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萬道成神>第一章 古村少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章 古村少年

小說:萬道成神| 作者:新版紅雙喜| 類別:玄幻魔法

墨色的濃雲擠壓著天空,掩去了剛剛的滿眼金芒,沉沉的彷彿要墜下來,壓抑得彷彿整個世界都靜悄悄的。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

淡漠的風凌厲地地穿梭著,將鳥叫蟲鳴拋在身後,柔弱的小花小草早已戰慄地折服於地,正是山雨欲來風時。

在茂密的古樹山林中,一到身影在樹林穿梭,目標是前方奔跑的黑鱗獅。

黑鱗獅的速度不可謂不快,但這道人影更快,在離著黑鱗獅還有六七丈距離的時候,人影的右臂揚起猛的朝前揮動。破空的尖嘯傳出,一把大半丈長的黑鐵槍追上黑鱗獅,從其後背穿入前腹部冒出,將黑鱗獅釘在了地上。

黑鱗獅怒吼掙扎著,但怎麼也拔不出穿過身軀釘在地上的黑鐵槍,氣息也是越來越微弱,這時候人影也到了黑鱗獅的身前,這是一個穿著粗麻布衣的男孩,男孩有著一雙清澈明亮的星目,一頭黑髮披在頭后,臉龐上還帶著一絲稚氣。

看著已經斷氣的黑鱗獅,男孩雙手抓著黑鐵槍一震一甩,將黑鱗獅扛在身後接著轉身離開。

如果讓人看見這一幕,一定很震驚,黑鱗獅是大型野獸,重幾百斤,尋常的成年獵人,不是團隊都不敢招惹,可眼下確被男孩輕易的擊殺了。mianhuatang.la$棉、花『糖』挾說』

電閃雷鳴,大雨如同瓢潑一般,好在男孩已經到了一顆古樹下。

「真不是一個好天氣,幸好有了收穫。」男孩看了看搭在自己肩膀上的黑鱗獅爪子低聲喃喃了一句。

雨停后,男孩扛著黑鱗獅的屍體,認準一個方向急速前行著。

一個時辰后,一個小村落出現在男孩的視線里。

「夜殤!夜殤哥回來了。」在村頭玩耍的孩子看見男孩出現,大聲的呼喊著。

「喊牛叔來將這黑鱗獅子肉分了吧1男孩也就是夜殤,將黑鱗獅屍體放下,從腰間拔出一把短刀,卸下一條獅子腿就離開了。

看著夜殤離開,孩子們的眼神里充滿了崇拜。

在村子里男子不到十五歲是不能出去打獵的,即便是到了十五歲,也要跟村裡的狩獵隊伍一起出去才行,可夜殤才十四歲,已經有了一年多的狩獵經驗了,每次都是滿載而歸。

這是一個尋常的村落竹園村,村子里有四五十戶人家,都是以打獵為生,看見夜殤,村子中的大姑、大媽都熱情的跟夜殤打著招呼。

一路打著招呼,夜殤來到了村子的最西頭,這裡是他的家,說是家也只有兩個人,一個是夜殤,另外一個就是在房檐下敲打著一輛獨輪車的古老爹。mianhuatang.la

「回來了1古老爹眼皮抬了一下,算是打了招呼。

「老爹,我回來了。」打了招呼之後,夜殤就去生火處理黑鱗獅的後腿。

因為家中只有兩人,所以夜殤只砍下了黑鱗獅的一條腿拿回來,其餘的分給村民。

兩人是父子,不是一個姓氏的父子,夜殤是孤兒,是古老爹撿回來的,古老爹是竹園村的村長。

「老爹,你上次的事還沒說完,那聖光教的護教和南斗門女子比拼,最後誰贏了?」點好火,將黑鱗獅後腿烤上的夜殤看著古老爹問道,臉上滿是好奇。

「不分勝負,不說這些了,你先擦把臉。」古老爹來到了火堆邊,同時遞給了夜殤一條毛巾,在雨後的樹林里穿梭,夜殤的頭髮和臉上還沾了一些雨水。

雨後的傍晚天氣有些涼,風吹著院中的一簇竹子左右搖擺著,搖晃的火光映紅了古老爹和夜殤的臉。

古老爹一邊烤著火一邊打量著夜殤,「你對這個很感興趣?」

夜殤點點頭,繼續翻烤著火堆上的獅子腿。

相對的是兩人的沉默,夜殤的想法古老爹知道,夜殤想出去闖一闖,想成為武者,古老爹的想法夜殤也知道,是不願意讓自己出去,因為外邊的世界危險很大。

「哎,外邊的世界你又知道多少呢?」古老爹嘆了一口氣。

九域十八州,廣袤無垠,從一域一州到另一區域動輒數以百萬里,沒人知道真正有多麼廣闊,一個人徒步走上一輩子也走不出一域之地,茫茫深山大澤無盡頭。

茫茫深山大澤中到處是危險,野獸、妖獸橫行,更有上古異獸,那是山林中的霸主,即便是修為高深的修鍊者也不敢輕易招惹。

竹園村所在的是東玄洲北方的偏僻之地,離著最近的城鎮也有上千里的距離,離著最近的修鍊宗門葯谷那有著萬里之遙。

「那也要改變生活、改變現狀,不是說能加入修鍊宗門,就能得到庇佑么?如果得到庇佑,那前段時間的慘劇就能避免了。」夜殤嘆了口氣開口說道。

前段時間竹園村受到了一頭妖獸的襲擊,損失慘重,村裡的損失了三個好獵手,最後靠著古老爹以及村中獵人合力才將這頭妖獸趕跑。

古老爹沒有說話,陷入了思考。

看著思考的古老爹,夜殤也沒有繼續說,他知道古老爹的性格,如果同意了就同意了,如果不同意,那繼續說也沒用。

吃完了東西,夜殤就回到了三間竹屋的西屋,那是他的房間,這是竹園村的特色,村子中都是竹樓竹屋,這在茫茫荒山大澤中是很少見的。

深山大澤中雨來的快,去的也快,順著竹牆的縫隙看著外邊的滿天星斗,夜殤腦子裡浮現的還是古老爹,講述著高手對決的畫面。

睡不著,夜殤坐起來披上外衣朝著竹屋後邊走去,竹屋的後邊有兩座孤墳。

看著孤墳,夜殤摸了摸肋下,那裡有著一道猙獰的傷疤。

據古老爹說,當初出去打獵的古老爹發現自己的時候,孤墳中的兩個人已經死亡了,自己的肋下插著一把鋼刀,鋼刀偏了一點自己才有幸活命。

孤墳的石碑寫著夜氏先烈,這是古老爹根據當時兩個人身上的令牌知道了兩人的姓氏,夜殤脖子上也有著一塊兒刻有夜字的玉牌。

伸手摸著石碑,夜殤咬咬嘴唇,他知道能活命,固然是因為古老爹的收養,但跟墳墓中的人有著很大的關係,古老爹發現自己的時候,墳墓中的一個男子就趴在自己的身上,鋼刀是穿過男子刺在自己的肋部。

近者殤,這也是夜殤名字的由來。

「看來你心裡想法很難去除了,原本我打算讓你安安穩穩的在竹園村生活,跟尋常人一樣,娶妻生子、生老病死,可你畢竟不是尋常人家的後代,我老頭子也就不執著了。」古老爹拍了一下夜殤的肩膀,嘆了一口氣說道。

  • (快捷鍵:←)
  • 萬道成神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