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萬道成神>第九章 龍蛇有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章 龍蛇有別

小說:萬道成神| 作者:新版紅雙喜| 類別:玄幻魔法

這一路上丘真等人和夜殤是有說有笑,確不怎麼搭理秦海等人,這讓秦海等人很不忿,怎麼說他們也是秦家的人,而夜殤只是一個土著。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

另外秦臻那邊也是一方面,秦海、秦山等人和秦臻說話,秦臻也只是點頭搖頭,不願意跟他們接觸,但跟夜殤相處的融洽,雖然也不說話,但吃住都在一起。

「土鱉!就土鱉吧1夜殤笑笑,他真不願意搭理秦海等人,這一路上夜殤看出來了,秦海幾人身上驕奢之氣很重,以後也不會有什麼交集,所以懶得跟他爭辯。

夜殤的話堵的秦海火帽三丈,雖然沒有激烈的反抗,但話語力的不屑誰都能聽的出來。

「你找死1火氣上來的秦海,手抓著腰間的長劍就朝著夜殤走來。

丘真臉色變了變,秦海的身份他知道,他不願意搭理,打心底瞧不起,可秦海的身份畢竟擺在那裡。mianhuatang.la網但秦海要傷害夜殤他又不能看著。

就是他要出口的時候,秦臻站到了夜殤的身邊,同時夜殤的手也抓到了背後的黑鐵槍上。

不知道秦海是什麼修為,但秦海如果硬要挑事,那夜殤也不惜一戰,哪怕是戰敗也要戰,什麼都可以丟,但尊嚴和骨氣不能丟。

戰敗,夜殤不介意,以後可以再打回來,如果連戰都不敢,那將是恥辱,永遠也洗刷不掉的恥辱。

秦臻站到了夜殤的身側,讓秦海一愣。秦臻沒有什麼修為,甚至還不如夜殤,可秦臻身邊還有兩個護衛,雖然都是秦家人,但秦海和秦臻在秦家的地位是完全不同的,關雄和李松在這個時候也只會認秦臻這一個少爺。

「好了,你們要幹什麼,秦海還不退回去1關鍵的時候丘真說話了,現在的情形跟剛才不同,現在可以說是站在秦家嫡系的立場,絕對不會得罪秦傲軒。

「你等著!土鱉永遠都是土鱉。」秦海罵了一句,轉身離開了。

夜殤的雙眼中冒出兩道寒芒,看著秦海的背影沒有說話,一次辱罵夜殤不在乎,再次的辱罵夜殤不介意是不可能的。mianhuatang.la

抓著黑鐵槍的手緊了緊,隨後夜殤笑了笑,將手鬆開了。

「實力決定一切,夜殤,如果進入葯谷了,要好好努力。」丘真拍拍夜殤的肩膀說道。

「多謝丘隊長,我會的。」夜殤點點頭,隨後對著身側的秦臻笑了笑。

丘真離開了,去安排護衛去勘察周邊情況。

「隊長,那個秦海有些過份了,這樣的性子到了葯谷也會吃虧。」護衛隊的副隊長丘元開口說道,丘元是丘真的堂弟,不過能當副隊長是靠著自身的實力。

「氣質不行,丘元你知道黃蛇和蛟龍的不同么?」丘真笑著問道。

「黃蛇跳得歡,不知道天高地厚,什麼目標都敢攻擊,所以成不了氣候,早早的就死掉了,蛟龍未成年都是蟄伏,當動的時候就是潛龍出淵,扶搖直上動九天。」丘元開口說道。

「龍蛇有別,人也是一樣啊1丘真感嘆了一句,目光落在了夜殤身上。

丘元順著丘真的眼神看去,落到了那一邊靜靜站立的夜殤身上,他明白丘真的意思了,只是想不到丘真對夜殤的評價這麼高。

接下來用了兩天半的時間,一行人趕到了丹鼎城。

遠遠的看去巍峨的城牆如同巨龍一樣匍匐在大地上。

夕陽向大地灑下金輝,整個古城披上了蟬翼般的金紗,蒙上了神秘的色彩。

這就是方圓十萬里之內最大的城池丹鼎城了。

丹鼎城有著悠久的歷史,一千年、三千年,還是萬年沒人知道。

走進之後,夜殤發現這古城的城牆高十幾丈,全是黝黑的崗岩打造,城門寬五六丈,高七八丈,上邊是城樓,城門內外都是守衛。

丘真遞上了令牌,一行人順利的進入了丹鼎城。進城之後,丘真就讓大家都下車步行了,也是讓孩子們見識一下丹鼎城。

「這城池比我們的赤炎城大了很多啊,應該叫天城才對。」一個少年開口說道。

「這只是東玄洲一隅之地,外邊的世界很大,這樣的城池在外邊比比皆是。」丘真看了這個少年一眼,同時看向夜殤,夜殤很安靜,好像沒有給他什麼衝擊。

這兩天夜殤沒怎麼說過話,除了修鍊就是修鍊,甚至都沒有去打獵。丘真知道夜殤雖然沒表現出來什麼,但是跟秦海的衝突,給他的影響還是很大的。

丘真找了一家客棧安排大家住下來,然後安排丘元去買三頭風虎,雖然兩頭風虎也能駕車,可畢竟在配置上低,速度跟不上,另外風虎也是比較辛苦,那精鋼車太重了。

住進客棧,夜殤就開始修鍊了,他要在葯谷收徒大會之前,盡量的將修為提升一些,雖然進階到鍊氣四層不顯示,但修為深厚一點,拜入山門的把握就大一些。

在另外的房間內,秦海和秦山交談著。

「海哥,你不用介意,他鍊氣三層的修為想要拜進葯谷的可能性很低,如果他不能進入葯谷,你想怎麼收拾他都易如反掌。」秦山笑著說道。

「那是,不說其他城池,就我們赤炎城這一批,最低的都是鍊氣六層,他想進入葯谷幾乎沒有可能,我一會跟宋護衛說一聲,如果他拜入不了葯谷,就將他宰掉。」秦海的聲音透出了一絲陰冷。

「我就是不明白臻弟為什麼護著他,不就是吃了他一點野味兒,至於么?」秦山說著心中的顧忌。

「哼,如果他不是三叔的兒子,就憑他的修為,跟夜殤沒有區別。」秦海話語中有些不甘,因為秦臻是秦府的繼承人,而他不是,至於他秦臻能不能進入葯谷,他從不懷疑,因為秦傲軒的師尊是葯谷的長老,那也是秦臻的師公。

「大哥,那夜殤很難進入葯谷,他最近的進步很快,可起步點太低了。」另外一個房間內,丘元看著丘真說道。

「今年不行,那明年,我想他是不會放棄的,是金子早晚會發光。」喝了一口酒的丘真笑著說道。

休息了一夜,九頭風虎駕著三輛獸車,繼續前進了。

從丹鼎城到丹鼎山藥谷山門還有千里的距離,不過這區域不是荒區了,早就有人修出了青岩大路。

路上來往的獸車很多,葯谷每年一度的收徒大典是方圓十萬里最大的盛事,人多就不稀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