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萬道成神>第十四章 卑劣小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四章 卑劣小人

小說:萬道成神| 作者:新版紅雙喜| 類別:玄幻魔法

很多人想的是夜殤還能堅持多久。

兩個時辰過去,最快的已經十二圈了,夜殤是十圈,還是處在中游。

「這小傢伙是個好苗子,就是修為低了,今年不行,一兩年後一定行的。」楚凌霄對夜殤的評價也高了起來。

夜殤的腦門也出汗了,他知道這麼跑下去,能完成十六圈,可成績可能會墊底,會被優勝劣汰的規則淘汰。

再一次的跑到起點,夜殤拔出了身後的黑鐵槍,手臂一揮將黑鐵槍射進了山石當中,然後加速了。

「還能加速?」燕北極的身體站起來了,柳陽羽雙眼也冒出了兩道精芒。

「不理智啊,求勝心切了。」楚凌霄嘆了口氣,還有兩個時辰,如果過度的消耗體力,那是跑不完是個時辰的。

夜殤速度加快,超越了一個個參加考核的少年,一些少年不甘心,可又不敢全速跑動。

在隊列中的排名夜殤也是越來越高,慢慢的接近第二梯隊了。

三個時辰過去,第一梯隊的已經跑完了十六圈,夜殤在第一和第二梯隊之間,不過他想追上第一梯隊有些困難。雖然這時候大家的體力消耗都很大,畢竟第一梯隊的成員鍊氣八層鍊氣七層的修為在那裡擺著呢!

夜殤也完成了十五圈多,不過此時已經有一些參加考核的少年退出了,三個時辰的高強度的跑動已經耗盡他們的體力。

「如果這次考核收取達標的成員,這夜殤可以通過了,不過大長老的意思是寧缺毋濫,只要前三分之一的成員。strong.la/strong」楚凌霄開口說道。

「那倒第四關還能有多少人?一百人?」燕北極皺眉說道。

「不瞞著師叔說,這次收徒只要三十人,不能夠達到要求,哪怕一個不收也不遷就。」楚凌霄開口說道。

「這就對了,招廢材有什麼用,浪費資源。「柳陽羽開口說道。

夜殤很快的也完成了十六圈。

「夜殤加油,不到四個時辰不要放棄,不是達到要求就行的,是擇優晉級。」在夜殤再一次的跑道起始點的時候,秦臻喊了一句,這是秦臻第二次和夜殤語言交流。

「啊!礙…」對著秦臻揮揮手臂,夜殤發出了一聲野獸般的低吼,速度不減繼續跑動。

楚凌霄和柳陽羽看了秦臻一眼,他們不明白秦臻是哪裡冒出來的,明顯不是葯谷弟子。

「呵呵,這是我弟子秦傲軒的孩子,傲軒見我身邊沒人伺候,派他來給我端個茶倒個水。」燕北極笑著說道。

楚凌霄和柳陽羽沒有再說話了,雖然秦臻這個時候開口說話不合適,可燕北極開口了,這個面子兩人要給的。

這邊夜殤慢慢的接近了第一梯隊。在第十七圈的時候,夜殤接近了第一梯隊。

就在夜殤剛接近的時候,第一梯隊里突然人影一閃,人影一腳踢在了夜殤的腰部,將夜殤踢倒在地。

秦海!

出手攻擊夜殤的人是秦海,看見夜殤接近第一梯隊,秦海心裡火氣很大,鍊氣三層的修為又什麼資格接近第一梯隊?第一梯隊通過考核可是穩穩的。

夜殤倒在地上,讓人群轟動起來,前來觀看葯谷收徒大典的人太多了,很多是窮苦出身,夜殤就是他們的代表,現在夜殤被偷襲,這群人憤怒起來,要求懲處秦海。

「大家稍安勿躁,考核中並沒有說明不許攻擊,不過接下來再攻擊其它人者淘汰。」楚凌霄站起身制止了騷亂,同時也宣布了新規則。

新規則立馬由葯谷的執法弟子到青石峰傳達了。

同時夜殤也站起來了,起嘴角流淌著鮮血,剛才秦海的那一腳很重。

站起身的夜殤擦了一下嘴角,深吸了一口氣繼續跑動了。

「內腑受傷還不放棄,難得品質,楚師兄,他已經十七圈了,要不讓他下來療傷吧?這樣下去會落下內傷。」坐在楚凌霄身邊的一個男子站起身來。

「兩位師叔,你們看呢?」看著夜殤跑動的身子有點晃,楚凌霄心裡中也受到了震動。

「規則就是規則,一點內傷和得到想要的結果相比,本座想結果對他來說更重要。」柳陽羽開口說道,話語中看不出一絲情緒波動。

夜殤跑了一陣子,晃動的身軀穩定下來,速度漸漸的提升起來了,不過嘴角一直流血,臉色也變得蒼白。

時間一點點的溜走,離著四個時辰越來越接近了,第一梯隊的速度減下來了,這個時候所有人都頂不住消耗了,這一個時辰才跑了兩圈多一點,夜殤由於受傷只能跟在第一梯隊的尾巴上,的確是追不上。

隨著一聲銅鐘響聲,第三關考核結束了,夜殤跟第一梯隊的人一樣跑完了十九圈,但是時間慢了一點。

到了起始地點,夜殤拿回了自己的黑鐵槍,慢慢的朝著擂台集合點走著。

「怎麼樣,滋味不好受吧1看到夜殤過來,提前到達擂台上的秦海冷笑了一聲。他是第一梯隊,是一定能晉級的,所以心情格外好,主要也是因為破壞了夜殤的成績。

夜殤沒說話,默默的走過了秦海一群人所在的位置,剛走過三四步夜殤猛得回頭,雙眼一瞪如同撲食的猛獸,黑鐵槍就朝著秦海的脖頸掃過去。

夜殤實在是壓不住自己的火氣了,也不想繼續壓著,這秦海是登鼻子上臉,你讓他一步,他會無休止的得寸進尺,對付這種人就要一棍子敲死,不給他蹦躂的機會。

至於後果夜殤不去想了,如果因為怕後果,就沒底線的忍讓,那秦海這樣的人多了去了,今天秦海能踹自己一腳,那明天就有人來抽自己耳光。

夜殤的這一槍很突然,別說是秦海,即便是擂台前椅子上坐著的葯谷高層也沒料到。當夜殤黑鐵槍到了身前秦海才反應過來,脖子一扭讓開了咽喉部位,不過右肩膀落在了黑鐵槍的槍刃下。

秦海臉色大變,這時候退來不及了,為了避免被夜殤一槍劈成兩半兒,其身子前沖讓開了黑鐵槍搶刃,不被槍桿結結實實的砸在了鎖骨上。

一聲脆響,秦海的肩膀鎖骨被夜殤一黑鐵槍砸碎,身子一軟,被一槍砸得跪在地上。

上前一步,夜殤一腳踢在秦海的腹部丹田,將秦海踢飛。

將秦海踢飛,夜殤身子閃動,黑鐵槍繼續朝著秦海的脖頸刺去,既然出手了,夜殤就不打算留後患。

「住手1啟明出現在夜殤前進的路線上,一手抓住了夜殤的黑鐵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