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萬道成神>第二章 路遇妖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章 路遇妖獸

小說:萬道成神| 作者:新版紅雙喜| 類別:玄幻魔法

「老爹……」夜殤一直渴望見識外邊的世界,可當古老爹真同意了,卻不知道說什麼好了。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

「好了,既然你要出去,那我就跟你詳細的說說外邊的事。」古老爹轉身走回了竹屋。

夜殤知道古老爹年輕的時候也出去闖蕩過,後來因為受傷回到了竹園村。

隨著古老爹的講述,夜殤對外邊的情況了解一些。

竹園村所在的區域是修鍊宗門葯谷的勢力範圍,一些人口密集的城鎮,都是葯谷的弟子管理。

葯谷的山門在丹鼎山,控制的範圍也是方圓十萬里。

講述著外邊的世界,讓兩父子天快亮了才休息,不過古老爹休息不久,夜殤就起來了,他要在離開之前,多給古老爹儲備一些食物,竹園村是獵戶為主的村子,食物都是一獵物為主。

下午扛著兩端掛滿獵物的黑鐵槍夜殤回到了村子,這一次夜殤沒有將獵物分下去,而是徑直回到了家裡,這讓村裡的村民很費解,夜殤打獵有一年多了,每一次都是留下兩父子夠吃的,其餘的都分給其他人。

夜殤的行為讓村民奇怪,幾人跟著夜殤到了古老爹的竹屋,大家不是貪圖夜殤的獵物,是擔心夜殤出什麼事情,竹園村內村鄰和睦都跟親人一樣。.la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

「小子,這麼多獵物怎麼都拿回來了?」看著跟來的村民,古老爹瞪了夜殤一眼。

「老爹,你誤會了,我們過來就是看看出沒出什麼為題,夜殤你沒受傷吧?」平時對待夜殤很好的林大媽上下打量著夜殤。

「沒有1夜殤的臉有些紅了,將獵物全拿回來,沒有分給大家,他有些愧疚。

「是這樣的,我打算送夜殤出去鍛煉鍛煉,他這是替我這老頭子考慮,臭小子,你不在我老頭子難道還能餓死?」古老爹瞪了夜殤一眼。

「夜殤,你要出去?」林大媽和牛大叔都看著夜殤,眼裡滿是不舍。

「嗯,我打算出去看看。」夜殤的聲音有些低,他知道在竹園村不只是古老爹,大家都很關心他。

「也好,你是我們村子里最出色的孩子,應該出去走走。」牛大叔拍拍夜殤的肩膀說道。

「我給你做的褂子還沒做完,明天就差不多了。」林大媽眼裡滿是捨不得。

聊了一會兒,夜殤送走了林大媽,接著將獵物處理了一下掛在房檐下風乾。

做完這些,夜殤就在竹屋旁邊開始打拳,這是他的習慣了。mianhuatang.la網

古老爹是在外邊闖蕩過的人,因為得罪了很厲害的仇家,結果兩敗俱傷,拚死了對手,自己也弄得丹田破損,一身修為沒了,修為沒了但一身強健的體魄還在,夜殤修鍊的拳法就是古老爹傳授的。

就是修鍊了古老爹傳授的拳法,夜殤才有一身好力氣。

接下來的幾天,夜殤每天早早的就出去打獵,將竹屋前後的房檐下都掛滿了獵物。

古老爹知道這是夜殤為他好,也沒有說什麼,村子里的人都知道夜殤要離開了,給他送來了很多東西。

林大媽給夜殤送來了衣服,牛大叔送來了兩皮袋子酒和馴豹,夜殤年紀不大,但酒量很好,村裡人都知道的。

馴豹是坐騎,是牛大叔馴養出來的坐騎,也是村子里唯一的坐騎。

夜殤原本不收的,但看到牛大叔不高興,臉都憋紅了要罵人,這才收下。

準備的差不多,夜殤也打算出發了。

夜殤準備的不多,一點肉乾,和牛大叔的兩皮袋子酒。

「在外邊,做事一定要千小心、萬小心,不如意就回來。」幫著夜殤將東西綁在馴豹身上之後,古老爹又拿出一個小皮袋子,「這裡有點銀子,拿著以備不時之需。」

「老爹,我不需要的,餓了有肉乾,我能打獵,渴了有山泉水。」夜殤將裝著銀子的小皮袋子又塞回古老爹手裡。

「讓你拿著,你就拿著。」古老爹眼睛一瞪,鬍子顫抖著吼了夜殤一句。

夜殤點點頭,將錢袋掖在腰間,他知道只有在特別激動的古老爹鬍子才會抖動。

「走吧!走吧1古老爹揮揮手,轉身進了竹屋。

站在院子中,看了竹屋片刻,夜殤離開了,他知道古老爹是不願意麵對分別的場面。

拍拍馴豹,離開了竹屋,要離開了生活了十幾年的地方,夜殤心裡有些傷感。

走出了幾百米,夜殤轉頭朝著竹屋看去,在還有些模糊的晨光下,夜殤看見竹屋前的老竹子下有著一道身影。

咬咬牙夜殤轉身繼續前行了,他知道那道人影就是古老爹,照顧了自己十多年的古老爹。

出了村子,夜殤上了馴豹的後背,選了方向就開始前進了。

荒山大澤中沒有什麼路,都是辨別方向直接前進。

離著竹園村最近的城鎮是古楠鎮,夜殤在大半年前跟村裡的獵人去過一次,那次帶著貨物走的比較慢,走了有六七天。

竹園村的村民除非是到了必須換生活用品的時候才去古楠鎮,路遠不說,路上有野獸妖獸橫行,另外還有心狠手辣的山匪。

有底線的山匪只搶貨物,遇見沒有底線的山匪,會殺人越貨不留活口。

前進了幾十里天就大亮了,沒有時間去瀏覽山林中的景色,夜殤拍著馴豹的脖頸,讓馴豹快速趕路,好在這頭馴豹夜殤比較熟,能領會夜殤的意思。

當天黑的時候,夜殤已經趕出了三百里路了,按照這個速度三天能到古楠鎮,夜晚夜殤是不敢趕路的,深山大澤的夜晚是毒蟲蛇蟻的天下,一不小心就要倒霉。

這時候夜殤肩膀上的黑鐵槍上掛了兩隻肥美的兔子,這是在趕路中順手獵獲的。

如非必要夜殤不想吃肉乾,第一肉乾口感沒有新鮮的獵物好,另外要到葯谷,路途還很遙遠,誰知道路上會出現什麼情況。

在天黑下來之前,夜殤就找到了休息的地方,一顆古梨樹下,夜殤將包裹從馴豹身上卸下來,把一隻兔子餵了馴豹后,自己就生火烤兔子了。

比夜殤先吃完兔子的獵豹趴下休息了,夜殤靠在樹上一邊吃著兔子一邊思考著,他擔心自己不在了古老爹不習慣。

一陣風吹來,夜殤打了一個冷戰,感覺有點不對,風中有股特殊的氣味,有點腥臭的味道,這時候獵豹的身子顫抖起來。

有危險!

作為有一些經驗的獵人,夜殤感覺到了不對,站起身朝著四面看去。

這一看讓夜殤心驚肉跳,在七八丈遠的地方有著兩盞綠油油的大燈籠,有著狩獵經驗的夜殤知道這可不是什麼大燈籠,那是野獸的雙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