多活潑。

張子安有針對性地說道:「犬類呼吸道傳染病傳染性很強,一旦患病必須要儘快送醫,否則很容易感染到家裡的其他狗,也因此被稱為『犬窩咳』,意思是一隻狗感染,很快一窩狗就都感染了。不僅如此,如果你牽著病狗去遛狗,路上遇到別人家的狗,也可能會傳染給更多的狗。」

「好吧,我知道了,那浪咱們這就把小拉送去寵物診所吧。」詩詩終於無言以對,她見張子安態度堅決,便向劉浪說道。

「行。」劉浪對她的話言聽計從。

「還有,等你的狗病好了,不要再給它穿衣服了,頂多下雪天遛狗的時候給它穿件雨衣就行,別讓它的毛被雪打濕。如果不知道從哪能買到適合狗穿的雨衣,可以來本店購買。還有就是室內盡量保持乾燥,多通風,潮濕的環境更容易滋生細菌,這不僅對狗有效,對人避免感冒也有效。」

張子安給他們提出忠告,畢竟這條拉布拉多是從他的店裡買走的,這也算是售後服務吧。

劉浪頻頻點頭,把張子安的建議牢牢記在心裡。

詩詩已經先抱著小拉上了車,趙淇把裝著蘭蘭的航空箱留給張子安,也坐進車裡,打算蹭車回去。

劉浪還沒有上車,他撓撓頭,為難地說道:「張店長,其實我還有件事。」

「什麼事?借錢免談!」張子安警惕地拒絕道。

「不是借錢,是我家的小拉……有些調皮。」劉浪無奈地說,「有事沒事就喜歡叫,鄰居都向物業投訴好幾次了,偶爾還會在家裡或樓道里隨地大小便……」

張子安皺眉,「你們沒訓練它不要亂叫和不要隨地大小便?我不是告訴過你,養狗跟養貓不一樣,必須要訓練么?」

「是啊……但是每次我稍微狠些心,詩詩她就護著小拉,還說我是虐狗狂,結果就成了現在這樣……」劉浪苦笑,「張店長,能不能幫幫忙?幫它把壞毛病改改,我會付錢的。」

張子安沉吟了一下,「你們先把它的感冒治好,再談別的。」

  • (快捷鍵:←)
  • 寵物天王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