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萬道成神>第十七章 極限攀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七章 極限攀爬

小說:萬道成神| 作者:新版紅雙喜| 類別:玄幻魔法

抬頭看著插入雲層的丹鼎崖,夜殤知道,這次葯谷之行的成敗在此一舉了。strong.la/strong

秦海的臉色難看起來,夜殤那一腳的內傷,吃了通絡丹,經過一夜的療修養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可鎖骨斷了,這想要爬丹鼎崖是進行不了了。

猶豫了一下,秦海走出人群,來到了楚凌霄身前,「晚輩因為被人偷襲受傷,有傷在身,不能進行考核了,還請前輩網開一面,將晚輩留在葯谷。」

「這不合規矩。」楚凌霄搖搖頭。

「楚師兄,他留下當葯谷的弟子不合規矩,可畢竟過了三關,資質還是不錯的,我們天岳峰缺少一些雜役,讓他到天岳峰當雜役,來年再來參加收徒大典,這樣就比較合適了。」天岳峰的代表開口說道。

「不成為葯谷弟子,當雜役,這倒是可以的。」楚凌霄想了一下,點點頭。

夜殤心裡不屑的笑笑,他知道這個結果是因為秦戰的關係,事實上秦海還是進入葯谷了,雜役和弟子現在只是一個說法,有秦戰照顧,在天岳峰秦海肯定跟其他的雜役待遇不同。

處理完秦海的事情,楚凌霄就宣布考核開始了,同時也強調了,如果有人出手攻擊他人直接淘汰。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

夜殤背著黑鐵槍,來到丹鼎崖前,雙手抓著突起的石頭,就朝著上邊攀爬。

在夜殤攀爬的時候,其他人身子蹭蹭竄起來,速度極快的朝著上邊攀爬。

「加油1離著夜殤很近的唐天,超過夜殤的時候,對著夜殤點點頭。

「這小子,不知道今天還能不能扛得住的。」楚凌霄看著不慌不忙朝著上邊攀爬的夜殤自言自語的說道。

「楚師兄,這個少年如果不能順利的通過考核,就讓他到我們無為峰吧!我們無為峰雜役弟子也是缺。」無為峰的代表開口說道。

「搞什麼,你們這是要提前分人么?」柳陽羽看著無為峰的代表冷哼一句。

「師叔誤會了,實話說,弟子是不想他離開藥谷,這是一顆好苗子,基礎是差了點,這是後天缺點可以彌補,但有些潛質是先天的,先天優勢很明顯,如果他離開了葯谷,去別處了,那就是葯谷的損失。」無為峰的代表對著柳陽羽開口說道。

「韓師弟收了一個好弟子,無為峰後繼有人。」柳陽羽對著無為峰的代表點點頭,眼神里有一絲讚賞,韓當就是無為峰的峰主,也是柳陽羽的師弟。

「易師弟很有見地。」楚凌霄對無為峰代表易水的大局觀很贊同。

燕北極對著身側的秦臻點點頭。

秦臻也明白,夜殤不用離開藥谷了,不管能不能通過第四關,都會有人收留夜殤。

這時候攀登丹鼎崖的考核成員速度有了變化,速度最快的一批人速度降下來了,沒有開始那麼快了。

夜殤在後邊還是慢慢的爬著,他知道自己實力跟別人差距很大,丹田內的真氣沒有人家深厚,如果快速攀爬,那消耗就會加大,很難堅持到最後。

前邊的人越來越慢,甚至爬兩下就要停下休息,有的人甚至到平台上恢復去了。

夜殤的距離跟最前邊的也是越來越近。

看見夜殤上來,其他打坐恢復的人,起來繼續攀爬了。

這時候夜殤的腦門也見汗了,他也明白為什麼前邊的人,修為比他高,還要休息了,無形的壓力一波一波的朝著下邊衝擊了。

這才一千多米,夜殤都不敢想象上邊有多大的壓力,要知道這丹鼎崖肉眼可以看見的高度就有六七千米。

夜殤沒有動用自身丹田內的真氣,就靠著自身身體的力量去攀爬,他不敢浪費真氣,後期是需要的。

這時候就體現出夜殤前兩年打獵鍛鍊出來的好體能了,雖然艱難,但還能持續的朝著上邊爬。

沒有真氣護體,夜殤的手掌已經被山石劃破了,一道道血痕留在了石頭上。

雖然跟其他人的距離拉近了一點,但夜殤還是墊底的。

這將近一百人是誰也不肯讓夜殤超過去的,他們休息歸休息,只要夜殤跟上來他們就加速攀爬,讓夜殤這鍊氣三層的修為超過去,那會很沒面子。

現在剩下的百人,最低的也是鍊氣六層的修為,實力比夜殤強出太多。

「不使用真氣,純靠身體的力量攀爬,這是以往沒有的事情。」楚凌霄摸著下顎的鬍鬚,看著夜殤的身影說道。

「就他那點真氣使用了也沒用。」站在天岳峰代表和秦戰身邊的秦海嘀咕了一句。

啪!

楚凌霄袍袖一揮,一道勁氣抽在了秦海的臉上,將其抽了一個跟頭。「你什麼身份?一個雜役敢議論葯谷的事,敢有下回,斬1

「秦戰,帶他下去,教一下他規矩。」天岳峰的代表駱道源冷著臉對著秦戰交代了一句。這件事讓他很丟人,可這人丟得讓他一點反駁的機會沒有,是秦海不懂規矩,另外在身份和地位上,他離著楚凌霄還有距離,如果說他是天岳峰培養的峰主繼承人,那楚凌霄就是葯谷培養的谷主繼承人。

「易師兄,這個夜殤給我們紫薇峰如何?」幾個座椅當中,唯一的一個女子開口說道。

「唐師妹,這夜殤不是我無為峰的,只要他能留在葯谷,到哪裡都是一樣的。」易水笑著說道。

「如果有練氣五層的修為,這些人誰也不夠看。」燕北極開口說道。

「師叔說的沒錯,他以練氣三層的修為都能做到這個程度,如果是鍊氣五層,通過四關真的沒有難度了。」楚凌霄點點頭。

這時候攀爬的人,爬得最高的已經到達兩千米了,夜殤還在一千六百米處,此時他的臉上滿是汗水,頭髮已經粘在了臉上,手上的血水和汗水在石上留下了一個個又一個掌櫻

丹鼎峰上傳來的壓力跟波濤一樣,一浪接著一浪,衝擊的夜殤想抬頭都很難。

嗷!

巨大的壓力讓夜殤心中不服輸的戰意迸發,發出了一聲宛如野獸的低吼,低吼了一聲後繼續朝著上邊繼續爬。

隨著夜殤的一聲喊,兩個頂著壓力抬腳向上爬的考核成員,身子一抖掉下來了。

「搞什麼?」一個白衣青年咒罵了一句。

「你鬼叫什麼,嚇得我差點掉下去。」在夜殤頭頂兩百米處的唐天喊了一聲。